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唐彼得的經歷看來十分不幸。但是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跟他有類似命運的人,卻並不罕見。彼得與我年齡上僅差幾個月。當我在美國遇到他 時,我們彼此之間意氣十分相投。更何況他的祖籍是江蘇無錫,我們可謂同源,又都在上海長大。他在1955 年考上了北京航空學院,而我就在他的學院的北面--北京地質學院,也是1955 級。

唐彼得撰寫自傳的敬業態度令我肅然起敬,他幾經修改,仍然不滿意,最後讓他的一位文友重新整理,在全書的結構和文字上都下了功夫,終於能將這本樸實無華, 卻又感性動人的自傳呈現在讀者面前。我趁著夜色,一頁頁讀下來,實在難以掩卷。它把我帶回到那些年代裡。看看書中的人物,哪一個不都就是我左右前後的一些 人嗎?

書的前半部,字字留著血,行行淌著淚,看似平淡,卻又觸目驚心。書中哪一個章節不能寫一出故事?唐彼得在中國的前半生其實也是中國在中共治下的一部社會史。

唐彼得離開中國時,已經是事業頗為成功的專家工程師,但是歷經磨難的他,「居安思危」,知道只有在自由的社會裡,人的尊嚴和作人的權利才能得到保障,有自由的地方才是自己的故鄉和祖國。他選擇了「自費留學」這條必須自力更生的路,幾經周折來到美國。

唐彼得在美國的奮鬥經歷也是很典型的,我比他早兩年到美國。開始打拼的艱苦時光中,也是有苦有樂,個中滋味真是令人回味無窮。彼得的奮鬥創業恰好可以印證 我的個人經驗,美國這塊自由的土地為太多受過創傷的中國人提供了一個休養療傷,整裝再發的園地。只要是勤懇努力,正當守法的人,都能在這裡找到不僅是棲生 之地,它還能提供你家園一般的保護和溫暖。

不堪回首,四十年來家國!唐彼得和我這一代的中國人,被自己國家拋棄和傷害過,過了不惑之年才又選擇了新的家園。然而就如作者書中所言,「我知道自己無論 怎樣都是一個中國人,軀體中始終跳動著一顆中國心,這個中國情是難以磨滅的。」但是,再看看他回到故國故土時的心理狀態:「我回國時,即使住進星級飯店, 也是惡夢不斷,早晨醒來往往搞不清在哪裡,是在勞改場所還是在美國家中,這種後遺症也促使我很早就入籍成了美國公民,我入美國籍別無它求,只想為自己增加 一頂保護傘,不再無緣無故地送進改造場所。」

--摘自吳弘達序《四十年來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