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篇 字裏禪機解奧秘



1漢字裏究竟藏著怎樣的禪機?

漢字裏究竟藏著怎樣的秘密?說白了,就是漢字裏面隱藏著禪機。漢字的禪機是漢字最精華的奧妙所在。為了淺顯地說明漢字的禪機問題,我就先講一個和漢字禪機相關的故事吧。



◎「蟬」只要念經祈禱就成「禪」!

有一天,金山寺監院智信法師前來拜訪。作為佛教人士,他當然讀了很多經書,話裏話外總是充滿了禪機。而我是研究人體工程學的,禪是我研究的一部分,彼此有很多相通之處,所以每次總談得投機。我一時興起,就和他開了個玩笑。我說,一隻蟬兒成天「知了!知了!」地叫,怎麼也引不起人們的注意,甚至招來了一些人的反感。它很困惑,就問從樹下經過的法師:「大師,我想成為一名禪師,能給我指條路嗎?」法師耳語說:「真是一個傻蟲兒,你天天念經祈禱不就行了?」蟬兒大悟,於是蟲子旁的「蟬」就成了示字旁的「禪」(示是祈禱、拜祭的意思)。智信在笑過之後說:「李教授,我明白了,它是受了大師的點化才成為禪師的啊!大千世界,芸芸眾生,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被點化的機會的。蟬兒固然是幸運的,但大師的點化才是關鍵。」

智信法師是我所見的高僧中悟性很高、造詣較深的一個,從我們交流中他向我諮詢的一些問題也可以看出。

我接著說:「智信師傅不愧是高僧。但『禪』這個字的意義實在不一般,今天我很想聽聽你的見解。」智信法師知道我又在考他,微笑著說:「那我也給你講一個故事吧:大和尚背一個女人過河,小和尚就到住持那裏去告狀。住持不僅沒有責怪大和尚,反而把小和尚斥責了一頓。小和尚辯駁說:「我不近女色,為什麼反而斥責我?」住持道:「你師兄早就把女人放下了,可你一直到現在還背著。」

智信法師接著又說了類似的一個故事:一個進山的和尚想:是我走近了山呢,還是山走近了我呢?

智信法師所講的其實和成語「莊周夢蝶」、「栩栩如生」是一回事。莊周在夢中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栩栩如生。夢醒後他就想:是莊周在夢中變成了蝴蝶了呢?還是蝴蝶在夢中變成了莊周了呢?可見智信法師已經對什麼是禪悟得很透了。但我覺得,這還僅僅是宗教的範疇,而禪決不局限於宗教。



小辭典 莊周夢蝶

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此為莊子所提出的一種哲學觀點,闡釋人無法清楚的區分醒著所見、所感的真實以及夢境裏的虛幻,對莊子來說,這都只是一種階段,一種型態,進而提出了物化的觀點。

莊子(西元前369年—前286年),名周,戰國時代宋國人。著名思想家、哲學家,是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繼承老子思想,後世將他與老子並稱為「老莊」。代表作為《莊子》。



◎「禪」的玄妙 非三言兩語可參透

可是,究竟什麼是「禪」?正如同「禪」本身一樣玄妙,沒有人可以用語言說透。任何語言在「禪」面前都顯得渺小。如果「禪」能用語言說透,恐怕就沒有「禪」了。所有對「禪」的解釋,宗教也罷、哲學也罷,都是片面的、零散的。但「禪」卻是存在的,就在天地之間,就在我們這個真實的生活裏。

從人體工程學的角度來說,「禪」和「執著」是對應關係。一個人無論是對好的事情執著,還是對壞的事情執著,都會產生迷失。而迷失就是迷失了人生的大智慧,也就失去了「禪」。

那麼人到底怎麼才能參悟到「禪」呢?首先,要解放自己,鼓勵自己,增強自己的信心,去親身體會事情的經過,用自己身體的各個器官去感知事情的每一個細節。將一切事情都要上下、前後、左右去研究,這樣才能站得高,看得遠,才可以產生大智慧。當一個人親身體驗到了大智慧,他就應該知道什麼是「禪」了。

同時,我還看到了一些漢字資訊對應的例子:看到「人」字,我們就會產生同類的親近感、歸屬感;看到「鬼」字,則給人以恐怖感、驚悸感;看到「狗」字的感覺與看到「狼」字的感覺也肯定是截然不同的。這是為什麼呢?原來這些漢字經過累代的使用,已灌注、凝集、濃縮著人們豐富的心理資訊。

再如看到一個「火」字,首先感到的是發光、發熱、發紅的火苗竄動的形象,然後又會想到「灶火」、「香火」、「野火」、「篝火」、「烽火」、「炮火」,由此又會想到和平、歡樂、溫暖與幸福,想到戰爭、苦難與悲哀。由此,又會引發熱愛和平、痛惡戰爭的情感來。為何這樣呢?因為「火」字在其運用過程中,被人們灌注、凝集了這麼多的資訊在裏面。

因此,如果我們認為漢字就是一個簡單的語言符號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漢字是物、義、語合體,音、形、義、資訊、能量的統一。這是漢字禪機的基本特點,這些特點恰好就使漢字具有生命資訊、具有一定的能量、隱藏著常人無法領會的玄妙與天機。



◎每個漢字皆充滿豐富的資訊、能量與易象

我注意到了文化史研究專家余秋雨先生近年的研究成果。余秋雨在系統研究中華文化之後,得出的結論是:漢字的存在是中華文明生長的重要關鍵。他說「蘊藏深厚而又像沒有蘊藏,身份重要而又像沒有身份,這就是漢字」。我很贊同余秋雨的說法。透過研究,現在我也可以清楚地告訴大家,宏大精深的中華漢字,不僅是方塊字,它還有情有義、有血有肉、有資訊有能量,能昭示天地真理。

比方說「儒」字,從人從需,講的是人的需要。人需要什麼?一需食物,二需要教育。營養食物從母乳開始,教育從孺子開始。所以,儒字由人和需所組成,與「乳」同音。

再比如「存在」二字,存是「有」和「子」的重合。有子即存,延續生命。存音通寸,指寸寸光陰,「存」字是指時間的,意味著一代又一代走在路程上,一代傳一代以至無窮;「在」字是「有」和「土」字的重合,有土即在,這個字是指空間的,土即何處鄉土的意思。人和所有生命都共載在一艘諾亞方舟上向著不可知的目標前進,這裏有高深的問題,我來自哪裡?到哪裡去?這就是「存在」這兩個漢字帶給人們的無限遐思。



漢字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一個字一個易象,每個象都藏著理(生理、地理、命理),並且「同形同宗,同音通意」。這就是說漢字是遵循《易》的道理組成的。《易》最主要的思想是陰陽互根、物極必反、否極泰來。每個漢字都是一個象,這些星星點點的象,又被一個大網彙集成一個有機的資訊系統,這個大網就是易的思想,按照對立統一,陰陽統領,漢字從頭到腳,從裏到外,表現了非常豐富的人心世理和人世哲理。

比如「公」與「頁」被聯繫在一起就是「頌」。「公」就是八個人,指集體;「頁」是腦,是思考的意思,一個自私自利的人是無論如何也頌不起來的,一個為大多數人著想的人,在任何朝代都是大家歌頌的榜樣。而頌字的對立面「貶」字,從貝,貝字當頭的拜金主義與公字當頭的頌恰恰相反。漢字就是這樣互相聯繫,闡明世理、哲理的。



◎漢字意涵深遠 是幅最美麗的畫

一位外國友人曾經說,世界上有一個古老的國家,它的每一個字,都是一幅美麗的畫,一首優美的詩。大家應該明白,這種文字就是我們都在使用的漢字。漢字包含一切宇宙的真理,就連「宇宙」這兩個字本身都在說明這種理論的真實性。

宇指的是空間,宙指的是時間。宇,寶蓋頭,于字身。于同於,往往作為介係詞,定地點,定時間。如某某人的文章寫於某某處。這個「于」就是一種空間和時間的自由度,在寶蓋的六合空間(上下、前後、左右)之內。宇音又通羽,小到房屋,大到地球的一種空間。字義又通羽,告訴人們這是一個迴圈飛翔的宇宙,在圍繞著一個更大的宇宙飛翔,這完全符合現代天體物理學的發現。

宙指時間,寶蓋(空間)之下的「由」字,一種生命的本體從田中升起,或從天降到田地。它是指生命和時間的由來。宙音通晝,時間一天又一天,永遠流淌。在現代物理學發現以前,許多民族總是從空間角度考慮宇宙,誰從時間無限的角度看宇宙了?只有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