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用心演活每個角色──屈中恆







「讀完劇本,每個角色在我心中已有基本雛型,很明確的,屈中恆就是我要的『阿光』。」啟在導演說。

「電視劇我已是駕輕就熟,舞台劇卻最有成就感。演出『寶島二村』時,台上台下一體同心,那是一種難掩的感動。至於電影,是一個永不褪色的夢。」演員屈中恆不改他敦厚形象,一臉誠懇的一句一句道來。

演員接戲是緣分,對於屈中恆而言,接演「寶島漫波」,卻是對家人愧疚的開始。

「南北奔波是VICKY最不期望的。戲開拍時正逢暑假,我一離家,照顧三個孩子的重擔就落在她一人身上,本可帶著孩子一家出遊的,也泡了湯。」愛家的屈中恆,說著說著,眼中多了一層不安。

「我愛戲劇,尤其是電影。」說到戲,屈中恆眼裡不自覺又燃起亮光,有別於他在「國光幫幫忙」中的主持角色,此刻,我看見一個演員因愛戲知戲所自然流露的內在魅力。

舉止有禮的他,雖給人中規中矩的距離感,卻能在小細節中,看到他的熱血。

左營重光路上拍攝阿光夫妻賣雞排時,他會主動幫工作人員指揮交通;路口風大,他會不顧形象抓緊雞排攤,避免雞排攤掀了頂。然而,一整個月,我只是遠遠看他,因為,這樣的距離,更能看到他的認真。

屈中恆讓我震憾的第一場戲是阿光的第一次行騙。當阿光要求拾荒老人將錢匯進警方的安全戶頭後,卻因難掩善念,又對拾荒老人補了一句:「記得要領一些錢,留在身上用。」而不知被騙的拾荒老人竟頻頻謝恩:「我知,多謝大人,你真是好人。」一句「你真是好人。」讓阿光崩潰。

只見屈中恆背轉身後,眼中已蓄滿了淚,一路解下員警制服鈕扣,一路張大口悶吼。扭曲的臉部表情,在我心中久久不去。

誠如屈中恆所說的:演員要用「心」演,不是只用「表情」演。在片場上,我看到他對每一場戲的充分準備。在演出前,他一定將自己的狀態處理到最好,並游刃有餘的進入。

「什麼戲都行,就是床戲不行。最心虛的是那場與姚采穎的床戲。」他拼了命搖頭,對自己那場床戲極端不滿意。「還好姚采穎人好。」又補上一句。

「你對新演員有什麼看法。」「我喜歡和新演員演戲,可以看到新的面向,那是新元素的注入。演員要經常受到激盪,才能成長。」

「最想挑戰的是反派角色。」演員演的是別人的人生,現實生活中,老實的屈中恆也想在戲中圓一圓壞人的夢。我知道他做得到,而且,可以做得很好。因為,他總是用「心」演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