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小鬧鐘的故事
小鬧鐘有兩隻手,一隻是長針,一隻是短針,它們能告訴人們時間。
小鬧鐘有兩條腿,可以站著也可以到處走走。小鬧鐘的頭頂上,還有一個會響會鬧的鈴鐺呢。
小鬧鐘想:我去找誰做朋友呢?
小鬧鐘一大早就出門了。他走啊走啊,走到貓頭鷹的家,只見貓頭鷹的桌上放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我晚上抓了十七隻田鼠。
哦,貓頭鷹晚上抓小偷,太辛苦了,應該讓她好好睡一覺,不能鬧。
小鬧鐘走啊走啊,走到小兔子的家,只見小兔子的牆上貼著一張作息時間表,上面寫著:六點鐘起床,六點一刻做早操。小鬧鐘探頭一瞧,小兔子早在院子裡做早操了,不用鬧醒他了。
小鬧鐘走啊走啊,走到小豬的家。小豬的桌上放著他昨天寫的日記,上面寫著:我一定要改掉睡覺的壞習慣。
再一看,小豬正在床上睡著,直打呼嚕呢。
小鬧鐘就使勁兒的鬧了起來,鬧得小豬睜開眼一瞧:「啊,六點半,我該起床了!」
小豬爬起來,他拍拍小鬧鐘說:「謝謝你!」
小鬧鐘樂了,他說:「滴答,滴答,別謝,別謝!」

舌頭舔舔冰淇淋
小松鼠阿灰和小狗阿花,他們一起到冷飲店買冰淇淋。
他們每人要了一筒香蕉冰淇淋。
小狗阿花,拿著捲筒冰淇淋。他伸出長長寬寬的舌頭,左一舔,右一捲,就把冰淇淋舔掉了,他咂咂嘴巴說:「味道挺不錯!」
小松鼠阿灰,想學小狗的樣子,用舌頭左一舔,右一捲,可是只舔掉了薄薄一層冰淇淋,他再舔一次,還是只舔掉一點點。
他覺得自己的舌頭太沒用了,就噘著嘴生氣了。
企鵝大嬸在一邊看見了,她說:「小狗伸出長舌頭,兩口就把冰淇淋舔掉了,這當然很有趣。可是你舌頭小,一口一舔,也很有趣啊!」
「為什麼呢?」小松鼠阿灰傷心的問。
「你可以仔細品味啊!」企鵝大嬸快樂的說。
「是嗎?」小松鼠阿灰想試一試。
「呀,我的冰淇淋真涼,真甜!」小松鼠阿灰舔了一口說。
「還有濃濃的香蕉味兒!」小松鼠阿灰又舔了一口說。
「牛奶味兒挺讓人開胃!」
小松鼠阿灰又舔了一口說。
這回,輪到小狗阿花羨慕了。

早晨與黃昏的童話
張秋生


在很久很久以前……
童話故事好像都是這樣開頭的。
可是,今天我講的,在很久很久以前……不是童話,而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時我還很年輕。有一段日子,我住在離動物園不遠的一個小村裡。這小村很小,可是以前她曾經很大很大,因為在建動物園的時候,徵用了小村很多土地。正因為這樣,動物園建成以後,在離小村最近的地方,開設了一個小小的入口,那裡是不收門票的。小村裡的大人、孩子可以隨時進入動物園,在那裡割草,用以餵養小村裡的豬、牛、羊和兔子,這是動物園和小村訂了協議的。
當我有幸成為小村的臨時居民,我也享有了這個特權。我常常在黃昏時,走進動物園,不是去割草,而是和動物們聊天。
傍晚,落日染紅了天邊,動物園裡的大樹小樹上,停滿了倦飛的鳥,在唱著歌。
這時,是動物園最寧靜、人最少的時刻。
我來到每個籠子前,和動物們聊天。不用別人介紹,也不翻譯,我們用眼神,用各種動作,用臉部的奇特表情來交談。
我在每隻籠子前,一站就是好久。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了解了每隻動物都有每隻動物不同的興趣、愛好和脾氣,我在那兒交了很多動物朋友。
那些日子的黃昏,我幾乎都在動物園的籠子前往返流連,一直到村子裡的小朋友割草回家時,他們會喊我一聲:「叔叔,該回村了,天色晚了。」
每次我都帶著一肚子的故事回家。
在那個小村裡,我是一早就要下地的,我在田裡一邊幹活一邊會想念這些動物。奇怪的是動物也在想我,牠們用各種叫聲來和我招呼。於是,在清晨,在飄蕩著薄薄霧氣的田頭,我會細細的聽牠們的叫喚……
又過了很久很久,我早已離開那個小村,我很少再到動物園去。再說,動物園裡的動物換了好幾批,牠們不會再認識我。
奇怪的是,每天早晨和黃昏,我都會想起這些動物。
於是,我就提筆寫牠們的故事。
為了表示牠們是我的朋友,表示對牠們的尊重,我總稱「牠們」為「他們」。他們的故事,也就成了我筆下的童話。
因為這些故事都是在早晨和黃昏到來時寫的,所以我想把它們叫做「早晨和黃昏的童話」,可惜這名字太長了一點。我想還是稱它們為「小巴掌童話」吧,因為這些童話都只有巴掌那麼點大。
再說,巴掌這個詞挺親切的,因為人與人見面時,都會伸出自己的巴掌和別人握一握。那麼我的這些小小的童話,就是我伸給小朋友們的巴掌,讓我們使勁握一握吧!
要是小朋友們喜歡這些童話,我會再寫的,因為我還有許多的早晨和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