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曾經在紐西蘭的南島,一個叫基督城的地方住了將近七年。每次遇到人家問我紐西蘭有什麼?我總是回答:有羊,有奇異果,有用鼻子碰鼻子打招呼的毛利人,也有嘴巴長得像吸管、不會飛翔的奇異鳥。

如果問問題的人聽完以上的答案,露出不滿意的表情,那麼我就會很高興的告訴他以下的趣事:你曉得基督城有一個巫師嗎?每次我到市中心的廣場,總會看到他手拿法杖,身穿黑色長袍,頭戴黑色圓錐狀高帽子,面對遊客,口沫橫飛的大聲講道。離他不遠處,則矗立了一個尖端在下的大圓錐狀雕塑品,它的樣子就像顛倒過來的巫師帽。據說,靈感就是來自巫師頭上的高帽子。

春天時,流經基督城的亞芬河出海口處,會聚集很多從北方來的候鳥,其中也包括斑尾鷸。市政府後來決定,每年第一批斑尾鷸來報到時,都要用教堂鐘聲歡迎牠們,有如迎接遠道而來的貴客一般。秋天時,植物園裡的銀杏樹會落下大量的果實。有一年,我為了搶先多撿一些果實,起了個大早趕到植物園。結果,被樹後頭一位身著黑衣服的缺牙老奶奶嚇出一身冷汗,以為撞見鬼了。

有一回,我在地方報紙上看到一則奇聞,有一隻母鴨子竟然跑去敲人類的門,請那戶人家救救牠的小鴨子。在那之前,我還經常遐想--這些在公園、河邊隨處可見的鴨子經過烹煮之後,一定非常美味……所以,大家在這本書裡讀到的幾篇故事,都是我非常樂於跟大家分享的紐西蘭生活記趣。巫師、候鳥、鴨子敲門、缺牙老奶奶、二手貨大賣場和女扮男裝的羅賓漢,全都是真的,只不過他們都走進了故事之中,成為可愛、有趣、活靈活現的故事主角。

希望大家看完書後,對紐西蘭有另一層的認識。我也很高興能將聽到〈藍月亮〉這首歌的那個夜晚,記錄在這本書裡;對我,那是一個很微妙與難忘的經驗。

星期六上午,吃過早餐後,媽媽開車載我和爸爸去二手貨賣場。 賣場外觀看起來像舊工廠廠房,有點破舊、寒酸,爸爸不禁失望的皺起眉頭,我的熱度也降溫不少。一走進裡面,哇塞,賣場好大喔!除了食品外,電器、家具、衣服、書籍、園藝工具、廚房用品等各式各樣的東西應有盡有,而且被分門別類的擺放,並用牌子清楚標示。

我二話不說,立刻朝「玩具」區衝去。那裡有火柴盒小汽車、絨毛玩具、塑膠玩具、積木、拼圖、益智遊戲、鐵皮機器人……哇,太棒了!每一樣我都喜歡。尤其,每樣都只賣一塊錢或兩塊錢,我全買得起,不需要跟爸爸、媽媽求援。 我轉身走回入口處,推來一輛購物車,把我喜歡的玩具全放進裡頭。今天,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不曉得過了多久,媽媽找了來,說該回家了。她看到我的購物車,大驚失色的說:「小莫,你太誇張了吧。放一些回去,家裡擺不下這麼多玩具。」

我抗議著說:「用我自己的錢買不行嗎?」
「我們家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光堆你的東西就好。而且,這次就把東西全買光,下次來要買什麼?」 沒辦法,誰叫我是小孩子,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把一些玩具放回去,再跟媽媽一起去找爸爸。沒想到,爸爸更誇張,三輛購物車裝得滿滿的,害我們差點昏倒。「你們來得正好,我正煩惱一個人怎麼推三輛車呢!」爸爸喜孜孜的說。「你實在太離譜了!」媽媽搖頭說。「我們家又不是爸爸一個人的,全堆你的東西,我們要住哪裡?」

我們逼爸爸只能買一輛購物車的東西,他只好把其餘的放回去,還露出非常無奈與遺憾的表情,好像我們欺侮他一樣。回到家後,我們各自展示自己的收穫。媽媽看了我買的東西,只對其中幾樣點頭讚許;大部分的東西,她的反應都非常冷淡。她自己才真是沒有眼光!那些鍋碗瓢盆實在沒什麼了不起,我們家又不缺那些東西。爸爸則高興得快爆炸了。他大叫著:「你們曉得這臺CD唱機是名牌嗎?價值有多高嗎?它是世界上第一臺大量販售的CD唱機,拿到網路上拍賣,至少值好幾萬。」

我和媽媽聽了,趕緊湊過來看。「還有這架小電視機。這是六○年代的產品,是骨董耶!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
「真的嗎?」我和媽媽也興奮了起來。「要不是車子裝不下,我連那臺老式電冰箱都想帶回家。那也是骨董。」 我突然覺得,跟爸爸比起來,我和媽媽實在遜多了。爸爸才是真正識貨的人,難怪要他少買一點時,他那麼委屈。「市政府應該請我去當這座垃圾場的經理。我知道什麼是名牌,是真正的寶物,以及它們確實的價值。我猜垃圾場裡處理垃圾的人永遠也不會知道真相,哈哈哈!」

爸爸的笑聲有點邪惡,有如戲裡的奸臣。「明天我們去圖書館借幾本關於骨董收藏的書,研究一下哪些舊東西值錢,再去垃圾場尋寶。我只對電器有研究,其他的還不行。那裡的舊家具、舊書、舊畫、舊瓷器、舊玩具裡頭,一定還有值錢的骨董。」
「對了,那臺CD唱機多少錢?」媽媽問。「十塊錢!」爸爸得意的說。我們聽了也一起哈哈大笑。原來我們一家人骨子裡都很貪小便宜;何況,這一次還是大便宜呢!

第二天,媽媽就去圖書館借書。每天只要吃完了晚飯,我們就開始努力研讀,比準備學校的考試還認真。一個星期後,我們的車上放著書和三明治,車後拉著借來的小拖車(預備要載爸爸之前說的冰箱和其他大型骨董),胸有成竹、浩浩蕩蕩的前往二手貨賣場尋寶。 到了那兒,我們看到入口處張貼了一張廣告,說裡頭新闢了一個精品區,歡迎大家參觀。 爸爸驚覺大事不妙,立刻衝到精品區,發現那兒被布置得像一間客廳,裡頭的家具、牆上的畫、桌上的瓷器、櫃子裡的玩偶、角落的電冰箱與電唱機,全被標示了很高的價錢或是「非賣品」三個字。那臺電冰箱,正是我們預備用小拖車載回家的那一臺。

「上星期它只賣二十塊錢呀!」爸爸幾乎快哭出來了。現在,這臺電冰箱已經變成非賣品。看來在垃圾場裡處理垃圾的人,並不像爸爸想得那麼傻。爸爸難過了一會兒,又重新振作,鼓勵我們:「一定還有沒被發現的好東西。走,再去尋寶!」我們花了一整天的工夫,找遍了精品區外的整個賣場;可是在書上看到的那些骨董,卻一樣也沒有找著。我忘了跟爸爸說,精品區的書櫃上就擺了幾本像是我們讀過、關於骨董收藏的書。垃圾場的工作人員應該多半也K過書了。那一天,我們打敗仗似的,筋疲力竭、失魂落魄的回家。

媽媽說,上次會有收穫,大概是二手貨賣場剛開幕,工作人員來不及將東西分等級,以後可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不過,只要不是抱著尋寶的心態,二手貨賣場還是有很多價廉物美的東西。可是,爸爸要的是寶物,是值錢的骨董,才不是價廉物美的二手貨。往後的日子,爸爸只要有空,就去二手貨賣場尋寶,心想一定有工作人員忽略的漏網之魚。可惜,他每次都失望的回來。我和媽媽漸漸覺得沒趣,後來就不跟了。我想,其他人看到爸爸老往那兒跑,一定以為他是個非常環保、不崇尚名牌、喜歡廢物利用的人。說不定哪天,爸爸還會獲贈一張資源回收場的VIP會員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