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有關小麥里、設計與生命的一些什麼

蛋在鍋裡變形,心,卻早飛出窗外。屋外,不著邊的草坪中央,一個跳高架,底下,一塊肥而軟的墊子,在風裡隱隱作浪。

小麥里一再提醒自己,要專心眼下的事,要專心眼下的事,於是趕忙把番茄落到蛋裡,切好蔥絲紅椒絲再撒落上去,炒著炒著,心就是無法集中,腿上肌肉一跳一跳的。

外頭起風了,落葉在空中飛舞,一飄一飄地在窗前晃動。

再耐不住,小麥里扔下手裡的勺子,倒吸一口氣,推開後門,朝那跳高架奔去。拖鞋甩在身後,甩得老高,跟圍裙一塊兒,讓風捲走了。風在耳邊呼呼叫,樹葉在頭上沙沙響,新萌的綠草在腳板下唧唧叫個不停。

抬頭看時,咦,架子怎麼那麼遠呢?誰又把橫杆調高了?

這一急,偏偏就記起鍋裡的蛋,快要焦了!越急越發不出勁,步子有些浮。小麥里改作兩手相助,如蛙泳般划動。手腳並用,果然見效,不一會,跑到跳高架前,再一躥,越杆了──小麥里看著自己的腰背在橫杆上慢慢移過,那視角有些怪,可無暇多想,接著把腿朝上踢。一踢,全身一動,醒了。

俗語說一日之計在於晨,小麥里一日之計,首先,由廁所說起。

醒來,發一會兒呆,小麥里便軟硬兼施地把自己拖進廁所,也不漱洗,逕自坐到馬桶上去。接著,風雨不改的,將先前的夢境,趁記憶猶新,記錄下來。這時手仍有些麻,握筆不牢,加上睡意猶濃眼睛瞇縫著,寫的字難免歪歪斜斜,像塗鴉的多。不過這倒也貼切,夢,原是絮亂無章,且是畫面的多。

小麥里記得有些吃力,一時伸腰,一時打呵欠。這番工夫,無非想託佛洛依德的福,通過夢,多了解自己的潛在心理。這是自我心理檢驗的免費測試。除此,也另做生理測試。這生理測試說起來嘛有些那個,不過也不妨,畢竟醫生也會贊成的。如廁後,小麥里照例會對排泄物細細觀察一番。

若夢境顯示有關心理的一些症狀,那糞便就是生理狀況最好的測試。可不管心理或生理的預測,小麥里近來老不順利。因此偶爾一場無夢的睡眠,或一次順暢的排便,禁不住就要與人分享,興匆匆的撥電話給好友凱東、乃雅或阿乙,往往來不及形容,卻已換來一頓臭罵。無法與人分享,不氣餒,自個兒靜靜想一想。

人生需要經營,生活少不了設計。在小麥里來說,廁所正是辦理此類事宜之佳處。

廁所是睡眠與清醒的過渡界,讓人從混沌裡落實到現實。它是心理與生理預測的私人地點,讓人對自己進一步了解,而作出更有把握的計算。它更是冥思的好去處。或許近水,有回聲,廁所教人聯想到原始洞穴,勾起人們探幽之情,一股詩意油然而生。阿基米德便是在浴缸裡開竅的。英國前首相邱吉爾頂好的論文,亦是沐浴時作口述,由門外女秘書手抄而成的。

小麥里最鍾愛的廁所,是名建築師 Claudio Silverstrin 跟 John Pawson於西班牙小島上建的一所屋子裡的廁所。廁所整整一個客廳大小,但不多裝飾佈置,僅一個橢圓浴缸,旁邊豎著一根天鵝脖水龍頭,如此而已,連開關也藏了起來。那麼大的空間,簡直可以在裡頭玩追逐。先頭看時不習慣,久了也就領會,那空間本身即是設計,且是挺奢侈的設計。設計師似乎在說:我們高興讓它空著又如何?

這樣的廁所,人總會貪戀地待在浴缸水裡久一些。不妨在角落上擱張木椅,叫熟絡的朋友有個歇腳處。不設音響,光是話語笑聲在室裡迴旋蕩漾,就夠佳妙。如果廁所位置適當,可考慮來個落地玻璃窗,大自然盡收眼簾,那是變幻的畫。再不然,仿效兩位大師的傑作,於屋頂邊上開個縫,引進天光在水泥牆上弄影,順帶捎來微風。廁所要大。城裡一般公寓有兩間廁所,偏小,小麥里建議拆掉石牆,合兩間成一間大的。還嫌侷促的話,乾脆撤掉浴缸算了,利用透明玻璃間隔出浴間,連浴簾也省略,鏡子一面牆那麼大,也就製造出更寬闊的感覺了。

『Eureka!』小麥里興奮的叫了起來,『就是這樣,彭先生的廁所就二合一吧!』困擾多時的難題終於想通,小麥里放下簿子,捎來鏡子看看自己,一看,不得了,再次失聲驚叫起來。

三顆痘痘!

也許只是一場噩夢,小麥里死命搖頭,以為再睜開眼時,什麼事也沒了。正搖晃間,肚裡有些動靜,趕緊收神定下,兩手捉拳,雙眼盯著那印著水跡的天花板,好像等待某些巨大嚴重的事情發生。等呀等的,好一會,只聽見噓的一聲,沒了。

『你全身佈滿劇毒。』乃雅說話向來直率。『臉上其中一粒痘痘就是便祕的跡象。』

小麥里坐在出租車上,趕去會客。車子堵在路上,停了下來,她邊補妝邊通過手機請教乃雅。看著鏡裡最大的那顆痘痘,小麥里咬咬唇,點頭同意乃雅的說法。這已是第四天了!

『我建議你灌腸。』乃雅的意見向來受到器重,但為這點事兒住院,小麥里卻是不願的,頓時有些沮喪。

好了,小麥里承認自己不是右手執蘿蔔左手拈西芹的那種健康型女子。留學美國時,頭一次到當地朋友家作客,晚餐第一道菜是沙拉,傳到小麥里手裡,為著禮貌的緣故,夾了一些上盤子。大家開口吃時,小麥里也只好硬將生菜往嘴裡塞,感覺如吃草,耳根沙沙響時,已委屈成了一匹馬。

不過消化問題倒是新近的事。昨天小麥里特地買了一瓶『純正濃縮紫花苜蓿葉綠素精華』。說明書上誇其功效奇特,清血養顏,另含高纖維成分,幫助消化。是的,後面那句尤其中聽!但是怎麼除掉那股蔬菜味呢?躊躇間,只見架子上一瓶蜜糖,眼一亮,如獲大赦。

瓶子包裝上說那蜂蜜採自人煙罕至的加拿大北部高原地帶,腦海中旋即呈現一幅情景──蜜蜂抖擻一身茸毛,抵著地心引力朝幽林深處飛去,路上花草一概不理,只會往深林裡的奇花異草上採吸,蓄滿一袋,返回巢去。向後幾經輾轉,蜂蜜運到地球另一邊上的馬來西亞吉隆坡,混入苜蓿精華飲品中,小麥里喝進肚子,不只覺得味道好,跟北美的幽林,彷彿有了某些神祕淵源,想著想著,就連心情也好轉了。

『聽見嗎?喂?』乃雅補充道:『沒事的,灌腸在自己家裡做就行了。』

路上,車子還是不動。每個人的臉上如上過漿似的,鏡子裡小麥里的臉亦不見得好些,忽而省悟,交通系統跟自己消化系統相符,都進入一種癱瘓狀況。

當然這也可以被看作都市人典型的慵懶加上少許的冷漠。

今天小麥里身穿由 Slub Yarn 製成的米白上衣,配搭一件簡樸的深黑長裙,黑襪跟灰鞋。上衣粗棉的凹凸質感製造出既不同又含蓄的圖案,其餘不同層次色質的黑引出內斂的層次,不顯眼,卻又不失雅致,正符合今天的心情。

另外也為客戶彭先生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