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小方耐著性子說道:「我說唐師傅,唐大爺,您上次給我說,要賣點老物件,我這不是帶著莊哥來看了嘛,您那東西呢?」

「哎喲喂,您二位看我這記性,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老唐那大手,在自己那光頭上拍了一把,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

「唐師傅,這大冷的天,有東西抓緊拿出來吧……」

莊睿有點鬧不明白,這老唐究竟是真糊塗,還是在假算計?要說這些都是安排好的,那這場景、道具、燈光還有那演員,都夠得上評選奧斯卡獎去了。

唐師傅一聽莊睿的話,嘿嘿地笑了,道:「嘿,我說二位,您坐著的,不就是嘛……」

莊睿聞言愣了一下,連忙站起身來,向自己剛才坐的椅子看去,果不其然,真是正宗黃花梨的椅子,而且還是張四出頭的官帽椅。

所謂「四出頭」,是指椅子搭腦兩端出頭,左右扶手前端出頭,這是民間木工傳統的稱謂,從大俗到大雅,如今這已是此類椅具的標準稱呼,也有稱扶手出頭,搭腦不出頭的為「兩出頭」的,也是民間叫法。

這椅子上剛才放了個坐墊,莊睿才沒注意,現在他把坐墊給拿開,仔細地觀察了起來,這張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裝飾極少,在靠板浮雕花紋一朵,由朵雲雙螭圍合而成,另一處細微雕飾在壺門式卷口牙子上淺雕一小朵雲。

這張椅子的構件細、彎度大,大家知道,彎而細的構件必須用粗大的木材才能挖缺而成,也就是說,此椅原本可做得相當粗碩,但在大型不變的基礎上,當時卻不惜耗費工料,把它削成纖細、柔婉的特殊效果。

這把椅子充分運用了黃花梨材質的優點,木質硬潤,顏色不靜不喧,紋理或隱或現,生動而多變,明式傢俱的這種設計構思體現了中國美學中動靜相宜、剛柔並濟,無勝於有的審美概念。

「不錯,這椅子有點兒看頭……」

莊睿觀察了半天之後,給出了評價,四出頭官帽椅是典型明式椅具,當年就是身分的象徵。但是同樣是四出頭,格調情趣也有高下,價格自然也有不同。這張四出頭的椅子,可謂是精品了,就算是古代,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了的。

現在市面上的古董傢俱,以清朝的居多,明朝的也有,但是極為少見,這張官帽椅,的確是明朝時期的,因為莊睿在看的時候,就往椅子裏滲入了一絲靈氣,發現裏面木質細膩,紋路清晰,並且依附著一層淡黃色的靈氣,絕對是真貨無疑。

看完自己坐的這張椅子,莊睿又看向了小方剛才坐的那張,兩個居然是一對兒,在古玩行裏,買貨成雙,這可是很少有的事情,因為這些老物件都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很容易流落失散,湊成一對了,那價值可就要蹭蹭地往上漲了。

「唐師傅,您這兩把椅子,它是個什麼……」

「哎,我說唐師傅,都坐了半天了,您也不給倒口水喝啊……」

莊睿剛要開口問價的時候,冷不防被小方出口打斷了,莊睿愕然看向小方,他正向莊睿擠著眼睛,示意等下有話要說。

「嗨,您看我這記性,這就去倒,這就去,今兒貴客來了,我幫您淘弄點好茶葉去。」唐師傅一聽,連忙把盤坐在床上的腿放下來,一晃三擺地走出屋去,而院子裏也響起了敲門聲,估計是找鄰居要茶葉了。

「小方,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莊睿壓低了聲音問到,老唐是出去了,可是內屋裏還躺著個人呢。

「莊哥,您可看好了再問價啊,這些人都覺得自個兒的東西是寶貝,他要是講了價錢,基本上就是那價了,再也還不下去了。您看是不是回頭找白哥商量一下,再決定要不要買?」

小方說話的時候,眼中露出一絲狡黠,不過這屋子雖然打開了窗子,光線還是有點兒暗,莊睿並沒有看清楚。

「不用商量了,我看這椅子不錯,紋理清楚,包漿自然,是個大開門的物件,回頭問問老唐,價錢要是合適,我現在就買下來……」

莊睿搖了搖頭,他感覺這趟沒白來,雖然吃不住屋裏這味,不過還真有好東西,這樣的四出頭黃花梨椅子,近年來價格可是漲得飛快,要是到拍賣會上去買,恐怕價格不會低於一百五十萬人民幣。

其實黃花梨和紅木傢俱,也就是進入二○○○年之後,價格才開始飛漲的,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也不是特別值錢,由於這些老物件體格都比較大,笨重不說,還占地方,有些不懂其價值的老宅子住戶們搬新家,都有直接給扔了的。

小方是做掮客的不假,但是像這種大開門的玩意兒,在老宅子裏掏出去之後,轉手一賣,那最少也能翻出個十幾倍,這可是塊肥肉啊。古玩行裏有句行話,叫做賣貨不賣路,小方這掮客,也是在看不準的時候,才帶人看物件,收個仲介費,但是他要早看到這東西,那身分立馬就從掮客變成買家了。

所以在小方聽到莊睿的話後,臉上就變得有些不自然,心裏那叫一個後悔啊,前幾次來,都沒見老唐拿出這物件,怎麼這次就擺在屋裏了,要是早被他看到,哪裏還有莊睿什麼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