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地圖女孩的故事——樹屋上

註冊那天,我們沿著地圖上指點的中山路、中華路,來到學校。

一棟棟灰泥牆的校舍,靜靜坐在鏽斑點點的暗紅色校門後,彷彿幾個懶得動彈的大漢,百般無聊的在陽光下發愣。

我記得從前小學教室,外面栽植了成片的朱槿和山茶花,季節更替,總有花朵在葉叢間熱鬧喧嘩。而眼前,除了修剪整齊的草坪,四周見不到一朵鮮花。

進到教室,我被安排坐在第二排。媽媽和級任導師說了些話,就向我揮手離開。我們約好,放學時在校門口碰面。

我瞄瞄左右,發現教室已經坐滿學生,當然都是些陌生臉孔。後方有張臉,吸引我多望幾眼。那是張會令女孩生出羅曼史幻想的俊美臉龐,偏又長在一付英挺的骨架上,為他的外形加分。

我同時又發現,我是全班女孩中,長得最好看的,這點多少讓我安下心來。我攏了攏耳邊短髮,挺身坐直,不想被看出來,我是來自村野的鄉下姑娘。

老師自我介紹姓江,自稱能將死馬醫成活馬。也許他想用這句話博取一些笑聲,可惜,話一說完,只有一個傻乎乎的笑聲捧場。

大家都好奇的往聲音來源看,是坐在我後面的男生。這個一般女孩沒有興趣再多看第二眼的眼鏡男孩,名叫戴立德。

後來我習慣叫他「老戴」。

老戴長得其實不算糟,中等身材,膚色不黑不白,平庸。任何團體中有了像郭品仲這樣的美男子,其他的男生就只好是平庸了。

開學不久,學校實施基本學力測驗,結果,我是班級的第一名,全校第三名。江老師在級會時大大誇讚我一番,然而,這段話卻沒讓我開心。

他說:「大家該向張晴學習,她雖然是從鄉下來的,成績卻比你們好。說不定三年後,她也能考上第一志願。」

「鄉下來的!」我覺得自己像肉豬被送往屠宰場時,熱鐵在豬耳烙下一道藍色印記。從此,豬不再有痛快嚼食的權利;從此,我身上永遠帶著鄉野草莽的誌號。

更氣的是,這時候有人輕輕踢我的椅子。不必猜,正是老戴,他悄聲在我背後說:「恭喜。」

這個笨蛋。

下課時,老戴拍拍我:「喂,張晴,妳真厲害,全校第三名耶。妳如果是鯨魚,一定是條『抹香鯨』。」

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他笑著解釋:「抹香鯨有一顆有史以來最大的腦袋。」

老戴笑起來時,兩圈酒窩深深凹陷,使得他的傻笑看起來天真無邪。也許是因為他的酒窩,讓我想起某種小動物,善良、行動笨拙,丟幾顆爆米花就能把牠騙來;我居然願意開口跟他說話,我想他只是個無害的小朋友。

我常因為他的酒窩而原諒他的種種蠢言蠢事。

另一方面,我暗暗期待著能和郭品仲發生些什麼事,在日記裡寫些無病呻吟的詩。

「縱使春天遠離,白雲飄去,親愛的,我仍然石立。」

「是你嗎?是我嗎?丘比特,你的弓箭已經鈍鏽而瞄準失誤嗎?不是你嗎,不是我嗎,我分明已經聽到愛神的指令了。」

這種心事,只能告訴日記和夢境的。

我依然不費太大力氣,保持課業名列前茅。多餘時間,除了用來寫詩、癡想,便是在筆記本上畫圖。

我有個打算,想幫郭品仲畫幅速寫,再裝作不經意的送給他。但是,這樣做又太「不驕傲」了,不是我的風格。想了想,老戴可以當活道具,我先畫一張送他,表示我是「興之所至,隨便找些模特兒畫一畫」。

我回過頭,問:「老戴,當我的模特兒如何?」

「天哪,得脫光衣服嗎?」

「你別白癡好嗎,不要動,三分鐘就好。」

三分鐘後,老戴拿著我畫的作品,微微皺起眉:「嗯,也不是畫得不好啦,就是有點兒怪怪的。難道,我就是這種德性嗎?妳確定是畫我嗎?我覺得很像『防範小人』海報耶。」

「你自己長得彆扭,別怪我畫得差。」我故意微微冷哼一聲。其實,心裡卻早已笑得五臟六腑滾成一團。

老戴心不甘情不願的把那張扭曲變形的畫收進書包。不一會兒,又拿出來,遞給我:「簽名。」

我在紙的底端隨意簽下名字,然後不經心的問他:「喂,手球隊每天早上幾點練球?」

「不知道,大概是七點半吧。郭品仲說教練很嚴格。」

七點半?沒問題,我可以在七點二十分就把給郭品仲的畫及信偷偷塞在他抽屜。

老戴用疑惑的眼神發問:「妳,也喜歡郭子對不對?」

「郭子」是郭品仲的外號。

我沒有回答。

老戴又開口了:「妳們這些女生,就是『重色思傾國』,敗壞風紀。手球隊隊長就能把妳們迷昏,可悲啊可悲。」

我反諷一句:「沒有人理你,這才可悲吧。」

「我才不稀罕誰理我呢,我只需要一個人理我就好。」老戴說完,書包一甩,回家去了。

我飛快趕到博愛路的書局,挑選一套粉彩信紙;想了想,又換成紅白直行的普通信紙。不可以太卑躬屈膝,鎮定些吧,別寵壞郭品仲。

夜裡,我扭亮檯燈,拿出紙筆開始寫信。從鐵皮屋中,傳來低沉的斷續歌曲節奏,可能是住在鐵皮屋後方的陳師傅正在聆聽。



嗨:

你會以為這是封什麼信?求救?表白?還是友好的握手禮?

每天看你從操場汗水淋漓的走進來,隱約嗅到你髮稍的汗漬,被陽光曬得發出熟爛的氣味。我想,你是個屬於太陽的男生。而我,如向日葵般不自覺的隨你轉動頸脖。

只是想為你畫張圖,把一些心思印烙在紙上。也許,我畫的不是你,是我的心情。

你會懂嗎?你會懂吧。

一個女孩 敬上



我展開圖畫紙,細細描繪著。那眉、那眼、那直挺鼻樑,嗓音宏亮的雙唇,一頭濃密黑髮,總是有幾綹髮絲濕淋淋黏在右額上。不必看著本人,依然能精準的畫出郭品仲的模樣,我真佩服我的記憶力。

完成後,我將畫擺在窗前,後退幾步,仔細看。奇怪,總覺得哪裡不大對勁,是不是鼻子畫得太長了,還是臉頰太胖?

最後,我終於發現,是我不小心在雙頰畫了兩個酒窩。





鯨魚男孩的故事——遇見抹香鯨女孩

我坐下來,看了看四周。教室很擠,鬧哄哄的,男老師不停的指揮進來的學生坐這裡坐那裡,或招呼家長,解答他們的疑問。我坐在第二排第四個座位,前面空著,旁邊的男生正在翻一本字典。拜託,第一天就這麼勤學,太可憐了吧。他發現到我盯著他手上的字典,忽然開口:「要看嗎?這是我的畢業獎品,一本非常無聊的英漢字典。」

我和他同時笑出來。

就在這時,我看到一個女生走過來,她繞過第一排,沿著第二排走,在我面前,她坐了下來。

我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想:「這個女生實在是太漂亮了。」

教室的椅子全被坐滿了,男老師站上講台,用把細棍子敲敲講桌:「安靜。歡迎你們就讀龍鳳中學,我是級任導師,姓江。我沒什麼本領,唯一本事就是能把死馬醫成活馬。」

我忍不住笑出聲。然後馬上察覺不妙,因為其他人都很沉默。

前面的好看女生,動了一下身子。

回到家以後,姊姊問我:「有沒有考試?」

我搖搖頭。

「兩天後可能會做基本學力測驗,應該只考國語、數學。」

有個什麼都懂的姊姊,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不過,我現在不想費神思考這個問題,我老想到坐我前面的那個女生。

她的名字是張晴,挺特別的;老師點到她時,她舉起右手,我看見她的手好白,像媽媽從精品店買回來的瓷器。她聲音也好,不會形容,反正就是那種好看女孩該有的聲音,細又柔。

下課時,她轉過身,我差點兒以為她要和我說話呢,緊張死了。只是,她飛快的朝後面瞄了一眼,就回頭了。

整個白天,我不自覺的盯著她的頭髮。

姊姊從我書桌下找出五六年級的課本,要我複習。

兩天後,我果然開始過著各式各樣的考試生活。每次老師教完一單元,就進行隨堂測驗。和從前一樣,我總保持中等成績。姊姊還說:「弟,你挺正常的,沒有適應不良,居然維持相同水準。」

我聳聳肩:「妳也一樣,永遠都是第一名。」

姊姊昨天才領回一張「英語演講比賽冠軍」獎狀。

張晴跟姊姊太像了,也是常考一百分。這個學校的老師們有個習慣,發考卷是從最高分開始喊名字,張晴經常是第一個。每當她從座位上站起來,她的椅子往後靠,會撞到我桌子。輕輕的,我把歪斜的桌面挪移歸位,讓她的椅子緊緊貼著我的桌邊。

她領回滿分考卷,臉上沒有表情。

這種女生太完美了,長得漂亮,功課又好,連走路樣子都好看。我想,她們一定是上帝三十歲時的精心傑作。至於我,應該是上帝更年期的作品,姊姊老說人在更年期時,容易精神恍惚。

姊姊還舉例:「爸就是更年期危機,幸虧有媽媽哄他。」

我當然聽不懂。姊又說爸爸就是太依賴媽媽了,最要命的是,媽媽也太寵爸,還溺愛。她說:「戴立德,你以後長大,要善待女性。」

哎呀,這是什麼話?

班上還有個叫郭品仲的男生,也是高級精品。才入學沒多久,他就被選為手球隊,最後還當隊長。雖然球隊都是七年級學生(八九年級得專心準備聯考),但是以他那種條件──個子高、臉又帥,功課也不差,肯定會有一整團女生仰慕他。

基本學力測驗成績揭曉。張晴不僅是全班第一名,老師還得意的宣佈她是全學年第三名。江老師說:「大家該向張晴學習,她雖然是從鄉下來的,成績卻比你們好。說不定三年後,她也能考上第一志願。」

我忍不住輕輕踢了踢她的椅子,再往前傾,悄聲說:「恭喜。」

她沒有反應。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張晴的家庭背景。依照老師的說法,從鄉下來,那不是得每天搭車上下學嗎,得多早起床啊。

張晴真不簡單。

下課後,我拍拍她:「喂,張晴,妳真厲害,全校第三名耶。妳如果是鯨魚,一定是條『抹香鯨』。」

她先瞪我一眼,然後也笑了。

抹香鯨有一顆有史以來最大的腦袋。

她笑起來真像個孩子;我的意思是,其他時候,她跟姊姊倒有些類同,彷彿托著很重的缽,一個沉默不語的老僧。

是不是第一名都得這個樣?我問姊姊,姊姊回答:「每個人都有不同壓力。不過,你說的那個張晴,我大概可以體會她的心情。既然是鄉下來的孩子,一定更想出人頭地。唉,很辛苦的。」

我默默看著手中那本《海洋生物》圖鑑,抹香鯨挺著碩大的腦袋,游起來,是不是也比別的鯨魚吃力?

我決心對張晴好。早在第一眼看到她時,我就被她吸引了。她叫我「老戴」時,我更是覺得心情開朗。

張晴偶而會回頭找我聊天,不過我總懷疑她只是藉機會往後看。教室後方,是郭子(郭品仲綽號)和他那夥死黨的誇張笑聲。有意無意的,張晴會迅速的瞄著那個討厭的座位。

我其實想警告張晴:「別喜歡郭品仲,他不是好人。聽他說話表情,就知道他會傷人。」

然而,我怎能這樣說,張晴一定氣白了臉。我多想誠誠懇懇的對她分析:「張晴,等我以後認識了很棒的男生,足以配得上妳的,我會介紹給妳。現在,妳別理那個郭子,你沒聽過他講話內容,又自大又愚蠢。他還說將來要當國手,就憑他!」

可是,我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張晴一步步向泥濘沼澤走去,一寸寸玷污了她的腳踝。

第一名的女生,也只看重人的外貌嗎?

「老戴,當我的模特兒如何?」張晴在下課時間,轉過身來問。

我愣住了:「天哪,得脫光衣服嗎?」

「你別白癡好嗎?」她狠狠瞪我一眼,完全不能體會我的幽默感。我只好乖乖坐著,讓她畫。可是,我多開心哪,張晴畫我耶,我要把這張圖夾在厚紙板中,鎖進抽屜裡,如同寶藏一般珍藏。

隔壁的王明雄也湊過來:「哇,張晴妳好會畫,也幫我畫一張。」

「你想貼在垃圾桶嚇蟑螂啊?」張晴說完,把紙遞過來。「好了,像不像?」

我不得不承認張晴的血液裡有幾滴魔鬼的血。這怎麼可能是我!

雖然從輪廓上,大致認得出來是畫我,但可惡的是,張晴卻潦潦草草的撇上一頭亂髮、一個朝天鼻,把我的眼鏡又畫得像漫畫裡邪惡的小人。

儘管如此,我還是把畫展平,請她在畫紙底端簽上名字。

她以大明星的架式胡亂草書一番,然後問了句:「手球隊每天幾點練球?」

唉,好心情全給這句話蹧蹋了。我忍不住鼓起勇氣,問她:「妳,也喜歡郭子對不對?」

她顯然措手不及,我用盡所有力氣,補了句:「手球隊隊長就能把妳們迷昏,可悲啊可悲。」 張晴的臉一下冷起來,語氣也硬邦邦的:「沒有人理你啊,那才可悲吧。」

我簡直說不出話,好半天擠出一句:「我只須一個人理我就好。」然後便拿起書包快步走出教室。

回家路上,夕陽斜斜倚在遠方山頂。我從書包拿出張晴的畫,越看越難過。可是,我又有什麼資格去干涉她呢?我哪有理由決定她的喜怒哀樂?喜歡是不能勉強的。

從另一個角度看,張晴和郭子不是很匹配嗎。典型的俊男美女,男才女貌。如果郭子也喜歡她,他們會是一對令人羨慕的天使。

只是,郭子老愛歪著嘴嘲笑同學,他會善意的對待張晴嗎?哼,如果他敢欺負張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