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話 自投羅網

I
柳川城。官倉。

木材、衣服、布匹、工具、米糧、螺絲、鐵釘、水泥、工藝品……數千種物資被分門別類地排放在官倉的櫃子裡,展現著回收隊歷年來的成果。

置身在物資森林的諸葛小明疾步而行,他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兩顆眼球並沒有被這些物資所吸引。明確的目標使他心無旁騖,直到抵達酒類區的櫃架前方,他這才滿意地雙手負後,仔細巡察著本多正勝送來的戰利品。

那是琳琅滿目的酒,塞滿整整六排長櫃。

當初攻下柳川城的時候,荻原軍踏壞了不少即將收成的莊稼,所以諸葛小明命令廣山石公清查每戶農民的損失狀況,然後開倉補放等值物資補償,只准多賠、不許少給,為的就是要盡快安撫民怨。

沒想到,廣山石公很大氣地把官倉裡的酒全都賠光了,著實讓喜歡小酌幾杯的諸葛小明困擾不已,沒酒可喝的火京俞也更變本加厲地刁難官兵。好險奉命攻打村中城和大村城的本多正勝很上道,每攻下一城就立刻開啟官倉,派遣運輸隊將酒品送往柳川城,硬是讓遠水救了近火,這才解了諸葛小明、火京俞和霧吞童姥的酒癮。

由於水質和酒米產地的限制,整個九州的酒廠幾乎都集中在北九州。對於沒有掌握酒廠的克蕾兒勢力而言,境內的酒幾乎都是從城市回收隊和民間私釀而來,所以國內的製酒水平根本無法和荻原家相比。

酒是重要的民生物資,發展造酒業自然也是重要的國家政策,雖然如此,諸葛小明卻從未否認,他之所以發展公營酒廠,裡頭多少夾雜了一點他的私心。

荻原家的酒廠分別生產「鷹來屋」、「智惠美人」和「龜之尾」三款名酒。

「鷹來屋」是因為該酒廠創業之際,常有老鷹飛來酒廠,所以當年老闆將酒命名為鷹來屋。鷹來屋的米酒標榜料理用酒,也是具備清淡米香和溫和口感的特別純米酒。

「智惠美人」的製造過程以完全自給自足為原則,無論酒米或水,都是源自當地的原料。特別是自家湧水連續三年勇奪世界菸酒食品評鑑會金獎,也對製酒的品質提供了最佳的保障。特別的是,該酒以低溫長期發酵釀造而成,具備華麗的香氣,而酒匠相信這樣的香氣,源自於他們在釀造期間,全程播放古典樂影響酵母所致。

由於霧吞童姥喜歡觀賞瓶子上的藝妓圖樣,也喜歡智惠美人華麗的香氣,所以諸葛小明經常邀她一邊賞月,一邊共飲此酒。

「龜之尾」原本是一種已經消失的夢幻酒米,不過宗像市的酒廠花了七年終於培育成功,因此將酒米名稱冠為酒名。拜酒米特別之故,此酒入喉輕快、口感圓潤,具備獨特的濃郁風味。對於喜歡牛飲的火京俞而言,目前此酒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名。

目前在荻原家的境內,這三款酒都能量產供應民間,至於其他品牌的酒,多是由城市回收隊收集而來,所以一旦喝罄,那就沒什麼機會能夠再品嚐了。不過,金三占領南豐後便接收了豐後大野市的酒廠,所以鷹來屋目前成為金三家的獨有酒款,自此和荻原家脫離了關係。

現在,諸葛小明不斷掃視櫃架上的酒品。

今晚,他以本多正勝送來新酒為名義,邀請了霧吞童姥前來官邸飲酒,這就是他之所以來到官倉的原因。他想好好挑出幾款客人喜歡的清酒,身為主人可不能在細節上含糊,面對美人更不能失禮。

未久,諸葛小明的視線停在一款名為「七田──七割五分磨」的清酒之上。他喝過這種酒,米味很重,包裝也太樸素,實在無法吸引客人的眼球。

七田,出局。

「天吹──裏大吟釀」,將小鴨子放入稻田,吃食雜草和害蟲,並以鴨糞當肥料,而鴨蹼的移動會幫助稻子根部吸收氧氣和肥料,讓米飯的風味更佳……以鴨間稻為原料,再以多種類的花酵母釀製,然後放到地下酒窖熟成,造就了具備酒米豐郁口感和花酵母獨特香氣的奇酒,而頗具質感的霧面黑瓶,更是提升了宴會的檔次。

天吹,合格!

「鍋島──大吟釀」,以柔軟的地下水釀造,具備清甜滋味,曾經連續六年得到日本全國新酒評鑑會金獎。

鍋島,合格!

「東一大吟釀」,以吊袋法緩慢榨取,口感穩重厚實,更具備了馥郁的水果香氣。若論酒香,在九州無人能出其右的高級酒。

東一,合格!

「獨樂蔵」、「六十餘洲」、「香露」……。

為了今晚的宴會,諸葛小明早已事先做足功課,他認真地在櫃架前方逐一挑選各款清酒,臉上掩藏不住欣喜的表情。

未久,一個傳令兵慌張地闖了進來,單膝跪地稟道:「報!克蕾兒的使者金三求見!」

「饕餮金三?」諸葛小明轉過身子,疑道:「他人在哪裡?」

「目前人在驛館。」

諸葛小明不經意地搖起羽扇,嘴邊揚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克蕾兒會派遣使者前來柳川城,絕對不會是來找他閒話家常或者郊遊踏青,他有九成九的把握,這次的使者肯定是為了商議如何夾擊天道時宗而來。除此之外,荻原家和克蕾兒實在沒有其他的交集。

另外,克蕾兒的使者也讓諸葛小明的眼睛一亮。同是來自陰間的妖怪,諸葛小明自然對金三的大名如雷貫耳。

饕餮金三,鬼狼幫的幫主,陰間官府人頭榜懸賞一億冥幣,過了數百年仍然無法將他緝拿歸案。金三行事殘忍而且詭計多端,在陰間素有「邪惡第一」的稱號。

數百年前,當諸葛小明還是風雷鎮鎮長的時候,曾經以奇門遁甲預測鬼狼幫的位置,並且事先安排伏兵,殺得鬼狼幫差點兒滅幫,那是他與金三的第一次交手。在那次的戰役之中,當外頭殺得天昏地暗之際,他正和鎮上的耆老在家裡泡茶,所以倒是沒見過金三的容貌。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軍師本色,不外如是。

認真想起來,這次稱得上是他第一次和金三見面。一想到可以目睹聞名陰間的妖怪,諸葛小明倒是難得地被勾起興致。

「你帶金三前往我的官邸,我稍後就去接見他。」

「是!」

在諸葛小明的命令之下,士兵迅速地離開官倉,前往驛館傳訊去了。

在小兵遠離之後,諸葛小明的臉上驀地一沉。

府內館的失陷,雖說是守將鬼坊主擅離職守所致,但是他也擺脫不了帶人無方之責。話說回來,金三竟然能夠策動陰謀,以滲透之計奪下府內館,此人的城府果然深不可測。今日不除,難保他日不會成為荻原家的大患……。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那是浪漫主義者的情懷。

戰場上,殲滅強敵才是致勝的保障,這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硬道理。

「該是找火京俞的時候了。」諸葛小明掐指一算,不久便挑眉道:「有了。」

他隨手將三瓶東一大吟釀放入袋子裡,在看守官倉的管理員登記之後,他便提著酒走到街道上,朝城門的方向走去。

彷彿早已知道火京俞在哪裡,諸葛小明登上城樓,在某個角落找到了正在打盹兒的火京俞。

「大神,醒來。」諸葛小明從袋子裡掏出一瓶酒,放到了火京俞的身旁。

被打擾的火京俞心生暴躁,就在他準備把擾人清夢的白目扔下城牆之際,赫然發現來人是諸葛小明,火氣登時消了一半,等到火京俞拿起酒瓶,另一半的火氣也消了。

他扭開瓶蓋,二話不說,立刻仰天喝乾一瓶酒。像是得到了酒精的滋潤,赤髮如無數眼鏡蛇般昂首而起,顏色也變得更加熾亮豔紅。

「哈哈哈哈──好酒!」火京俞臉色紅潤,惺忪的睡眼頓時變得銳利起來。

「有件事得勞請大神幫忙了。」諸葛小明開門見山地說。

「說吧。」

「待會兒,天道家的使者會進到我的官邸,等到談完正事之後,我會做出選擇。如果我放出了信號彈,你便帶人殺了他;如果我沒放出信號彈,你就讓他回去。」

「哈哈哈哈,放心吧,我一定會殺死天道家的使者!」火京俞拍著胸口保證。

「如果我放出信號彈,你才需要殺了他……等等,你真的懂嗎?」諸葛小明斜著眼睛,狐疑地道。

「我當然懂啦!就是你放出信號彈,我就殺了他;你若是沒放出信號彈,我就……對了,殺了他!」火京俞理直氣壯地道。

無論如何都要殺,這樣我放信號彈有什麼意義……果然這樣的指令還是太複雜了嗎?諸葛小明暗忖道。

由於火京俞完全沒在聽人說話,任何戰略聽在他的耳中,都會變成帶兵直接殺過去硬幹的意思。所以只要進行到稍微複雜一點的戰術,諸葛小明都會順便叮嚀火京俞的副官,讓副官可以對火京俞進行溫馨提醒。

諸葛小明拍了兩下手掌,喚道:「佐竹?」

「在。」一名足輕小隊長單膝跪地。

「剛才的話,你聽明白了嗎?」諸葛小明確認地道。

「聽明白了。」佐竹回道:「若是軍師放出信號彈,就截殺天道家的使者;若是軍師沒有放出信號彈,我們就按兵不動。」

諸葛小明輕搖羽扇,滿意地頷首道:「那就有勞你提醒大神了。」

「是!」佐竹簡潔有力地回道。

向副官交代完任務之後,他一派自在地走下城樓。

諸葛小明抬首望向夜空,不知是否是感應到今晚的氣氛,赭紅的月亮變得更大更圓了,不經意地泛起了血色的光暈。

就在諸葛小明離開之際,城樓暗處走出了一名老嫗。

望著火京俞和佐竹副官帶隊前往官邸的忙碌模樣,她靜靜地不發一語,低著頭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