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唯一比遭人議論更糟糕的,便是無人議論。」
--王爾德

妳從沒想過這件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其實妳曾經想過,也在腦中排演過很多次,每一次妳都會幻想是在不同場景中發生的,但是在妳心裡,根本就不相信這件事會發生,因為這種美好的事情,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絕對不會輪到妳。

夏洛特.亞瑟大步穿越豪森高中的停車場,朝著校門口走去。她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這學期一定會和以前不同,這學期我一定會成為風雲人物。」一直以來,同學總是把她視為占用空間的東西,或是填充座位的物件,他們甚至替被她吸進去的珍貴空氣感到惋惜。這個學期,她決定要踏出全新的一步,為了這一步,她還去買了一雙非常性感,但是難穿得要命的鞋子。

去年,她就像是一位被豪森高中遺棄的孤兒,想當然這種感覺很不好受。而今年,新學期的第一天,也將成為她新生活的開始。
夏洛特走上校門前的階梯,看見負責替大家拍照的教職人員按下最後一道快門,也看見珮楚拉.肯辛頓和她的跟班們趾高氣揚地走向走廊另一邊。那幾個女生每次都到最後一刻才現身,一出現卻又能馬上抓住「小老百姓」的目光。既然她們都出現在學校了,那就表示新學期正式開始。但是夏洛特仍舊被留在外頭,趕不上大家的行程。到目前為止,都跟以往沒啥兩樣。

守門的警衛向外頭望了望,看看是否還有同學尚未進來。外面一個人也沒有。呃,其實是有的,但是就和往常一樣,他忽略了夏洛特。他並沒有看到夏洛特正急急忙忙跑來,想趕在他把校門關起來前入校。對她來說,校門就像銀行金庫大門一樣神聖。她跑到門前,發現僅剩下的一點點小縫隙,只夠用自己穿著新鞋子的腳擋住,才能阻止門關上。
「抱歉,我剛剛沒有看到妳。」警衛冷漠地說。

他沒有看到她。關於這一點,夏洛特並不意外,不過,至少這次警衛跟她道歉了,可見她的「受歡迎計畫」(一項經過細心設計,為了可以接近心愛的達曼.狄倫的計畫)應該有效。
夏洛特和其他學生一樣,整個暑假都在打工,但是她的工作比較另類一點。她花了一整個暑假專研去年的「學生紀念冊」,彷彿自己以後的人生就賭在這本冊子上了。

她仔細研究學校裡最受歡迎的珮楚拉,還有她身後的兩位跟屁蟲「溫蒂雙人組」--溫蒂.安德森和溫蒂.湯馬斯--就像個追星族一樣。因為她知道如果想要受歡迎,就得像她們一樣。
她充滿自信,走到計畫中第一個目的地:啦啦隊選拔報名處。啦啦隊隊員是全校最受歡迎的人,也是她通往「受人羨慕國度」的金鑰匙。夏洛特抓起用繩子綁在寫字板上的筆,準備在最後一個名額處寫上自己的名字。

她剛寫完「夏」,背後突然有人大力拍她的肩膀。夏洛特停下筆,轉身想看看究竟是誰干擾她完成今天--喔,不對,是新生活--的第一項任務。她看見身後排了一長排的女生,顯然她們都是「漏夜排隊」等著要來報名的,人數之多讓人以為這裡是不是在舉行電影試鏡會。
排在她身後那位討人厭的女生,把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然後抓起筆,在報名表寫上自己的名字,於是夏洛特失去機會了。那個女生寫完後,一臉不在乎地扔下了筆。

夏洛特看著被繩子綁著而懸吊在桌邊晃來晃去的筆,彷彿看到上吊自殺的人一樣。
她離開報名處,卻聽見身後那群女生在咯咯笑。夏洛特以前也遇過很不公平的待遇,無論是直接衝著她來的,還是在背後偷偷搞鬼的,她都見識過。她要自己別去理會那些人,但是對於今天這種屈辱,她還是無法接受。
夏洛特提醒自己不要發脾氣,也不要踐踏自己的自尊。她翻看了計畫表,小聲對自己說:「接下來去置物櫃。」然後她收起表單,快步朝著下一個目的地出發。

夏洛特一邊走,一邊回想暑假發生的事情。不得不承認,整個暑假她努力於想博得達曼的注意,已經到了可笑的程度。雖然她並沒有做出什麼「太超過」的事,但光是弄頭髮、節食減肥、買衣服和打扮,就花掉了她一整個暑假的時間。畢竟,她將這次暑假當成是一個機會,不管怎麼說,「自我改造」是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的,不是嗎?

沒錯,她知道其實大部分……好吧,這全部的一切都很膚淺,但那又怎樣?如果說到目前為止她對人生有什麼體悟,第一件就是「內在美比較重要」根本是瞎掰的。「內在美」才不會幫助妳和學校最夯的一群人一起參加最讚的派對,至少絕對不可能有機會和達曼一起去參加秋季舞會。

達曼在她心中是最重要的,而「參加舞會」這樣的事情深深激發了夏洛特。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選擇,而她已經做了決定。
她會證明這些膚淺的表面工夫是很值得的。根據她的觀察,有兩種途徑可以接近達曼。第一,就是先認識珮楚拉那群女生,但是基於夏洛特本來就默默無聞,這個方法可能行不通。那些女生本來就很受歡迎,她們一直都是這樣。老實說,「受歡迎」基本上不是想做、想得到就可以如願,那是一種恩賜--至於是由什麼東西、什麼人賜予的,夏洛特還沒找到解答。

然而,如果她能打扮得像珮楚拉和溫蒂雙人組一樣、行為跟她們一樣、思想跟她們一樣,還融入和達曼很熟的那群人之中,或許她會有機會和達曼在一起。這之中當然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討論,不過她覺得自己掌握的方向是正確的。
而這讓她得到了一個結論,同時也是她比較願意執行的結論:跳過和那些女孩子當朋友的步驟,直接朝達曼進攻。這當然是很冒險的行為沒錯,畢竟她不是容易和男生混熟的女孩。這項改造是必要的第一步,但接下來這個階段,才是成敗的關鍵。每一堂達曼會修的課,她全部都會去修習,她還計畫要常常在達曼的置物櫃附近閒晃,而她現在正朝那裡前進。

達曼和其他人一樣,從來不曾多看夏洛特一眼,就算她化了妝也沒用。但是,夏洛特至今依舊滿懷希望,衷心期盼有一天能和他共處美好時光,況且現在她對自己的外表下了更多的工夫,一切都還是有機會的。
其實這並不只是她心中的期望而已,根據她多年來的祕密觀察發現,在達曼的一顰一笑中,都透露出她有機會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所以夏洛特一直如此深信著。

達曼長得很帥,體格也很強壯,而且他和全天下帥哥一樣都有種優越感,不過夏洛特就是喜歡他這樣。達曼彬彬有禮,而珮楚拉最討厭他這樣,其實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她和她那群跟班最缺乏的就是教養。
那些報名啦啦隊的女生的笑聲依舊在她耳裡迴盪,夏洛特此時希望上天能施捨給她一些好運。她尋捷徑往體育館走去,置物櫃分配表就貼在體育館的大門上,她走到門前,用手指順著分配表往下滑動,想找到自己的名字。

分配表上的每個名字她都認得,這些人都是她以前的同學,有的是幼稚園認識的,有的是國小或國中。這些同學的臉像幻燈片一樣,一個接一個出現在她的腦海裡,終於她看到自己的名字:
夏莉絲.亞瑟 七號置物櫃

「七代表好運!」她將此視為好預兆,然後拿起背包,伸手進去拿出一枝鉛筆,再將鉛筆放回去,重新拿出一枝原子筆來。她把表單上面的「夏莉絲」改成「夏洛特」,她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寫錯--特別是今天。
改完名字後,她又用手指順著表單下滑,想找到達曼的置物櫃號碼,結果達曼的置物櫃位在體育館的另一邊,和她的完全是反方向。她開始朝自己的置物櫃走去,邊走邊給自己打氣。

「沒關係。」夏洛特走到櫃子前,試了幾次密碼鎖,然後打開櫃子瞧一瞧再關上,藉此讓自己先靜下心來。好了,她已經準備好要走向達曼的櫃子了。
她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看起來就像是劇場的人在排演獨角戲一樣。突然間,她嗆到了,不停地咳嗽。
這條走廊上到處都是在抽煙的學生,他們正把握時間,想在上課前多吸幾口。大家同時吐出的一氧化碳形成了濃霧,夏洛特此時想屏住呼吸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她只好加快速度通過走廊。大家的對談聲不斷從她耳邊掠過,每個人的咖啡紙杯裡全是煙蒂,水泥牆的縫隙裡也塞著煙蒂,濃煙不停在她四周迴旋著。

她好不容易才逃離煙霧走廊,來到了通往另一條走廊的門前。夏洛特發現裡頭聚集了好多人,就像演唱會後台等著要簽名的歌迷一樣。
「達曼!」她驚呼一聲。
人群中,她看見了一頭濃密、有光澤的頭髮,光是看到這個她就能確定那是達曼。那頭頭髮沒有做造型、沒有抹髮蠟、髮膠,也沒有抹其他造型用品,乾乾淨淨的茂密捲髮。夏洛特緊盯著達曼的頭髮,一邊用奇怪的姿勢在人群中快速穿梭,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終於跑到了達曼的置物櫃旁,此時大家紛紛讓出一條路,好讓達曼通過。

她從來沒有這麼靠近他過,這一切比她幻想中的還要叫人興奮。整個暑假她都在腦海中幻想著和他見面的情形,如今他就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

夏洛特呆住了,彷彿像是小歌迷看見大明星一樣。達曼愈走愈近,身後的群眾又慢慢聚合靠過來,他每走近一步,夏洛特反而就愈無法看見他,她站在圍繞達曼的人群中,試著要更靠近一些,但卻隨著人群每一次的移動而愈離愈遠。在這新生活的第一天,夏洛特難逃宿命,依舊和平常一樣--只能遙望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