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為何我們總是選錯人? 人類政治行為的迷思

為何我們總是選錯人? 人類政治行為的迷思

作者 : 瑞克.謝克曼

作者 : Rick Shenkman

出版社 : 左岸文化

可訂購

定價 : NT 480

售價79折, NT379

其它優惠/消息
內容簡介


身為政治動物,我們總說「選賢與能」,事實上,我們也絕不會承認自己選舉的時候「不理性」,但是放到群體層次,其實「理性」這檔事並不總是那麼理所當然。

統計研究發現,某個偶然的悲慘事件(例如:在美國發生的鯊魚咬人事件)、一場輸掉的球賽、一個乾旱嚴重的年度,這些跟執政者政績無關的遙遠意外,卻彷彿起了蝴蝶效應,能主導大選,用隱匿不揚的方式影響人們的投票行為。

為什麼會這樣?

作者橫跨數個研究領域,把政治學、心理學、神經科學、歷史學等研究成果收集與整理,逐一分析演化而來的本能,如何讓我們身不由己,時常會有「不理性」的表現,我們卻渾然不知。我們的社會型態進展太快,我們的大腦卻還停留在更新世,困局由此產生。

問題不在知道的不夠多,即便透過教育宣導,我們還是會對政治冷感,即便得到很好的選舉指南,當候選人一個溫暖的微笑或接地氣的buddy buddy,仍會讓我們不由自主投票給他,原先的理性指引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原來問題出在我們自己,「人」身上!請暫停只關注在意識形態或政見的公開辯論,把焦點轉到我們自己行為的bug上吧!

原來,我們的腦部結構僅適合在150人的小群體運作,難怪現代社會超大型的民主機制會讓我們捉襟見肘、聰明才智施展不開。作者從四大人類謬誤(好奇心、觀察他人表情、說謊與辨識說謊、以及同理心)出發,揭露我們不自覺的直覺反應如何殘害了民主。例如:其實我們天生擁有非常敏銳的判斷力,能判斷眼前的人是否說謊,但規模龐大的當代社會只允許我們透過大眾媒體認識政治人物,因此我們很容易自以為我們已經完全認識候選人。

又例如:支持者很難改變對政治人物的支持,即便政治人物做了法律上不容許的事。這是因為我們生來就很會「說故事」,使得我們覺得不舒服的前後矛盾能自圓其說。我們必須覺知這些天生本能(系統一)不斷在我們身上運作,在需要的時候,啟動我們比較複雜的思考能力(系統二),來應對困難的政治決定。

最後,作者還是給了樂觀的鼓舞。雖然我們很難超越演化而來的侷限,但好在大腦是可以訓練的,而且在人類社會已經設計出相互制衡的政治制度,大多數人口也多以城市型態居住,如此一來,我們的直覺能經由群體相互糾正,讓我們不是演化的囚徒,在政治上不致走偏。


看更多 隱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瑞克.謝克曼

瑞克.謝克曼
艾美獎調查記者得主、大眾歷史學家、經常接受CNN、FOX NEWS等媒體訪問,被選為美國歷史學家學會(the Society of American Historians.)一員。著有《美國歷史裡的傳說、謊言和被珍視的迷思》(Legends, Lies & Cherished Myths of American History)和《總統的野心》(Presidential Ambition: How the Presidents Gained Power, Kept Power and Got Things Done)等書。
曾亞晴
外國語文學系畢,曾任職出版社編輯。負責第一部分。
陳毅瀓
台大心理系畢業,修習過台大翻譯學程。負責第二和第三部分。
林士堯
譯有《便宜沒好藥?》,負責第四部分和結論。

看更多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