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各位同學,老師當時跟你們說學習護照的點數可以換神祕禮物,你們偏不信,好啦,現在答案要揭曉啦,我看,有很多人會後悔囉!」

「什麼禮物?什麼禮物?真的會後悔嗎?」學生七嘴八舌。

「一個禮拜後,點數換禮物,請拭目以待!」我昂起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早就跟你們說會有神祕禮物了!」

接下來的幾天,老師們從家裡帶來的物資,讓我大開眼界。

什麼都有!

書啦,玩具啦,文具啦,手錶飾品馬克杯,書架電話檯燈手提袋西裝外套什麼都有!

而且,最神奇的是,我赫然驚覺,商品中數量最多的是陶鍋砂鍋瓷盤和餐具組,上面都印著:「南投縣政府敬祝教師節快樂!」或「中寮鄉鄉公所敬祝教師佳節愉快!」

沒錯,就是教師節禮物。這、這、這,我無言了。

七天後,配合學校辦理的「隔宿露營」活動,我將滿滿十大桌的商品陳列出來。

學生們驚呼的聲音此起彼落,團團圍著那些終於揭曉的神祕禮物東摸摸西摸摸,不時發出:「我要這個!」「這個手錶好好喔!」「這個背包要一百五十點喔?」等等的聲音,我再次擺出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欠揍表情,「就跟你們說,不集點數會後悔了吧!」

的確有很多人當下就後悔不集點數,當我不斷聽到有人說「早知道就多集一些點數」時,我的內心絕對不是竊喜這樣保守的詞可以形容的,而是澎湃到無以復加!

但,令人洶湧澎湃的還有另一個花招!

我把所有物品當中最具價值的十二項列為精品,準備在當晚的露營晚會推出來競標。

是的,競標!點數喊得最高者就可以拿走這些精品--包括高級電子錶、我的職業級棒球手套,以及一個全新的火烤兩用鍋。

火烤兩用鍋?誰要啊?

學生們也這樣問,但,我就說我有花招嘛!

當晚的露營晚會不止學生老師參加,我還邀請了家長參與--是的,家長,這是祕密武器!

先說手錶好了,一陣熱烈的廝殺之後,一二○○點標走了。

接著,我的手套引起另一波的高潮。

我的班級的男生們,因為體育課也是由我帶領,對棒球和壘球瘋狂的著迷,一看到這個職業級的棒球手套出場,立刻擺出勢在必得的架勢,雖然另一個年級的學生們早就聯合集資磨刀霍霍,但他們可沒在怕的。我的愛將之一:子平,是個我見過最有運動天分的游擊手,對於這個內野手套,可是垂涎不只三尺,尤其這個手套來自於我--也就是他的偶像,更讓他有捨我其誰的氣魄!

所以,他們也老早就「資金」齊備,準備一較高下。

果然,當點數一開始由五○點、一○○點,不斷往上累積的時後,有人喊了:「一○○○點啦!」

「哇!」一陣譁然。

「一五○○啦!」

「哇!」

「二○○○啦!」「三○○○啦!」「四○○○啦!」

「哇!哇!哇!」

哪來這麼多點數啊?會不會喊爽的啊?

「阿翔、阿翔,你還有多少?」只見子平跟他那夥好兄弟,圍著班上的第一名阿翔,發出求救信號。

「都拿去,拚了!」阿翔害羞的笑了笑,但很有義氣二話不說丟了點數出來。

「以後再還你。」子平跟他的兄弟們心虛的說著,轉頭大喊,「五○○○點啦!」

「五○○○一聲!五○○○兩聲!五○○○……三聲啦!」

「耶!」

「喂,點數要還喔!拿學習護照來登記跟阿翔借的點數。」

「喔,可是點數要……」

「你作業好好寫,點數就有了啊!」數學老師

嚴長壽:王老師讓所有教育從業人員從絕望中燃起希望!

 

隨著個人拙作《教育應該不一樣》的出版,我陸陸續續看過許多有關教育的書籍,這其中尤其令我驚嘆的就是來自芬蘭、澳洲這些人口不但眾多、國力也不過與臺灣相當的國家,在教育上竟已經擁有許多超前的成就,這更強化了我個人一直深信的理念——臺灣的教育已經面臨到必須全面修正的態勢。

隨著時代快速的向前挪移,教育本當是在政府的領導下扮演前照燈的角色,沒想到我們卻依然執迷於過去僵化的考試與強記模式當中。王老師的這本書,除了讓所有教育從業人員看到一個年輕教師從不斷的學習與探索中找到方法,從絕望中燃起希望,從僵化的教育體制中找到方向與未來。但最重要的是王老師的摸索,其實已是世界先進教育國家最適用的教學方式,他更印證了教育的結構性問題必須徹底改變。

個人認為這個改變必須從填鴨式的教學,走向啟發式的教學。在現今全面開放的世界競爭環境下,未來的老師必須要有能力教出比自己更棒的學生,做為老師的更要從講臺上走下來,重新學習放下傳統的教學方式,與學生共同發掘問題,並訓練學生找到答案的能力,這就是啟發式教學的真正精神!

 

嚴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