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



【第 十三 章】蛻變



   折蘭勾玉輕輕嘆息,他居然對一個孩子動心,耐心地等她長大,等她回家,

   而這個孩子還有一個天下皆知的身分──他的徒弟。

   若是被世人知道,會有怎樣一番風雨?





新年一過,天候漸漸回暖,不知不覺又到了杏花時節。

每當這種時候,折蘭勾玉便會特別思念向晚。杏花與向晚,太過有緣。

這日得閒,折蘭勾玉獨自策馬來到啟明山北半坡的杏花林。大片杏林如今枝頭已綴滿杏紅花蕾,他站在那裡,想起第一次帶向晚來杏林的情景,心中思念更甚。

「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

若隱若現的聲音,讓折蘭勾玉剎時握緊拳心,險些捏碎手中摺扇的玉柄。少頃,他慢慢鬆開,笑容也在臉上浮起。這個聲音,這首詩,除了向晚還會有誰?別後三年,他記不清已來過多少次,只盼望能在漫漫杏花下,再次看到那個明媚沉靜的女子。

無數次的希望,無數次的失望。

這一次,他終於等到了。

折蘭勾玉心中狂喜,神情卻是坦然。他悠哉踱步入林,似漫不經心,實則在尋找向晚的身影。聽音辨位對他來說不是什麼難事。穿過大半杏林,折蘭勾玉看見了那道久違的身影。

她一襲絳紫絲帛長袍,頭髮高高束起挽成小髻,只留一小截髮尾,背對他站在一株杏樹下,哼著不知名的小調。折蘭勾玉停步站在丈餘開外看著她,帶著微微的貪婪與滿滿的思念,心弦驀地放鬆。

他的小晚,終於回來了。

一個哼著小調,一個遠遠看著,一時之間兩人都沒行動。

哼完一支曲子,向晚徐徐轉過身來,手挽一枝怒放的杏花,半月明眸笑成彎月牙,看著折蘭勾玉,盈盈道:

「師父,近來可好?」

猶如電光石火,一瞬間擊碎了折蘭勾玉所有的理智。什麼尊貴什麼氣質什麼身分,統統化為塵埃。向晚餘音未落,一眨眼人便被擁進他懷裡。她的臉被密密緊緊地悶在他懷裡,微微勾起嘴角笑了。

「小晚……」嘆息中有滿足,折蘭勾玉鬆開向晚,輕輕擺弄著她散在髮髻外的髮絲。

三年未見,她又長高了許多,如今已至他下巴處,出落得如蓮出水,雙頰豐滿,有種胭脂的瑩澤。她本就早熟,又比一般孩子高。如今一看,折蘭勾玉不由得喟嘆,他的向晚,終於長大了。

向晚眼一彎,伸手一扯髮帶,青絲如流水般傾瀉,日光下頭頂竟亮成一圈淡淡的光環。

「莫前輩妙手回春。」

折蘭勾玉回神,伸手,絲絲縷縷,滿頭青絲,並無疤痕留下。師父推薦的江湖隱士莫前輩,果然名不虛傳。

「莫前輩還說,師父是祖師爺的得意門生,世人只道折蘭公子才冠天下,殊不知折蘭公子也是武冠天下。」

折蘭勾玉輕笑出聲,抽出懷裡摺扇輕輕一開,眉一挑,無限風流道:「這三年,妳掏了為師多少秘密出來?」

「不多。」向晚垂首笑笑,忽然又抬頭,望著折蘭勾玉淡淡道:「師父可以帶我站上杏樹嗎?」

折蘭勾玉挑眉,未及開口,向晚又加一句:「久別重逢,算是師父歡迎我回家吧。」

理由聽起來合情合理,雖由眼前的人主動提出失了些味道,不過看著那張魂牽夢縈的面容,他又怎能拒絕?

其實,此前樂正禮即時救起鍾離那次,向晚便猜到折蘭勾玉與他應該都會武功,而且修為不低。偌大家族的繼承人,怎會獨自一人去遊學?要嘛身懷絕技足以自保,要嘛護衛藏在暗處,或二者兼而有之。莫前輩的話,不過是肯定了她心中所想罷了。

此刻,折蘭勾玉攬著她,也不見有什麼動作,身形一輕,兩人便躍上一株杏樹枝頭。杏樹枝大根粗,料想該有百年樹齡。兩人站在樹枝上,向晚最初微有些不穩,小手緊緊地揪著折蘭勾玉胸前的衣服,迎著日頭,竟覺無比愜意。

杏花仙子的記憶浮現,向晚嘆一聲:「要是能在杏樹間飛來飛去就好了,莫前輩怎麼都不肯教我……」

話未完,人又騰空。折蘭勾玉足尖輕點,抱著向晚在杏樹間穿梭。向晚從開始的略顯害怕,到最後全然信任地鬆手,只由折蘭勾玉攬著她,迎風笑鬧著,間或哼著不知名的小曲。

折蘭勾玉側目,那個在他心裡一直還是個孩子的女子,身上絳紫衣袍飄飛,粉面若桃,黑眸若夜,喜如盛放的杏花,還有銀鈴般的笑聲,精靈般的美麗。

只怕這一幕,又會成為他心裡的印記吧。

折蘭勾玉輕輕嘆息,他居然對一個孩子動心,耐心等她長大,等她回家,而這個孩子還有一個天下皆知的身分──他的徒弟。若是被世人知道,會有怎樣一番風雨?

「小晚,我們回家。」

日落山頭,向晚興奮了一陣,折蘭勾玉抱著她幾個起落,下了杏林坡,直接上了馬。

向晚還沉浸在興奮中,坐在折蘭勾玉懷裡,雙頰若緋。畢竟才早春,她有些冷,愈發往折蘭勾玉懷裡縮去。

「師父,我回來了。」

她聲音輕得近乎耳語,似睡似醒,以為折蘭勾玉聽不到。

三年來,這句話埋在她心裡百轉千迴,今天終於可以說出口了。

折蘭勾玉笑了,也不說話,只是攬在她腰際的手一緊。

馬悠悠前行,時光彷彿回到遊學那時,可卻有什麼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