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舒爽的天氣,和煦的微風,校園裡一片平靜,只有教室裡傳來授業解惑的聲音。
「所以這一題只要這麼做的話,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陳俊宏在台上賣力的講解著數學習題,底下的學生也認真聆聽著。
忽然一記輕脆悅耳的音樂聲響起,劃破了專注的氣氛。眾人驚愕的從課本當中抬起頭來,面面相覷。不用他們去搜尋凶手,始作俑者已經叫了起來:「YES!太好了!」
眾人的視線全落到周翔偉的身上,他似乎還渾然未覺,依舊低頭玩著掌上型電動。
「周翔偉,站起來。」陳俊宏臉色微慍,叫著周翔偉的名字。
「呃?啊?」被點名的周翔偉,終於抬起頭來,這才發現情況不對,大家全都看著他,就連老師也在瞪著他。他連忙站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將東西藏起來。
「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在做什麼?」
「沒……沒有啊!」

「那剛剛是什麼聲音?」陳俊宏走到他的旁邊,看到他的抽屜放著電動玩具,將它拿了起來。
「哎喲!老師,不要這樣啦!」見到東西被拿,周翔偉緊張的大叫,伸手想要拿回來,陳俊宏卻將它高舉過頭。
「上課不上課,你在玩什麼東西?」陳俊宏面有怒色的說。
「沒有什麼,就……太無聊,玩一下而已。」周翔偉大言不慚,臉皮厚得可以媲美銅牆鐵壁。
「無聊?」陳俊宏瞪著他。「上課你竟然說無聊?無聊的話,怎麼不認真聽課?」
「我有在聽啊!」
「聽?聽課是要用心聽的,不是用耳朵就可以了。左耳進、右耳出,這樣有什麼用?下課的時候,到我辦公室來。」陳俊宏厲聲的說。
「老師,不要這樣啦!」周翔偉決定賴皮。
「坐下。」

周翔偉見陳俊宏態度強硬,無計可施,只能訕訕的坐了下來。陳俊宏拿著電動玩具回到講台,將它收了起來。他轉頭背對著學生,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繼續進行課程。知道老師沒有看著他們,坐在周翔偉旁邊的鄭士楷,悄悄的問:「怎麼辦?被沒收了。」他替周翔偉焦急,他知道那款掌上型主戲很貴,起碼要好幾千元。
「沒收就沒收,沒關係。」周翔偉滿臉不在乎。
「啊?」
「反正那也不是我的……」

「周翔偉!」陳俊宏嚴厲的聲音從講台上傳了過來,兩道目光如利刃般,讓人渾身緊繃,忐忑不安,眾人的目光也再次集中到他身上。見狀況不對,周翔偉只好閉嘴。而鄭士楷也趕緊閉住嘴巴,不再講話。
不過……電動玩具真的不是他的嗎?為什麼被沒收後,他可以這麼滿不在乎?這些疑問在鄭士楷心中發酵,不過現在正在上課,他只好壓抑下自己的好奇心。心想等有機會的時候,再來問周翔偉。
好不容易四十分鐘的課程結束了。捱到鐘聲響起,老師離開之後,全班這才鬆了一口氣,紛紛開始活動。當四周充滿嬉鬧的聲音時,周翔偉卻還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打算起身的模樣。
「老師不是叫你去找他?」鄭士楷見狀問道。
「我知道啊!」周翔偉不耐煩。
「那你還不去?」
「我會去啦!」周翔偉懶洋洋的說,慢吞吞的站了起來。鄭士楷見他動作慢條斯理,都快替他急壞了。
「你還不快點?」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知道了,知道了。」周翔偉拖著牛步。
「你再不去的話,會被老師罵的。」

「好啦好啦!你很囉嗦耶!」周翔偉離開了教室,鄭士楷總算鬆了一口氣。這個周翔偉,還真是傷腦筋。
鄭士楷和周翔偉是在高年級的時候,才熟稔起來的。低年級時,鄭士楷和周翔偉曾經同班。中年級時分班。等到高年級時,又在同一班了。鄭士楷以前熟悉的同學、朋友都和他不同班,只有周翔偉和他算是舊識,所以兩個人熟絡起來。也因此,他常和周翔偉、李信昌、林政博幾個人混在一起。他知道周翔偉比較皮一點,所以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周翔偉。可是他並不在意,因為他們是好朋友。
下一堂課快開始,周翔偉才回到教室,鄭士楷見狀,連忙問說:「老師有沒有罵你?」
「有啊!」周翔偉還是一副吊兒郎當,滿不在乎。
「那怎麼辦?」鄭士楷替周翔偉緊張。
「不怎麼辦,東西都被他拿走了,還能怎麼辦?」
「要不回來了啊?好討厭喔!」鄭士楷叫了起來!「我本來想說你玩好以後,可以借我玩,沒想到老師竟然不還你?」他有點生氣,卻又無可奈何,畢竟是他們不遵守校規在先,怨不得師長。
「你想玩嗎?」

「對啊!我爸媽頂多讓我玩玩電腦的小遊戲而已,都不買給我電玩,我都不能玩。」鄭士楷想到老媽每次都上網聊天聊好久,讓他碰電腦卻要限定時間,害他都不能暢快的玩遊戲,真是討厭。
「我媽說,玩那個浪費錢,所以都不買給我。」
「那你怎麼會有?」
「這個……嘿嘿……」周翔偉看著他,嘴角露出微笑。「你還想玩嗎?」
「想啊!」
「那放學的時候,你跟我一起走。」
「什麼?」

「要不要?要的話,要就跟我走。」
鄭士楷還是聽不懂,不過聽周翔偉言下之意,好像只要跟著他,就可以玩到電動玩具了,他點了點頭。「好啊!」
    一天當中最悅耳的鈴聲,莫過於放學時分了。所有的莘莘學子,都在這個時候衝出教室。低年級的學生,或許還會聽從老師的話,乖乖的排路隊,但高年級的,任憑老師聲嘶力竭的喊著,依舊我行我素。
周翔偉揹著書包,走出教室,一把拉住了鄭士楷。「跟我走。」
「要去哪?」鄭士楷疑惑的說,他家跟周翔偉家的方向不一樣啊!
「你忘了我跟你說過的事嗎?」
「喔,對、對。」鄭士楷想起來了。為了電動玩具,他想,晚一點回去,應該沒有關係吧?
「李信昌、林政博,過來一下!」周翔偉叫住準備離開的李信昌和林政博,兩人走了過來。
「幹麼?什麼事?」

看人走得都差不多了,周翔偉才開口說:「我們去找那個三年級。」
「哪個三年級?」鄭士楷疑惑的發問。
「就是那個簡平宗啦!他們家很有錢。上次校慶,由賓士載過來的那個,你應該有印象。」李信昌的話,喚醒了鄭士楷的記憶,於是他點了點頭。
「嗯嗯,我知道那個人。」
簡平宗因為家境富裕的關係,常帶些舶來品到學校,在學生間算小有名氣。但和他們年級不同,平常也不認識,所以並沒有太注意簡平宗這個人。直到周翔偉和李信昌提起,他才想了起來。
「對啊!他爸超疼他的,每次都會買給他最新款的電玩。」
「上次那台PSP,不見好像也沒關係,你看,他第二天就拿了新的來學校。」林政博豔羨的說。
「我今天被老師沒收的主機,也是上個禮拜跟他拿來的。」周翔偉說。
「家裡那麼有錢,好討厭喔!」

鄭士楷越聽越奇怪,怎麼討論起簡平宗了呢?「你們講簡平宗幹什麼?」
「去叫他拿『恐龍王』給我們玩啊!」周翔偉滿不在乎的說著。
「啊?」鄭士楷瞪大了眼睛,無緣無故的,簡平宗幹麼要把他的「恐龍王」拿給他們玩?「你跟他很熟嗎?」
周翔偉突然大笑了起來。「我?我跟他很熟,對啊!」而李信昌和林政博也笑了起來,不過笑得別有含意。
鄭士楷見他們笑得詭異,盡管心裡有點疑惑,但還是沒有問出口。
「要的話,就快一點,要不然他就要回家了。」周翔偉拉著鄭士楷往外面跑,李信昌和林政博也跟了上去。鄭士楷就算想叫他們停止,也來不及了。

學校出入口除了大門,還有側門和後門。平常家長接送學生,都在大門和側門。而後門則因為路並不寬闊,除非是騎摩托車的家長,要不然從後門離開的,幾乎都是步行回家的學生。簡平宗看到即將離開後門,心下一寬,臉上展露笑靨,準備大步踏出去。
「等一下!」一個熟悉如鬼魅的聲音響起。簡平宗呆立了一會兒,然後轉頭一看,一發現是誰在叫他,立刻拔腿就跑!
咚!拉著拉桿書包的他,怎麼跑也跑不快,更何況對方是六年級的學生,在體能上,他就差了一大截。
「做……做什麼?」他拉著書包,緊張的吞下唾液。
周翔偉看著他,露出愉快的笑容。「我想要PSP主機和『恐龍王』遊戲。」
「你……你不是拿走了?」簡平宗低著頭說。
「上課的時候,被老師沒收了。」周翔偉有點懊惱,但立刻就滿不在乎的說:「不過我想,你應該還有吧?上次跟你拿PSP,第二天你爸爸又買新的給你,不是嗎?」

「不、不……沒、沒有。」簡平宗駭然的搖著頭。
「還說沒有?我都看到了。」李信昌推了他一把,生氣的說。他上次經過中年級教室的時候,就看到簡平宗又在玩新的一台PSP。
「那個……我……」簡平宗低下頭來,不敢講話。周翔偉逼近了他,詢問著:「我想,你應該還有PSP和『恐龍王』吧?」簡平宗低著頭,沒有講話。

見他不肯開口,似乎在隱瞞什麼,周翔偉威嚇著:「你要不要說?還是我們到旁邊去,我再慢慢的問你?」後門的角落是個遊戲區,同時也是個死角。如果躲在溜滑梯後面,從外面是看不到他們的。
「好啦好啦!我……我有啦!」簡平宗差點嚇哭了。
見情況不對,鄭士楷趕緊問說:「周翔偉,你要做什麼?」
「你不是想玩『恐龍王』嗎?我正在幫你『借』。」周翔偉向鄭士楷解釋,又轉頭向簡平宗逼近。「有沒有帶來?」
「沒……沒有。」

「那好,明天中午時,我會來找你,要不然……你就完蛋了!聽到了沒有?」最後這幾個字,周翔偉瞪大眼睛,臉色凶狠的威脅著。周翔偉的臉色越凶狠,簡平宗就越卑微,甚至啜泣了起來,說:「聽……聽到了。」

    「喏!給你。」營養午餐正吃到一半,鄭士楷的面前,突然出現了掌上型主機,和現在最夯的「恐龍王」遊戲。
「這是……」鄭士楷抬起頭來,周翔偉剛回到位置上,正要去前面打菜。鄭士楷嚼著飯菜,興奮的看著「恐龍王」。這是……簡平宗的吧?回想起昨天他們去找簡平宗「借」電玩,似乎……有點不太對,通常向別人借東西,不應該是這樣借的。可是「恐龍王」的吸引力大過於一切,鄭士楷壓下剛萌芽的罪惡感,開心的玩著「恐龍王」。
「好玩嗎?」周翔偉回來了,手上捧著飯菜。
「喔……」鄭士楷連頭都沒抬。
「好玩就好,不過,我們要先講好喔!這件事,不可以說出去喔!」周翔偉也知道自己所作所為,見不得光。「是你說要玩,我才想辦法拿來給你玩的,對不對?」

咦?怎麼好像有點奇怪?不過……周翔偉說得也沒錯……只是為什麼牽扯到他?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有得玩就好。再說他們又是好朋友,周翔偉說什麼,他一律答應就是了。「我知道。」
「知道就好。」周翔偉放下心,大口吃起飯來。他正要將飯菜送進口裡,冷不防的,身邊經過的同學撞到了他的桌子,連帶的讓他手上的飯菜掉到褲子上。「啊!楊世文,你在幹什麼啦?」周翔偉惱怒的站了起來!

「我我我……」看著凶巴巴的周翔偉,楊世文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盡管同是六年級的學生,個頭矮小的楊世文,和高大的周翔偉相較,不論在身高、氣勢上都差了一截。這讓已經慌亂的楊世文,更顯得不安。周翔偉的大嗓門,使得周遭的同學全都轉過來看他們。
「你看,我的衣服都髒了啦!你看,你要怎麼辦?」周翔偉氣呼呼的說,對自己的衣服被弄髒的事情很生氣。
「我……」
「你?你怎麼樣啦你?」
「我……」楊世文快哭了。

「說對不起,就好了啦!」鄭士楷見情況不對,趕緊跳出來解圍。「楊世文,你趕快跟周翔偉說對不起,說你不是故意的就好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楊世文聞言,連忙照做。
「這樣就算了喔?」周翔偉怒視著他。
楊世文驚恐的看著周翔偉,不知道該怎麼辦。向來矮小的他,在班上總是吃虧,就連女生有時候也會奚落他。如今面對氣燄高張的周翔偉,更是不安。

「算了啦!又沒有怎麼樣。」鄭士楷連忙說道。
「不管,你要賠我。」
「賠……賠你什麼?」楊世文開口了。
「賠我褲子啊!」
「我的……你又穿不下。」
「你以為我真的要你的褲子喔?你的褲子那麼臭,我才不要穿哩!我……」周翔偉越罵越順口,冷不防一個聲音響起:「人家都已經道歉了,不然你想怎麼樣?」

原本在前頭指揮同學打菜,也是六年三班的班長,蔣欣怡走了過來。蔣欣怡皮膚白皙,又綁著兩條麻花辮,看起來一副嬌柔、弱不禁風的模樣。但事實上她十分強硬,個性最討厭不公。所以當她看到周翔偉一直罵楊世文時,忍不住走了過來。
「我?我要他賠我褲子啦!」周翔偉被蔣欣怡一念,心裡相當不舒服。
「不過弄髒一點點,你吵什麼吵?」

「什麼弄髒一點點?要不然我把菜丟在你衣服上,你覺得怎麼樣?」周翔偉故意指著她潔白的制服。
「你……」蔣欣怡好生氣,明明就是周翔偉仗勢欺人,卻還這麼說,她被氣到臉變成跟衣服一樣的顏色!
「好了!周翔偉,不要跟班長吵啦!」鄭士楷拉著周翔偉,把他帶開。
「好男不跟女鬥,我不想跟你講話了。」周翔偉喊了這句話後,就氣憤的坐了下來。
「什麼好男?你才不是好男。」蔣欣怡氣呼呼的。
「班長,好了啦!」跟蔣欣怡要好的幾個女同學走了過來,將她帶開。
「不要跟周翔偉那種人講話了。」

「對呀!你不要管他了……」女生越走越遠,楊世文也趁著混亂溜走了。看著弄髒衣服的楊世文跑走,又被蔣欣怡責罵,周翔偉不甘心,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哼!」
「好了啦!」鄭士楷勸慰著他。
「對了,鄭士楷,等一下吃完飯,你跟楊世文說,要和他一起去上廁所。」周翔偉吩咐著,他的語氣相當霸道,不容反對。
「啊?去廁所幹麼?」
「你不要管,照做就對了。」
「你要幹什麼啊?」
「我不是借你『恐龍王』了嗎?那請你幫我做一點事,都不行啊?」周翔偉口氣十分不佳,直瞪著他。
鄭士楷知道無法拒絕,誰教自己欠他人情?電動玩具都玩了,只好答應。「好啦好啦!」

「鄭士楷,你叫我來廁所幹麼?」楊世文看著鄭士楷,疑惑的問。剛剛鄭士楷來找他,說想一起上廁所。他和鄭士楷不熟,而且又不想尿尿,本來想拒絕的。但是一想到鄭士楷常跟周翔偉在一起,周翔偉脾氣那麼不好,不想惹惱他們,又生出一堆是非,所以就答應跟鄭士楷一起來了。
「我……我也不知道。」鄭士楷搔著頭。
「啊?」
「這個……不是我要找你,是周翔偉要找你。」鄭士楷誠實的說,這個答案令楊世文非常惶恐。
「他找我要幹麼?」
「我也不知道。」他聳了聳肩。

周翔偉約他到廁所做什麼?該不會是為了剛才吃飯時,不小心撞到周翔偉的事情吧?楊世文腦中的警報器響起,他打了個冷顫,準備離開。這時,周翔偉和李信昌、林政博,都從廁所門口進來了。楊世文看著偌大的廁所,裡頭只有他們幾個人,不由得十分惶恐。
「鄭士楷,你到旁邊去。」周翔偉將鄭士楷推到旁邊,鄭士楷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只好聽話。
「你……你要做什麼?」楊世文推了推眼鏡,顫巍巍的吞了吞口水。
「問你啊!你看要怎麼辦?」周翔偉指著自己的褲子,上頭還有剛才食物沾到的汙漬。食物已經清掉了,上面還留有一些油漬。那是差不多十元硬幣大小的髒汙。

「什麼……怎麼辦?」楊世文不懂他的意思。
「賠錢啊!」
「什麼?賠……賠錢?」楊世文眼睛瞪大得快要從眼鏡後面掉出來了。
「對啊!弄得這麼髒,你當然要賠我錢。你說,要賠我多少?」周翔偉說得彷彿整件衣服都染髒了,他手扠著腰,氣勢凌人。
「我……我沒有錢。」

「沒錢?沒錢你敢撞我?」周翔偉一手扶住牆壁,剛好將楊世文擋在他和牆壁中間。面對龐大的威迫,楊世文委屈求全。
「我……我不是……故意的……」楊世文結結巴巴的說。
「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把我衣服弄髒了就要賠,賠我五百塊。」周翔偉開出價錢,楊世文看著他,快哭了出來。
「我……我沒有錢。」

「才五百塊而已,就說沒錢?」李信昌也故意在旁邊幫腔。
「不會去跟爸爸、媽媽要嗎?」林政博在旁邊出餿主意。
「我……我爸爸、媽媽他們從來沒有給過我錢。」楊世文卑微的說。他的父親在工地做事,母親在家裡接點手工做,晚上則去擺地攤。他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家裡能夠維持基本開銷已經不錯了,很少有多餘的錢,可以給他當零用錢。
「沒有錢,還可以買眼鏡?」李信昌故意把他的眼鏡摘了下來。
「把、把我的眼鏡還給我。」楊世文急了。

「不是說沒錢嗎?怎麼還有錢買眼鏡?」
「還給我啦!」他視力不好,醫生檢查後,發現是弱視。為了視力著想,楊世文的爸爸、媽媽再怎麼苦,也要配眼鏡給他。
「來拿啊!哈哈!」李信昌把眼鏡丟給林政博。
「還我!」楊世文跑到林政博面前,林政博又故意把眼鏡丟給周翔偉,周翔偉又將眼鏡丟給鄭士楷。沒有料到眼鏡會丟過來的鄭士楷,一個沒接好,眼鏡就從他的手中滑落。他想要伸手去接,但是沒接住。不過因此減低衝擊力,眼鏡掉到地上,沒有破裂。地上一片水漬,楊世文連忙將眼鏡拿了起來,用袖子擦了擦。還好、還好,沒有破。

「你給我聽著,明天拿五百塊過來,知道了嗎?」楊世文狼狽的樣子,逗得周翔偉相當開心。他心情大好,決定暫時放楊世文一馬。
「知……知道了。」戴好眼鏡之後,楊世文連忙一溜煙跑出廁所。見他跑得張皇倉促,像隻逃竄的小狗,李信昌和林政博忍不住笑了起來,周翔偉更是笑得人仰馬翻。鄭士楷雖然覺得沒什麼好笑,不過怕被他們排斥,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只是他的笑,不是發自真心誠意的。
「楊世文……會拿錢過來嗎?」

「他不拿過來的話,我們就會要他好看。」李信昌輕鬆自若的說,彷彿這件事不算什麼。
「萬一……他去告訴老師呢?」他突然想到事情的嚴重性。
「他不敢的啦!」周翔偉滿不在乎的說。
「萬一……」

「沒有那麼多萬一,你不講、我不講的話,老師不會知道的。我們是好朋友,對吧?」周翔偉突然親熱的摟著他的脖子,一副哥倆好的樣子。
「對……啊!」
「那你不能害我喔!我答應你,如果楊世文給錢,我就分你一點,知道嗎?」畢竟鄭士楷是第一次參與這種事,周翔偉看得出他在顧忌些什麼,於是用金錢來誘惑他。
「你要給我錢?」
「對啊!」
雖然覺得他們的事不怎麼光采,楊世文好像有點可憐,不過周翔偉是他的好朋友,又答應給他錢,感覺並不吃虧……鄭士楷找不出拒絕的理由。「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