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綠草蒼蒼,白霧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我願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無奈前有險灘,道路又遠又長。
我願順流而下,找尋她的方向,
卻見依稀彷彿,她在水的中央。

綠草萋萋,白霧迷離,
有位佳人,靠水而居。
我願逆流而上,與她輕言細語,
無奈前有險灘,道路曲折無已。
我願順流而下,找尋她的蹤跡,
卻見依稀彷彿,她在水中佇立。

我永遠無法忘懷第一次見到杜小雙的那一夜。雖然已經是那麼多年前的事了,雖然這之間發生了許許多多的變故,但是,那夜的種種情景,對我而言,仍然歷歷在目,清晰得恍如昨日。
那年的冬天特別冷,那年的雨季特別長,那年的杜鵑花開得也特別早。不過是陽曆年以後的幾天,小院子裡的籬笆邊,已開遍了杜鵑花。雨點從早到晚淅淅瀝瀝的打在花瓣上,沒把花兒打殘了,反而把花瓣染豔了。只是,隨著雨季,寒流也跟著而來。我和奶奶,是家裡最怕冷的兩個人,從年前起,就在屋裡生了個炭缽子。奶奶口口聲聲懷念她在大陸的火盆。在台灣長大的我,可怎麼樣也鬧不明白那火盆的樣子:「外面是木頭的,裡面是鐵的,外面是方的,裡面是圓的。」我給奶奶下了結論,她永遠無法當畫家或作家,因為她毫無形容及描繪的天才。
我們的火缽是綠色的,像個大缸,裡面墊著灰,灰上燃著旺旺的木炭。我常把橘子皮埋在炭灰裡,烤得一屋子橘子香。
那夜,我們全體都圍在火盆邊。奶奶在給我打一件藍白相間的格子毛衣,媽媽幫著繞毛線團。姐姐詩晴和她那位「寸步不離」的未婚夫李謙在下象棋,當然詩晴是從頭到尾的賴皮,李謙也從頭到尾的裝糊塗,左輸一盤,右輸一盤,已經不知道輸了第幾盤了。棋雖然輸了,卻贏得詩晴一臉甜甜蜜蜜的笑。男人就有這種裝糊塗的本事,知道如何去「騙」女人。但是,哥哥詩堯不同,詩堯是君子,詩堯是書呆子,詩堯深藏不露,詩堯莫測高深,詩堯心如止水,詩堯不追求女孩子,朱詩堯不是別人,朱詩堯與眾不同,朱詩堯就是朱詩堯!現在,我這位哥哥朱詩堯,燃著一支煙,膝上攤著一本剛從美國寄來的《世界民謠選集》,眼睛卻直直的看著電視機,那電視的螢光幕上,勞勃韋納所扮演的「妙賊」又在那兒匪夷所思的偷「世界名畫」了。我百無聊賴的用火鉗撥著爐火,心煩意躁的說了句:
「哥哥,家裡有電視機,並不是就非看不可!電視機上設著開關,開關的意思,就是可開可關也!」
詩堯微鎖著眉頭,噴了一口煙,對我的話根本沒聽到,媽媽卻接了口:
「詩卉,別打擾妳哥哥,人家幹了這一行,不看也不行呢!」
「幹了哪一行?小偷嗎?」我故意找麻煩。
「詩卉這小丫頭有心事,」奶奶從老花眼鏡上面瞅著我:「她是直腸子,心裡擱不了事,八成,今天雨農沒有給她寫情書!」
「奶奶!」我惱火的叫:「妳又知道了?」
「哈!我怎麼不知道!」奶奶一臉得意兮兮的樣子:「一個晚上,冒著雨跑到大門口,去翻三次信箱了!」
「人家是去看爸爸有沒有信來!」我臉上發熱,強詞奪理。
「哎喲,」奶奶笑著叫:「世界上的爸爸,就沒有這樣吃香過!」
「媽!」我急了,嚷著說:「妳看奶奶儘胡說!」
「詩卉,妳糊塗了!」詩晴回過頭來:「妳在媽媽面前告奶奶的狀,難道還要媽去管奶奶嗎?」
「反正咱們家,沒大沒小已經出了名了!」我瞪著詩晴:「等妳和李謙結了婚,生下小李謙來,我保管奶奶會和妳的小李謙搶糖吃!」
「媽!」詩晴紅了臉:「妳聽詩卉說些什麼!」
「別叫我,」媽笑著轉開頭去。「我不管妳們的糊塗帳!」
奶奶捧著毛線針,笑彎了腰,毛線團差點滾到火盆裡去。詩晴轉向了李謙:
「李謙,你看到了,我們家裡,媽媽寵哥哥,奶奶寵詩卉,我是沒人要的!」
「所以我要妳!」李謙一本正經的說。
這一下,我們可全都大笑起來了,笑得前俯後仰的。奶奶一邊笑,一邊直用毛線針敲李謙的肩膀,說他「孺子可教」。詩堯終於看完了他的妙賊,關上電視,他慢吞吞的站起身來,慢吞吞的轉過身子,慢吞吞的說了句:
「你們在鬧些什麼?我似乎聽到奶奶提到信箱,這信箱嘛,我今天上班的時候開過的,對了,有封給詩卉的信,我順手放在口袋裡,忘了拿出來了!」
「哥哥!」我大叫。「還不拿來!」
詩堯慢吞吞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縐縐的信封來,可不是我等了一整天的那封信!雨農從馬祖寄來的!我一把搶過來,氣呼呼的嚷:
「哥哥,別人的信,你幹嘛放在你口袋裡,你瞧,揉成鹹菜乾了!」
詩堯瞅著我,皺了皺眉,歉然的說:
「我不是有意的,詩卉,只是──心不在焉,希望不會誤了妳的事,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看到詩堯那一臉的歉意,和他那副鄭重的樣子,我反而不安了,扭了扭頭,我低低說了句:
「也沒什麼重要性。」
「怎麼不重要,」奶奶又接了口:「如果真的不重要,詩堯,你以後儘管把她的信藏起來!」
「奶奶!」我喊著,直揉到奶奶懷裡去。「妳專門跟我作對,妳最壞,妳最搗蛋,妳最……」
「哎喲,哎喲,心珮!」奶奶叫著媽媽的名字:「妳不管管妳女兒,簡直沒樣子!哎喲,鬧得我渾身癢酥酥的,心珮!妳還不管!妳瞧!妳瞧妳女兒……」
「妳們靜一靜!」媽媽忽然說:「我聽到自耕的聲音,大概是他從高雄回來了!」
我們頓時間都安靜了,果然,大門口傳來爸爸的聲音,不知在對誰說些什麼,接著,是門鈴的響聲,李謙第一個跑出玄關,到院子裡去開大門,我們全站在客廳裡,伸著脖子望著。爸爸這次去高雄,足足去了十天,是為他一個老朋友赴喪去的。本來,我們預料,爸爸三天就會回來了,不知道他怎麼會耽擱了這麼久。而且,連封信、電話、電報都沒有。我站在玄關處,引頸翹望,爸爸進來了,李謙手上拿著口小箱子,也進來了,然後,我們大家的視線都被一個瘦瘦的、修長的、渾身黑衣的少女所吸引了。
她站在那兒,一件純黑的大衣裹著她身子,黑色的圍巾繞著她的脖子,大衣上附帶的黑色帽子,罩著她的頭和臉頰。雨珠閃耀在她的帽簷上和睫毛上。在大門口的燈光底下,我只看到她那裹在一團黑色裡的面孔,白皙、瘦削。而那對閃爍著的眼睛,帶著一抹難解的冷淡,沉默的、憂鬱的、不安的環視著我們每一個。
「進來吧!」爸爸對那少女說。於是,他們走進了玄關,在爸爸的呵護下,她又輕步的移進了客廳。爸爸的手壓在她小小的肩膀上,爸爸的目光嚴肅而鄭重的掠過奶奶、媽媽、詩堯、詩晴,和我,他靜靜的說:
「我們家多了一個小妹妹,她的名字叫──杜小雙。以後,她永遠是我們家的一份子。」
媽媽用疑問的眼光看著爸爸,爸爸迎視著媽媽,鎮定而堅決的說:
「心珮,原諒我沒和妳商量,敬之死了,我再也沒料到他身後蕭條到如此地步,當了一輩子教書匠,帶走了滿腹才華,留下的是滿身債務,和一個女兒──小雙。我無法把她留在高雄,敬之的同事們已經湊了不少錢,為敬之付醫藥費、喪葬費,大家都是窮朋友,盡心而已。我唯一能做到的,是把小雙帶回來,她自幼喪母,現在,又失去了父親。我想,我們該給她的,是一個真正的家。」
杜小雙站立在燈光下,背脊挺得很直,當爸爸在敘述她那悲慘的身世時,她那半掩在帽簷下的面孔顯得相當冷漠,相當孤傲。好像父親所說的,是一個與她完全無關的人,她只是一個旁聽者。
一時間,大家都被這個「意外」所鎮住了。室內,有一剎那的沉寂。在幾分鐘前,這客廳裡所充滿的歡愉的氣息已悄然而逝,這黑色的女孩把冬天帶了進來,把寒流也帶了進來,把那雨霧和陰暗也都帶了進來。但是,朱家家傳的熱情不容許哀愁的侵襲。第一個採取行動的是奶奶,她把毛線針和毛線團都扔在沙發上,立即衝到杜小雙的面前,伸出手去,她推開了小雙的帽子,大聲的說:
「我要看看妳的模樣兒!」
帽子一卸下去,小雙的一頭烏黑的長髮就披瀉了下來,頓時間,我只覺得眼前一亮,她有張好清秀好清秀的臉龐,皮膚白而細緻,鼻梁小巧挺直,眉毛如畫,而雙眸如星。在電視上,我看多了豔麗的女孩子,杜小雙給我第一個印象,就與「美豔」無關,而是清雅孤高。本來,人類的審美觀念就因人而異,我不知道別人對杜小雙的看法如何,而我,我是被她所眩惑了。
「哦!」奶奶退後了一步,似乎有些驚訝,她不假思索的說:「好單薄的樣兒!」說著,她握住了小雙的手,又叫了起來:「怎麼小手兒凍得這麼冰冰冷的!啊呀,妳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了!」接著,奶奶就張開了手臂,不由分說的把小雙一把抱進了她的懷裡,給了她緊緊的一個擁抱,和熱烈的一聲允諾:「小雙!三個月以內,我包妳長得白白胖胖的!」
經過奶奶這樣一鬧,我們才都回過神來了,媽媽也趕了過去,幫她脫下大衣,詩晴搬了張小椅子在火爐邊,強迫她坐下來烤火,李謙忙著搬運她的箱子,我是跑前跑後,忙不迭的對她介紹:
「這是奶奶,這是媽媽,這是姐姐詩晴,我是詩卉,這是我未來的姐夫李謙,這是我哥哥……」我一回頭,沒看到詩堯,我楞了楞,忍不住問:「詩堯呢?」
「他走了!」媽媽說,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別去管他,他累了,讓他先睡吧!」
我哼了一聲。
「看妙賊的時候,他可不累呵!」我嘴快的說:「等到要見人的時候,就要犯毛病,難道……」
「詩卉!」媽媽打斷了我:「我看,讓小雙和妳睡一間屋子吧,妳房裡反正是上下舖。」媽轉向小雙:「上下舖睡得慣嗎?」
小雙點了點頭。
「妳十幾歲了?」奶奶問。
「十八。」這是小雙進房門後說的唯一的一句話。
「噢!比詩卉還小兩歲呢,真是小妹妹了,」奶奶的眼光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她,又搖頭,又咂嘴:「不行!不行!太瘦了!太小了!看樣子還不到十六歲呢!」
小雙低垂著頭,凝視著爐火,默然不語。似乎對自己的胖瘦問題並不關心,事實上,我不覺得她對任何事情關心,她好像永遠是個旁觀者,而不是個局中人。
「我看,心珮,妳安排小雙去休息吧,這些天來,也真夠她受了!」爸爸說:「今天又坐了一天火車,她才十幾歲,別熬出病來才好!」
於是,家裡又一陣忙碌,我、媽媽、奶奶、詩晴,忙成一團,給她鋪床,給她疊被,給她找枕頭床單,又幫她開箱子、掛衣服、拿睡衣、找浴巾……我們忙得團團轉,她卻始終呆呆的坐在客廳裡,等我把一切佈置就緒,到客廳去找她的時候,我才發現她正揚著臉兒,專心的注視著我家客廳裡的那架鋼琴,好像那鋼琴是件很希奇的東西,是她一輩子沒見過的東西似的。
「妳家有鋼琴。」她簡短的說,這是她來我家說的第二句話。
「是的,」我說,高興她肯開口,就迫不及待的要告訴她許多話了。「是我哥哥的,我家雖然沒有錢,但是,爸爸和媽媽總是想盡辦法培植我們的興趣,哥哥呢,尤其不同,他……唉!」我嘆了口氣,及時嚥下了要說的話。「將來妳就會懂了。走吧!去洗澡睡覺去!」
她沒有多問,也不再開口,只是順從的站起身來,跟我去浴室。我們的房子還是日式建築翻修的,榻榻米改成地板,紙門改成牆壁,浴室只有一間,而且很狹小,必須全家輪流用。她洗好澡,我帶她進了我的臥室,安排她在下舖上睡好,一面笑著告訴她:
「我本來和姐姐睡一間,分睡上下舖,後來姐姐有了男朋友,嫌我在旁邊妨礙談話,總是把我趕到屋子外面去。於是爸爸把屋子翻修了,加了一間臥室給姐姐,讓他們好談情說愛,妳瞧,咱們家有多開明!」
小雙躺在床上,睜著一對大大的眼睛望著我,彷彿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我忽然覺得一陣掃興,她是個冷淡的小怪物,她不會成為朱家的一份子,她渾身沒有絲毫的熱氣!我搖搖頭,說了聲:
「好了,妳睡吧!」
我溜出房間,走到客廳去,爸爸和媽媽正在裡面談話,我剛好聽到爸爸在說:
「……這孩子也真奇怪,從她父親開弔、出殯、下葬,她自始至終就沒掉過一滴眼淚,我從沒看過如此倔強的女孩子!」
「我擔心……」媽媽在說:「她是個硬心腸的孩子,你瞧,她對我們連稱呼都沒有喊一句!」
「得了!」奶奶嚷著說:「十七、八歲的孩子,沒爹沒娘的,夠可憐了,別對人家要求太高吧,她還小著呢!」
那夜,我們沒有再談什麼,爸爸太累了,詩堯犯了牛脾氣,躲在臥房不出來,李謙走了之後,詩晴也睡了。我還在奶奶房裡賴了半晌,才回臥室來睡覺。我躡手躡腳的走進房間,看到小雙已經闔著眼睛睡著了。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在枕頭上,顯得那張臉特別白,小下巴瘦得尖尖的,看起來一股可憐兮兮的味道。我想到我們家,父母兄妹,祖母孫兒,一團和氣,竟從不知世上也有像小雙這樣的女孩子。一時之間,對她的「冷淡」也忘記了,我悄悄的走過去,把棉被輕輕的拉上來,蓋好她露在被外的肩頭,我的手無意的觸到她的面頰,好冷!我爬上上舖,把我床上的毛毯抽了一床下來,再輕悄的蓋在她的棉被上,然後我爬上床去,鑽進被窩睡了。
夜半,我忽然驚醒了過來,感到床架子在輕微的顫動,恍惚中,我以為在地震,接著,我就聽到一陣隱忍的、顫慄的、遏抑的啜泣聲。頓時間,我醒了!我聽到小雙那阻滯的抽噎,她顯然在盡全力克制自己,以至於床架都震動起來。立刻,我不假思索的爬起床來,溜到床下面,我毫不考慮的就鑽進了小雙的棉被,把她緊擁在我的胸前,我熱烈的說:
「小雙,妳哭吧!妳哭吧!妳要哭就盡情的哭吧!」
她立刻用她瘦瘦的胳膊抱緊了我,把頭緊埋在我胸前痛哭了起來。她的熱淚浸透了我的睡衣,她帶淚的聲音在我胸前哽塞的響著:
「你………你們為什麼對我這樣好?」
我無法回答,只是更緊的摟著她,因為我眼裡也湧上了淚水。呵,杜小雙!我那時就知道,她是多麼熱情,多麼倔強,又多麼善良的女孩子!可是,我卻不知道,在她未來的道路上,命運還安排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