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本文作者為特約主編)
《帝國本能》始於金融業巨擘柏爾家族的第二代貝士基特的崛起,叱吒風雲一時,結束於貝士基特抑鬱去世。貝士基特一生為他的金融業「北聯集團」生死存亡的奮力搏鬥,與喬瑟法的「普利馬物流公司」的興起與坐大,兩者緊緊相連。書中所述的班楠的「物流本位」學說、和平幣的單一貨幣、蟲洞網的全球運輸樞紐,世界經濟聯盟的最高機構,都是環環相扣。小說融合了現實與虛構,將政商之間複雜的弱肉強食運作交織在精彩絕倫之獵殺行動中,宛若獅群狩獵,時而誘殺,時而追捕,時而隱沒草叢中等待機會,構成極為驚心動魄政商二界的爭霸大戰。

但是《帝國本能》的核心並不是設定在政商小說或菁英傳記等富於謀略的故事,而是以更宏觀觀察一個「大歷史」的架構下,檢視資本主義的本質,這樣高度的思考角度來捕捉「資本家的本色」。小說人物米斯帝說:「人類的文明史,就是一部物資的掠奪史啊!」「掠奪與剝削」就是資本主義的本質,其目的就是「私有資本增值」。從二次大戰之後的企業併購風潮,至六十年代的企業跨國化,到八十年代的資本全球化,甚至未來百年之後,不論是何種政治型態,何種經濟型態,資本主義本質都是不變:掠奪與剝削,資本主義目的都是相同:私有資本增值,資本主義手段都是一貫:政商權力勾結運作。

資本家不改其本色,將資本市場與政治運作之間互相連繫的紐帶緊緊的掌控,以便擴大利基、製造新的支配與壟斷,打造一個「私人所有權的社會」(Ownership Society)。小說中如此巨大的蟲洞網,關係著廣大民眾生存的建設,不是公共建設,而是「私人所有權」的建設;再加上和平幣的強制發行,這個和平幣是由私人集團取得貨幣發行的特權,政府甚至對它毫無約束力,掌控貨幣體系,就等於實際上統治這個經濟體,更何況和平幣是全球單一貨幣。當通路與貨幣皆成為私人所有權而遭受壟斷,其他的人都必須臣服以求生存。

在當今「新自由主義」獨領風騷,大多數的政治領袖採取美國學者傅利曼先生大力鼓吹的「經濟放任」政策,推動「資本全球化」。龐大的自由資金在全世界恣意橫流。資本家追逐著「巨大利潤」,雖經歷二○○八年的金融海嘯襲擊,然而資本全球化早已深深地改變了世界的樣貌,這個現象無法逆轉。巨大的利潤有如滾雪球般的創造比巨大還巨大的利潤,驅策著資本家天生掠奪的本能和雄厚的野心與慾望。這樣的瞭解,有助益於理解作者在小說中所述的:資本帝國主義在金融、金流盛極而衰之後,繼而轉向實物強權與物流帝國的道路。

作家楊依射嚴謹的舖敘西元二一二三年至西元二一三九年時期,政治、企業、金融三者的共生結構,鮮活地描繪當時超級資本家的貪婪本性,與政商菁英的機變迭出,計謀重重。全球海陸空運輸的托拉斯以及全球零售業最大的卡特爾組合而成的資本主義複合體(Capitalism Complex):普利馬物流公司,當它一手持著蟲洞網,一手持著和平幣的時候,已然「無敵」於世。資本家喬瑟法志得意滿的說:「這個世上,沒有無法壟斷的商品!」在超大企業集團的氣燄高張與仰仗企業贊助支持選舉的小政府下,政府也只不過是個隸屬於企業下的公共事務部門,各界的菁英都是超級資本家操控的棋子。在書中作者處處留伏筆,並且在細節中,屢屢發現撒旦的身影。

小說到了最後快要結束的地方,一生以解民倒懸為理念的政治家希洛,才大夢初醒,驚覺到帝國主義貪婪之「原罪」,與民主體制運作的荒繆。一直站在權力中心的希洛都無法及時看清真相,更別說身處局外無法獲得真實之資訊因而無知的群眾。人們盲目地跟隨著政客、寡頭(資本家)、學者、媒體等的聲音,隨之起舞或歌功頌德,作者心思沉重的說:「(人們)口中呼出那些可笑頌歌,也將一如歷史上的任何一種制度,以讚揚著高尚的道德延續數百年來的華麗傳統:羊群為群獅獻祭,為了獅群的獲利而賤賣自己的青春,拋售自己的子孫,及至子孫的子孫的子孫。」

本書所指的「帝國」為經濟上的帝國,不是政治上的帝國。作者透過具體而微地描繪一百多年後上層社會政經活動的景象,並且努力探尋人類最為珍貴的「良知」。然而人類任何形式的鬥爭,一旦滲入了「良知」,就失去了成就「帝國」霸業的條件。所以與「帝國」大業光彩奪目的亮麗光芒相比較,「良知」彷彿那風中的火柴亮光,劃過黑夜,瞬間消失。作家楊依射筆下羅徹斯特的遊梭和市長可納‧庫魯夫,發出短暫微光,迅速地消失在歷史的漩渦,作者如此說道:「因為在『文明』的範疇裡,沒有偉大的個人,只有時代的烙印。」

《帝國本能》為「世界之魂」第四部曲,作者不僅生動地描寫社會眾生圖像,更覓尋源自人性中的道德力量,小說中揭露了民主政體的難題根源,構築了資本主義未來擴張的實物強權與物流本位模式,並且巧妙的點出任何經濟帝國的形式均具有「隱性軍事戰爭」的本質。「世界之魂」系列為講述人類生存處境的優秀文學創作,此系列作品呈現:思想開闊寬廣、見解通達獨到、文筆雄渾沉鬱的創作風格。不論是《漂流戰記》對戰爭的質疑與科技的濫用,《微物樂園》對民主政治的弊端,《戮》對社會分配的不公,以及本書《帝國本能》對自由經濟的私有化等黑暗議題的揭櫫,作家楊依射始終在覺醒主義文學創作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