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倪敏然談立志

為自己定一個「蝙蝠計畫」

您是否很早就決定要從事表演工作了呢?

我年輕的時候雖然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但是知道自己的方向大概是怎樣,就像鮭魚逆流而上,一心一意的往那個方向去。後來我知道,我天生就是幹(表演)這行的。

我覺得藝人是天生的,雖然並不保證一定會成功。在我看來,藝人要有百分之九十的天份,再加上百分之十的技藝。因為就算技藝學得再好,如果沒有天份、沒有感覺,那也是沒有用的,所以我從來不會鼓勵不是這行的人幹這行。

您對工作總是全力以赴,這種認真求好的態度是怎麼養成的?

我常說:「律己以嚴,待人以寬。」許多人都只從字面上去了解這句話,認為對自己嚴厲是一種負面的思考。但是舉個例,吃飯時我要吃飽,因為我律己以嚴;至於你吃不吃飽,不關我的事,那叫待人以寬。演戲時,我對你寬一點,對自己嚴一點,結果誰的戲會好?對自己要求嚴格,才會進步!

我也主張,與其檢討錯誤,不如研究成功。我兒子喜歡打高爾夫球,他說他看到很多人都是一桿打出去沒打好,就回家檢討錯在哪裡,但打出了好球卻往往不檢討。其實這是錯的。人們都認為好是應該的,但往往不知道為什麼好,我認為要檢討打出好球是什麼原因,分析手勢、風向、當時的感覺是怎樣,然後每一次都按照那個去做,就會每次都打好球。每次都照成功的模式去做,雖不中,亦不遠矣。

在您事業面臨低潮時,怎麼鼓勵自己?

遇到挫折時,感覺很慘,但還是活過來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困境隨時隨地都在。在任何狀況之下,都要去思考,如何脫離目前的困境。

我愈來愈相信命運,因為人太渺小,但是我也相信亂世中有一種慈悲。身處在亂世之中,我們要有抗壓性,隨時隨地做調整,要自己多努力一步,為明天再多努力一步,然後就會覺得老天爺真的很恩慈,因為祂又試煉了我們一次。

很多人覺得現在是亂世,那麼在這樣的亂世中,老天爺的慈悲是什麼?我想是自助、人助,然後天助!當自己戰勝亂世,突破了而沒有被綁住時,就會感受到這份慈悲,老天爺會為我們開一扇門。如果怨天尤人,以為自己最大,最後就會垮掉,感受不到上天的慈悲。

許多年輕人也想發展興趣,但似乎因為課業繁重而無法兼顧。

曾有大陸演員跟我說:「你們台灣的戲好演,大陸的難演,因為我們這裡限制太多,這個不准,那個不准,沒辦法發揮創意。你們台灣沒限制,所以戲比我們好。」我的回答是:「一個房間有地板、天花板,四周有牆壁,我們得在裡面飛,而且不能撞牆,你說有沒有辦法?」他說:「那怎麼成呢?」我說:「對,地板、天花板、牆壁都不能拆掉,還要飛得很自在,你不行,誰行?蝙蝠就行!」如果沒辦法調整環境,我們就調整自己變成蝙蝠,那就會很自在。

   一樣的道理,你說現在的小孩課業很重,所以不能怎樣怎樣,但是課業重就好比天花板和牆壁。每個人都有能力變成蝙蝠,所以要為自己定一個「蝙蝠計畫」,這就是立志。

以過來人的身分,您會給現在的年輕人什麼建議?

我看到這個社會上有許多人立志當「豬」。怎麼說呢?豬在經濟活動中是作為食物的,也就是被人吃,而現在許多年輕人就是以被人吃為喜──借錢、用循環利息、不讀書、頻頻換工作、買炫的手機,甘心被銀行騙,這叫做「新貧階級」。誰不知道智慧就是財富?那為什麼不去增加自己的智慧?只求看起來很炫,卻永遠買不起房子,這樣的自我期許叫做豬:「我就是別人的食物,永遠被人所用。」

在人的世界中要當人,但是我們有多少人立志提升自己去控制局勢,是真正當到人的?台灣才兩千三百萬人,憑什麼晶圓的製造會佔全世界的百分之八十五?現在有七十幾歲的張忠謀,為什麼看不到二十幾歲的張忠謀?

我認為年輕人就是要顛覆,所謂的「草莓族」只能等死。我自己在二十歲的時候開始顛覆,活到六十歲,還在顛覆,還是向前看。忘記昨天,把握今天,為明天而衝刺。如果一個人可以做到這樣的話,日曆撕不撕,根本意義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