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感謝各位閱讀這本小說。
《我的不良男友》好看嗎?
這是我第一本手機小說,還有很多地方不夠嫻熟。
但正因為是第一本,所以格外用心,在出版之際,努力了增加內容,並加以修正。
如果支持我的網友,和藉由本書第一次閱讀這個故事的讀者能夠喜歡它,將是我最大的榮幸。

我從去年春天開始寫這個故事。
當我默默地更新後,發現有愈來愈多讀者看我寫的內容,加入「魔法i-Land」後,每天的來訪人數大增。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受到這麼多人的矚目。
膽小如我,看到有這麼多人造訪,的確開始感到不安,但也因為受到讀者的感想和評論的激勵,愉快地持續寫下去。

創作過程中,「阿幸的房間」這個部分寫得最愉快,也是我寫得最投入的部分。
有些男生會蒐集一些女生完全不了解到底有什麼價值的東西,而且還裝飾在明顯的地方炫耀。各位的周圍是否也有這種男生?
阿幸房間內有一張輪胎做的桌子,那是我以前在電視上看到所喬治先生的車庫裡有這麼一張很帥氣的桌子,所以在寫作時,就以此作為參考。
很希望可以藉此協助各位讀者想像出阿幸很有男生味道的房間。

最後,由衷地感謝在我的網站長草荒廢,或是無法及時更新時,仍然沒有捨棄我,陪我到最後的各位讀者,以及支持我的各位網友。
  
由衷地感謝各位。
希望以後也可以繼續支持我。

 「請、請、請、請妳……和我交往!!」
天啊……
這十七年來,我努力光明磊落、規規矩矩做人,
為什麼還會遇到這種事?
  
現在,一個面紅耳赤的男生站在我面前,
他的身後則站了另外三個男生,狠狠地瞪著我。
……好可怕。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今天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我像平時一樣,繞去離家很近的這家便利商店。
沒錯,和平時沒兩樣的平凡日子。
這一陣子,這裡每天都聚集了很多看起來像不良少年的高中生。
應該是S高中的學生。

之所以說「應該」,因為我對S高中的制服很不熟。
S中是這一帶出了名的不良高中,全校學生有中百分之九十都是不良分子,是所謂的「黑道種子學校」。
這些黑道的明日之星們,沒有一個規規矩矩穿制服。
他們每個人雖然都穿了制服的深藍色長褲,上面卻穿著連帽T恤或是花俏的襯衫,真是多彩多姿。
這些不良分子很可怕,幸好我不需要和他們有什麼瓜葛。
因為我和他們住在不同的星球。

我努力不去看那些不良分子,快步走進店裡。
買完最近愛吃的布丁後,我立刻走出便利商店,走得還特別快。

「呃,請、請、請……」
從那群不良分子那裡傳來一個像蚊子般微弱的聲音。
……幻聽嗎?
反正不關我的事。
我移開視線,理所當然地從他們面前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
「媽的,妳給我站住!!」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使大地震動般的咆哮聲,我的肩膀忍不住抖了一下,整個人都僵住了。
我膽戰心驚地轉過頭,
發現……
站在那裡的四個外星人,正狠狠瞪著我。

……我、我嗎?
我嚇呆了。

「媽的!你這麼大聲幹麼啦?」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狠狠揍了其中一個不良少年的頭。
「對、對不起,阿幸。」
被打的男生摸著頭,慌忙賠不是。
從他被打的樣子中,完全感受不到剛才吼我時的囂張。
為什麼找上我……?
那個叫阿幸的男生緩緩走向我。
……他、他、他想幹麼?
我很想拔腿就跑,但整個人僵在原地。
「啊,不好意思,突然叫妳……」

雖然他的表情很猙獰,沒想到說話時輕聲細語,客氣得出奇。
剛才的囂張跑去哪裡了?
「我經常在這家便利商店看到妳……之前,就覺得妳……很可愛……」
仔細一看,發現他的五官很端正,但戴滿耳環的耳朵還是讓人心裡發毛。
那些耳環,不,應該說那些洞簡直就像某些國家的原住民。
難道這是不良星球的習慣?
「……喔。」
我對著他耳朵上那排張著嘴的排風洞應了一聲。
如果不這麼回答,誰知道身後那幾個人會把我怎麼樣。
他們一定會把我綁架到流氓星球做人體實驗,或是嚴刑拷打……光是想像一下,我的身體就忍不住發抖。
我瞄了一眼那幾個不顧我的反應,自顧自地high翻天的外星人。
「酷斃了!」
「阿幸,帥喔!」
「恭喜啦!」
那個叫阿幸的男生握著拳頭暗爽,旁邊的人則熱烈向他道賀。
啊,我在恐懼面前屈服了。

「我是S校高二的黑澤幸斗,妳呢?」
「……西、西高二年級的葉山露佳。」
我的回答只是一種不加思索的反應。
啊!我頓時感到不妙,但卻為時已晚:我竟然洩露了我的真實姓名和就讀學校!
話說回來,我身上的制服早就讓我的學校曝了光。
「原來我們同年啊!很高興認識妳,露佳!」
「我、我也很高興……」
……如果可以,我不想認識你。
我轉過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敢正視他露出燦爛笑容的臉。
唉……
雖然就這樣莫名其妙上了賊船,但以後該怎麼辦?
右手便利商店塑膠袋裡的鹹味焦糖布丁,突然變得格外沉重。

「露佳,我們去學生餐廳吧!」
「嗯,我也餓了。」
我和好朋友春菜一起去學生餐廳吃午餐。
我點了咖哩,春菜則拿著蛋包飯在空位上坐了下來。
春菜一拿起湯匙,就立刻皺起了眉頭,探頭看我的臉。
「露佳,妳今天好像沒什麼精神?」
「……嗯,我跟妳說喔……」

我把憂鬱的原因,也就是昨天發生的事,從頭到尾都告訴了春菜。
「啊?S高中?!」
春菜驚聲尖叫起來,周圍的人立刻轉頭看著我們。
我慌忙用手捂住春菜的嘴巴。
「喂!妳鬼叫些什麼啊?!」

等春菜拼命點頭保證不再亂叫後,我才慢慢鬆開了手。
也難怪春菜會傻眼。
因為那所學校真的是惡名昭彰。
「妳告訴他名字之後,有沒有怎麼樣?」
--沒錯,這個問題很重要。
因為,告訴他名字之後,我……
「……逃走了。」
「啊?」
「我趁他們不備,拔腿就跑。」

在那幾個外星人還在樂不可支的時候,我卯足全力逃走了。
「喂、喂?露佳?!」
雖然我聽到他在背後叫我,但我仍然頭也不回地逃走了。
真的,我很慶幸成功逃離了他們。

「露佳,不會有事吧?」
春菜擔心地看著我。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再也不去那家超商了。」
呵呵。雖然我對春菜勉強擠出笑容,但心裡其實根本笑不出來。
那裡有我最喜歡的鹹味焦糖布丁啊。
而且回家時,如果不走經過那個超商的路,會繞很大的圈子。
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雖然再也吃不到布丁讓我很傷心,不過,生命更可貴嘛。

我的第一個男朋友,怎麼可以是不良少年!
我對這種喜歡引人注目、盛氣凌人、打扮邋遢,毫不在意地坐在馬路上的男人,絕對敬謝不敏。
因為,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溫柔體貼、形象清新的運動好手。

「喂,葉山!今天吃咖哩嗎?」
「啊,柳同學!」
沒錯,我們班上這個參加籃球社的柳同學,才是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柳同學手拿空托盤在我們的桌旁停了下來。
「你已經吃完了?」
「對啊,妳的咖哩看起來真好吃,早知道我也應該吃咖哩的。」
柳同學嘴饞地看著我的咖哩。
「哈哈,你不是才剛吃飽嗎?」
「不,還沒吃飽。」
「……別想打我咖哩的主意!」

我用雙手保護吃到一半的咖哩。
「葉山,妳這個小氣鬼!誰稀罕,我去買咖哩麵包來吃。」
說著,柳同學笑著擺擺手,走出了學生餐廳。
啊~他的爽朗笑容讓我怦然心動。
「露佳,妳臉都紅了。」
春菜看著我的臉,嘻皮笑臉地說。

「不會吧?!」
我用雙手捂住臉頰。
的確……我的臉是有點燙。
「不知道柳同學有沒有發現?」
「應該沒有吧?那傢伙可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聽到這句話,我忍不住瞪著春菜。
「他才不是頭腦簡單!」
「好,好,歹勢、歹勢啦。」

春菜敷衍地道了歉,卻完全沒有反省的態度。
柳同學絕對不是頭腦簡單的大猩猩;他雖然是運動選手,但功課並不差。簡單來講,他根本就是完美無缺。
雖然我在心裡向春菜抗議,但嘴角還是情不自禁地上揚。
和柳同學聊了幾句後,昨天的煩惱頓時煙消雲散了。
我真的太好搞定了。

隨著一陣輕快的鈴聲,漫長的最後一節課終於畫上了句點。
「春菜,今天要不要去哪裡玩?」
我單手拿著書包走向春菜的桌子,一開口就問了這個每天必問的問題。
「嗯……最近手頭有點緊。」
「我也是。」
「那要不要來我家玩?」
「可以嗎?我要去,我要去!」
春菜就住在學校附近,我經常在放學後去她家玩。
我們口沫橫飛地聊著昨天看的連續劇走出教室,發現柳同學站在走廊上。
「嗨!要回家了嗎?」
「對啊,你今天有社團活動嗎?」
「對。」
既然有社團活動,他一個人站在這裡幹什麼?
他在等人嗎?
我感到很納悶,但目光還是離不開他爽朗的笑容。
……

我們相對無言,為了消除眼前尷尬的氣氛,我向柳同學揮了揮手。
「那你參加社團活動別偷懶喔!」
拜拜,明天見。我用肢體語言向他道別。
「啊,葉山!等一下!」
「嗯?怎麼了?」
聽到柳同學突然叫住我,我有點驚訝,但仍然擠出最燦爛的笑容。
「妳等一下要去哪裡?」
「要去春菜家玩。」
「……是喔,那明天見!」
柳同學說完,向我揮了揮手,從走廊上跑走了。
現在是什麼狀況?
「柳是什麼意思啊?」
「對啊。」
我和春菜兩個人都覺得很莫名其妙。

當我快走到校門時,才發現了異常。
該怎麼說……
感覺似乎比平時安靜。
或者說,氣氛比平時緊張。
難道是我的心理作用?
我正暗自這麼想,突然聽到一個聲音。

「有什麼好看的!」
一聲咆哮破壞了平靜的放學景象。
一個男生正在校門口嗆我們學校的學生。

慘了!那個人!
雖然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他身上散發出的黑色光環絕對不會錯。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的名字叫……
對!他叫阿幸!!

「春菜!救我!」
我立刻躲到春菜的背後。
「怎麼了?妳認識那個人嗎?」
「他就是我中午說的,那個超商的不良少年!」
「啊?真的假的?!……啊,慘了,他看到我們了。」
「……什麼?!」
我從春菜的肩膀偷偷探頭張望……
呃!
我們竟然四目相接。
「太好了!露佳!」
阿幸揮著手,樂不可支地跑了過來。
周圍的視線好像一根根針,不斷刺在我的身上。
「妳昨天突然就跑回家了,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
拜託,請你猜到我是「逃走了」好不好。
通常不是應該會發現嗎?
他到底是遲鈍王,還是太過白目?
「啊,妳該不會因為我來這裡等妳生氣了吧?」
我不是生氣,應該說是覺得困擾,或者說是害怕……

「我昨天忘了問妳的手機,所以只能來這裡等妳下課……歹勢啦。」
阿幸雙手合十地放在面前,對從春菜身後探出頭的我道歉。
看到他這麼低姿態地道歉,我的良心稍微有一點受到苛責。
然而,就在前一刻,他還像個殺人魔王般找我們學校男生的麻煩。
「不……我沒有生氣。」

我努力克制內心的厭惡和恐懼,好不容易擠出顫抖的聲音說。
即使我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對你生氣呀。
「真的嗎?太好了!」
說著,他鬆了一口氣地笑了起來。

他瞇成一條線的眼睛……是有那麼一點可愛啦。
這時,阿幸馬上指著春菜問我:
「她是妳朋友嗎?」
唉,真受不了這個傢伙。難道他家的大人都沒教過他「不能用手指別人」嗎?
即使他的笑容有點可愛,不良少年終究還是不良少年。
對我來說,他根本就是外星人。
「對,我叫春菜,是露佳的朋友。」
「春菜嗎?很高興認識妳,我們同年,妳不用對我說敬語啦。」
「是嗎?你看起來很成熟,我還以為你比我大欸!」

阿幸聽了春菜的話,哈哈大笑起來,然後,突然收起笑容說:
「我昨天開始和露佳,那個……」
「我知道,你們開始交往了。露佳告訴我了。」
「真的假的?」
阿幸喜形於色地問。
春菜……居然可以輕鬆自如地和他聊天。
她不覺得害怕嗎?
我愣愣地輪流看著他們,沒想到阿幸馬上就把視線移到了我身上。
不小心和他對上眼的瞬間,我的身體忍不住抖了一下。
「露佳,妳等一下有空嗎?要不要去哪裡玩?」
……啊?
不行,不行,不能去,不能去!我不可能跟你去!
「不,我今天……」
「妳有事嗎?」
我的腦力全開,思考該怎麼拒絕他。
敲木魚的聲音答答答答……
卻始終聽不到靈光乍現時的那一聲「叮」的聲音。
「呃,我要去春菜家……」
「妳要去春菜家玩嗎?」
我當不了聰明的和尚,只能像隻縮頭烏龜般點頭。
……原本已經搞定了,沒想到春菜卻在一旁多嘴。
「既然人家已經來了,你們就一起去玩吧!反正本來就是因為無聊才要去我家玩。」
春菜雖然沒有惡意,但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不,沒關係沒關係!是我自己突然跑來的!」
阿幸搖著手,繼續說:
「遵守和朋友的約定很重要!」
看到他把大手伸了過來,我嚇得腿都軟了,身體忍不住縮成一團。
沒想到他只是輕輕拍了拍我的頭。
「啊喲!好恩愛喲!」
春菜看在一旁,羡慕地大叫起來。
我剛才就開始對春菜很不爽了。
她到底是誰的朋友啊?!

我好不容易讓緊繃的心情平靜下來,看了一眼阿幸。
「露佳,把妳的手機號碼告訴我!」
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對著我。
這應該可以列入最不想被問的問題前三名。
但是,男朋友不知道女朋友的手機幾號也很奇怪。
即使我沒有交過男朋友,也知道這點常識。

早知如此,不管當時再怎麼害怕,都應該拒絕他的告白。
雖然為時已晚,但我內心還是後悔不已。
阿幸看著我的臉,等待我隨時拿出手機。
他這次身後少了那一票跟班,所以感覺沒有昨天那麼可怕。
而且,這裡是我的地盤。
周圍的人都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我們之間有深厚的感情……應該吧?
好!
我要鼓起勇氣拒絕他!
我用力吸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
「喂,你這個傢伙!」
剛才被阿幸嗆的男學生又找來了兩個同學,神氣活現地走了過來。
他是什麼時候溜走的……
「聽說你剛才找他麻煩?啊?」
其中一個人挑著眉毛叫囂著,一把抓住阿幸的肩膀。
眼前的狀況會不會太危險了?
「小子,你給我轉過頭來啊!」
那個男人用力把阿幸的肩膀往後扳。

「啊?!」
那一剎那,我看到了……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所謂的「凶神惡煞」。
那三個男生一看到阿幸的臉,表情頓時僵住了。
當然,我的表情也凝固了。
「……你、你不、不要……再、再找他麻煩了!」
那三個完全失去鬥志的男生下這句話,轉身快步離開了。
……不,正確地說,他們是逃走了。

「不好意思,露佳,還有春菜……」
當他轉頭看著我們時,臉上已經完全感受不到絲毫凶惡,而是一臉歉意。
春菜也好像完全不在意,笑著說:
「沒關係!」
春菜似乎沒有看到他像凶神惡煞一樣可怕的表情。
如果看到了,絕對不可能笑得出來。
「對了,露佳!」
「有!!」
我內心的恐懼比昨天更嚴重,所以回答得比軍隊的士兵更快。
「手機號碼?」
阿幸再度把手機對著我。
我不再反抗,動作俐落地從書包裡拿出手機,調到紅外線畫面。
「我發送信號囉!」
阿幸說完這句話的幾秒後--

完成信號接收
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文字,宣告了我的美好青春,從此畫上句點……我暗自這麼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