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試閱】

  「我再說一遍,他不是我親哥哥!」

  長髮女孩站在榕樹的樹蔭下,慧黠的大眼睛中有著靈動的笑意。她的手指悠哉地繞著榕樹長長的樹鬚,彎彎翹翹的睫毛微顫著。

  「他不是我親哥哥,所以他不一定會聽我的,妳的禮物有可能變成他垃圾桶裡的垃圾,到時候我可不管!」

  「沒關係的,小夏,你只要幫我轉達就好了。」

  精心包裝的小禮物再一次執著地捧到了夏莘辰的面前。莘辰只是輕輕一聞,就已經聞到了一股誘人的巧克力甜香。

  「莘辰,妳一定要幫我。」一個十五、六歲的短髮女孩誠懇地說道:「只要妳幫我把這個交給你哥哥,我會讓朋友照顧妳的。」

  莘辰微微地皺了一下眉,為難地看著眼前的人說:「真的一定要這樣做嗎?我會挨駡的呀,妳又不是不知道,他原本就是一副很凶的樣子。」

  短髮女孩的臉上出現一絲失望的神情,看樣子是有了放棄的意思。她捧著禮物的手一點點地垂了下去,夏莘辰卻在她手垂下的那一瞬間,迅速地抓住了那一袋垂涎已久的禮物。

  「不過為了學姊,我願意幫忙。」

  「小夏……」學姊看上去極為感激,一臉的動容。

  「那就謝謝妳了,我就知道有了小夏的幫忙,一定可以成功的。」

  「相信我吧!」夏莘辰笑得一派天真可愛,「我一定會做到的!」



  五分鐘之後。

  溫暖跳躍的陽光透過大樹的枝枝枒枒照射了下來。大樹下,一片誘人的巧克力甜香。幾個女孩子圍坐成一圈,將精心包裝過的禮物袋打開並平鋪在樹蔭下。巧克力餅乾已經剩下不多了。

  「小夏,妳真的很過分耶!一開始就打算收人家的禮物,還裝作很為難的樣子,真是服了妳,演技超級一流,簡直像……不,根本就是個小騙子。」

  「李世雅,妳一定是不想吃了,對不對?」夏莘辰很嚴肅地把剩下的巧克力餅乾收了起來,伸出細長的手指在李世雅的額頭上用力一戳,毫不客氣地說道:「我這樣做全都是為了我們園藝社。要不是我,妳們哪會每天都有免費的餅乾品嘗?還敢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下一次,我乾脆一口拒絕得了!」

  一口拒絕……其他幾個女生立刻一臉憂心地看著夏莘辰,害怕她真的會那麼做,每天都可以品嘗不同的小餅乾,這是件多麼快樂的事啊!

  李世雅揉揉被戳痛的腦門,看著一臉怒氣的夏莘辰,不服氣地小聲說道:「那個學姊是送給伊學長的,又不是送給妳的。」

  「就因為是送給伊星宸的,所以我才要把它全部吃光!」夏莘辰看上去一臉的理直氣壯。拍拍手上的餅乾屑,她把剩下的巧克力餅乾都收在書包裡,「每一次那些女生送給他的禮物,他要麼不收,要麼乾脆扔到垃圾桶裡。這是一種多麼浪費的行為啊!」

  幾個女生馬上用力地點了點頭,深表贊同。

  「所以,我們把這些東西吃掉,是一種很正確的行為,否則,交到伊星宸的手裡,只會變成垃圾桶裡的垃圾!」

  看著幾個女生折服的神情,夏莘辰得意地一笑,背著自己的書包站起身來笑著說道:「好了,今天的社團活動結束,我要回去了,明天見。」

  李世雅抬頭看看她:「妳是要去找妳哥哥一起回家嗎?」

  夏莘辰回過頭來,不贊同地皺起眉頭說:「他不是我親哥哥,他只是住在我家而已,妳不要搞錯了哦。」



  美麗的夕陽溫柔地照耀著一棟紅頂白壁的大樓,這是旭日中學國中部的圖書館。在大樓的前面,小型噴泉正在向半空中噴湧著燦爛透明的水花,使得水池周圍一片清涼。因為是放學時間,圖書館又在校園裡比較偏僻的位置,所以這裡已經沒有多少學生了,圖書館門前一片靜謐。

  「校工伯伯好!」

  夏莘辰一邊快速地跑進圖書館,一邊還不忘對正在整理草坪的校工招呼一聲。校工抬起頭,看到莘辰很快地跑進圖書館,忙喊道:「那位同學,進了圖書館不可以那麼大聲啊!」

  「知道了。」莘辰在跑進圖書館大門的一刹那放慢了腳步,回頭朝笑眯眯的校工做了個鬼臉,轉頭輕輕地走了進去。

  她直接上了五樓舊書室。因為她要找的人,在這個時間,只會一個人留在那裡。

  莘辰推開了門,先探頭朝裡面看了看,然後走了進去。寂靜的房間,一排排的書架,夕陽的餘暉在木質地板上緩緩流動。舊書特有的味道在她的鼻息間瀰漫。她好奇地走過一排排的書架,直到走到古文區,停住了腳步。

  夕陽的光芒從玻璃窗外投了進來,安靜而溫柔地籠罩著一個瘦高頎長的身影。那個影子,在夕陽的照耀下,彷彿被鑲嵌了一圈燦爛奪目的光環。他筆挺的制服折射著陽光,閃耀著柔和的金色光芒,如黑夜一般濃黑的短髮,完美精緻的側臉。莘辰忽然記起,在幾年前的某個夏夜裡,她也曾這樣認真地看過他。那一晚,他深邃的眼中,有著星星的光芒。

  伊星宸忽然回過頭,他的目光在一瞬間觸到了站在書架另一端的夏莘辰。英氣的眉宇微微地揚了揚,如黑瑪瑙一般明亮的眼中有著淡淡的光芒。他的一舉一動,都帶著貴族一般的倨傲與冷淡,

  看著莘辰,伊星宸安靜地開口了:「要回去了嗎?」

  夏莘辰忙點頭:「嗯,媽媽肯定已經做好飯了。而且,外面的校車也只剩下最後一班了。」

  「那就回去吧!」

  伊星宸沒再說什麼。他放下手中的古文書,走到窗旁拿起自己的書包,朝門口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過頭,看見夏莘辰仍站在那個大書架旁,像是在發呆。

  「妳不走嗎?再不走就真的要誤了校車了。」

  「啊……」莘辰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抬起頭,手情不自禁地握緊了手中的書包帶,跑到他的身邊,仰頭笑眯眯地說道:「我當然要走,因為現在肚子好餓哦!我這個人真是的,好像少吃一點就會昏倒。」

  聽到她這樣的言論,伊星宸轉過身,唇邊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走了出去。



  校車在寬闊的街道上平穩地行駛著,涼涼的風從車窗外吹了進來,莘辰拂了拂額前的亂髮,轉過頭去看了看坐在自己身邊的伊星宸。

  伊星宸還是很安靜地坐著。但即便只是安靜地坐著,他俊逸的外表就已經讓車上很多女生讚歎不已了。誰見過這麼漂亮的男孩子,輕靈飄逸得如花瓣一般美麗。

  莘辰很輕易地發現許多偷看他的女生。這些女生還真是不懂得掩飾呢。不過,這樣看來,每天都可以和他在一起的自己還真是很幸福啊。

  手輕輕地在書包旁邊的一個小口袋裡摸了一下,硬硬的,是那沒有吃完的半袋巧克力餅乾。莘辰感覺到肚子在咕咕叫了。

  一袋巧克力餅乾捧到了星宸的面前,星宸有些詫異,轉頭看了看不知什麼時候變出這麼一大包東西來的夏莘辰。

  「要吃嗎?」莘辰笑眯眯地說道,「我可是先吃過的,真的很好吃。」

  星宸輕輕地推開她的手,說道:「不用了,我不想吃。」

  「都這個時候了,你不餓嗎?」莘辰好奇地看著他,「吃一塊沒關係的,我又不會笑你。」

  伊星宸轉頭看了看她手中包裝精美的餅乾,眼底一片了然的光芒。

  「妳手裡的餅乾是從哪裡來的?」

  「呃……」她的聲音有點驚慌,「我自己……買的。」

  「騙人的吧!妳根本就是從別人那裡拿的。」

  「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的啊!」

  「什麼?伊星宸……」

  校車忽然停下來,到了終點站了,伊星宸沒有等莘辰繼續說下去,他站起身,拿起莘辰和自己的書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下車吧!」



  他們的終點站是通往郊外的一個小站。

  郊外,是一片農田。放眼望去,曲折的鄉間小路,兩邊是一大片旺盛的油菜花田,金黃色與青稞田的嫩綠相間隔,在夕陽的餘暉中,閃爍著柔和的光芒。

  夏莘宸走在後面,一邊走還一邊偷瞄前面的人。但是,她只看到了他挺直的後背和那烏黑的短髮。小路上靜悄悄的,數不清的蝴蝶和小蟲兒從莘辰的身邊飛過,有一隻黃色的小蝴蝶頑皮地擦過莘辰的鼻尖。

  「可惡,哪裡跑,看我抓到你!」

  身後響起一陣亂亂的腳步聲。星宸轉過頭,他驚訝地看著莘辰跑下油菜花田,在黃色的花叢中追逐著什麼。

  他微蹙眉宇:「莘辰,如果再不走,我們可能要到天黑才能到家,妳剛才不是一直吵著肚子餓嗎?」

  「我要把這只蝴蝶抓回去,放到我的植物園裡!」莘辰在花田裡倔強地說道,大大的、晶亮的眼睛還在四處搜尋著,想要找到那只蝴蝶。

  伊星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轉身繼續沿著小路朝前走。

  莘辰抬起頭,看到他已經離自己很遠了,忙從花田裡跑出來,飛快地追了上去:「伊星宸,你為什麼不等我?」

  「反正妳會追上來的,等妳只會浪費更多的時間。」伊星宸的聲音很安靜。

  莘辰有點惱怒地看著眼前的人:「下一次,如果你就這樣走了的話,我絕對不會再追你的。你乾脆扔下我一個人走了算了!」

  星宸難得看了她一眼:「妳要一個人留在這裡嗎?等到天黑的時候,一個人要是害怕的話,我可不管啊!」

  「切,我才不會害怕!我警告你哦,如果你不等我,我可是真的會突然消失的啊!」夏莘辰頑強地在他的眼前晃動著自己的小腦袋,一臉不怕死的神態。

  修長的手指優雅地抬起。

  啪。

  莘辰原本高高昂起的頭,被星宸輕輕敲在她額頭的一個彈指輕而易舉地壓了下去,隨之而來的,是星宸淡然的聲音:「妳這個小不點,不要隨便說大話。」

  「誰是小不點?我已經上國中了,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是國中生!」

  「小不點,過了這個夏天,我就是高中生了。」



  夏家。

  吃飯的時候,莘辰看到爸爸把一盤做好的魚推到了星宸的面前,並關心地說道:「小宸,學習很累吧?多吃點魚補腦子。」

  「是,謝謝夏叔叔。」星宸靜靜地吃著飯,面孔上依舊是淡淡的表情。彬彬有禮的樣子,完全讓人想像不到他已經在這個家裡生活了五年。他總是習慣像個客人一般客氣。

  媽媽捧著一盤瓜走了進來,微笑著說道:「小夏,這是李叔叔送來的西瓜,吃完飯就可以吃到妳最喜歡的冰鎮西瓜了哦!」

  「哇,太好了,媽,我現在已經吃飽了,可不可以先給我吃一塊?」

  夏爸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笑呵呵地說道:「小夏,吃了妳李叔叔的西瓜,以後就不要總是跑到叔叔家的油菜田裡去胡鬧了。那些花都被妳踩倒了。」

  「好啦!我知道了!」

  莘辰開心地跑過去,從盤子裡取出一片西瓜,放在嘴裡輕輕地一吮,涼涼的、甜滋滋的味道立刻佈滿她的舌尖,她開心地笑著:「媽媽,好好吃啊!」

  「我吃好了!」伊星宸放下手中的碗筷,靜靜地說完,轉身上樓去他自己的房間了。

  爸爸在他的身後說道:「小宸,不要吃西瓜嗎?」

  伊星宸轉過頭,如王子般優雅的面孔上有著淡淡的微笑:「不用了,謝謝夏叔叔,就要考試了,我想回房間多看一些書。」

  「好,你去吧!」爸爸笑呵呵地說著,「一會我讓小夏把西瓜送到你的房間裡去。」

  莘辰咬著西瓜,看著星宸上了樓。她真是搞不懂這個人,連這麼好吃的西瓜都不吃嗎?不過,她知道,這個時候,他才不會回自己的房間去學習呢。她偷偷一笑,臉上有著奇異的神采,像洋娃娃一樣天真可愛。



  天邊漸漸出現灰暗的顏色,天就要黑下來了。在夏家三樓的天臺上,大片的爬牆虎已經爬滿了白色的牆壁。牆壁下,是一排鬱鬱蔥蔥的盆栽。

  伊星宸坐在天臺白色的椅子上,他的目光,深邃如黑夜,卻閃亮如星辰。夜風輕輕地吹起他白襯衫的衣角,溫柔地拂過他帥氣的面孔。他棱角分明的雙唇孤傲地緊抿著,而他的目光,正靜靜地停留在夜空中的某一角。像童話中憂鬱的美少年那樣,他靜靜地坐著,直到一大束黃燦燦的油菜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花瓣清香的味道立刻撲面而來。

  伊星宸抬起頭,看到笑眯眯如同天使一般的莘辰:「我就知道妳會跑上來。」

  「而某些人呢,裝作是要溫書,卻跑到這上面來玩!」莘辰志得意滿地說道,「我是來抓你的!」

  「你成功了。」星宸難得好脾氣地配合她。

  「奇怪,今晚的星星還沒有出來嗎?」莘辰看了看如黑緞子一般的夜空,微微皺眉,「好像是陰天呢,連星星都不肯露面了。」

  「……」

  「明天會下雨嗎?」莘辰回頭看他。

  「不知道。」

  習慣了他簡潔的回答,莘辰不在意地一笑,轉身尋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把大束的油菜花插了進去,然後又走到牆壁下面把花瓶放在盆栽之間。綠色的盆栽中間立刻出現了新的顏色,金黃的顏色分外醒目。

  伊星宸沒有看身後的她在做什麼,他深邃的眼底彷彿有著一層美麗的光芒,就像是清輝流瀉的星辰。

  「它是你們的新朋友,你們要好好對它,要乖乖的哦。」莘辰的手指逐個地敲擊著盆栽翠綠的葉子,興趣盎然,「現在你們生活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了,要好好地相處。否則,我就不給你們澆水,當做是對你們的懲罰!知道了嗎?」

  伊星宸回過頭,他看到莘辰蹲在一堆盆栽的中間,在那裡煞有介事地自言自語著,手指不停地點啊點,稚氣可愛得猶如花叢裡的精靈。

  莘辰忽然抬頭,手指向了天空:「星宸,快看──星星出來了!」

  伊星宸抬起頭,果然,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是滿天的星斗了。

  莘辰笑眯眯地說道:「住在星星上的人,現在也應該在看我們吧!就像我們這樣看他們一樣,對不對?」

  住在星星上的人?看著她天真的微笑,他絕美精緻的面孔上忽然出現一抹淡淡的笑,淡淡的,一閃即逝。

  遠處,夜空如墨,星星忽然亮起來了。



  早晨,天空藍得如同海岸線一般澄澈美麗,旭日高中的又一班校車緩緩地停在了學校的門口。車門打開,莘辰率先蹦下了校車,回頭看了一眼剛剛下車的伊星宸,笑著說道:「我中午可以找你一起吃便當嗎?」

  伊星宸看了她一眼:「妳應該知道從你們班跑到我們班有多遠,等妳來了,我已經吃完了。」

  「你等我一會兒,可以嗎?」

  「不可以,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莘辰難過地看著星宸朝他自己班級的方向走去,她不甘心地踢飛自己腳邊的一塊小石頭:「伊星宸,你這個大壞蛋!」

  石頭飛起,降落在星宸的腳邊,伊星宸回過頭,看到氣呼呼的夏莘辰,黑眸中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妳生氣了嗎?」

  「對,我很生氣,伊星宸,我再也不會理你了!你這個大壞蛋,今天晚上你自己一個人回去吧!我是絕對絕對不會去找你了!」

  莘辰對著他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扭頭就朝國中部跑去。伊星宸看著她飛跑而去的背影,腳下不由自主地往前追了幾步,但馬上又停了下來。因為在他的正前方,莫名其妙地,出現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星宸知道,這些人是來找他的,他轉過身,大步朝教學樓走去,身後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那些人,竟跟在他的後面。

  他停住腳步,沒有回頭,帥氣的面孔上已經出現冰寒的顏色,「你們不要再跟著我。」

  「少爺,今天務必請你和我們走……」

  「住口!」伊星宸猛地回過頭,眉宇間有著憤怒的神色,「你們憑什麼命令我,我不是什麼少爺!告訴那個人,我現在生活得很好,你們這些人最好離我遠一點,別來打擾我。」

  「少爺,伊先生現在病得很嚴重,他很想見你一面。」

  「那就讓他死了吧!」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提高了,引得周圍的同學不由得看向這邊。

  遠處,一個與星宸同班的男生喊道:「星宸,你是不是遇到麻煩了,要叫警衛嗎?」

  那幾個人有些為難地站著,在學校裡,他們做不了什麼。星宸回過頭,沒有一點猶豫地,大步朝教學樓跑去。他越跑越快,風在他耳邊颼颼作響,周圍的同學用驚訝的目光看著他。

  樹上的鳥兒似乎忘記了啁啾,睜大眼睛看著那個飛快地從樹下跑過的少年。連鳥兒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快地逃開。

  這一次,沒有一個人跟在他的後面。



  傍晚,莘辰照例在園藝社團活動完畢後準備回家。然而,這一次,她沒有再去那個圖書館。既然說了不會去找他,說出的話總不能收回吧!

  「小夏,再見哦。」幾個同學揮手跟她說再見。

  莘辰回頭看了一眼他班級的方向,想了想,嘴一撅,直接走向了校門。反正他都是那種不理人的樣子,不如自己一個人回家。於是幾分鐘之後,就只有她一個人站在月臺前等著末班校車。

  一個人,果然……很安靜啊!

  「夏莘辰……」試探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帶著不可抑制的欣喜。

  莘辰回過頭,竟然是班長。他不停地用手扶著自己的眼鏡,彷彿在一遍遍地確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夏莘辰似的。

  「有事嗎?」莘辰一邊問著一邊想校車怎麼還不來。

  「今天只有妳一個人嗎?」班長走上來沒話找話,看上去還有點羞澀地笑道,「以前總是看到你和你哥哥在一起,我還以為……」

  莘辰看著他,大大的眼睛像蝴蝶的翅膀一樣扇啊扇啊的:「你找我有事嗎?」

  班長被噎住了,他又緊張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鏡,手彆扭地伸向自己身後的書包,小聲地說道:「我想送妳這個……」

  一束小小的雛菊出現在莘辰的面前,班長的額頭上出現汗珠,其實這是他發現莘辰一個人在等校車,所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旁邊的花店裡買的。花瓣上的水珠還沒有乾呢。

  莘辰奇怪地看著班長:「你為什麼要無緣無故送我東西啊?」

  「啊……」

  「還有我不喜歡雛菊,你為什麼要送我這個呢?」

  「啊……」班長再次語塞,「那妳喜歡什麼呢?」

  「當然是長在田野裡,像小星星一樣的金黃油菜花,你不覺得那個很漂亮嗎?」

  靦腆的班長終於流下汗來。



看著班長失望離去的身影,莘辰覺得有點奇怪,他不坐校車了嗎?

一隻大手忽然從她的頭頂伸下來,拿走了她的書包。莘辰睜大眼睛抬起頭,原來是伊星宸。他站在她的身邊,手裡拿著她的書包。

「伊星宸,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個男孩子挺不錯的,你不喜歡他嗎?」

伊星宸依舊是淡淡的語氣。可是,此刻在莘辰的耳朵裡,怎麼聽都像嘲笑的語氣。莘辰抬頭看著他說:「我的心裡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可能喜歡班長的!」

「妳還是國中生心裡就有喜歡的人了!」伊星宸低頭看著她,眼中有著點點的笑意,「夏莘辰,挺厲害的。」

「伊星宸──」

「妳一直都叫我名字,這是很沒有禮貌的。」他故意不去看莘辰要跳腳的樣子,默默地說道,「妳好像從來沒有叫我一聲哥吧?!這麼小小的個子,卻總是喜歡和我吵架,真不知道妳從哪裡來的那麼多精力。如果哪個男生被妳喜歡,一定很慘!」

莘辰眼前一暗,委屈地說道:「你說被我喜歡,會很慘是嗎?」

「是啊!」他淡笑。

「你有喜歡的人嗎?」她看著他,有些小心翼翼地問,「就和我一樣放在心裡悄悄喜歡的一個人,告訴我好不好?」

「沒有……」

他的聲音淡淡的,像風一樣。

莘辰睜大眼睛看著他,她看到他緊蹙的眉頭,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樣子,她忽然感覺到一種悲傷的氣息。

但是,如果自己難過了,說不定會被他看穿啊!還是不要再說這個話題了,莘辰抬頭朝周圍隨便地看著,然後,她的眼前頓時一亮。

「啊──紅豆餅!」

  歡快的聲音忽然從星宸的耳邊響起,星宸回過頭,驚訝地看著莘辰雀躍地跑向公車站旁邊一個小小攤位的身影。不一會,她跑了回來,手裡是兩塊熱呼呼的紅豆餅。

  「這塊是你的。」莘辰把一塊紅豆餅遞到星宸的面前,笑眯眯地說道,「要快點吃,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

  「妳又買這種東西?」

  「我喜歡吃呀,在肚子餓的時候,吃這麼美味的東西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星宸手裡拿著熱呼呼的紅豆餅,看著一臉幸福表情的莘辰,他清秀的面孔上終於出現明亮的笑意。

  那笑容,似乎把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吹散了。

  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綿延的油菜花田在風中舒展著自己的身體,淡雅的香氣籠罩在這一片花田的上空。每當這時,莘辰就會感覺很快樂,美麗的油菜花像星星一樣在她的眼前閃啊閃。她在曲折的小路上蹦跳著,路邊的油菜花不時地被風吹得彎下來,在她的裙子上留下淡雅的香氣。

  伊星宸走在她的身後,看著她蹦蹦跳跳快樂的樣子,始終在淡淡地笑著。他的目光停留在莘辰的裙角上,那裡,有一點泥土的痕跡。

  「莘辰……」

  「什麼事?」

  莘辰回過頭,奇怪地看著星宸,她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她看到了自己的裙角上泥土的痕跡。

  「啊……糟糕了!」她皺起眉頭,「一定是在園藝社種絲瓜的時候弄的,回去還要洗衣服,老天,我已經很累了。」

  「學校裡有很多的社團呀,你為什麼一定要加入園藝社?」

  「因為我喜歡植物啊!」莘辰笑眯眯地仰起頭,澄澈的眼中有著奪目的七彩光芒,「把一粒小小的種子種下去,就可以長出那麼美麗的東西,多麼不可思議啊。」

  「妳以後想要做什麼?」

  「當然是要種美麗的油菜花了。」

  「為什麼?」

  「因為油菜花就好像星星呀!我想要不用抬頭也能看見星星,就像現在這樣睜開眼睛,就看到好多自己創造的星星,會散發香氣的星星。」小小的莘辰不假思索地回答。

  星宸再一次微笑,因為她的一派天真。

  「伊星宸,你笑起來真的很帥氣啊!」

  星宸抬頭看她,莘辰站在他的面前,她的身後,是一片燦爛的金黃色花海。

  「妳說什麼?」

  「我說笑起來的伊星宸比較帥氣,以後不要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了,你笑起來的樣子親切多了。」

  「小丫頭,妳還是國中生吧?!」

  「呃……」

  「剛剛上國中,懂什麼叫做帥氣嗎?我看妳還是把心思用在學習上會比較好吧!」

  果然……剛剛說幾句,又開始擺架子訓人了。夏莘辰不服氣地扁扁嘴:「大一點有什麼了不起的。」

  「當然了不起,」星宸靜靜地說道:「至少不會像妳這個小不點一樣亂拿別人的東西,還裝作很為難的樣子,如果以後妳還敢這麼做,我會告訴叔叔的。」

  「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嚴重地好奇。

  「都跟妳說了是我看到的,如果妳還敢追問個沒完,我真的會告訴叔叔,讓他用筷子敲妳的頭。」

  莘辰吐吐舌頭,原來他已經知道了:「你今天,不開心嗎?」

  「沒有啊……」星宸說道:「我像是不開心的樣子嗎?」

  「很像,你不開心的樣子都寫在這裡了。」

  「哪裡?」

  「這裡──」莘辰指指自己的臉,神氣地說道,「看看你的臉,都變成黑色的了。」

  如此誇張的說法。伊星宸伸手去敲她的頭,但是,莘辰終於逃過一次,她跳到一邊,對著星宸笑道:「不開心的話,就喊出來呀。」

  「喊出來?」

  「把自己心中的話喊出來,就會輕鬆了,不開心的事就全部忘掉了,像這樣──」莘辰轉身對著油菜花田,把手合攏放在嘴邊,對著遠方大聲地喊出聲來:「伊星宸──」

  她的聲音在油菜花田裡響起,遠處工作的幾個農民伯伯不由得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怎麼樣?」莘辰笑眯眯地說道:「現在,我心裡特別舒服!」

  星宸故意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然後慢慢地走開了:「謝謝妳了,我沒有暴露癖,居然把自己心中的話喊給別人聽!」說完,抬腳走人。

  沒走出幾步,伊星宸忽然聽到身後傳來的一聲氣憤喊聲,還是那麼賣力氣的聲音,清清脆脆地傳進了油菜花田。

  「伊星宸──大壞蛋──」

  他嘴角的笑意不由自主地加深了。



  剛一推開家門,莘辰就聞到了一股飯菜的香氣。好香啊!她急急忙忙地脫下鞋,沖進廚房,開心地大叫道:「哇,好棒啊!晚餐有炸年糕哦?媽媽,先給我吃一口!」

  伊星宸走進客廳的時候,看到夏叔叔,他正坐在寬大的沙發上,一看見他走進來,便放下手中的報紙,親切地一笑:「今天在學校還順利吧?」

  「還好,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伊星宸把莘辰隨意踢在門內的鞋擺正,掛好書包,脫下自己的制服,露出純白的襯衫,微笑著說:「只是今天看了些書,所以回來得晚了一些,要不是莘辰提醒……」

  「小夏是不是又吵你了?」

  「沒有。」星宸搖頭,轉身想要走進自己的房間。

  「小宸。」

  星宸回過頭,看到夏叔叔有點奇怪的樣子,他微微詫異:「夏叔叔,有事嗎?」

  「有一些事……」夏叔叔一副猶豫的樣子,欲言又止,「小宸,我確實有一些事情要讓你知道。」

  星宸臉上的笑容漸漸地凝滯,他開始明白,無論他怎樣努力,該發生的還是要發生了。

  在端著盤子走進客廳的一瞬間,莘辰敏銳地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她看到爸爸坐在沙發上,臉上有著為難愧疚的神情,他的手無措地交錯著,整個人看上去那麼沒有精神。

  莘辰回頭去看星宸,卻怔在了原地。

  伊星宸站在客廳的中央,眉頭緊鎖,銳利而冰冷的目光始終凝視著爸爸,他的手緊緊地捏成拳頭,手在微微顫抖,彷彿是在強抑制住自己的憤怒。過了很久他終於開口了,聲音冰冷:「你是要我和他們走嗎?」

  夏叔叔默默地說道:「小宸,他是你的親人,你應該回去。」

  啪!

  盤子破碎的聲音打破了客廳裡緊繃的氣氛,莘辰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回頭望向自己的兩人,她不敢相信地重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