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學習問題,從優勢特質出發/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長

劉弘白博士是我的朋友,他是一位「學習障礙」教育專家,在十多年前我主持台灣師大特殊教育研究所的時候,曾應邀擔任特研所暑期四十學分班「學習障礙專題研究」的課程。他在處理學習障礙問題上的修為很深,已累積有二十餘年的功力,多年前成立「劉氏兒童發展中心」以來,幫助過無數學習有困難的孩子。這本書──《告別慢半拍-探索另一條學習之路》是其專業生涯的真情告白和經驗分享,透過林淑鈴小姐的採訪和整理,既有內容,又有可讀性,值得推薦給關心「到底孩子在學習上出了什麼問題」的父母和教師好好閱讀。

這些學習上有困難的孩子,往往被貼上不專心、過動兒、自閉、行為不當等標籤,但不一定有助於問題的解決。有別於強調診療或感覺統合的醫學模式,劉氏教學法採取整體法(holistic approach),直接與孩子對話,利用孩子的視、聽、動等本能,訓練其學習的能力,使之開竅,重新出發。這種「耳聰目明運動」,不強調問題,而強調能力;不強調缺陷矯治,而從優勢特質出發,確實是很能取得孩子合作的教育取向方法。從許多成功的實際例子來看,這種方法確實高明有效。

劉氏教學法看來有點神秘,我也聽過有人說他的方法很玄。難得劉博士在這本書裡自行揭秘,當你看了這本書中許多活生生的案例後,也許就會撥雲見日了。是否如此,就等你細細去品嚐了。

在中國古典小說《西遊記》裡,靈魂人物是手裡拿著金箍棒、擁有七十二變法術的孫悟空,由於他天不怕、地不怕,大鬧龍宮、地府和天庭,弄得玉皇大帝與諸神對他束手無策,於是召集天庭的天兵天將、眾神想收伏他,甚至封他一個「弼馬瘟」的官讓他做想收買他,不過仍然無法控制他的心,直到遇到西方世界的如來佛將他鎮壓在五指山下後,才制服他。

許多學習表現不佳的兒童就像被群神視為燙手山芋的孫悟空,他們經常與「過動兒」、「不專心」、「行為不當」…等症狀或問題畫上等號。而面對他們的「症狀」或「問題」,父母、老師經常就像《西遊記》裡的玉皇大帝和諸神對付孫悟空一般,經常束手無策,不過仍然千方百計地想找到一套方法教育孩子,不僅從本土的專家、學者、醫生取得教養資源,也從西方國家尋求解決方式。我遇過許多被老師、家長視為問題兒童的孩子,或許是過來人,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就是他們,在父母、老師殷切、著急的期盼下,匍匐而行。事實上,除非是一些先天有障礙或疾病的孩子,否則一般的孩子被冠上「有病」或「有問題」,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很沈重的負荷,這種負荷甚至比鎮壓孫悟空的五指山還要沈重。

一位校長的惡夢

幾年前,因為弟弟的緣故,我認識東海大學附設小學的校長,這位校長後來請我到他們學校作了四次的演講,聽完我的演講之後,他很高興地跑來找我,他說:「我們學校有一個四年級的小男生讓我很傷腦筋,為了不讓他影響其他同學,我打算讓他轉學。」是什麼樣的問題學生,讓一校之長急著做這樣的決定?對他口中那位令他傷腦筋的問題學生,我非常感興趣。

上課中,老師背對學生忙著在黑板上抄寫內容,而這位小男生在底下也閒不住,一會兒逗逗旁邊的同學,見同學不理他,他逕自走到教室後面開始原地踏步,老師當下雖然可以暫時制止他的行為,但是對他仍然無可奈何。小男孩的父親是一名醫生,也帶他去醫院做診斷,醫生根據他的狀況斷定他是過動兒,並讓他吃藥控制。

不過藥物似乎無法舒緩老師、校長、父母與同學對他的頭痛程度。每天回家前他會把當天抄寫在聯絡簿上的交待事項擦掉,再告訴他的父母:「老師今天沒有交待功課」。隔天到了學校之後,他再把昨天擦掉的聯絡事項重新填寫上去,等要交作業的時候,他會告訴老師:「作業放在家裡沒帶」。他還有偷竊的行為,老師、同學的東西,他都偷過,甚至校長把他叫到校長室嚴格管教時,他也把校長的東西偷走了。

他的行為漸漸地引起其他同學家長的抗議,也逼得校長做出讓他轉學的決定,儘管如此,站在教育的立場,校長仍希望幫助這個孩子。

讓校長非常頭痛的孩子後來轉學了,不過他也來到我的兒童發展研究中心。

「你叫什麼名字呀?」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站在我面前,我彎下身子注視著他並問他問題。

「啊…?啊…?咦…?」鼓鼓的腮幫子、一臉稚氣,他眼睛沒看著我只是忙著搜尋我的辦公室,一邊回答我的問題──如果這也算回答我的問題的話。回答我的問題時,他仍不忘搖頭晃腦。

事實上,他的口齒頗為伶俐,非常喜歡唱歌,他的媽媽提到他曾經得過歌唱比賽第三名。不過看著他的眼神與搖頭晃腦的動作,表面上,他的年齡和就學的年級告訴我他是十歲、小學四年級的孩子,但是我只能說站在我眼前的是一個五歲的孩子。

不難想像把一個五歲的孩子放在一個四年級的班級,難怪他會在上課中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動作,干擾同學上課。我也幫他測試視覺統合能力,因為這個能力攸關孩子的寫字能力,測驗結果顯示他的能力僅停留在小學二年級階段,要叫一個寫字能力只到二年級的孩子做四年級的功課,也難怪他會當一個拒絕寫功課的孩子,才會想出「瞞天過海」的方式應付父母和老師,讓他脫離寫功課的苦海。

面對這個孩子,別人說他過動兒、不寫作業、說謊、偷竊……,我卻不這麼看他,甚至我也沒告訴他:「小朋友,功課不好沒關係,品行很重要喔。」在我的觀念裡,我只認為他不成熟,我沒有從行為治療的角度去看,我更不認為這個孩子需要吃藥解決問題。我覺得,他只是想法不成熟才會造成他的行動、學業、理解力不成熟。因此我將協助他的重點放在他的學習腳步慢了,而不從他的行為上去探尋解決方式。我覺得,只要將他的學習腳步調整至他年齡該有的程度,他的學習問題就會逐一解決。

台灣有些老一輩的人稱發育慢的孩子為「慢發」(台語),也就是「晚開竅」的意思,我很贊成老祖宗的說法,其實如果回歸孩童學習失敗的原點就是「不懂」與「不會」。當孩童學習的事物超過他的能力範圍,「不懂」和「不會」的情況就會產生,如果他們的能力提升,到達能力水平,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這位讓校長傷腦筋的孩子運動能力只有五歲,五歲孩童呈現出來的動作比較沒有規則和系統,應該說像是亂動,亂動是因為身體也在探索,在不斷地探索刺激後,身體的動作才會逐漸平穩、有規律,亂動的情況也會減少。其實有時候觀察一些小狗、小貓也有這種情形,幾個月大的小狗,牠會不斷地亂跑,活動力很強,可是等再大一點,牠就會變得比較穩定。

這位十歲的孩子由於之前獲得的運動刺激太少,所以感覺運動的能力發展緩慢,根本不到他實際年齡應該達到的程度,因此父母、師長很難讓他安靜下來,更別說要讓他改變他的行為。於是我為他所做的教學設計第一步就是從提升他的運動能力開始。

透過運動訓練讓他具備運動的技巧,當他的運動技巧提升後,他的運動方式就不會像很小的孩子,活動量也不會太大。最重要的是老師要求他運動次數要達到一定的量時,可以加強他的持續力,他就不會坐沒幾分鐘就想起來走動。另一方面,老師針對他寫字能力不足的地方,透過跟畫、仿繪的方式增強他的視覺辨識能力,當視覺辨識能力提升後,他寫國字就不會太吃力。

五個月後,再看到他,沒有鼓鼓的腮幫子,給人的感覺也不像五歲小娃。

「最近功課如何?」我問他。只見他挺起小胸膛,雙手貼在腿上,靦腆地回我:「還可以。」這時候我心裡已經肯定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四年級的孩子,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成長。一個月後,他的成長也讓他在班上成績名列第四名。之後,他就一直保持在班上第一名,而說謊、偷竊的行為也沒有了。孩子能力的提升其實會引發連鎖效應的,當我把這個孩子的學習能力往上拉,達到四年級孩子的水平時,許多被視為不當的行為就消失,因為他的想法不再像幼稚園的孩子,而是四年級的孩子,他自己就會知道做哪些事是不被允許的。

有趣的是,一、兩年後,那位讓他從學校轉學的校長在一個園遊會上遇到他,這位學生一看到站在面前的校長,竟然感動得擁抱校長哭泣。這個孩子自己本身的成長,讓他能體會校長當初的用心,而我心裡也能體會這位校長看到孩子茁壯成長那種欣慰、驕傲的感受。

運動智慧,學習的樁步

走出我們位於台北仁愛路的兒童發展研究中心,路的兩旁高樓大廈林立,都市的孩子就住在一棟棟水泥築成大樓中的隔間內,活動空間也遊走在水泥叢林裡,而這個叢林的路上只適合車子與人們在當中匆匆穿梭,很難讓孩子駐足探索,更別說有一個寬闊的空間可以讓他們盡情奔跑、跳躍,有的只能在學校,或是等父母有空時,他們才有機會到公園或是戶外跑、跳。

活動空間被限制住了,孩子的感覺運動的發展也會受到限制,不過這個問題經常被父母忽略。事實上,運動是人類智慧的開端,小孩一生下來,雖然表面上是耳朵在聽、眼睛在看,但是仔細觀察,小孩最常表現的就是「動」,從抬頭、翻、坐、爬、站到走和跑都是動的表現,而胎兒在母親的肚子裡,也是不停地在動。皮亞傑(Piaget)是瑞士籍生物學家、哲學家與心理學家,他最著名的四階段認知發展論中將兒童發展的第一個階段稱為「感覺動作期」,他也認為:「兒童智慧的根源,是來自幼兒期的感覺及運動發展。」

我年輕的時候因緣際會學了太極拳,學習太極拳最開始時要練樁步,因為樁步穩,腳下才有根,之後肢體才能穩且靈活變化。感覺運動就像練樁步一樣,是學習成長的基本功,一個一個動作的肢體與身形轉換間,平衡感、韻律感、方向感、肌力、協調能力、速度感、鬆懈能力與變化能力…等會不斷成長,這些能力訓練紮實之後,孩子才能靈活地學習。

在我們的兒童發展研究中心裡面,除了有一個讓老師指導學生的空間外,還有一個幾坪大的小房間,在房間內放了一些運動器材,孩子就在這個房間內做運動,而老師則在一旁一邊指示孩子做動作,另一方面也觀察孩子能力進步的程度。整個兒童發展中心佔地不大,有時候坐在辦公室中,經常會聽到從小房間傳來孩子稚嫩的聲音,以及老師對孩子說「加油」、「再來一遍」等等鼓勵的聲音,好熱鬧。

對於孩子的感覺運動能力的訓練,我的觀點與「感覺統合」的理念不同。感覺統合是從醫學的角度出發,主要用腦神經的統合來衡量學習,著重於「統合」,認為神經系統統合好壞,會影響學習的效果,不過我遇過被認定感覺統合不好的孩子(他的跑步動作看起來笨拙、協調差),但是他的功課卻很好;我也遇過上了感覺統合課程,但是學習成效不明顯的孩子。

其實我幫孩子選擇的運動項目都很簡單,當我充份了解孩子感覺動作的能力後,會配合他們的問題設計運動項目,舉例來說,幫助一些說話有氣無力,或是語言發展遲緩的孩子,我利用太極拳的動作,讓他們兩手平舉,屈膝呈半蹲姿勢,透過腹式呼吸法,提高這些孩子的心肺功能。

在劉氏兒童發展中心裡面,我所設計的單槓和學校裡固定式的單槓不一樣,在一根單槓兩邊有兩條繩子,而這兩條繩子分別懸掛在天花板上,活動式的單槓在搖擺時,孩子雙手吊在單槓上必須費比較大的力氣,而這也使一些雙肩下垮、沒精神、說話有氣無力的孩子,可以伸展他們的雙手,這種運動的效果和擴胸運動一樣,可以刺激孩子的呼吸運動。

運動訓練最重要的地方是,我會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孩子選擇不一樣的運動項目,因為孩子的能力會逐年增加,當他已經熟悉一項動作之後,就要持續幫他增加難度,讓他不斷提升能力。

像三~四歲的小孩,活動量大,要讓他能夠安靜穩定下來,並且訓練他的空間感,建議可以做前滾翻、彈簧床、盪鞦韆、拍球、溜滑梯和走平衡木。四~六歲的小孩,可以選擇讓他們跨下拍球、丟接球、跳繩和把鞦韆盪得更高。而六~九歲的小孩,建議可以讓他們交叉跳繩、踢鍵子與運球上籃等等。循序漸進,九歲之後,孩子的運動能力基本上就能完全穩定。

不過有時候和父母面對面分析孩子的運動能力問題時,經常聽到家長的質疑──「我每個禮拜都有固定時間帶他(她)到公園散步、騎腳踏車,這樣不就有做運動嗎?」或者是「他(她)有學游泳,為什麼運動能力會不夠?」

事實上,提升運動能力必須有技巧,我認為既然是孩子的學習問題就該回歸到教育的角度思考,協助孩子作運動訓練,並不只是家長假日帶孩子去公園玩一玩,或者學游泳就能提升能力。而提升能力的關鍵在於做到量夠,能力才能進步,我建議孩子每天的運動要做到四十分鐘以上,並且持之以恆才會形成能力。

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兩個兒子的特質差蠻多的。我大兒子在學校是數學資優生,理解能力強,我常說我的大兒子是「視覺型」的人,因為他在處理空間、點、線、面的能力非常好,他很會整理他的房間,房間的佈置也有他個人的風味。有一次我進他的房間,看到他在房間貼的海報是擺斜的,剛開始我覺得很新奇,以往我總認為貼海報就是要中規中矩,像掛偉人照片一樣擺得正正的,可是看到兒子這樣貼,才發覺原來斜斜的也有它的美感。一般人買書桌是買木頭做的,可是他卻依照房間的擺設選擇透明的書桌。因為視覺能力好,所以他總能記得房間裡東西擺放的位置,不過視覺能力好卻剋到他的語言能力,他的話非常少。

相反地,我第二個兒子就和他的哥哥不一樣,他是一個能言善道的人,典型「聽語型」的人,在學校歌唱、演講比賽樣樣都參加,他的音樂造詣也不錯。可是他卻常常丟三落四,有一次他沒把便當盒帶回家,當媽媽問他的便當盒時,他跟媽媽解釋他的便當盒在放學途中被同學拿走了,不過隔天到學校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便當盒掛在椅子上,他根本就沒把它拿回家。他也經常把他的外套留在學校忘了帶回家,有一年學期末,他從學校帶回被他遺忘在學校的外套,件數達到七件。語言能力好剋到他的視覺能力,所以他經常「視而不見」。

每次演講的時候,我總會在黑板或白板上畫了一個圓,把圓分成兩個半圓,我將「聽」放在左邊的半圓中,而「視」、「動」同時放在右邊的半圓中。聽覺能力強的孩子,因為聽得多,所以講得多,嘴巴非常會說話,語文能力相對地非常好;而視覺和運動能力很好的孩子,擅長於處理空間、線條、條理,因此他們在非語文的能力就非常好,例如:理解力。

遇到孩子的學習問題,我一定會先從視、聽、動三方面做探討,當我了解孩子的學習能力,我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孩子有一個學科可以學得很好,但是另一個學科就學得不好,這也可以幫助我設計教學方法提升孩子的能力。像我的大兒子的話少,作文寫得太簡單,我就會鼓勵他多唱歌,第二個兒子經常丟三落四,我就會讓他多做視覺能力的訓練。父母要常常注意孩子視、聽、動三個能力的發展,孩子這三方面的能力必須逐年上升,每一年都要檢視孩子的視聽動是不是達到年齡的標準。

從零歲開始

有人說,人的大腦有所謂的「左右半域」,也就是大腦有左、右兩個半邊,當左半腦主控比較強的時候,人的作文、文筆會比較好,而有些人是右半腦的主控比較強,因此在數理方面的能力比較好。其實大腦的複雜程度光用左右半腦來分析似乎不太周全,我認為倒不如先分析大腦會什麼?針對這部分,我把它分為兩大方向,就是語文能力和非語文能力。

家長和老師都不是醫生,根本也不用去管孩子的大腦的左、右半腦哪一個出問題,從教育的角度來看,只要發現孩子語言發展落後時,就要針對孩子語言的弱點給予訓練,讓他的語言能力得到充分發展。同樣地,眼睛視覺辨識能力、手眼協調、動作……等非語文的能力若未達到他們的年齡標準,也要針對問題,讓他們的能力提升至他們的年齡標準。一般來說,當孩子的視、聽、動能力得到充分開發後,甚至還可以比同年齡的孩子多出兩歲多的能力。

並不是每個智力正常的兒童到了幾歲,便具備了幾歲的學習能力;有些孩子可能語言能力發展不夠,也可能書寫、識字的視知覺功能尚未成熟,所以記不住也寫不下來那個年級的某些文字。但是,也有一些兒童的學習能力超越了自己的生理年齡,因此他們讀書、寫字好像一點都不吃力,隨隨便便就可以考個前三名。

最近有一個小女孩的父母到劉氏兒童發展中心找我,他們的女兒今年二年級,很愛說話,到我們這邊的時候一直想和老師說話,可是她在學校卻和同學相處得不好,老師也認為她是一個有行為問題的孩子。我跟她的父母談完之後,知道小女孩有癲癇症,從小父母怕她發作,過於保護她,不讓她做劇烈的活動,也因為這樣影響到她的運動能力發展,難怪在學校她與同學玩的方式不一樣,不懂得遊戲規則,同學自然不願意跟她玩。而老師看待這樣的孩子,只覺得她不懂規矩,行為有問題。父母也因為這樣傷透腦筋,四處尋求解決方法。

當我以視、聽、動三方面的角度出發,跟小女孩的父母解釋孩子的問題之後,他們才恍然大悟,「如果早一點認清孩子的問題,我們和孩子之前就不用走那麼多冤枉路,還受那麼大的委屈,」小女孩的媽媽說。

有些父母會問我:「孩子到底要在幾歲的時候,就要介入他們的學習發展,進而發現孩子的學習障礙?」基本上,很多學習障礙的形成,早就在孩子零歲時便開始落後了,而這樣的落後會延續到孩子往後的發展,這些孩子多半進了小學以後就一直跟不上,他們也常常被誤解為不用功、不專心,甚至經常挨打挨罵。家長應該要從零歲開始就注意孩子的發展,只要覺得孩子的發展與其他同齡的孩子不同,就要特別注意,例如:動作看起來幼稚,或者是會畏縮不前、社交能力差、不愛講話、發音有問題與說話辭不達意……等。

如果真要問孩子幾歲會有學習障礙的問題,就我的觀察,孩子在小學一年級、三年級、五年級三個階段,比較容易產生學習障礙。因為孩子由幼稚園大班升上小學一年級時,隨即面臨寫字問題,當孩子視知覺能力發展不足時,寫字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而小學三年級和五年級因為課程的難度,有階段性的大轉變,會讓孩子在能力上產生落後的現象。

其實觀察敏銳的父母,隨時都可以發現孩子學習有沒有障礙,比如該說話時,還不會說;該走路時,還不會走,該拿筆時還不會拿,該數數時還不會數。有時父母認為發育慢一點沒什麼關係,老一輩的人也會覺得孩子只是「大雞晚啼」,不過我不這樣認為。就像生病要看醫生一樣,既然父母懷疑孩子的能力沒有隨年齡增長,甚至停滯,就必須帶孩子給專家做視、聽、動能力的檢測,因為某一個階段的能力沒有提升都會影響到他將來說、寫、讀、算的學習。因此敏銳的觀察力,該是現代父母的必備條件之一,我也建議父母將孩子學習能力的檢查當成健康檢查,每一年都要做一次檢測。

以前我們只知道用智商去看一個孩子能否正常學習,但是這很容易發生錯誤。一般來說智力測驗到一百三十以上,我們就說他是資賦優異的人,我記得當兵時做了一個智力測驗,就因為答不出「清朝最後一個皇帝是誰」,所以智力測驗的結果是一百二十八分,這樣的結果能代表什麼嗎?有些人甚至可以事先把智力測驗的題目練習一遍,就有很高的成績,這樣測出來的智商一點都不可靠,而且人有很多的潛能是智力測驗發掘不出來的。

人的一生智商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是當人的大腦生理結構逐年成長,加上外在環境提供的刺激愈來愈多,人的學習能力(視覺、聽覺、感覺動作的能力)便會年年成長,不但三歲、五歲、七歲有很大差距,每一年都會有很多的不同。針對孩子智慧的發展,我們要注意他們的學習能力是不是年年提升到他該有歲數,不能單從智力測驗斷定孩子未來學習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