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摘錄)

板橋吟詩送竊賊

清代鄭燮,字克柔,號板橋,善於詩、書、畫,人稱「三絕」。曾在山東范縣、濰縣任縣令,勤修吏治,政通人和。後因賑濟災民,得罪豪紳,憤然辭職。常言「三年知縣,白銀十萬」,那麼鄭板橋回歸江蘇興化老家時攜帶何物呢?「一肩明月,兩袖清風」,唯黃狗一條、蘭花一盆而已。

一天夜晚,北風勁吹,嚴寒難禁,細雨灑窗,令人煩悶。鄭板橋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忽然屋內發出異樣聲響,板橋料是有賊光顧,該怎麼辦?高聲呼喊吧,可能使賊悄然而遁,但賊萬一狗急跳牆,自覺手無縛雞之力,無法應付;佯裝不知,任賊人翻箱倒櫃,誰能甘心?略加思忖,便半躺著身子,低聲吟道:

細雨濛濛夜沉沉,樑上君子進我門。

竊賊一聽,暗自驚異,頓感進退兩難,正猶豫間,忽聞又續吟兩句:

腹內詩書有千卷,床頭金銀無半文。

此賊聞說板橋清廉,看來確無要物可偷,於是返身出門,正邁開腳步,又一句響在耳邊:

出門休驚黃尾犬,

竊賊意識到這是主人提醒他出門要提防惡犬,便打算越牆而逃。正欲上牆,又傳來一句:

越牆莫損蘭花盆。

竊賊留神一看,果見牆頭一盆幽蘭,他不忍損壞仁厚主人的心愛之物,便細心避開。剛跳下牆,又聽屋裡傳出:

天寒不及披衣送,趁著夜色趕豪門。

【虛字小教室】

鄭板橋把竊賊比做樑上君子,並予規勸,動之以情,胸懷大度,形式奇特。鄭板橋在規勸、叮囑小偷的過程中,使用了「休」跟「莫」兩個表示否定的副詞,相當於「不要」,含有祈使的語氣。例如《敦煌變文集.維摩詰經講經文》有句:「莫把嬌姿染汙我,休將天女惱人來!」又或者像是:「休摘花果、非請莫入」等。



紅白詩

明代江南才子徐文長有個鄰居,名叫何之岩。此人酷愛拜鬼敬神,老婆病入膏肓,卻偏要迎娶兒媳,說是可以「沖喜」,驅逐晦氣。誰料花轎剛進門,妻子就斷了氣。萬般無奈,只好紅白喜事同時操辦。

此時此刻,親友們十分尷尬,笑語喧嘩,固不合適;嗚咽哀歎,也不恰當,真有些哭笑不得。作為鄰居的徐文長雖然心情複雜,也不得不前來幫忙應酬。

當晚,何之岩擺下酒席請客。只見靈堂前,白燭素幡,哀婉淒涼;洞房中,紅光盈室,歡聲笑語。堂屋正中的酒席上,人們只顧喝悶酒,不知該說什麼好。

有位善於言辭的來賓,站起來向徐文長拱手施禮道:「今晚我們既來為何老先生夫人弔喪,又為他 公子賀喜,恭請徐先生講幾句話,代表眾人心願!徐先生是詩詞聯賦的高手,請萬勿推辭!」說完,滿滿地斟了一杯酒,敬到徐文長面前。眾人齊聲說:「對,對,請徐先生乾了此杯,代我們說幾句!」

盛情難卻,眾志難違!徐文長舉杯一飲而盡,略加思索,吟出一首紅白詩:

紅燈銀燭兩輝煌,月老無常共舉觴。

今日逢凶偏化吉,一堂弔客賀新郎。

【虛字小教室】

這首紅白詩中,紅燈、月老、新郎,代表著喜事;銀燭、無常(勾魂的鬼)、弔客,意味著喪事,措辭恰切,悲喜交織。

「偏」表示由凶轉向吉,有積極面的味道。偏:副詞,表示事態與人的意願相違背,相當於「偏偏」、「偏獨」、「卻」,或仍作「偏」。

「共」表示紅、白並行,同時操辦。共:副詞,表示主語所代表的人或事物共同參與某一動作行為,相當於「共同」、「一起」。



君臣猜謎

清朝時期,有一年元宵燈節,乾隆與大臣們一起到翰林院文華殿去賞燈猜謎。步入廳中,只見一個大紅絹上寫著一副謎聯,格外引人注目:

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狼貓狗仿佛,既非家畜,又非野獸;

詩不是,詞不是,論語也不是,對東西南北模糊,雖為短品,卻是妙文。

大臣們無一猜中。素以詩才自詡的乾隆反覆琢磨,也終未破謎底。身旁一位文官忙為乾隆排窘,笑道:「解鈴還須繫鈴人。聽說這副對聯是紀學士製作的,還是請他揭示謎底吧!」

紀曉嵐微微一笑,向皇帝拱拱手,然後揮筆寫下「猜謎」二字。眾人一看,齊聲高呼:「好啊,好啊!」乾隆也撫掌大讚:「妙哉,妙哉!」

【虛字小教室】

本文出自《古代謎語故事》。

此聯共五十二字,實詞僅為半數,其中「不、更、既、非、又、也」為副詞,「和」、「對」為介詞,「雖」、「卻」為連詞;「是」、「仿佛」、「為」乃半實半虛。破解謎底,須從這些虛詞和半實半虛詞入手。「既非……又非」為慣用詞組,表示兩件事情同時發生,或兩種情況同時並存。

上聯中,黑、白、紅、黃等顏色都不是,餘下可能是「青」色;「和狐狼貓狗仿佛」,可取其「犭」旁,「犭」與「青」合而為「猜」。後兩句只是陪襯。下聯中,詩、詞、論、語都不是,可取其偏旁「言」,待與他字組合;「對東西南北模糊」含有迷失方向的意思;「言」與「迷」合而為「謎」。

紀曉嵐製謎精巧,才智超群,無怪君臣大加讚譽!



關漢卿巧言脫險

元代是中國雜劇的黃金時期。相傳關漢卿因編演〈竇娥冤〉,觸怒當朝權貴,官府四處懸賞,欲抓獲治罪。關漢卿聞訊連夜出逃,途中突然遇到幾名巡夜的捕快,攔住他盤查。

班頭問:「你是幹什麼的?」關漢卿開言不離本行:「三五步走遍天下,六七人統領千軍。」班頭聽此人口出狂語,怒氣橫生,忙拿火把近前一照,覺得有些面熟,似乎在戲臺上見過,便追問道:「你是個唱戲人吧!」關漢卿又以行話相對:「或為君子小人,或為才子佳人,登臺便見;有時歡 天喜地,有時驚天動地,轉眼皆空。」

班頭品味此言,懷疑地問道:「莫非你是關……」

關漢卿聽罷,哈哈一笑,仍以行話應答:「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亦非我;裝誰像誰,誰裝誰,誰就像誰。」班頭本愛看關漢卿的戲,是個有名的戲迷,如今聽了這話,料定此人必是關漢卿,不由暗自思忖:拿吧,心中不忍;要是不拿,白花花的厚重賞銀將付諸東流,豈不可惜!

關漢卿看出班頭遲疑的心事,靈機一動吟道:

班頭莫逞強,縱使得厚祿高官,得意無非俄頃事;

眼下何足算,到頭來拋盔卸甲,下場還是普通人。

對這一深含諷意的聯句,班頭有所醒悟,於是對衙役們說:「放他走吧,這是個書呆子!」

【虛字小教室】

關漢卿三答班頭,句句不離本行,若非戲曲大家何能有此體驗,何能有此高見?對話中使用了好幾個關鍵性虛詞:

「或」為時間副詞,與後面的「有時」相對,表示唱戲人扮演角色不定。

代詞「我」、「誰」和副詞「亦」、「非」表示唱戲人什麼角色都可充當,充當誰就像誰。

「俄頃」為表示短暫時間的副詞,警戒班頭不要一時得意,隨便抓人。

「付諸東流」的「諸」為兼詞,是代詞「之」(它)和介詞「於」(到)的結合。成語有「放諸(或『之』)四海而皆準」。

「莫」為表示禁止的副詞,意即「不要」,現時常用,如「非請莫入」。「莫非」、「無非」同義,以雙重否定表肯定──是。

何足:哪裡值得;足,助動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