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豪格遠遠看到城頭下的障礙物已經被全數掃開,有一段幾百米長的空隙已經可以奔至城下,他知道此時已經可以攻城,望著城頭上不住吶喊射箭,並且用少數火槍開火的明軍,冷笑道:「最多一個時辰,就可以登城打開城門。」

碩塞點頭道:「我看也是!城頭上雖然發箭開炮,不過火力並不強,人數也很稀疏,並不像是有四五萬人。依我看,可能是守城將領把精兵埋伏在城下,等會兒可能會有步騎開城門出戰,毀掉我們的鐵頭車。」

豪格傲然道:「怕什麼,咱們等著他們!只不過,我看他們未必有膽子敢出城來。」

又揮手道:「這裏的明軍不足為患!一則士卒是驚弓之鳥,就是袁蠻子親來,也穩不住軍心。二來,此時冬季水涸,沒有護城河,咱們可以奔攻到城下,他們缺衣少糧,沒有援兵,這樣的城池是守不住的。咱們需速戰速決,打下天津後往德州一帶游擊,野戰時和漢軍交一交手。探明了虛實後,不可戀戰,不可攻城,只需把敵人虛實探聽清楚,就是大功一樁。」

碩塞靜靜聽完,只覺佩服非常,向他道:「我還怕你有輕敵之意,漢軍與明軍不同,火器精良許多,咱們若是貪功,只怕會多損士卒,既然你如此想,我就放心多了。」

「嘿,女真人是勇士,不過並不是蠢夫。若是不看出城內虛弱,將無戰心,我連這裏都不會攻打。」

他兩人均是得意非常,自覺算無遺策,已在盤算著破城之後,要拚著父皇責罰,也要想辦法下令親兵搶掠一些金銀珠寶,做為私產。

一萬多滿人騎兵此時已在城下一里多處下馬,將雲梯、鐵頭車、衝車及可以向城上平射的大型推車準備妥當,就在衝殺在前的騎兵們的掩護下,開始緩慢地往城門方向前進。

與此同時,清兵後陣中隨行南下的二十多門仿造的紅衣大炮亦已開始發炮,不一時就將城上明軍的炮火壓制住,一顆顆炮彈砸在城頭上下,使得原本就已有些不穩的明軍軍心更加驚慌。

「砰!」

一顆炮彈正巧砸在南門正中的城樓之上,將城樓大樑砸斷,七八米高的城樓發出吱呀吱呀的巨響之後,頹然傾倒。一時間煙塵漫天飛揚,整個城門附近都被城樓坍倒後的煙塵和碎瓦籠罩。

吳三桂距離城樓不過十餘米距離,虧得有親兵將他按倒護住,這才沒有受傷。待煙塵稍稍散去,他狼狽起身,頭盔已不見蹤影,身上的亮銀甲胄亦是佈滿灰塵,心慌意亂之後,發現敵軍赫然已攻到城下。

他又急又氣,知道憑這裏的一萬多本部兵馬很難擋住兇狠的八旗兵攻擊,忙向身邊的親兵道:「快去知會幾位總兵,由其餘各門抽調人馬過來援助!」

然後又向屬下各將令道:「擂鼓,敵人就要登城,爾等各自帶領下屬,務必死戰,不可以讓韃子入城!」

各將心中皆是忐忑不安,雖然軍紀經過整頓,本部又在關寧與辮子軍爭戰多年,並不如內地明軍那麼畏敵如虎,但是經年以來,對八旗兵從無勝績,錦州那樣的堅固要城都被攻下,天津雖強,只怕也很難擋住敵軍。

隨著清兵越發逼近,已經有如同小型城堡一樣的大型推車推到射程之內,每一個推車上都有幾十名清兵強弓射手,或是利用地勢高過城頭,居高臨下往城上射箭,或是利用木車的高度,與城頭平射。在這些射手和騎兵們仰射的掩護下,第一波登城的士兵開始架起雲梯,準備登城。十幾輛車腹藏人的鐵頭車和邊翼有防護的衝車已衝到城下,開始往凹入城腹的城門洞推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