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明天就要動手術了,首先,護理長沈志萍小姐,帶領我到恢復室、加護病房去認識環境。並由加護病房護理長明金蓮小姐為我解說。接著,麻醉醫師陳瑞祥為我說明恢復的情況。

「大師,您怕死嗎?」年輕的陳醫師突然問了我一句。

「死倒不怕,怕痛!」我回答:「一個人健康的時候,行如風、坐如鐘、臥如弓,說起話來威儀安詳有序。一旦倒了下來、病了,尤其是痛了,難免要叫出來,甚至哭出來,唉,這時候連個狗熊都不如了!」

「大師,請別這樣說,健康的人固然有健康的尊嚴,但是對於生病的人來說,哭、叫、喊痛……,這些都是病人的尊嚴!」

啊,太美了!陳醫師對於病者這一套的詮釋,可以讓生病如我者,痛得「心安理得」,而不光是勸一個疼痛難忍的病人說:「要忍耐啦!」

這一份溫暖體貼,這種對病者人性化的關懷,正是我要提倡的人間佛教啊!

榮總,是個具有人間佛教特色的醫院──有人情味。希望人間佛教的工作者,每一個人都有對他人的這一份體貼與關懷,要有「人情味」。

養病最重要的是「耐煩」。不只要耐煩於身體上緩慢的重建,還要耐煩於川流不息的探病者,尤其他們幾乎都有同樣的問題:「睡得好嗎?傷口痛不痛?有胃口嗎?醫生怎麼說?」

我很知道每個人都是帶著一份關懷而來探病的,問題是每隔不多久就要重複的回答同樣的問題,倒變成了我是個接受「審問」的犯人。

到最後,這些不知變通的徒眾們,再要開口問我這些問題的時候,我立刻告訴他:「別問我!」

在所有的探病者當中,我最感謝的就是陳履安院長,他幾次的來到,先是在恢復室外邊探看,他沒有要求享有進入恢復室的特權,也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用心來看」,不愧是禪修多年,有禪心的探病者。

吳伯雄秘書長打電話來,他說:「我知道大師剛開過刀,沒有很多力氣說話,我只要求說故事給大師聽……」他這一片體諒之心,也是難得又殊勝的,上等的探病者。

從生病、住院、開心,到出院,這是我一生中最多的休假日。也可以說是對「生死一線」有著更深刻的感受。我很感恩這次生病的因緣,我學會換個角度,聽聽身體的需要。一個身體,在道家來說是個「小宇宙」,裡面的許多細胞,也是另一類的眾生。做人雖然不能貪生怕死,或因太過愛惜自身而形成了放不下的「執著」,但是也不能不愛護身體。在一個人身體強壯的時候,如果欠缺心靈的養分,很容易形成「血氣之勇」,做出許多後悔的事來。反過來說,如果一個人心靈力量強大,往往可以扭轉生理上的不足。但最好的還是能夠「身心平衡」。

慈、悲、喜、捨,就是心靈最好的營養,希望現代人能為自己的心靈進補。

我一直有個心願:希望成立佛光療養醫院,可以使用:飲食療養、音樂療養、心理療養、修持療養、運動療養、物理療養、氣功療養、民俗療養、藥物療養……,讓每一位患者進院以後,成為生命再教育的學生,一半以上從激發潛力著手,讓他們對自我的生命重新做評估、定位,再輔以各種物理、醫理,甚至學會聽聽風聲、雨聲、潮聲,進而能聆聽自己的心聲。簡單的說:為他們「開心」。

我也鼓勵天下所有患病的人,身體上的疾病比較免不了,而每個人的病情輕重不一,但是千萬不要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