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山妖



一早屋外就傳來野奴的尖叫聲:「啊──!是誰,到底是誰?」

八樂睜開惺忪的睡眼,幾天前去了冥市回來之後,疲憊感到現在還沒有消退,他打了一個哈欠轉過身去繼續睡,但是野奴似乎不想給他一個清靜,繼續的發出尖叫。

「八樂──!八樂你快點過來看,八樂……」野奴氣得跳腳,咆嘯的聲音簡直就快把房子給掀了。

八樂呆滯的睜開眼睛幾秒,看著天花板上的灰塵被野奴的音波震落。

灰塵沙沙掉下,天花板彷彿隨時會倒塌。

「八樂、八樂、八樂……」野奴還在屋外大叫。

八樂倒數著時間,十、九、八……

三、二、一。他剛在心中默數完畢,房門就砰然一聲陡然被撞開,野奴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說道:「八樂,你快點過來看看。」

「野奴,進房門之前記得敲門。」八樂口氣平淡說道,絲毫感受不到野奴的心急。

他慢條斯理的從床上坐起身,看著那一扇可憐的房門,這次估計又要再換一道門鎖了。八樂已經忘記這是野奴第幾次撞開他的房門,也忘了門鎖已經換過幾次了。

野奴急沖沖的奔到床邊,著急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那是說什麼的時候?」八樂回野奴。

野奴沒有回答,一把扛起八樂,直接奔出房間,往門口的方向跑去。

那畫面看起來煞是奇妙,就像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揹著二十幾歲的大人,可是動作一點兒也不辛苦,反倒顯得十分靈活輕快。

野奴是一隻貓妖。

而八樂是半人半妖的煉妖師。

野奴抓著八樂來到門口,今天的陽光明媚,金黃色的光線從葉縫中灑落,林間徐風輕拂。八樂伸了一個懶腰,深吸了幾口林間的清淨空氣。

「八樂,你看。」野奴指著門邊一個竹簍子。

八樂這才注意到自己家門口竟然被亂丟垃圾,他皺起眉頭說道:「是誰這麼沒有公德心?」

「就是說嘛!」野奴義憤填膺說道。她雙手插在腰上,氣呼呼的抱怨,「一定是昨晚那隻鬼鬼祟祟的妖怪。」

「喔?」八樂昨天睡昏了,倒是沒察覺到有妖怪在附近走動,或許是因為對方沒有露出殺氣,所以他也就不在意對方的動靜。

畢竟住在山林裡面,時不時會有一些精怪鬼魅出現,若是整天神經兮兮的注意這些事情,那日子也沒辦法好好過了。

再加上……他還有一隻壞脾氣的貓妖野奴當保鑣,八樂想到這裡,順手摸向口袋,掏出了一根香菸叼在嘴裡。

剛起床腦袋還是不太清楚,他需要提個神,才有精力來處理這一包垃圾。

野奴侃侃說道:「昨天晚上有一隻妖怪在門外晃來晃去,我看她是隻小妖,就沒有理她,沒想到今天早上……她居然把這個東西放在門口,我們家又不是托兒所!」

「托兒所?」八樂皺起眉頭,同時點燃打火機。

啪擦一聲,火苗跳出打火機,點燃了他嘴上的香菸。

八樂吸了一口,然後呼出,白色煙霧飄散在空氣中。

「哇哇──嗚嗚,哇啊啊啊……」陡然一道嬰兒哭聲震天響起,嚇得八樂手中的香菸差點掉落地面。

「什麼聲音?」八樂瞪大了眼睛看向野奴。

野奴摀著耳朵說道:「棄嬰。」她的眼神看向門邊的竹簍子,嬰兒的哭聲就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棄嬰?」八樂的腦子總算清醒過來,認真的看著竹簍子,原來那不是垃圾而是小孩。

「他可能不喜歡二手菸的味道吧!」野奴說道。

八樂怔了一怔,自顧自的又抽了一口,不禁覺得不爽,剛才野奴在那裡呱呱叫了半天,這個嬰兒也不哭不鬧,現在他只不過抽了幾口煙,這嬰兒反倒哭得呼天搶地。

可惡,八樂越想越不爽,叛逆的故意多抽幾口菸。

「哇哇哇……啊啊,嗚啊啊……」嬰兒越哭越大聲,就像要和八樂作對似的。

「啊,好吵呀,八樂,別抽了,他一直哭,我都快被吵死了。」野奴受不了的說道。

八樂瞪了野奴一眼,現在這是喧賓奪主嗎?他很想問,為什麼這個小傢伙來了之後,當主人的他就不能抽菸了?

「嗚嗚嗚……」竹簍子中的哭聲還在繼續。

「八樂。」野奴冷冷的喚了一聲,似乎在示意八樂快點把香菸熄掉。

「知道了。」八樂也被這哭聲弄得快受不了,他將菸蒂熄了,走到竹簍子前面。

竹簍子上頭有一層蓋子,所以無法一眼望見裡面的東西,它的外觀又破又舊,感覺就像用了十幾年。

八樂伸手要將蓋子掀開,野奴著急說道:「小心。」

「嗯?」八樂看向野奴,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究竟是怕他傷害了小嬰兒,還是怕小嬰兒會忽然攻擊他?

「不要傷害他。」野奴咬著下唇說道。

「我像是會傷害他嗎?」八樂撇著嘴角問道。

「不要吃掉他。」野奴楚楚可憐的又說。

「我像是會吃掉他嗎?」八樂不禁一把火都上來了。

「嗚嗚,不要傷害我。」野奴一看見八樂發火,整個人蹲到地上露出無辜的眼神。

「野奴,滾一邊去。」八樂將野奴推開,重新審視眼前的竹簍子。

竹簍中的哭聲在香菸熄掉之後就平息不少,此時只剩下嚶嚶啜泣。

野奴又爬了回來,挨在八樂身邊看著竹簍子,似乎她的母性被激發了,所以很是好奇竹簍中的小嬰兒長得什麼樣。

八樂打開竹簍,不料一道尿液霎時噴出,八樂大喊一聲:「有埋伏!」

他和野奴連忙往旁邊跳開。

嬰兒撒完尿,發出「吱吱」的聲音。

聽到這陣叫聲,八樂覺得似曾相識。

他和野奴同時探頭看進竹簍子裡面,沒想到裡面的寶寶竟然長得一副不討喜的醜樣子。

「這是什麼?」野奴嫌惡的問道。

「應該是猴子吧!」八樂頓時興趣全消。

「有藍毛的猴子嗎?而且頭上還長了兩隻角。」野奴仔細打量了一下竹簍中的壯碩嬰兒說道:「比較像是藍毛猩猩吧?」

「藍毛猩猩頭上會有角嗎?」八樂吐槽。

「八樂,你是煉妖師欸,應該知道他是什麼吧?」野奴啐了一聲說道。

「嗯,應該是變種的山妖。」八樂說道。

「先抱進去再說吧。」野奴說完,沒有詢問八樂的意見,直接將小嬰兒抱進屋子裡面。

八樂張大眼睛看著野奴的背影,這裡應該是他的房子吧,怎麼搞得好像野奴才是主人。

進到了屋子裡面,兩人仔細看著小嬰兒。

嬰兒坐在桌上發出吱吱叫聲,擺動著雙手,彷彿對周圍的事物都充滿興趣。

不過八樂和野奴越看這嬰兒越奇怪,內心也浮出同樣的感想──這嬰兒長得還真不是普通的醜,扁塌的鼻子、外露的鼻孔竟然還露出半截鼻毛,皺巴巴的皮膚,只是嬰兒而已竟然已經有深刻的法令紋和魚尾紋了,更別說他的眼珠子像金魚似凸出……

幾乎看得到的地方都可以挑出毛病來嫌,怎麼會有嬰兒這麼不可愛呢?

八樂和野奴雙手環在胸前,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個嬰兒。

半晌之後野奴才問:「接下要怎麼處理?」

「妳抱回來的,應該是妳處理吧?」八樂說道。

「八樂,拿出一點愛心好嗎?」野奴說道。

「不然就……抱去妖生所吧。」八樂不太想管這檔子閒事。

妖生所是妖怪的養育中心,為了讓許多絕種或是逐漸滅絕的妖怪得以傳續下一代,因此妖盟設立了一處名為「妖生所」的培育中心。

那裡既像是托兒院,也像是孵孕中心。

野奴聞言立刻反對,「不行!乾脆把他吃掉算了。」說完霎時變臉,露出猙獰的表情打算將山妖的嬰兒吃下肚子。

八樂連忙抓住她的衣領,阻止她衝動作出決定。

他冷汗直流,難怪人類覺得妖怪沒有邏輯可言,因為他們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要快,上一秒才母愛氾濫的把小嬰兒抱進來,下一秒就露出獠牙要把嬰兒給吃了。

但八樂可以理解野奴為什麼忽然發狂,八成是因為她不想和妖生所打交道吧,妖生所是由妖盟所設立的機構。

野奴本來有七條尾巴,就是被妖盟使者砍斷了兩條,才變成現在這樣道行不上不下的五尾貓妖。

因而只要提到妖盟,野奴就會氣得七竅生煙,作出許多違背常理的舉動。

「等一等。」八樂說道。

「把他吃了以絕後患!」野奴張牙舞爪,理智線早就斷裂了。

「等一等。」八樂耐著性子又說了一次。

「就讓我滅了他吧!」野奴大吼大叫的根本聽不進去。

「給我……」八樂的聲音一沉,陡然一怒:「安靜一點!」

他用力捶了野奴腦門一下,野奴立刻縮回地面瞬間安靜了下來,她淚眼汪汪的看著八樂,「你……你打我?」

「安靜一點。」八樂嘆了一口氣,認真思索要怎麼處理這個山妖小嬰兒。

沒想到野奴忽覺委屈,竟然哇哇大哭了起來。

「嗚嗚……哇哇哇……八樂是壞人……嗚嗚嗚……」

野奴一哭,坐在桌上的山妖小嬰兒像是被傳染了,霎時也哭了起來,又是那震耳欲襲的哭吼。

「哇哇……啊啊……哇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