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P.M. 06:30

現在的布列德正在放學的路上被人追趕,艱難地在晚間尖峰時段擁擠的人行道上跑著。
為了甩掉背後追逐的對象,他想橫過車水馬龍的馬路,預計車流會為他擋住追兵。他特別挑在綠燈轉變為紅燈的那一剎那,才斜斜地從人行道上猛一跳,一躍而到斑馬線的邊緣。
同一時間,斑馬線的對面,有個穿著白色洋裝的少女也以小跑步的方式過馬路。
少女長髮披肩,跑動起來飛舞的髮絲擋住了視線,這致命的情況讓少女無法看清楚側面來車。
此時的馬路上,正有一輛宅急便的貨車向少女的位置急駛而來。少女因為貨車頭燈過亮而閉了一下眼,幾秒後再注意到朝自己撞來的貨車時,已經來不及了。
貨車以高速撞向少女,少女嬌小的身軀就這樣沒入車頭中。
灰暗的路面、行人號誌燈以及路人身上,全部被噴濺上暗紅色的黏液。
目睹這場車禍慘況的許多路人都被嚇得愣住,許多人更因為噴濺到身上的大量紅色黏液而尖叫。噴了這麼多血,不難想像貨車底下的少女血肉糢糊的模樣。
但是,噴濺到身上的暗紅色黏液並沒有血腥味,反而有種淡淡的香味。
與其說是暗紅黏液,倒不如說是帶著顆粒的稠狀物質。再仔細一看,稠狀物質中的顆粒物居然是……紅豆!
是用在紅豆麵包豆沙餡的大紅豆!
傍晚的暗紅色光線帶來視覺與色感上的偏差,所以沒有人發現引發車禍的宅急便貨車表面,已經從綠色的油漆變成烤酥麵包的金黃焦脆外皮。
原本應該是車頭擋風玻璃的地方,均勻分佈了許多紅豆麵包特有的黑芝麻。
不可思議地,整輛貨車從裡到外全部變成了麵包的質地!
而那位少女與布列德正身陷麵包中央的紅豆餡當中,安然無恙。
「妳……妳沒事吧?」布列德看著擠在麵包堆中的少女,後者似乎對自己身在麵包中感到不可思議,但在驚愕之餘,少女居然咬了一大口麵包開始咀嚼起來!
喂,不要就在這裡吃起來啊!
布列德急忙擠出這團橫在馬路中央的龐大紅豆麵包(幾秒鐘前還是貨車),拉著少女的手,無視於驚訝的人群跑入附近的小巷。兩人無聲地跑了一大段路,直到確認四周沒有人後,布列德才停下來喘氣。
之所以帶著少女逃跑,是因為他可不想向隨後趕到的交通警察解釋,為什麼好端端的一輛貨車會憑空在街上變成一大團麵包!
將貨車變成麵包的肇因在布列德的右手,而現在他的右手正纏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團狀物。
細看之下,那黑色團狀物竟是人的頭髮!
布列德將目光移向眼前的少女,少女的身材很嬌小,又長了一張娃娃臉。原本光潔的頭髮上沾滿了麵包屑,潔淨無暇的白色洋裝上則黏滿一塊塊紅豆餡--少女居然一邊用手指沾著衣服上的紅豆餡一邊放進嘴裡舔!
「喂,妳家在哪?我送妳回去……」布列德首先開口。
「啊,我……我無家可回。」少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害羞地說。

P.M. 07:50

少女被布列德帶回家,在浴室裡換下髒衣服淋浴時,屋外下起了冰雹。布列德一邊聽著冰雹打下來的咚咚聲,一邊擔心擋雨板會不會被打穿。
剛才他從貨車的撞擊下解救的少女,自稱是龐德企業創辦人的孫女,名叫派蘿塔.龐德。
咦?意外地救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呢!布列德心想。
龐德企業是維繫自己所居住城市「麗池城」商業命脈的大公司,因為公司名稱和有名的情報員一樣叫龐德,所以班上同學都私下認為那是個拿出什麼先進兵器都不奇怪的公司。不過實際上,龐德企業製作販售的商品是醃菜罐頭。
救了企業創辦人的女兒,至少會得到致謝的水果禮盒吧?或者是得到一年份的禮券或獎金。不過抱著邪念救人是不太好的,因此布列德決定不繼續想關於報酬的事。
名叫派蘿塔的文靜少女,在進到布列德家門後,因為想穿著全是豆沙的洋裝坐到沙發上,而被布列德緊急推進淋浴間。在淋浴前,派蘿塔說她正被什麼人追趕。
很巧地,布列德在救了派蘿塔之前,也正被人追趕著。
追趕布列德的是同樣就讀麗池中學,擔任風紀委員的學姊--艾莉森.諾齊亞。
艾莉森原本是個功課好到令老師們難以抓到把柄處罰的不良少女。學校束手無策地放任艾莉森橫行囂張一段時間後,在一次教務會議上,傷腦筋的老師們一致決定讓她擔任風紀委員。
這個決定起先讓校長非常生氣,因為讓身為不良界龍頭的艾莉森成為掌管校園風紀的執行者,應該會天下大亂吧?但自從當上風紀委員後,艾莉森反而完全忘了自己曾經是不良少女的事實,反而卯起來攻擊其他不良分子。可以說是個換了身分就完全忘了自己曾經是誰的傢伙。
布列德因為想要隱藏自己的能力而受到艾莉森的檢舉,過當的檢舉簡直是攻擊。

自從布列德在一個星期前,被掉落在麗池城的藍色隕石碎片打到後,就擁有了奇怪的能力。
首先是被隕石打到後的兩天內,媽媽為他準備的三餐都是麵包,而且是各種形狀的麵包,像是飯糰形狀的麵包、便當形狀的麵包、鉛筆盒形狀的麵包(吃完之後第二天卻發現鉛筆盒離奇失蹤了)。一開始覺得一定是媽媽為了這次段考成績退步了幾名才惡搞他,但是媽媽卻說她每天都有認真做便當。
布列德開始發現事情超出控制,是有天在班上午休中途醒來,發現右手碰到的課桌居然整個變成了軟綿綿的麵包!
「麵包桌」就這樣軟趴趴地橫在剛睡醒的布列德眼前。
布列德緊張地坐在椅子上想著:如果等一下全班醒來後發現我的桌子變成麵包,我一定會被笑死。
所以他躡手躡腳地把變成麵包的桌子抬出去(因為變成了麵包,所以很輕),從二樓扔到樓下的附設幼稚園裡去。他想底下正在玩遊戲的小朋友一定會像食人魚一樣把他的課桌吃光。
上課的時候老師發現布列德的課桌消失了,還以為布列德受到同學的霸凌,花了一整堂課斥責全班一頓。
在這段時間裡布列德一直緊緊握著右手,將右手的手指蜷曲在滲汗的手心裡。他發現,似乎被自己的右手手指給碰到的東西,都會變成--麵包。
回到家時,剛好是期待已久的卡通播放時間,布列德習以為常地用慣用的右手按電視開關。
結果晚餐桌上多了一個電視大小的超大花生麵包!
之後,布列德的右手把任何東西變成麵包的能力開始增強,從鉛筆盒到電視或其他更巨大的東西,只要一碰到,馬上自動轉變成形狀類似的麵包。
長條狀的物體變成法國麵包,格子狀的物體變成鬆餅或菠蘿麵包,方形物體變成吐司。
最可怕的事情是,當布列德期期艾艾地向媽媽解釋「為什麼家裡的電視和沙發抱枕都變成麵包」後,媽媽卻高興地說:「這樣我以後都不用去買九點過後的夜間打折麵包了!」
「重點不是這個吧!重點是妳兒子以後會像點石成金的國王那樣把什麼都變成麵包啊!」
「這樣以後都不用早起做早餐了!你把垃圾都變成麵包,這樣也不用追垃圾車了!」
「垃圾變麵包誰敢吃啊!這樣下去說不定哪天妳也會變成麵包啊!」
布列德有個非常樂觀,或可以說是神經非常大條的媽媽。
然而,可怕的事發生了。在布列德家的巷口,有一家連鎖便利商店。在這家連鎖商店的後巷垃圾堆裡,住了一隻黑色的雜種貓。
這隻黑色的雜種貓同時混了波斯貓和野貓的基因,所以又大又圓的頭上有波斯貓的長毛,身軀和四肢卻和一般野貓一樣瘦小。因為頭大毛又長身體卻很小的關係,看上去像是有鬃毛的獅子,所以布列德都管那隻貓叫做「獅子」。
布列德第一次遇見「獅子」的時候,牠的脖子上還戴著項圈,看上去是有人在飼養,但隨著「獅子」流浪的時間一長,項圈也不知在何時消失了。布列德推想「獅子」可能是因為長相太怪異才會遭到主人拋棄。
布列德在有多餘零用錢的狀況下,會買點吃的去餵「獅子」。但有一天當布列德在餵「獅子」的時候,「獅子」不小心舔了布列德的右手!
結果「獅子」就變成貓咪形狀的麵包了!
布列德嚇得馬上跑回家,隔天早上戰戰兢兢地回到事發現場,變成麵包的「獅子」已經消失無蹤。
布列德不敢去想像「獅子」是被老鼠或野狗吃掉了,還是被清早的清潔隊員給掃掉。總之當天布列德是哭著去上學。
還有更糟的,當天早上到學校後,布列德發現因為自己的段考成績是全校第三名,所以要在朝會上接受校長表揚。他必須從校長手中接過獎狀,然後跟校長握手。
這樣豈不是會在全校眾目睽睽之下,把校長活生生變成一個麵包嗎?
布列德從來沒有這麼恨自己功課好這件事,雖然假借各種名義企圖賴掉朝會,但最後還是被班導師拎上頒獎臺去了。從老校長手上接過獎狀後,布列德伸出左手。
「一年級的,伸右手!」背後的風紀委員艾莉森.諾齊亞低聲狠狠叫道。
「同學,你伸錯手了。」老校長也很溫和地提醒布列德。
布列德看著校長金絲邊眼鏡後面的魚尾紋……不,他實在沒有辦法狠下心害校長變成麵包,然後被小朋友、蟑螂和野狗吃掉。
「一年級的,給我伸出右手!」後面的艾莉森.諾齊亞眼睛裡都快噴出火了,她低聲吼道,陰沉的語調和她漂亮的外表十分不搭。
怎麼辦……眼看校長和老師們皺起眉頭,開朝會的全校同學也因為這異樣的膠著而開始竊竊私語。伸出手校長會變成麵包……布列德此時的心跳非常、非常迅速。他微微伸出右手,卻又縮了回去。
不行,說什麼都不可以……布列德鼓起勇氣,下定決心即使犧牲自己,也不要讓「獅子」的慘劇重演,牽連到其他無辜的人。
於是,他低下頭小聲對著校長說:「我……我剛才上完廁所沒洗手……」
後面的風紀委員們一陣哄堂大笑,接著校長自以為幽默地對著麥克風向全校重複了一次他的話。布列德從來沒看過那麼多人聚在一起笑得那麼開心,就連真人實境秀也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整個操場簡直都要被狂笑聲給淹沒了。總之,他資優模範生的形象毀於一旦。
從此以後,他在學校裡的綽號就變成:「蹲完馬桶不洗手」。


就讀麗池中學三年級的艾莉森.諾齊亞是個標準的美人,除了有一頭散發著雅緻東方情調的烏黑長髮外,還有張小巧的尖臉和葡萄綠的眼睛。不過,散發著古典和神祕氣息的她,是個處事風格極端惡劣的傢伙,這樣的性格即使從不良少女洗白成了風紀委員,也沒有任何改變。
艾莉森.諾齊亞只欺負她看不順眼的人,自從布列德「上廁所不洗手」的事件發生後,她就盯上了布列德。
或許艾莉森擅自判定「不洗手」只是布列德為了提高知名度的耍寶之舉,聽說她最討厭愛出風頭的傢伙。
「麵包。」背後有人這麼說,布列德打了個冷顫,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到艾莉森一臉冷峻地面對著他。
該不會……被發現了吧?布列德嚇出一身冷汗,驚嚇地看著艾莉森狠瞪著他的眼神。露出殺人視線的艾莉森,邊用右手食指旋轉著書。
由於學校裡的男生都喜歡在上課轉課本,為了遏止這股歪風,艾莉森決定和所有喜歡轉書惡作劇惹老師生氣的男生比賽轉書。如果男生們轉得沒有她久,就必須答應從此以後再轉書就要把食指切掉。
經過三天不眠不休的漫長比賽後,艾莉森終於打敗兩百名學生勝出,但是因為連續轉書轉太久已經變成習慣,所以現在全校只剩下艾莉森一個人本末倒置地會在上課時間轉書。不過艾莉森功課很好又都會把手上轉的書看完,因此老師不會責備她。
順道一提,艾莉森現在手上正在轉的書是史湯達爾的《紅與黑》(精裝版,重達1.1 kg,已閱畢)。
因為聽到了「麵包」這個詞彙,布列德驚訝地注視著可能已經知道自己祕密的艾莉森。
「看什麼看!」毫不留情地對上布列德的目光,艾莉森首先發難。布列德只好像是不小心對上小混混的目光那樣,卑微地把眼神掃到地上,低調地把自己挪出艾莉森的視線。
此時布列德才想到,旁邊就是籃球場,艾莉森之所以說出「麵包」,應該不是因為知道了自己的祕密,單純只是看見有人投籃投出了籃外大空心,也就是俗稱的麵包球。
布列德鬆了一口氣地想著。但正當他想默不作聲地逃出危險範圍時,「喂,一年級的!」艾莉森又從背後吼住他。
「什……什麼?」布列德感覺脖子轉了好幾節才把目光對上艾莉森。
「你的手,是怎麼一回事?噁心死了!」
艾莉森看著布列德的右手一臉嫌惡,因為布列德的右手上纏滿了人髮編成的小辮子。
並不是布列德的手心開始長毛,在手上纏著頭髮是布列德的母親想出的辦法。為了阻止布列德把不小心接觸到的東西全變成麵包,布列德和媽媽在家裡試著讓布列德戴上手套等可以阻隔手指與外界接觸的物體,但戴上手的手套也變成了手指麵包。
正當兩人沮喪不已時,布列德的母親想到:「既然布列德在洗澡的時候沒把自己給失手變成一個麵包,那麼用布列德自己身上的東西來克制能力,說不定行得通。」
於是媽媽便拿出布列德嬰兒時期剃下來的濃密頭髮做成應急的手套,以免布列德凡走過必留下麵包。本來那是要送去筆莊作成胎毛筆,卻屢次忘記而耽擱至今。
這個方法很有效,布列德不再隨便把書包、筆記本變成吐司,或是把公車拉環變成蝴蝶餅,世界應該就此和平了。但是布列德奇形怪狀的手套卻被艾莉森擅自解讀成標新立異的標記而被盯上了。
「喂,一年級的,」艾莉森吼住布列德,拿起手上轉著的《紅與黑》往布列德臉上砸,一瞬間布列德的眼前也佈滿紅與黑。「你的手毛噁心死了,快刮掉!」
為了維護眾人的安全,人髮手套當然是不能拿掉的。忍辱負重是英雄或主角的要件,從此以後,每到下課或放學時間布列德總是被追殺。
艾莉森似乎有超乎常人的尋人能力,無論布列德躲進溜滑梯隧道、垃圾場、廁所掃具櫃或跳箱裡面等奇怪的地方,艾莉森都能找到他。
為了不被艾莉森的課外書砸臉,每天放學回家計算如何從校門口安全到家的路線,比什麼都重要。
而今天放學回家一如往常被艾莉森追趕時,布列德意外救了差點出車禍的派蘿塔.龐德,使用的是將貨車整個變成柔軟紅豆麵包的方法。
得到了把東西變成麵包的能力後,布列德發現如果在手指接觸到物體時,心裡想著麵包的樣式和內餡,就可以把麵包變成自己期望的樣子,例如說紅豆麵包。
雖然剛才沒有細問是誰在追趕派蘿塔,不過既然是世界第一大醃菜罐頭公司「龐德企業」的千金小姐,或許追趕她的人是綁票犯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