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史卡莉.肯辛頓走進豪森高中大門,她早就料到接下來會碰到什麼場面。甜膩的花香瞬間壓過來──這種氣味通常只有在病房或葬禮才能聞到。

「情人節。」她嘆口氣,心情既有點放鬆,也有點害怕。

她逕自往置物櫃走去,那些用餐廳桌子臨時充當的販花攤位布滿每條走廊和任何小空地,就像軍事檢查哨一樣,還不斷飄來害人想流眼淚的氣味,史卡莉想逃也逃不了。學生把「愛情」綑束兜售,所得金額是為了募款,史卡莉覺得這個理由勉強能接受。

女生排隊想購買白色玫瑰贈予友人,男生則選購粉紅色花束,一來是怕收到的女生誤會他們懷有愛意,二來是怕送給他們的「兄弟」會不妥。紅色玫瑰或多或少還是會有人送,但僅止於認真的交往關係。除了那些販售花束的學生會拿著紅色玫瑰之外,其餘便是手牽著手,只差沒送戒指或訂婚耳環的小情侶。

情人節雖然只有一天,卻和聖誕節、萬聖節一樣,慶祝活動時間愈拉愈長,相關的活動時間也不斷提前。

以前史卡莉不在乎這些節日,覺得這只不過是商人不斷行銷營造出來的氣氛。她和她的男朋友達曼並不需要在他人規定的日子,互相交換卡片或糖果,來宣示彼此的愛意。一直以來,她的想法都是如此。

然而,最近她對情人節的厭惡有點緩和,今年就連那些廉價花束的氣味都不再像往常那樣激怒她。不管怎麼說,過情人節是種甜滋滋的傳統,而她也勉為其難承認這種節日有其存在的價值。今年達曼不會從大學返家,和她一起過節,為此她竟然有點難過,不過她還有另一個必須慶祝情人節的理由。

今日一整天不是看到女孩開心地尖叫,或聚在一起嗤嗤笑,不然便是躲在廁所哭泣,史卡莉不受太大影響,準備去上最後一堂課。她把東西丟在置物櫃,拿起解剖學課本時,上課鈴聲正好響起。她直接朝教室走去,許多學生都忙著搶購玫瑰花,只有她和幾位同學準時到達。實驗室裡混合了花香和甲醛的臭味,她快要吐了。

布蘭琪老師正從塑膠袋中抓出濕漉漉的死貓屍體,甜美的情人節香味就此走調。她畫著黑色眼線,擺著一張臭臉,還頂著灰白的蜂窩髮型,本身看起來就像一隻貓。史卡莉猜想,這大概就和什麼人養什麼狗是一樣的道理吧。自然科學老師有時候長得就和他們實驗的對象一樣。

老師開始上課,史卡莉盯著死貓身上浸泡過防腐劑的黏滑毛皮,以及一道下手不太確定的長切口,她滿腦子都在想,無論這些貓死了多久,此刻依舊毫無腐爛地呈現在大家面前,彷彿還存在一樣。

她並不覺得解剖課很噁心,或是很恐怖,倒是覺得這對死者不尊重,尤其還是由一群毫不專業的外科醫師來動刀。佛萊迪.康寇當初就是在解剖課和同學打賭,吞下死貓的腎臟,因而休學。這件事誰忘得了呢?想升級到高等教育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對於死貓也不能輕忽。

樂隊的管樂組正在外頭練習「血腥情人節」的那首「你迷失在我心裡」,史卡莉聽著聽著,開始分心,腦中不斷冒出許多事情,暫時忽略身旁一群學生獸醫,獨自安靜坐在窗邊,在筆記本上胡亂寫下歌詞。

只要布蘭琪老師的眼神朝她看過來,她便假裝自己在分析貓的內臟,並像戳球狀甘藍一樣戳戳死貓,然後假裝在筆記本上記錄她的觀察結果,其實她寫的全是歌詞。下課鈴聲響起,她率先衝出去,第一位跑到賣花小攤前面。

她在擺花的桌前停下,花了一些時間瀏覽經由學生包裝的不專業花束和花飾,最後在顧攤的女孩身後發現一個用深紅色玫瑰製成的心型花圈。

「嘿,瑪莉安。」史卡莉對顧攤的女孩打招呼。

「嗨,史卡莉。」瑪莉安開心地笑著說,「需要我幫妳挑選嗎?」

瑪莉安.史迪藍是學校樂隊募款負責人,也是看似熱絡但膚淺的商談專家。老實說,比起她的樂器,她拿著籌款用的糖果紙箱為時更長。所以看到她為了幫銅管樂組籌措採購音栓而販賣情人節花束,史卡莉一點也不訝異。瑪莉安非常重視自己所負的責任,史卡莉對此十分讚賞她。

史卡莉還來不及回應,那位被高年級票選最風趣的女孩──莉莎.麥克丹尼爾從桌子底下冒出來。

史卡莉不太喜歡莉莎,因為與其說她風趣,倒不如說她很煩人。她的風趣程度僅能刊在微不足道的學校年刊上,史卡莉老是這樣想,換句話說她連「風趣」這門學問的皮毛都還勾不著邊。

「買我的花吧……拜託。」 莉莎穿著和她內涵一樣過時又愚蠢的衣服,嘴裡的口氣聞起來像雞蛋沙拉,一見到人就情不自禁開玩笑。史卡莉本想反擊,但卻還是忍住不去理會。

「我喜歡這個花圈。」史卡莉謹慎地說,「多少錢?」

花圈上所使用的是英格麗.褒曼混種玫瑰,同時也是史卡莉最愛的花。她愛那深紅色馥郁的花,以及近乎黑色的花苞,更愛開花後花瓣會漸漸染上微量紫色,但最讓她欣賞的原因,是花被剪下後,還是能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這些花就和他們所命名的女星英格麗.褒曼一樣,優雅美麗,青春永駐。

史卡莉覺得自己就像一位博物館館長,偶然在跳蚤市場找到高貴無價的女用胸針一樣興奮。她相當確定眼前這幾位女孩絲毫不明白她們所販賣的花有多麼與眾不同。

「我們是為了增加銷售量,才製作花圈販賣。」瑪莉安實事求是地說著,原本開心的語氣因為急於想成交而消失無蹤。「我們故意做大一點、精美一點,這樣才能賣貴一點。」

「我身上只有三十塊。」史卡莉說。

「可是我們想賣四十塊耶。」瑪莉安拉莉莎一同加入討價還價行列,不過莉莎一點頭緒也沒有。

「差額明天補給妳可以嗎?」

雖然史卡莉在校內的聲望地位莫名其妙地升高,而且她現在也不像以往那樣愛裝酷,不過她還是能猜到瑪莉安的答案。

「史卡莉,要是我通融妳,」瑪莉安的回答像商人一樣精明,「其他人也會這樣要求,我可沒時間整天去找大家討錢啊。」

「我先幫妳付吧!」莉莎.麥克丹尼爾大喊,一邊笑得花枝亂顫,一邊往小抽屜裡丟進十塊錢。

「莉莎,謝了。」史卡莉十分訝異。

史卡莉把剩下的錢交給瑪莉安,再把花圈像手提包一樣扔過肩提著。以樂隊人員手做的標準來說,這個花圈已算十分漂亮,想要做出這種豪華的心型花圈應該需要一百朵玫瑰吧。這樣規格的花圈要是在外頭,肯定至少得花七十五塊才能買到。

「送給達曼嗎?」莉莎羞怯地詢問。她之所以借史卡莉錢,不外乎就是想換取一點八卦。

史卡莉看了看她們,心照不宣地微笑,接著她走向置物櫃,拿了一些東西便離開。

這些花的確是為情人節所買,但不是為了達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