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推薦序一】

英文與中文是世界兩大強勢語文,我們有幸以中文為母語,若再能熟練地使用英文,在全球化浪潮下將更具競爭力。對臺灣學生而言,英文的學習是家庭、學校以及親師生共同關切的問題。就我三十五年教育現場的觀察,臺灣的英文老師教學認真應予肯定,家長與學生對英文成績的重視更不須懷疑,但是學習成效

的事倍功半,也屬不爭的事實。

如何找到對的方法教英文,當然是英文老師的專業與天職。而父母除了花錢讓孩子補習之外,也可有更積極的作為。

林瑩姿老師長期任教於高中,精熟於英文教學與評量,為孩子找到了「對的方法學英文」,也提供親師一個合作培養孩子實力的途徑。

林老師囑我寫序,使我有幸於本書出版前嘗鮮研讀,對作者的用心與學養欽佩之餘,提出下列心得報告:

1. 本書立基於教學現場的經驗,又能印證各家學習理論

書中所提學習方法所舉範例,處處展現林老師教學之用心,對學習成效之論證,均能旁徵博引重要學習理論或語言學習之最新研究,絕非一般英語學習書籍的泛泛之言。

2. 對聽、說、讀、寫,提出全方位的學習策略

臺灣學生並非以英語為母語,其學習策略自然不能同於英美語系的學生。林老師就臺灣學生目前所處的語言學習環境,由學齡前、小學、中學各階段,逐步在聽說讀寫四個向度提出細膩的學習策略,並以廣泛閱讀做為整合,從語言的脈絡中熟悉文法、掌握單字,跳脫了現有學習方法的偏枯。

3.給予家長可以操作的著力點

家長對孩子學習英語之支持不遺餘力,但多限於花錢、鼓勵、威嚇,但缺乏協助的方法。本書不僅提出了分齡學習的參考書目,並具體提供了親子共學、數個家庭策略性的同儕共學,乃至親師合作的方式,使家長了解積極協助的切入時機及方法。

4. 大膽運用在實際教學情境,提供教學新典範

林老師所提富有創意的學習方法,運用在實際教學情境中,業已獲致初步成果。當我讀到「……要求學生帶著英文小說、飲料跟點心……也許是樹下、也許是荷花池畔,然後或坐或臥……」,腦海中不禁浮現曾皙所言:「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景像。我鼓勵林老師投入更多的心血,做更深入的研究,發展出嶄新的教學典範。

其實林老師的廣泛閱讀策略,不僅對英文學習有用,也是學生建構個人知識脈絡,做為吸納各領域知識的共通策略。對作文評量,提出文法與內容分別給分的看法,頗具創意。Q&A的問與答,更是家長讀者不容錯過的篇章。

與林老師共事多年,了解她樂在教學追求創新,深獲學生的愛戴與家長的肯定。特以此序表達我的敬佩與祝福。



前大直高中校長、校長領導卓越獎得主

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兼任講師 余霖



【推薦序二】

眾所皆知,英文是全世界的共通語言,我們幾乎可以說,學會英文就可以暢行無阻,等於成功了一半。然而,學英文卻一直是很多學生的夢魘,可能因為方法不對、投入時間不足、毅力和恆心無法持續,所以最後功虧一簣。但也有很多人,因為對學習英文有了極大的興趣,因此在英文的學習上如魚得水,游刃有



餘。

本校林瑩姿老師教學經驗豐富,深得學生與家長肯定,她深知學習英文可能遭遇到的難題,更熟知應該如何突破困境,獲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市面上有很多關於如何學好英文的書籍,琳瑯滿目讓人不知從何挑起,而這本書與坊間其他英文學習書最大的不同,在於它會帶領讀者了解語言學習是怎麼一回事,同時蒐集教育現場學生學習語言時會遭遇的困難,特別是家長們感到困惑的問題,採用Q&A的方式呈現,教導大家如何選擇對的方法作更有效的學習,不至於浪費時間、精力與金錢,最後還放棄學習。

早期國內語文學習比較缺乏的是環境,現在相對比以前改進許多。有了環境,也要靠個人努力及是否懂得利用機會。語言是一種思維表達的工具,它必須常常使用,才能因熟習而自然,其中讀、寫能力的運用,常會比較容易受個人主控,但聽、說能力則是與人互動溝通最重要的關鍵,藉由環境與人互動,可以練習聽說對話,是成功學習語言非常重要的因素。在臺灣這個對現實不利的語言學習環境中,如何透過其他有利方式取代,本書也會提供讀者一些建議。

「凡事不怕慢,只怕站。」方向對了,就不怕路途遙遠,只要投入時間,相信很快就會達陣;目標有了,只要用對方法及策略,很快便能及第。學習需要方法,運用對的方法,學習效率就會提升,自信心也會倍增。本書提供讀者非常多元的語言學習方法,包括從幾歲開始學習語言、如何入門、如何挑選適合的書、如何閱讀、如何口語訓練、如何背誦單字、家長常問的問題等等,皆有分章論述,相信一定可以提供學習者最好的借鏡與參考。

常言道:給他魚吃,不如教他懂得釣魚的方法。本書是一本非常好的工具書,作者集多年之教學經驗,從教師、學生、家長等不同面向,加以剖析語言學習的一些困境及解決策略,與坊間類似的相關書籍大異其趣,相信一定可以帶給讀者不一樣的學習經驗與成效。

臺北市立大直高中校長

黃文振





【前言】

花了好久的時間,費盡心血寫下幾萬字關於英文學習方法的稿子,因為一時疏忽,將電腦留在實踐大學商圈的石板蹬中,全數心血付諸流水。心痛扼腕之餘,只好重新出發再來一遍。令人不禁感嘆,學英文的歷程不也是常常如此嗎?明明曾背過的單字、文法、句型,怎麼一溜煙就找不回來了,好不令人洩氣。之後也非得等到失望的心情稍稍平復之後,才會有這個能量,下定決心再次進行拯救英文大作戰。



昨晚特地去了一趟誠品書店,看看現在市面上到底有多少與英文學習相關的書籍。毫不意外的,一整個牆面羅列了滿滿的英文學習書,有一本搞定文法的書,有專門針對高中大學聯考所設計的單字書,考GRE、TOEFL、SAT、TOEIC的



書,也有為商務人士,或其他專業行業所寫的英文會話書。書目之多,我想一般人除了憑一時的感覺之外,很難分辨得出到底哪一本書較適合自己,下手買書之餘肯定猶豫萬千,既期待可以因此讓英文突飛猛進,又怕好夢破碎,深怕這一次的發奮圖強,只是再度的瞎忙一場而已。



大多數的人都知道英文很重要,因為英文的好與不好,可能跟將來的就業機會多寡、升遷的可能性,與薪水的高低成正比。所以幾乎所有的父母第一個想要讓孩子學的「才藝」便是英文。我自己也是,打從孩子在小小班時,就嚴選出最適合的雙語幼稚園,希望她能「贏在起跑點」,或至少「不要輸在起跑點」。也因為這樣,家長們努力賺錢讓孩子從小開始補英文,一直到高中、大學都還在補。很吊詭的是,多少人從小補到大學,花了父母好幾百萬元,最後可能還是害怕英文,不會、或不敢講英文,不但聽不懂,寫也寫不出個所以然,讀也讀不出什麼名目。讓我們平心靜氣的停下來想一想,英文真的有這麼難學嗎?而過去我們所做的這些投資會不會報酬率太低了些?



之前曾經在搭捷運時,聽到隔壁幾位貌似科技人的對話。他們從出差到與外國客戶開會需要用到英文為題,開始批評我們當今的英語教育,那些話令我這個英語教育工作者感到痛心。其中一位說道,公司裡那些所謂的高級工程師英文程度著實令他們擔憂,因為他們很會讀 至於口說英文 就不那麼靈光了,學了那麼久的英文根本就是白費力氣。另一位則提到她去德國出差時,認識了一個當地的中學學生,才學了一年的英文,就比臺灣大學生的英文程度來得好,這顯示我們的英語教育實在是太失敗了。我不動聲色地在旁聆聽,心裡真是千百個認同他們的看法。臺灣目前的英語教育著實只為應付紙筆考試,大家關心考試分數 勝過實質的學習成效 也因如此這個為應付考試的教育觀念與做法進而又影響教學方向,整個教學方向不對了,學習結果也就距離理想十萬八千里。聽了這些科技人的對話後更激起我想傳達學習英文正確方法的觀念 同時也希望改變大家對學英文的一些迷思。



我一直很好奇,市面上林林總總的英文學習書,為什麼就沒有一本書告訴我們,英文到底要怎麼念才有效果?為什麼沒有一本書告訴我們要如何自學英文才對?也沒有人告訴新手父母要如何自己來啟蒙小孩而不須花大錢假外人之手?更沒有人告訴教英文的老師們,也許有一些特別的觀念與教學法可以讓孩子學好英文又喜歡英文?



我對「學習」與「教」英文的方法一直有著高度興趣。透過不斷地研讀國內外的學習理論,也在自己的教學中不斷的創新,在這十幾年間累積了一定的經



驗,所以決定在繁忙的教書與研究空閒之餘寫下這本書,希望讀者能從中了解,原來學英文不是只專注於背單字,也不是只寫考卷就可以。學校老師不是給一堆講義,努力用力教就有效,家長也可以知道原來自己對孩子學英文不是完全使不上力,甚至除了把孩子送進補習班外,自己也可以從旁協助孩子學好英文!



二○一一年九月,在學校日家長座談會中,礙於時間的限制,我簡單的跟家長分享了教學理念與學習英文的方法,並得到不小的迴響,這又更讓我相信出版這本書,對家長或英文學習者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本書將從認識學習語言是怎麼一回事談起,讓大家進一步深入認知如何更有效地學習語言,也能避免在不知不覺中讓孩子為了學英文多走冤枉路,徒然浪費時間、精力與金錢。



接下來,我會跟大家探討學英文有無年齡的限制?究竟是不是越早學英文越好?幾歲開始學英文最恰當?



很多人學了十幾年的英文,但卻只會讀,不僅聽不懂、不會寫,也不敢開口說英文。在這本書裡,我也將與各位一起分享,英文的聽說讀寫能力要如何訓練才會進步。



另外,相信很多家長跟站在教育第一線的我一樣,對現今的英語教育充滿了無奈與失望,本書中我將就此議題談談身為家長的我們,要如何因應與看待這個考試引導教學與學習的英語學習環境。



最後,我集結了學校日親師座談會上家長常會問的問題,以Q&A的方式呈現,讓讀者可以很快地為自身面臨的問題找到答案。



身為語言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語言學習者,我對學英語的苦感受非常深。我不會告訴讀者學英文很簡單,因為它的確需要我們花相當的心力才可能有結果,但起碼我們可以把學英文變得有趣,變得容易上手一些。很多時候,我們如果了解某些學問的原理與技巧,要征服它本來就比雜亂無章的學習來得有效。市面上有許多很好的英文單字書、文法書、會話書,我姑且稱它們為「魚」, 而這本書就是要給各位一把釣竿,並且教大家使用這釣竿的方法,才能夠聰明地釣魚。



總而言之,這本書旨在幫助家長或學習者消除心中的疑慮,並能積極的在學習英文的路上,助孩子或自己一臂之力。讓我們在學習英文的旅途上,能更加平穩成長,不必再像以前一樣,讀得好辛苦又跌跌撞撞令人氣餒。如果大家能在閱讀此書的過程中得到一絲絲的力量,就是我最大的快樂,也就達到我寫這本書的





目的了。





試讀篇章

第一章 學習語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植栽植物,我們可以一路觀察其生長變化;水果成熟與否,觀其外皮色澤的改變,當果皮呈現紅色或黃色,便知曉可以摘食了沒;這人會不會開車,給他一輛車試試便知道。可是學習外語的過程到底有沒有終點呢?許多人也許都很想知道,要怎麼觀察究竟我們學會了英文沒有?



讓我們回想一下當初是怎麼學英文的:一間教室、一位中師,好一點的還有外籍老師,一本課本、一本練習本,老師在前一句一句念,一字一字解釋,學生在座位上複誦、抄寫,或照著本子練習。上完一課後,考單字、文法,然後打分數,等訂正完錯誤這一課也就這麼結束了(我沒漏掉什麼吧)。 整個過程走完一遍,沒有人知道我們到底真正學會了什麼?一些零星的文法?單字?也許吧?! 可是我相信也沒有人敢百分百肯定,考到好分數是否意味著我們就學會英文了?可怕的是,接下來就是下一次月考,然後我們又進入另一個既快速又好似很模糊的下一課學習進程。於是,我們就這樣零零碎碎的學一些文法,背一些單字,然後又很快的把以前所學的忘光光。我想問的是,這樣的方法對學習英文真的有幫助嗎?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月考,其實它與英文程度之間的關聯,並沒有我們原先所想的那麼正相關。所以學校月考考壞了,也不一定代表英文程度就差,頂多可以說因為這一次月考範圍的內容比較不熟,或出題老師的題目有待商榷,其他部分我們真的很難下定論。



文法式教學



我們以前上課所使用的學習法,在學習術語中叫做「文法式教學」(Grammar focus approach),在教法上叫做「以老師為中心」(teachers centered)教學法。這種教學法或語言學習法發生在百分之九十的英語課堂上,但事實上,這樣學或這樣教成效都很有限,頂多可以成就那百分之一個不管怎麼教都會的資優生,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大部分學生,大概都在一知半解,卻也沒時間反芻、沒機會將問題釐清的情況下被犧牲掉。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拼命努力的讀英文、背單字,可是一旦大學聯考考完,所有的英文也都隨著我們把書丟掉、燒掉、賣掉之際,就莫名其妙地悄悄隨風、隨火、隨時間消逝無蹤。







問題是,為什麼書也努力讀了,課也去上了,到頭來卻還是一場空?我們花了六年死命學的英文跑哪兒去了?



我們常常把學習一詞掛在嘴邊,但究竟什麼是學習?有哪些要件?要達到哪種程度才叫真正學會呢?



早期西方行為學派的學者主張,學習是一種模仿與不斷重複練習的過程。應用在語言的學習上,就是「文法式教學」。服膺這種教學法的老師會把一整篇文章分解成許多的文法重點,然後一點一點的教導學生了解,並把這些文法點當成教學目標,然後印製大量的考卷,讓學生能「充分」的練習零零星星被拆得支離破碎的學習目標。這樣的教學法,乍看之下似乎很有道理,因為中國人不也常說「熟能生巧」嗎?能多做練習總是好事。但語言並非是只由一點一點的文法拼湊而成,況且分解文章也限制了學生窺探文章全貌的機會,失去了讓學生親近原文味道的情境。說白一些,「文法式教學」只能教會學生記得文法公式,好應付紙筆測驗,並沒有真正教會學生聽說讀寫(Four Skills)的能力。假如我們把一課的文章比喻成一道層次濃郁的名菜,這兒挖一點,那兒切一小塊,再讓客人品嚐,然後期待我們的客人能把一口一口的味道聯結成具體畫面,進而懂得這道菜的精髓,這樣是否太強人所難了點?



我常常問學生,為什麼「that 前面不能有逗點」?他們只說因為一直都這樣背,也不知為什麼,也許他們忘了,也許以前老師教的時候並沒有告訴學生,那是因為 that 僅能用在所謂的限定子句(Restrictive Clause)裡,或者他也沒能告訴學生:限定子句是用在先行詞不夠清楚明朗時,提供必要的參考線索之用。所以即使學生背了這個文法,他沒有機會造句,或使用這個文法。那麼我們只能說,該生背了一個文法,而這對於該生語言能力的提升幫助很少,因為他們下次碰到 that 時,只會想到不能有逗點,至於為何要用 that 或到底要不要有逗點,則一點語感都沒有。



Ex:

The coffee house that is run by my sister is very famous around this neighborhood. ----- (o),(因為子句提供必要的線索所以用that)



Yang-Ming Mountain, that overlooks the Taipei basin, is one of the famous tourists spot in northern Taipei. ----- (x),(大家都知道陽明山,所以此句非必要的參考資料故不能用that)



---------------------------------------------------------------------------------------



-

英文就應該這樣學---------劃時代的學習論述



在八○年代,有一位重量級的語言教育大師 Stephen Krashen 提出一個劃時代的新理論,他認為學習新語言是有可能的,但前題是學習者要有足夠的「實際」使用語言的環境,如此他才能從實際語言溝通中,涵養新語言的能力,進而能有創造與靈活使用新語言的可能。他的見解漸漸得到全世界學者,特別是第一線教師們的肯定與讚同。這個見解,在美國拯救了許許多多的英文學習者,更說明了舊有的英語教學法或英語學習法是有其改變的必要。



跟據Stephen Krashen的說法,光背單字書,光練習寫考題,顯然是不足以讓學習者能靈活使用新語言的。因為傳統的英文學習方式,讓學生在使用新語言時得經歷三個步驟:

(1) 要有足夠的時間思考(例如,當我被問到 “How are you doing?” 時我要回答什麼?)

(2) 要照顧到文法問題(對方用現在進行式問我,我要不要也用現在進行式回答?)

(3) 要想想回答的合不合宜(我這樣回答不知對不對?)

等到三個步驟都思考齊備了,所謂溝通的即時性也沒了,這就好似一個人對你說笑話,你得花五分鐘才能回應這個笑話,這就失去意義了不是嗎?所以拼命只背單字,猛寫考題,面對需要使用新語言表達,或需要做立即回應的情境是沒有什麼幫助的。也就是說光死命的背單字而沒有讓自己有實際使用這些單字的練習,恐怕是事倍功半的一件事。就像教一個人騎腳踏車,卻不給他腳踏車練習, 學鋼琴卻只背譜不練琴一樣,對學習沒有任何建設性的意義。所以記住,只背單字不看例句 不多閱讀,或只猛寫考題而不實際造句或練習怎麼應用,都是不折不扣的笨方法。因為你背了單字而不知怎麼用,就像背了五線譜卻不知怎麼彈琴一樣荒謬!



有一次,學生拿著單字題目,忿忿不平的問:surroundings, circumstances, environment 這三個字,明明單字書上的中文解釋都說是「環境」,那為什麼 ”learning environment” 一定不能用 “learning surroundings”?又如 district, area, quarter 也指「地區」,那為什麼 “residential area” 不能用 “residential quarter”? 我會解釋那是搭配字詞慣用法 (collocation),可是這樣解釋並無法完全說服某些學生。我常想如果這幾位學生常閱讀文章,他們一定念過這些字的搭配用法,認識這些單字時就會是在一個非常實際的場合裡,也就是當這些字詞會這樣被使用著的時候,如果是這樣,他們就不會為這些問題而傷透腦筋了。



又如這幾個字:enormous, eminent, gigantic, 字典裡頭的解釋都叫做「巨大」,可是他們卻分別用在不同情境上。例如:an enormous boulder(巨石),an eminent statesman (偉大的政治家 ),a gigantic turnip(大蘿蔔)。這些字的搭配用法如果不透過閱讀取得,光死背單字的中文釋義,當遇到考題時也不會做答,因為對他們而言,這三個字都叫做「巨大」,至於能不能活用這些字,還是個很大的問題。



拿中文為例,我們形容一個人非常生氣,會說某人「盛怒」;形容一個人殘暴,我們會說他「兇狠」。如果外國人只分別單獨學「盛」「怒」「兇」「狠」這四個字的英文對照釋義,他要形容一個人很殘酷時,也許就會說出這樣的句子:「他盛狠」。這個詞、句子文法都對,可是搭配起來還是錯了!這就叫做慣用語法。”不客氣” “沒什麼” “要是…”這些都是慣用語 沒有邏輯可言 要學會使用這些詞語 不能靠死背學習慣用語法最好是從閱讀文章或閱讀句子得來,否則不容易記住。畢竟語法這麼多,如果死背、硬背,我們的腦容量恐怕無法容納這麼多東西。這又說明單字不能死背,要從閱讀獲取的重要性。也顯示單獨背單字,或只教文法不讓學生廣泛閱讀,學生即使學了英文,也無法造出正確的句子!



Comprehensible Input / Process / Output 學習鐵三角



在前章,我提過植物的生長可以被具體的觀察,食物的生與熟也可以藉由口嚐鼻聞觀其色香味得知,那麼學習語言呢?它的發展脈絡同樣也可以被觀察得到嗎?



所謂學會一個新語言,指的是學習者能夠在很自然的狀況下,了解並使用新語言來做各種不同形式的溝通。其中包含聽得懂、會說、會寫並會讀。而要達成這個目標,有三個要件: (1) Comprehensible Input 能理解的資訊輸入 (2) Process 處理資訊 (3) Output 結果輸出。



Comprehensible Input能理解的資訊輸入

這鐵三角看似簡單,其實裡頭大有學問。首先來談談Comprehensible Input 能理解的資訊輸入。



學習任何一樣學問技術,都需要先對所學的目標有初步的接觸與涉獵。若一開始你便發現要了解這項事物困難重重,連要入門都很難,那麼就甭談要有更深入的認識了。因此一開始就能聽得懂,能理解入門資訊就顯得非常重要。這正是美國教育學家 Stephen Krashen 所提倡的,學習要有聽得懂的資訊輸入(Comprehensible input),也就是說學習一開始,便要有能讓人理解、可以融會貫通的資訊輸入,不僅如此,這個 input 還必須能誘發人有更進一步的領略,如此學習者才能成長。簡單來說,若你去上一門經濟學的課,而你完全沒有經濟學的背景知識,這時臺上的教授如果滔滔不絕,搬上許多專有名詞與艱深理論,坐在臺下的你,即使全神貫注 頃全力去理解課堂所呈現的東西 經過幾個小時上完這堂課之後會有任何收穫嗎? 我相信很少!因為聽不懂 沒有comprehensible input! 而如果這位教授用淺顯的語言,用圖表、圖片、影片,循序漸進地引導你進入經濟學領域,你的課後收穫必定滿載,因為你聽得懂。



或者,我是個股市盲人,看不懂那些紅紅綠綠的數字代表的意涵,什麼日線圖、月線圖、季線圖,對我而言就只是一些線而已,每次轉到財經台想要了解一下股市,不到幾分鐘便被那複雜的專有名詞擊退,什麼放空、盤整、多頭的,完全聽不懂。即使定了心,狠狠看它個三十分鐘,所獲也有限。我在想,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像潘懷宗博士一樣,在節目仔細地告訴我們哪些食物含有哪些營養素,而哪些營養素又是身體的哪個部位需要,又為什麼哪些食物有特殊的吃法等等,用深入淺出的語言解釋股市,相信我必定也能在股市稍稍遊走一下!



再舉一個例子,在美國時我就是星巴克(Starbucks)的常客。每天下課後總喜歡點一杯 Decaf Ameicano,然後開始念我那厚厚的講義。一坐便是四、五個小時。常去星巴克的人也許知道,店裡頭經常撥放一些另類的,或富有異國風味(例如拉丁風)的音樂,但即使重複聽了這些音樂四、五個小時,我仍舊不懂裡頭的歌詞在唱些什麼。因為我沒有comprehensible input,聽不懂拉丁文,所以資訊輸入等於零。這就是即使我們花了再多的時間,學習就是沒有發生的原因。



這個理論,對新語言學習者或是家長都有很大的啟發意義,因為我們就此知道,不是任意拿一本英文書要小孩念,或隨便把小孩往補習班送,孩子就能學好英文。家長要掌握的是,這本書是否符合孩子的程度?(至於如何選書,將在後面章節中告訴大家。)孩子去上的英文課是否符合他的程度?你是不是有外師迷思,一開始就把孩子交給外師,也不管孩子是否聽得懂該位老師,或能不能適應老師的教學方式?如果有以上的問題,你可能得趕快作調整,因為那是一件浪費時間、浪費金錢的苦差事。如果孩子聽不懂,那怎麼可能學得會英文呢?



對教育工作者來說,這個概念告訴我們,根據學生的程度來調整教學方法是一件極為重要與急迫的事。因為學生的資訊輸入跟我們能不能夠讓學生聽得懂課程目標有極大的關係。這也是上課時,我一定會問學生「懂的人舉手」,或「要不要再說一遍」,也會準備一些圖片、影片,甚至音樂來輔助教學,幫助學生理解所學的內容。



為甚麼「聽得懂」這件事這麼重要呢?在《大腦當家》這本書裡提到一個實驗,作者列了一串非常難的生字要兩組學生在同樣的時間內背下來,並比較哪一組記得的字比較多。實驗者要一組人員分析每個字的結構 例如有什麼字首字根有幾個字母等特徵,另一組人被要求盡其所能的了解每一個字的意思,結果被要求了解每一個字義的那組人,比另一組被要求分析字母結構的人整整多記得了十五個字。這個實驗告訴我們, 「了解」比記憶「結構」更有助於學習,也提醒我們comprehensible input 是無論老師或學習者都要掌握的一個重要學習方法。也就是 老師要不斷的掌握學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