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陶玉目光轉動,四顧了一眼,只見崑崙三子和玉簫仙子,已佈下合圍陣勢,當下冷冷說道:「我只告訴你們一件事,那智光大師已死,當今之世,只有在下能夠救朱姑娘和趙小蝶的傷勢了」

楊夢寰怔了一怔,道:「只怕未必吧!」

陶玉道:「朱若蘭、趙小蝶,此刻都傷勢嚴重,暈迷不醒,在下先救一位,以資證明。」

楊夢寰心中暗道:「趙小蝶、朱若蘭兩位姑娘,不論哪一個落在他的手中,咱們都有所顧慮。」

但聞陶玉冷然接道:「那趙小蝶不但內傷沉重,而且她還服用了天竺僧侶的毒藥,那藥性雖不劇烈,但她不能運氣抵拒,只有咬牙忍耐苦熬,就是再行服用那天竺毒藥,以解痛苦,如是再多服幾次,中毒過深,縱然醫好她的傷勢,那也是無法去除毒瘤了。」

言下之意,無疑說出先救趙小蝶了。

楊夢寰略一沉吟,回目對玉簫仙子,道:「有勞姑娘去請那趙姑娘來。」

玉簫仙子暗道:你受他騙了數十次,還聽他什麼鬼話。

口中卻忍下未言,轉身而去。

片刻之後,抱了趙小蝶出來。

這時,群豪雖然哀傷那百毒翁的死亡,但因強敵當前,誰也不存絲毫大意之心,強抑傷感,全神待敵。

楊夢寰低聲對崑崙三子,道:「三位師尊,咱們布成一個方陣。」

崑崙三子口未應言,人卻依言布成了一座方陣。

楊夢寰接道:「玉簫姑娘,把趙姑娘放在陣中。」

目光一轉,望著陶玉道:「陶兄,如若具有替趙姑娘療傷之心,請入陣中。」

陶玉仰天大笑三聲,棄去手中長劍,緩步行入陣中,蹲下身子,連拍了趙小蝶身上四處大穴。

楊夢寰、崑崙三子,個個仗劍凝神而立,只要一發覺那陶玉別有圖謀,立時揮劍群攻。

陶玉拍過趙小蝶四處大穴之後,閉上雙目而坐。

過有頓飯工夫,趙小蝶突然挺身坐了起來。

楊夢寰道:「趙姑娘,請運氣一試,傷勢如何?」

趙小蝶緩緩站起身子,暗中運氣一試,道:「傷勢大好,餘疼甚微。」

陶玉一挺而起,道:「楊兄此刻相信了吧!」

楊夢寰道:「閣下這療傷之術,可是聽那智光所授麼?」

陶玉道:「個中道理深奧,但此刻在下卻無暇對幾位解說了」

楊夢寰淡淡一笑,道:「陶兄,不願解說療傷之法,那也罷了,但還有朱姑娘的傷勢,也要借重大力。」

陶玉道:「難道閣下不怕在下挾持朱姑娘,逼諸位放走在下麼?」

楊夢寰道:「除非陶兄能夠先不管自己生死。」

陶玉冷笑一聲,道:「在下並未求治朱若蘭的傷勢,是楊兄請兄弟療治了。」

楊夢寰道:「你如能療治好朱姑娘的傷勢,咱們便讓路放行……」

陶玉目光轉動,只見那隨同智光而來的天竺僧侶,齊齊跪在地上,面對著智光的屍體合掌當胸,口中唸唸有詞,似是在低誦經文,超渡那智光大師的亡魂。

兩個隨來的青衣人,也隨著天竺僧侶,跪在地上,看樣子並無為智光報仇和自己拚命之心。

這時,趙小蝶已然把真氣運行一週,冷冷道:「陶玉,在場之人,都已經知道你的為人,你想施展詭計逃走,決難得逞,眼下你只有一條出路……」

陶玉淡然一笑,道:「救活朱若蘭。」

趙小蝶道:「不錯。」

陶玉微微一笑,道:「智光死後,遍天下,只有我陶玉一人能夠救她,此刻,你們哪一個動手殺了我,也就算殺了那朱若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