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寄件人: jennywt@tcsbank.com.tw
主題: From 夏傑修之妻
收件人: staruc530@gmail.com
日期: 2012年2月16日,午6:19

邱小姐:
雖然我可以用「狐狸精」、「不要臉」、「賤貨」這樣的詞語來稱呼妳,但我想,我如果那樣稱呼妳了,也就自降身份,淪爲和妳一路的貨色了,所以,我還是對妳以禮相稱。
妳給我的信看似洋洋灑灑,情真意切,可是妳的事與我何干?
我是一個有家有室的女人,過著正常的生活,我的婚姻不但受法律的保障,也沒有做出被別人認爲是不道德的事情,更沒有干涉他人的家庭生活,所以,妳實在沒有必要寫信給我。我倒是認爲,妳有必要找心理醫生咨詢一下,看看自己的心理健康是不是出了問題,因為從妳的信裡,我可以感覺到妳的偏激和自私。我雖然沒有見過妳,但從妳的字裡行間,我可以感受到妳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本應有著一個美好的前程和幸福的家庭,但是讓我感到遺憾的是,妳不但不追求過正常人該有的感情生活,反而沉溺於感情遊戲當中,並從中得到某種强烈的快感。
妳的行為讓我完全不能理解。
人生是不能兒戲的,而感情對於女人來說,無疑是關係到女人一生的極爲重要的一個大事,更不能當成遊戲來玩。我無法理解妳爲什麽熱衷於這樣的三角感情遊戲,所以我只能據此得出判斷,要麽是妳的心理發生了某種奇怪的扭曲,要麽是妳的精神出現了障礙。
雖然我與妳並沒有什麽私人關係,但出於一個對陌生人的關心,我還是奉勸妳,停止這種感情遊戲,去看看醫生吧!
看了妳寫的信,我很欽佩妳出神入化的想像力,妳向我展示了幾幅絕美的愛情童話故事,妳想讓我相信,妳和我的老公是真心相愛。可是,妳却忽略了一個最簡單的事實,任何東西被描繪得太美了,就可能是假的。也許妳無意編造這樣的愛情童話來騙我,這些愛情童話只是妳自己想像出來聊以自慰的玩意,現在我要告訴妳,妳的悲劇就在於,妳不該輕信一個結過婚的男人的話。
雖然我也相信,我老公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男人,但他是個男人,而男人天生就存在著劣根性,男人習慣像征服世界一樣征服女人,這種征服欲與愛情之間一點關係都沒有,而妳,只是不幸地成爲了我老公想要征服的一個女人而己。
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妳,我老公或許對妳有那麽一點好感,但憑藉著那麼一點好感,就認爲他肯為妳拋開一切,甚至離開家庭?那麼妳實在是太過幼稚可笑了。
試想,如果我老公真的愛妳,那麽他爲什麽遲遲不給妳一個確定的答覆?如果我老公真的愛妳,那麽他爲什麽不願意和妳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却總是躲在見不得人的角落?如果我老公真的愛妳,那麽他又爲什麽從來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妳的名字,更不曾在我面前提起離婚二字?
不要用「傑修有責任心、念及多年夫妻恩情才不肯提出離婚」這樣自欺欺人的理由,來爲你們那脆弱得不堪一擊的婚外情找一個理論支撑。對於男人來說,給女人最真最深的愛情承諾是什麽妳知道嗎?那就是讓女人披上了潔白的婚紗,爲她戴上結婚戒指,和受到眾人的祝福,這一點,我老公都為我做到了,而妳呢,妳在他那裡得到了什麽?除了得到「小三」這樣一個不光彩的名稱之外,其它什麽也沒有得到,竟還大言不慚說我老公愛妳,妳不覺得這很可笑嗎?
除了妳出神入化的想像力外,我還震驚於妳的淺薄,妳應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上班族,但妳分辯是非的能力却讓我不敢恭維。
妳動輒說我老公己經不愛我,說我和我老公之間己沒有愛情可言,而妳這樣說的根據無非是我老公在妳面前的一面之辭,而真實的情况妳瞭解嗎?
要反駁妳的謬論很簡單,如果我老公不愛我,他能和我結婚嗎?
這麽多年來,我和我老公之間確實也出現過一些矛盾,但每當我想到我老公對我說的這句話,我的心裡就釋然了。
妳仍不知道我老公爲何不肯給妳任何婚姻的承諾是吧?還是我來告訴妳吧,因爲妳年輕,漂亮,有著撒嬌的性格,男人之所以和妳在一起,無非是貪念妳青春的肉體,尋找那種婚姻之外的刺激而己。因為他們的心和肉體是分離的,而且肉體的歡愉來得快去得也快,一旦有一天,我老公對妳的肉體己經不再新鮮,那麽我老公立刻會抽身退出,那時妳會發現,妳只是做了一次高檔妓女而己。
妳說得對,我老公是一個負責任、理性的人,他知道他的家庭和未來歸宿在我這裡,儘管他會和妳上床,儘管他和妳上床時也會一時衝動地對妳說:「我愛妳」,但是當他清醒時,他仍然會回到我身旁。
不要以爲我和我老公之間只是單調乏味枯躁的生活,我們經過多年的磨合,我們的愛情己經演變成一種彼此無法分開的親情,我們的浪漫當然不像少男少女那樣熱烈奔放,我們的浪漫往往體現在一個關切的眼神中,一桌香噴噴的飯菜中,一聲輕輕的問候中。我們的心靈相通,配合默契,雖然我們在一起交流不多,但通過對方的一個眼神、一個細微的動作,我們就能洞察對方內心深處的波動。
這就是家人,家人不一定是知心愛人,卻是生死伴侶。
情到濃時淡如水,愛情不可能永遠熱烈奔放,時間長了,愛情會沉澱下來,變得平淡深沉,但平淡深沉並不代表愛情己經消失,妳沒有結過婚,妳不可能理解我和我老公的這種感情。
根據一些表面現象就妄加揣測,這正是妳的淺薄之處。
其實妳和我老公之間的事情,我並不是一無所知,因爲我有女人的直覺,和我老公生活了這麽多年,我老公的一些微妙變化都逃不過我的眼睛。不過我要告訴妳,從最近一段時間來看,我老公的變化對妳己經越來越不利了。
或許,我老公己經開始對妳産生了某種厭倦,而妳也敏感地發現了這一點,妳的內心開始感到恐懼,妳害怕有一天我老公會一去不復返。正是這種恐懼感越來越濃,於是妳要孤注一擲放手一搏了,妳撕下了柔情脈脈的面皮,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厚顔無耻地向我攤牌。爲了讓我就範,妳甚至把自己肚子裡還未出生的孩子當成了籌碼,這樣的行為,讓人覺得妳很可悲。
這場感情博弈妳注定要成爲輸家,早點放棄,尋自己的生活吧,身為傑修的老婆,我提醒妳,每個當小三的女人,都注定要被釘在道德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妳醒醒吧!
該說的己經說完,我希望這是我給妳寫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後一封。

夏傑修之妻 艾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