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名老嫗走進了當地的小館子,找了個最近的餐桌,把沉重的包裹放在地上後,便把身子挪到了座位上。整個早上跑腿下來,她感到又累又餓,所以打算先停下來喝杯咖啡、吃個甜甜圈再繼續接下來的差事。

這家小館子乏人問津。滿臉不耐煩的女服務生端著一壺熱騰騰的咖啡,慢吞吞地走到老嫗的位子,並主動替她斟起咖啡。此時,那只讓人期待已久的杯子杯口朝上,開始注入了滾燙不已的咖啡,而四周則是瀰漫著濃郁的咖啡香。女服務生猶似自言自語地咕噥道:「夠了請說。」咖啡的漩渦猛烈地在杯內打轉,倏地咖啡已經滿到杯緣,開始溢出,並濺到了餐桌上。最後,那位心不在焉的老嫗察覺到自己太慢叫住女服務生,這才邊笑邊說著早該說出的那句話--「夠了」。

女服務生要求老嫗夠了就要說,讓客人自己決定倒入多少咖啡,但老嫗卻因疲憊、分心而希望女服務生可以注意到杯子何時倒滿。

許多人往往靜靜坐著挨過此生,並仰賴他人察看杯子何時倒滿。我們便宛若那只咖啡杯,總是一味承受著別人傾瀉而來的事,卻又希冀他們能察覺自己的所作所為,並在做過頭時適可而止。實際上,你只要不大聲地說出來,多數的人只會一倒再倒、倒個不停。

既無法掌握局勢,又不願說出自己受夠了,到頭來,不願開口的人只會發現自己麻煩大了。他們讓身旁的人不停地倒入愈來愈多的麻煩、責任與負擔;他們漫不經心、不發一語,待意識到之後,要做的事情已經不堪負荷,而生活中早也氾濫著無數的心痛與不幸;他們一言不發,最終落得自己一無所有,只得收拾殘局。

現在,你真的毋須發起暴動或採取什麼驚人之舉,你該做的,就是告訴別人何時「夠了」。若某件方法對你不適用、某人對你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你最好掌握起自己人生的主導權,勇敢地說出「夠了」。

你的人生何其珍貴,別讓它旁落他人之手。你無法指望別人會照顧你,也不能冀望別人會告訴你何處是底線。我們的生命無法託付給任何人,除了主;唯有主,才能讓我們交付生命,並指引我們的人生道路,旁人充其量只能扮演顧問的角色。然而你若徵詢他人的意見,千萬別讓自己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一旦你遭遇到這種事,一旦你認清自己受夠了,一旦你妥善地採取行動想為發生的事理出一番頭緒,一旦你開始主導自己的人生,權力的分配也就隨之而來。你得從旁觀者的手中奪回自己的未來,並抓住那條駕馭的韁繩;倘若你保持緘默,便會痛失主導權;你得大聲說出來讓人聽見,昂起頭、抬高音量並大聲地喊出:「夠了!」

負荷過重的人唯有失敗一途,古今皆然,沒有例外。他們在婚姻、神職與經營中失敗,也在教養、合作與專業的嘗試中失敗。宛若一架飛機,我們承載的重量有所限制;機上一旦放了過多的行李,飛機將無法正常運轉,進而無法高飛。多數人為了取悅他人、令人難忘或是獲得激賞,到最後是超重的;他們承擔了太多,以致在攀升到「成功」的安全高度前便先以空難收場,原因無它,只因他們忽略了自身的極限。

為了發揮生命的極致,你務必把負擔減到最低。你得決定自己要不要承受。你得判定什麼事情值得注意。你毋須留意到每一件事情,而只須專注於重要的事物,別因三心二意而變得心不在焉。有些事只不過是來擾亂你的人生,我將其稱之為「生命的蚊蠅」(gnats and flies of lives),猶如開車時在你耳邊嗡嗡叫的飛蟲,讓你忍不住想使勁拍打--它們只是來搗亂的。不停地揮打那隻蚊蟲只會讓你分心而導致車禍。你一次只能處理這麼多事,選定好對何事加以回應、對何事不予理會,可幫助你發揮極致的人生。

我注意到祖母上了年紀後脾氣變得較沒那麼古裡古怪。她變得不像從前那麼容易沮喪、動不動就發飆,也不再像以前忙得團團轉就只為了樣樣都做、討好每一個人,而她的身體也因此健康多了。我曾問她,是什麼讓她如此改變,她說,她了解到許多事彷彿不再像從前那麼重要;過去她認為是重大的危難,如今看來只不過是件不幸的事故;過去她認為是不可或缺的事物,現在則明白只不過是繁文瑣事。生命走到了這個階段,她已透過這人生的「昆蟲」學會區別什麼重要,而什麼不重要。弄清楚該執著於何事才是成長、睿智的指標。

解開牢獄的枷鎖

照亮生命之路也意味著你清楚自己該「放下」何事,而最危險的現象之一,就是仍活在昔日的桎梏之中。我們都會犯錯,也都有遺憾,但我們該學習如何跨越它們,向前邁進。「過錯」的牢獄會連同「罪惡及悔恨」的獄卒一起困住你,並利用「你要是沒做這、沒做那,就會變成怎樣或者就不能達到什麼」的意象折磨著你。人生苦短,別讓自己置身於錯誤選擇及愚昧決定所堆砌而成的無形監牢。

不幸的是,多數人都不了解釋放自我的鑰匙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我們通常就是那位加長刑期的典獄長。事實上在許多時候,我們既是法官、陪審團也是檢察官,為自己判下了哀慟、痛苦又悔恨的無期徒刑。我們必須了解到法官只有一位,而祂是寬大仁慈的。

惡人當離棄自己的道路;
不義的人當除掉自己的意念。
歸向耶和華,
耶和華就必憐恤他;
當歸向我們的神,
因為神必廣行赦免。
(以賽亞書五十五:7)

沒錯,我們偶爾會做出不智的決定,但我們要記住,倘若我們向主尋求原諒,祂會寬大為懷,讓我們得從罪裡釋放。既然我們的天父讓我們從罪裡釋放,我們又為何要替自己銬上往日的枷鎖呢?讓我們高聲懺悔吧,牢獄的高牆將會一一坍塌。
我不是指你可以對犯下的過錯置之不理,有時我們仍得承擔起犯錯所衍生的後果,不過,一旦做出了錯誤的決定,請務必採取「三R原則」(three Rs):要懺悔(repent)、改正(rectify)並為自己的所做所為負責(responsibility),而一旦這麼做,就須得克服自己內心的罪惡感。

丟掉生命中的存貨

你不能把人生都花在處理「罪惡」墓園中「往日」的屍首。你得瞭解逝者已矣,讓其入土為安。你若持續與這些往生者的枯骨為伍,你,也將日漸凋零。人死不能復生,簽下死亡證明書,埋起自己的過往吧。

你得把某些事情「放下」。走出過往的陰霾不代表自己怯弱或無能,而將往事拋諸腦後更不代表一切到此為止。這只不過意味著你把力量轉而運用在重要的、可改變的和得以掌握的事物上。一再鞭策死去的馬兒又有什麼用呢?認清自己得大步向前行並迎接新挑戰,遠比活在過去的陰影下要來得勇敢且有用多了。把能量集中在可以實際發揮影響力的事物上吧,埋起過往,讓它安息。

有些人可能會想起美國的著名喜劇「彭斯與艾倫」(The George Burns Show)在節目接近尾聲時,喬治‧彭斯總會簡單地說聲「晚安,葛萊西」。有時就是如此--簡單地道聲晚安,「放下」某些事吧。光是奉勸人們,我花費的時間就已經難以計量。那些人因忙於掙扎早該「放下」的事物,而錯失了生命中的寶貴時光。他們要是能坦然面對那些懸在心頭、縈繞不去的陰影,對其道聲「晚安,葛萊西」,人生不就會變得更充實、更有收穫嗎?

該是盤點的時候了。公司行號每日都會進行盤點,並偶爾以打銷呆帳的方式繼續賺取更高的利潤。拿出你生命中的存貨,判定是什麼擋了你的財路、令你裹足不前。最後,學著看清「逝者已矣」的道理,勇敢地「放下」並具備「來者可追」的智慧吧。

學習放棄

為了發揮生命的極致,除了擺脫過往,你也得瞭解如何為自己截去已然無用之事。你得不斷地評估你的人生,如此一來,你才能決定生命中什麼正確,什麼必須棄之一旁。上帝造人有其美意,天生我才必有用,你要不停地自問:「這段關係、這種情況、這項決定是如何影響神既行旨意下的整體結果?」

我遇見過既不問這問題,也不傾聽答案的人。他們的生活週遭盡是拖累他們,阻礙他們攀升至「成功」高度的人、事、物。他們無法截去人生中多餘的部份、無法擺脫有害無益之事,進而導致伴侶失和、荒於神職、疏於教養,使得人生的目標無從實現。他們原可沉浸在使命達成的勝利中,最終的人生卻落得老苦收場。他們承載了太多混亂,清空了太少錯誤,進而因行囊過重卻抓緊不放,而無能走完人生的旅程。

踩下煞車

我深信你一定培養出不時盤點的習慣,這會讓你直覺地意識到何時該說「夠了」。你將學會何時踩下煞車,這麼一來,你才不會發生車禍意外,知道何時前進,而且能穩穩地開在路上。你必須位在自己人生的駕駛座,而成為稱職駕駛人的要件之一,就是懂得何時踩下煞車。誰會想開一輛沒有煞車的車子呢?

我生於西維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該州群峰巍然屹立,猶如藍色蒼穹下的士兵昂然而立。我還是小男孩時,山路蜿蜒曲折、顛簸難行,你必須熟於駕駛,加上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才能順利通過。你可以想像,當你左拐右彎地駛經那些阿帕拉契州山脈(Appalachian Mountains),煞車夠不夠靈敏實在至關重大。對於孩提的我,疾速駛下這種道路比任何雲霄飛車都要來得刺激。車子只要一到轉彎處,我的後頸就會寒毛直豎,而我會緊閉雙眼,默默地禱告一切都會平安無事。

要是你沒有煞車呢?想像一下你的車子失去控制、胡亂疾馳之時,你內心感受到的恐懼。在你心中,你看見自己的臉因為恐懼而扭曲,雙手的關節也因握緊方向盤而全然發白。當你筆直地墜落山腰,你的心跳加速。短短幾秒間,你先是害怕,接著歇斯底里,最後淒然地屈服於自己即將一命嗚呼。

現在,請你想一想我方才敘述過的場景。有個問題很重要,那就是「為什麼?」你命在旦夕,難道是因為你的車沒有空調、沒有動力方向盤、沒有頂級全真皮內裝,或是沒有最高檔的汽車音響?不,你瀕臨死亡邊緣是因為你無法煞車、你失去控制。你能夠擁有配備應有具有的豪華頂級房車,但你若不能踩下煞車、停下車子,你則是命懸一線、岌岌可危。

這就是你並未掌握人生的下場;這就是你的人生出了狀況,而你只是作壁上觀的後果。你可能心想「我要是有份較好的工作就好了」、「我要是斬斷這段孽緣就好了」、「我要是完成這項企劃就好了」等等諸如此類,但這些都是缺乏自制力、無法作出決定尋求解脫,還有無從握住方向盤、踩下煞車,並駕馭自己的人生該往何處去的人心目中不停迴響、堆砌而成的推託之詞。

偶爾讓別人開車容易多了。一會兒就好,你可以舒適地靠向椅背、放鬆身心,並享受著當前美景,但千萬別成為自己人生中的乘客,悲慘地讓他人決定開往何處。神已經給予你藍圖,而你的天職就是遵照這份藍圖。你不能花錢請人載你,別人有他自己的目的地。不論你多麼膽小,你都不能讓別人支配你、告訴你該往何處去。別困在車內,或者陷於某種瘋狂的飛車遊戲而無從脫身。連你的知心好友、你的家人,或是你的頂頭上司都可能企圖決定你的方向,所以你要坐進駕駛座、握起方向盤,因為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該往哪裡走!

掌控權

論及掌控權,我得先強調一件事,那就是你不該、不能,也不必掌控他人的人生;你要掌控的,正是你自己的人生。你不能規定別人怎麼做、怎麼想,或是怎麼感受,你只能為你自己負責。不論是透過漠然、誤導或是惡意的行徑,人們都可能對你造成傷害,然而無論情況為何,你雖不能遏止他人的行為,卻能把受到的影響減到最低。你能夠告訴他們你受夠了、你不會再忍受這種對待,必要時,你還能把這人從你生命中全然抹去。

我們之所以這麼做,常常不是受制於本身的目的感(sense of purpose),而是誤以為我們必須取悅他人。我們想讓別人快樂,便會竭盡所能地贏得他們的認可。我們太在乎別人怎麼想,以致我們一有什麼舉動,便去查看這麼做是否搏君一笑。縱使體貼別人是件好事,但你若總在尋求他人的認可,沒看著自己正往何處去,最終你將不免碰壁,或者左腳絆上右腳,跌了個踉蹌。

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五:29)

我所能告訴你最重要的事,就是除了主,我們的天父,我們毋須取悅任何人。我們只對祂負責。主不是告訴我們「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二十:3)祂不是告訴我們不能有偶像、有假神?你或許會說,你並不崇拜偶像,然而你的人生若是只專注於讓人印象深刻,或者讓別人的意見左右你的行為,那麼這些「別人」就成了你生命中的偶像。

別在乎他人怎麼想,你只要讓自己的行為符合主所賦予你的神聖使命。切記,為了續保你對自我人生的主導權,你得不受制於公共輿論,堅守你的計畫,並把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

有些人由於太過怯懦而未能掌握自己的人生。我們害怕朗聲說出、付諸行動,還會質疑自身拒絕的權利。我們捫心自問:「我是誰,我有何資格維護自己的權利?」我問你,你為何沒資格?你是上帝的孩子,衝著這點,你就有權讓自己的人生發揮得淋漓盡致。

要是你張口說話、捍衛自己的權利,你覺得會發生什麼事?你在害怕什麼?我諮詢過的人們告訴我他們擔心身邊的人一旦遭到拒絕,便會棄他們而去。我說,就讓他們去吧!那些利用過、虐待過你的人不會樂見你想奪回自己人生的掌控權。他們一直都坐在駕駛座,大權在握,他們不想放棄。

好了,那些不尊重你說「夠了」的權利、不看重你想停下的渴望、不明白夠了就是夠了的人,完全不值得你和他們浪費時間、不值得你同他們促膝長談,也不值得你與他們正面對峙。站起身子,道聲晚安,爾後揚長而去吧!別再浪費任何一分一秒,沒有他們,你會過得更好。你或許無法掌控他人的行為,但一如主是我的見證,你能夠掌控你自己的的行為。

不偏不倚

你要不停地盤點生命中的存貨,決定什麼對你有用、什麼對你沒用。倘若你想發揮生命的極致、實現主給予你的計劃,你就得掌控自己的人生、知道何時該說「夠了」、截去多餘之處,並讓自己擺脫陳年舊事。倘若你負起過多的行囊,自然就無法攀飛至「成功」的高度。唯有學習放手,你才能展翅高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