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許久以來,我們拉帕斯城的居民,還有住在加利福尼亞灣沿海以及山區的每一個人,都聽過「大魔怪」的傳說。據我所知,許多住在我們這個採珠世界以外的人,也都聽說過牠。不過在這麼多人中,真正親眼見過「大魔怪」的就只有兩個人,而在這兩個之中,只剩下一個還活著——那就是我,雷蒙.沙拉查。

許多住在我們拉帕斯城或者加利福尼亞灣的人,都說自己曾見過大魔怪。當夜晚來臨時,老人們會向圍在火爐旁的孫子,訴說自己遇見「大魔怪」的經過。而媽媽們總是嚇唬壞孩子說,要從深海裡召喚這可怕的大怪物出來。

現在我十六歲了,每當我小時候做了不該做的事,媽媽總會嚴肅地對我說:「雷蒙,如果你敢再犯一次,我就要告訴大魔怪!」

她曾對我說,「大魔怪」的體積大過於拉帕斯港裡最大的船。牠的眼睛是龍涎香的顏色、形狀像彎月,而且總共有七個。牠的嘴裡有七排牙齒,每顆牙齒都像我老爸的托利多刀那麼長。有了這些利齒,牠可以像折斷樹枝般輕鬆地咬斷我的骨頭。

我朋友的媽媽們也用「大魔怪」的事來嚇唬他們,但她們口中的「大魔怪」多少和我媽媽說的有些不同,也許是牙齒多一些或少一些,也許是眼睛的形狀不同,或者牠沒有七隻眼睛,而是獨眼。

我爺爺曾是鎮上最有學問的人,他會讀書、寫字,更有過人的記憶可以背誦大篇幅的長詩。據他說,他曾見過「大魔怪」好幾次,有時在夜晚,有時在白天,他口中的「大魔怪」和我所知道的事實比較接近。

說真的,其實這裡所有的老人們、媽媽們,甚至是我的祖父,都沒有一個人能真正描述出「大魔怪」的模樣。

如果李納瑞神父至今還活著的話,他應該可以告訴大家真相。因為他是最早看到「大魔怪」的人,但那己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

那時候「大魔怪」還只是一個有爪子、舌頭開岔的怪物。牠在我們的土地上到處橫行,凡是牠經過的地方,農作物都會凋謝甚至死亡,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惡臭。當時,李納瑞神父以上帝之名,下令牠從陸地上消失,永遠留在海裡,牠乖乖地服從了。

我不知道李納瑞神父在這之後,是否曾再見過牠,但我確實知道當牠住在海裡以後,牠的爪子、分叉的舌頭和惡臭消失了,變成了我所見過最美麗的生物。真的,美極了!不過牠仍是多年前李納瑞神父從我們土地上逐出的怪物。這可真奇怪!

同樣奇怪的是,以前我並不相信有「大魔怪」的存在,當媽媽嚇唬我時,我總會自己在暗地裡竊笑。或許我沒有笑出聲來,但我確實笑了,因為世界上怎麼可能活著這樣的大怪物嘛!如果牠活著,那我媽媽怎麼可能知道得那樣清楚,而且說幾句話就可以把牠召到身邊來。

話雖如此,當她談起大魔怪時,我仍會感到身體發冷,頭皮發麻,因為我喜歡這種感覺。我想要相信「大魔怪」真的活在某處,當媽媽叫牠時,牠就會來。到時我就可以看到牠,數一數牠有幾隻眼睛、幾顆牙齒,而我母親會在最後一刻向牠解釋,我已經答應做個乖孩子,她並不真的希望大魔怪咬斷我的骨頭。

那是以前的事了。如今我已見過大魔怪,曾經我與賈斯帕.魯斯,那個塞維爾佬聯手,在朱紅海中和大魔怪纏鬥了整晚,直到天明。這是我不曾懷疑的。

在我說出當時在平靜的大海裡,我們三個如何做生死纏鬥,在我說出有關大魔怪的點點滴滴之前,我必須先說一說「天堂之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