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APTER 1  殺手專門店

  紅色的細高跟鞋踩在鋪了高級地毯的地面上,並沒有發出「搭搭搭」的聲響。

  身材纖細的妙齡女子穿梭在會場大廳,每位賓客都盛裝出席參加這場慈善餐會。

  「門口到會場正中間,一百零七步。」女子停下腳步自言自語,但這句話卻透過掛在她胸前的美鑽傳送出去。

  她胸前這串發出奪目光芒的鑽石項鍊,其實內藏了高科技裝置,不但是個視訊裝置,還能躲過任何金屬探測器的偵測,在危險時只要將項鍊狠摔在地上,還會發出刺鼻的煙味以利使用者逃亡,而發明這項裝置的,是個只有十二歲的小男孩。

  女子的年紀大概只有二十出頭,凹凸有致的身材加上絕美的面容,吸引了在場所有男賓客的注意,她穿著一身火紅的時尚禮服,當她走動時,周遭彷彿只剩下她有顏色,她就像一個出現在黑白電影中的彩色人物,讓其他賓客相形失色。

  今晚這場慈善餐會是由一家國內知名的企業發起的,出席的不乏政商名流和影視巨星,女子以報社記者的身份混了進來。

  當然,混進來的不只她一人。

  女子彙報完場內的情況,踩著優雅的交叉步伐走向自助餐區,來到一名男子身後。

  「阿手,你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吃?辦正事要緊。」女子輕鬆的以背部輕靠著牆面,雙手交叉在胸前,看著那名叫做阿手的男子。

  男子聞言,停止將食物送到嘴裡的動作,他長得十分高大且身形比例完美,剪裁合身的黑西裝穿在他身上,讓他顯得帥氣挺拔,西裝內的白襯衫並沒有紮入褲內,最上面的兩顆釦子沒扣上,露出精實的胸膛,他的五官非常有男人味,不說話的時候,眼神讓人不寒而慄,他雙手都戴著黑色手套,如火燄般直立而起的頭髮,非常有特色,彷彿在他身上只找得到黑與白兩種顏色。

  「殺殺,我很餓。」阿手說話一向非常精簡,雖然他這麼說,但還是乖乖的把一塊精緻的蛋糕放回餐盤內。

  「我都把資料彙報給小價了,他會幫你算出最佳路徑,目標就在樓上的VIP室,等一下燈滅了就開始行動。」殺殺快速在阿手耳邊交代完畢之後,轉身往會場門口的方向走去。

  美女殺殺和硬漢阿手都是一間名為「殺手專門店」的成員,另外兩名成員則是電腦天才小價和身兼老闆的老龐。

  這間隱身在鬧區之中的專門店,掛的招牌是「分手專門店」,表面上是一間專門處理男女感情問題的公司,熟客才會知道他們私下從事的工作。

  只要委託人下達了「分手」的指令,店裡的四名成員就會出動解決目標,為了讓委託人有仔細思考是否要執行「分手」的時間,通常接單和實際行動會有三天的緩衝,畢竟把人殺了,就回不來了,人命可不是像打電動那樣,死了只要按「try again」就能夠讓主角復活。

  而這三天的「鑑賞期」,專門店會派出殺殺勘查最佳的動手時機和觀察目標的生活習性,殺殺在組織內的角色,就像是人的「腳」,負責事前的查探。也因為她是一個美女,到任何地方都不會受到太大的阻攔,因此她總能順利完成任務。

  擅使毒和各種兵器的殺殺還有另一個任務,那就是「報價」。

  每條人命都有一個價碼,易殺的目標便宜,難殺的人當然就貴。

  這次老龐接到了一張「分手訂單」,委託人是一位知名企業老闆的兒子,他的父親在上個月過世了,但繼承者卻不是他,於是他願意出高價買下繼承者的一條命,而這場慈善餐會就是他精心策劃的,為了讓殺手專門店的成員可以在這裡解決繼承者。

  「崩──」會場內的燈光突然全部熄滅,漆黑的空間裡充滿賓客的喧譁聲。

  「怎麼回事啊?」

  「為什麼突然斷電了?」

  一名負責保安工作的警衛摸黑衝到了配電室,約莫過了一分鐘,燈光再度亮起,場地負責人連忙出來致歉,說是因為配電室突然跳電,才會造成剛剛的電力中斷,在場來賓經歷這場小騷動之後,不為所動繼續吃著餐點或聊天,他們都沒注意到,會場內少了兩個人。

  「左轉馬上會遇到兩名警衛,前方能利用的武器有……盆栽、滅火器、燈管,請選擇。」

  稚嫩的童音透過耳機鑽進阿手的耳裡,阿手在電力中斷的那一分鐘裡,靠著小男孩的指令闖過了幾個需要電力才能運作的感應關卡,來到樓上的VIP室。

  說話的小男孩叫小價,雖然今年才十二歲,但天生就是一個電腦高手,剛剛的電力中斷就是他駭入大樓的供電系統所製造出來的傑作,若說美女殺殺是「腳」,那他就是「眼」,雖然他不在現場,但是他卻能透過當地的監視系統和殺殺提供的資料,迅速判斷出最有利的攻擊模式。

  「喂喂喂!我說阿手啊!你好歹也回答我要用什麼當武器啊!我知道你綽號叫『鬼手』,任何東西到手上都能夠變成武器,但不要讓我猜嘛!乖,告訴我,你想選哪個?我猜是滅火器,你一定會先用乾粉噴瞎兩名警衛的眼睛,讓他們看不見你,對吧?對吧?」

  小價在電腦前興奮搓著手,他認為這次一定會猜對阿手想拿的武器。

  阿手依舊沒有答話,再一步就到轉角。

  「嗯?」小價將一桶爆米花放在桌上,他邊吃邊透過遠端監視器看著阿手的舉動,但才吃了幾口,他就全數噴了出來。

  白色的粉末朝兩名警衛的眼睛灑去,但小價並沒有猜對,那粉末並不是滅火器裡的乾粉。

  阿手在到轉角前的最後一步,將右拳縮到身後,然後朝著牆壁重重一擊,牆壁出現不規則的裂痕,阿手伸直手指抓下了一塊水泥握在手裡,強勁的握力將水泥塊壓成粉末,接著一個箭步,瀟灑的朝警衛撒出手中的細粉。

  根本不用彎腰撿起滅火器,然後非常不帥的像個消防隊員般狼狽噴灑,抓牆為粉,這就是「鬼手」的實力。

  「啊!啊啊啊!」兩名警衛被莫名的攻擊傷了雙眼,痛得彎腰大叫,但叫聲只發出了不到一秒就中斷了,因為兩個深深的拳印烙印在他們的腹部。

  阿手勢如破竹的朝前方走去。

  「呿!又猜錯了。」小價悶哼了一聲,將一顆爆米花往空中一丟,落下時用嘴巴接住。

  阿手來到VIP室前方的大廳,三名身穿黑西裝的保鑣原本悠閒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和雜誌,見到阿手闖進來,連忙起身並且質問阿手。

  「喂!你是做什麼的?這裡不能隨便進來。」

  「來……殺人。」阿手的身形隨著最後一個字來到三名保鑣面前,那速度之快,讓三人以為遇上鬼魅。

  「碰!碰!碰!」連串的密集聲響在廳內爆開,眨眼工夫,三名身形高大的保鑣盡皆橫躺在地面。

  阿手剛剛前衝時,順手拿起了桌上的菸灰缸朝第一名保鑣的左臉敲去,那撞擊的力道剛猛到保鑣的下排的一顆牙齒被撞飛。

  斷齒翻滾的同時,阿手張開另一隻手的五指接住,就像是早就預測到斷齒飛行的方向。

  接著將斷齒當作一根大頭釘,往第二名保鑣的左眼按去,第二名保鑣見到尾端呈尖刺狀的斷齒朝眼睛襲來,連忙揮出右手格擋,豈知這正是阿手的目的,他根本沒有要把斷齒插入保鑣的眼睛,畢竟那困難度太高了,他只會選擇最簡單和最迅速的途徑擊敗三名保鑣。

  阿手甩掉菸灰缸,空手接住第二名保鑣的右拳,接著他像扭毛巾一樣,把保鑣的手順時針旋轉,然後一推,那名保鑣的手骨頓時像是剝開皮的香蕉,前臂骨頭從手肘爆出,劇痛讓保鑣生不如死,但阿手還是沒放過這趁手的「武器」。

  突出的骨頭被阿手往旁一帶,刺中了第三名保鑣的心窩,讓第三名保鑣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癱軟在地上,阿手只用了一個菸灰缸,就擊敗了三名身經百戰的保鑣,完全不愧「鬼手」的封號,任何物體都可以用來當作武器,也難怪殺殺會說他根本就是──

  人間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