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楔子 血八卦盤

  今夜的月異常明亮,一層血紅色雲霧籠罩著它,使得原本清雅的月華,變得陰森恐怖,空氣中彷彿也透著血腥味。凌晨兩點的夜晚格外寂靜,只聽到窗外樹葉摩挲得沙沙作響,沒有人在意夜空的詭異。

  一輛本田越野警車呼嘯而來,一個漂亮的甩尾,車子停在法政樓前。車門打開,一雙修長的腿瀟灑地跨下車,來人是一名年輕女子,高挑清瘦,身材不矮於一百七十五公分,短髮清爽俐落,素白的襯衫有些皺。大半夜的,她的精神看起來異常的好,眼神執著而堅定。

  顧雲微微瞇眼抬頭看去,漆黑一片的大廈,還有一間房間亮著燈——十三層解剖室!她唇角輕揚,卓晴不接電話,十之八九還在解剖屍體!

  她走進大樓,門衛大伯立刻走了出來,看清來人,大伯熟絡地笑道:「顧隊長,來找卓法醫啊?」

  顧雲點頭回道:「嗯。」

  「我剛才巡夜的時候,看見解剖室的燈亮著,她應該還在忙呢!妳們還真是辛苦啊!」都凌晨兩點了,一個在解剖,一個還要過來等資料,刑偵這行真不好幹。

  顧雲微微一笑,熟練地推開樓梯間的門,邁開長腿,朝著十三層走去。一般情況下,她都不會乘電梯。她沒有幽閉恐懼症,只是單純的懶得等而已。

  看著那道清瘦的背影消失在樓梯間,門衛大伯失笑搖頭,「兩個工作狂。」他在這棟樓裡做了十幾年門衛,工作狂見多了,年輕人,能吃苦是好事,這兩個娃,不用幾年,一定能升職!

  走進十三層,走廊上的燈還亮著,但是所有辦公室的門都已經鎖上,顧雲並沒有去解剖室,而是斜靠在卓晴的辦公室門外,思索著近日發生的連環兇殺案。

  半個小時後,淺淺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顧雲瞇眼看去,卓晴一臉疲憊地走出解剖室,她身後的記錄員邢藍也是滿臉倦容,抱著一箱證物,緊緊地跟在她身後。

  「怎麼樣?驗屍報告出來了嗎?」才走近辦公室,兩人立刻被堵了個正著。

  看著斜靠著門框,精力充沛的顧雲,邢藍哀號,「顧隊長,您也太誇張了吧?現在是半夜三點耶!」

  顧雲輕輕挑眉,笑道:「所以呢?」

  挫敗地垂下肩膀,邢藍無奈地回道:「所以您稍等,我馬上去整理,天亮之前一定有結果!」難怪顧隊長和卓醫生能成為好朋友,兩個人都是工作狂!

  看著耷拉著腦袋走進辦公室的邢藍,顧雲揚聲笑道:「多謝了!」

  卓晴已經打開對面她的專屬辦公室,顧雲立刻跟了進去,還沒來得及開口,卓晴特有的清冷低音緩緩響起:「怎麼,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啊?」

  「去妳的!」顧雲白了她一眼,斥道,「這一個月以來頻頻發生女性被殺案件,李局長眼睛都快噴火了,現在刑偵二隊的人哪裡還分白天晚上!」

  忽然,她發現辦公室門口有個隱隱反射著亮光的東西,顧雲走過去撿起來一看,是一面鑲嵌著八卦圖形的金色小盤。會裝在證物袋裡的,應該是證物吧?

  顧雲走到卓晴面前,問道:「這是什麼?」

  卓晴緩緩睜開眼睛,看清顧雲手裡的東西,暗罵:邢藍這丫頭,做事總是這樣毛躁,這麼重要的證物也能丟!?

  坐直身子,卓晴回道:「死者衣服口袋裡找到的,等檢驗科的同事檢驗之後,應該就會送到妳手上了。」

  一聽是這宗案子的證物,顧雲立刻來了精神。辦公室裡只開了盞小檯燈,她索性拉開百葉窗,藉著今晚異常明亮的月光,仔細研究起來。眼睛專注地盯著手裡的東西,顧雲完全沒有注意到暗黑的夜空,在她拿出八卦盤對著月亮的時候,漸漸被猩紅色的流雲所覆蓋。

  奇怪,剛才看明明是金色的,怎麼現在看就變成了紅色呢?難道反面是金色?翻過來細看,另一面也是一樣的血紅八卦圖,整個小盤子還似乎隱隱透著紅色的光芒。怎麼會這樣?

  「嘶——」顧雲心裡疑惑著,手上忽然一痛。

  卓晴起身走到她身後,問道:「怎麼了?」

  顧雲低頭察看手指,只見食指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幾滴鮮紅的血落在證物袋上,她無所謂地笑笑,「沒什麼,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劃了一下。」

  手指上的傷口很深,血還在滴滴答答地流著。顧雲漫不經心的樣子,讓卓晴皺眉,她從旁邊的書架上拿來藥棉摀在傷口上,冷冷地哼道:「按住傷口!」

  顧雲翻了個白眼,不就是一點小割傷嘛!

  按著傷口的藥棉,很快又被血浸濕。卓晴銳利的眼微閃,什麼東西這麼鋒利,竟然連止血都困難?拿過顧雲手中的東西一看,卓晴大驚,「怎麼會這樣?」

  什麼讓一向冷傲的卓法醫大驚失色啊!?顧雲也好奇地伸過頭來,一看之下,也驚異地低叫道:「血……滲進去了!」

  原本滴在透明證物袋外的血滴不見了,血居然出現在血紅八卦圖之上!怎麼會有這種事?血液穿透了證物袋……

  「糟了!」一怔之後,兩人異口同聲地叫道,「這回報告難寫了!」

  兩人相視苦笑,頭疼著該如何解釋血液為什麼會出現在證物上,誰也沒有注意到,那滴滲入八卦盤的血液,正沿著弧形的溝槽,流入陰陽相交的中心。當血液落入中心的那一刻,八卦盤忽然放出一道極強的紅光。卓晴和顧雲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光芒一閃而過,主檢法醫室裡,還是那盞小檯燈,地上躺著兩個暈倒的身影。

  顧雲手上血流不止的傷口已恢復如初,沒有一絲傷痕。金絲八卦盤穩穩落在她們的身側,毫無異狀。窗外的天際,月華清朗,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