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魯西恩在硬板小床上醒來,看到陽光灑進窗戶。他往外看去,明亮的藍色天空下有一條綠色的運河。

他回來了。這似乎是貝拉薩的隔天,雖然他離開自己的世界時已經是夜間,他在倫敦的床上度過沒完沒了的沉悶一天,只有爸爸從圖書館借回來的威尼斯彩色故事書給他一點慰藉。

魯西恩的手摸著腦袋,當他把手指插進濃密的鬈髮時,簡直不敢相信。

有人很輕地敲一下門,然後一個醜陋的老男人把頭伸進來。

「快,」他發出噓聲,「趁沒有人注意,快跟我走。」沒有等待回答,他便拉住魯西恩的手走出房間,穿過庭院到學校的棧橋旁,一艘光澤的黑色曼陀林停在那兒。他讓魯西恩上船,然後熟練地轉向河道中間,穩定地向前划去。

「我們去哪兒?」魯西恩問道,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被救出來,還是被綁架。每次到了貝拉薩,他發現自己永遠被呼來喚去,在這個絕對不尋常的城巿中,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在哪裡。

「到實驗室,」這個曼陀林槳手簡短地說道,「羅道夫先生在等你。」

魯西恩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於是他保持沉默,直到這艘曼陀林停下來,他們應該是在廣場附近,前一天他就是在那裡被發現的。高於其他屋房的銀色圓頂大教堂離他相當近。

一下河道,他被領上一道大理石台階,通過一扇似乎永遠都打開的沉重木門。屋裡很暗,魯西恩跌跌撞撞,剛剛待在那麼明亮的陽光下,現在眼睛看不大清楚。

上了許多層樓梯,他確定自己在這棟建築物頂端。曼陀林槳手停在一道厚重的深色木門前,先敲了一下門,然後把魯西恩往前一推。

魯西恩站在門口,試著理解眼前的景象。它是一間工作室兼實驗室和圖書館,即使有一個鱷魚標本掛在天花板上,他也不覺得奇怪。到處都是皮革裝訂的書籍,架子上擺滿罐子,裡面裝著有色的液體和一些說不上是什麼的東西。

有一個很大的地球儀,一個檯上收集了奇怪的金屬圈子。一個太陽系模型,魯西恩確定它在動。

一面很大的窗子,低低的窗臺一角坐著一個男子,身穿黑色天鵝絨外衣。他的衣服看起來很昂貴,魯西恩立即意識到他是一個重要人物,不是因為他的服飾,而是氣質。他有一頭銀髮,又高又瘦,駝著背,像鷹一樣坐在扶手椅上。

但是,他看起來並不可怕,儘管他有一種控制的力量。這個男人跟他的僕人阿爾弗雷多說了幾句話,讓他離開,魯西恩聽到身後傳來關門聲。

「歡迎。」羅道夫說道,眼睛因為興奮而閃閃發光,簡直開心得要搓起手掌了。「我一直在等你。」

「剛剛那個人也這麼說,」魯西恩呆呆地說道,「但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或者為什麼。」

「但你一定明白和筆記本有關,」羅道夫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已經用過兩次。」

「是的,但是……」魯西恩閉上嘴巴。這個男人怎麼知道筆記本,又怎麼知道他用過兩次?躺在床上的他一整天都拿著筆記本,一直嘗試睡覺,好不容易才終於睡著。

在陌生男人闖進來前,他把筆記本放在口袋裡,現在還在,就在阿莉安娜借他的那一套貝拉薩男孩衣服裡。他很高興又看到自己穿著這一套衣服。

「我不知道我等的人是不是你,」 羅道夫說道,「但當我在曼陀林學校見到你後,便知道是你了。」

「我沒有看到你呀。」魯西恩說道。

「我不會讓人看到的。」羅道夫簡短地說道。

他站起身來,示意魯西恩跟隨他來到房間一個陰暗的角落,有一道銀色錦幔掛在牆上。羅道夫把它拉開來,魯西恩一開始不知道他看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像是一種電視螢幕,但又絕不是現代化和高科技的東西。

六個橢圓形的小鏡子,華麗的烏木邊框,裡面有影像在動,魯西恩認得其中某些地方。有學校,還有第一次遇到阿莉安娜的廣場,有一個應該是教堂裡面,其他三個地方都是裝飾得很美的房子,他不知道到底是哪裡,但顯然應該都在貝拉薩。

底下有一排製作得很繁複的把手,黃銅桿子上雕著某種生肖的排列,其中有一些動物,魯西恩從來也沒有見過。他不再試圖瞭解。把貝拉薩當作為一個絕美的迷離夢境要容易得多。

羅道夫指著出現曼陀林學校影像的鏡子,魯西恩明白前一天這個男人是怎麼看到他的了。男孩著迷地看著,一艘小小的曼陀林進入鏡框,一個優雅的身影從船上出來,學校的官員一一向她鞠躬。

「是公爵夫人嗎?」魯西恩問道。

「她必須來看看她新召募的人。」羅道夫說道,「她會很奇怪你到底去哪裡了。」

「鏡子啊,鏡子,牆上的鏡子啊。」魯西恩念道。

羅道夫有點迷惑。

「這是一種魔法。」魯西恩說道。

「不是,」羅道夫用一種厭惡的表情說道,「是科學。」

「你就是這樣看到我的,」魯西恩說道,「但你又怎麼知道我是你等待的那個人?因為我看起來不像貝拉薩老百姓嗎?」

羅道夫仔細地盯著他的臉。「你真的不知道,是嗎?跟我來吧,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他大步走到那道厚實的窗子面前,打開窗扇,長腿一甩,跨到窗臺上。

魯西恩嚇了一跳,然後他發現外面是一座屋頂花園。羅道夫招手讓男孩過來。

這簡直是城中央的一處綠洲。但魯西恩立即注意到它佔領的空間比實際該有的更大,覆蓋的面積遠遠大於他們所站的建築物屋頂,像是無盡地伸展。魯西恩彷彿看到遠處有孔雀。

巨大的花盆裡栽著粗大的樹,隨處可以看見花木,空氣中有著濃厚的香氣。屋頂花園中央,建了一處噴泉──魯西恩心想,這更科學。花園涼蔭處處,兩棵桔子樹間掛著吊床,但接近邊緣的石欄杆附近,太陽照在一處露臺上。

羅道夫站在陽光下,等待他。魯西恩走過去,他輕輕扶著男孩的肩膀,鼓勵他往下看。

「你看到了什麼?」他問。

魯西恩透過欄杆看到貝拉薩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它的銀色尖塔以及鐘樓在藍天下那麼耀眼。但羅道夫不是那個意思,他讓魯西恩審視瓷磚上複雜的天文圖案。魯西恩心想,這樣的花園,只有魔法才辦得到。

然後他看到了他應該看到的。在他們腳下,只有一個黑色的影子。

「我一直在等一個沒有影子的人。」

屋頂花園的時間似乎靜止了,或至少變得緩慢。魯西恩仍然盯著那處他的影子該在的地方。羅道夫回到屋裡拿了兩杯閃亮的金黃色飲料出來。

「這是普羅塞克,」他說,「你嚇壞了。」

魯西恩先說了不用,但隨後意識到他很渴,不知道這個城市裡的水是什麼滋味。他在哪裡是一回事,但他所在的時代顯然不是二十一世紀,這個城市再美,也掩不了從河道傳來的難聞氣味。

他喝著普羅塞克。很冰,味道蠻刺激的,魯西恩覺得好喝極了。阿爾弗雷多,那個把他從學校帶來的老曼陀林槳手,跟著羅道夫走出窗子,一隻手拿著瓶子,一隻手拿著托盤,上面凌亂地放了些火腿三明治。

魯西恩發現自己餓壞了。上一回吃東西是什麼時候了?在咖啡館和阿莉安娜吃了一些點心?還是在另一個世界裡睡前的幾口炒蛋?

不管如何,他覺得好久沒吃東西了,於是他吃了三個三明治,兩杯氣泡酒,然後才開口問羅道夫他滿腦袋的疑問。

一頭銀髮的科學家,或者說是法師,不發一語地坐在魯西恩身邊,等他吃完東西,但自己什麼也沒吃。

「感覺好些了嗎?」現在他問。

「是的,謝謝,」魯西恩說道,「其實,我感覺好極了。」

他把玻璃杯放在身旁的露臺上,伸展了一下,感覺自己的四肢、每塊肌肉。沒有一絲疲倦,沒有一點虛弱,沒有疼痛。可能是因為葡萄酒的關係,但他覺得通體舒暢。

羅道夫微笑,「談談你自己和你生活的另一個世界。」

「你不知道嗎?」魯西恩認為羅道夫一定是一個無所不知的強大法師。

「我只知道你從哪裡來的,以及大約是什麼時代,」羅道夫回答,「你個人的事我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