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精彩內容試閱

第84章 洞房生枝節

他探進林思懷裡的肥手摸索著,終於抓住了林思豐滿的酥乳。

  新娘林思的紅蓋頭在進洞房的時候已經取下來了,正坐在新床邊上,看見袁鐵河進來,她俏臉漲得通紅。林思的確有幾分姿色,新婚之夜打扮得更是動人,袁鐵河醉眼看花,覺得新娘子真是美如天仙一般,頓時把方才的不快拋到腦後,走上前坐在床邊一把將林思摟進懷裡,肥手探進林思的衣內便是四處亂摸。

  林思又是緊張又是心動,氣喘吁吁道:「夫君……別……賓客都還沒走……當心有人進來!」

  袁鐵河肥厚的嘴唇在林思的臉蛋上亂吻亂嗅,嘴裡不停道:「沒事……不會有人進來的……」他探進林思懷裡的肥手摸索著,終於抓住了林思豐滿的酥乳,林思嚶嚀一聲,全身癱軟,如醉如癡,任由袁鐵河肥手在身上肆虐。

  袁鐵河欲火中燒,一把扯開了林思的衣襟,就要去吻林思的酥乳,就在這時,就聽到窗外一聲,林思從迷亂中猛地清醒過來,顫聲道:「有人!」





第93章 齷齪人物

這您就不知道了,偷聽新房牆根,就是要聽後半夜!

  孟天楚問道:「你把偷聽的經過詳細說一遍,我警告你,再撒謊,你知道我們會怎麼對付你的。」

  「是!」林天虎哆嗦道,「昨晚我和卓新回到酒席,卓新心情不好,一個勁猛灌酒,很快就喝暈了,我想去偷聽,可我知道卓新不想偷聽,所以沒告訴他……」

  孟天楚插話問道:「你怎麼知道他不想?昨晚他不是和你一起偷窺嗎?」

  「不是的,他只是想和林思說話,昨晚我們偷看的時候,袁鐵河剛脫了林思的衣服,卓新就砸了窗戶一拳,這才讓袁鐵河發現了。我看卓新喝暈了,便藉口上茅房離開了酒宴,來到新房。我本來想躲到窗戶後面偷看,結果一進小院子,就發現新房的門是開著的,我有些奇怪,躲在一邊偷看了片刻,沒發現什麼動靜,只聽到屋裡有打呼的聲音,聲音很響。我不敢直接進房間,就繞到旁邊,捅破窗戶往裡一看,裡面黑漆抹烏的,打呼聲是從床上傳出來的,大概是袁鐵河。我想他們已經睡了,便大著膽子從進了房裡,鑽進床下……」   孟天楚問道:「人家都睡了,你還鑽到床下面幹什麼?」

  「這您就不知道了,偷聽新房牆根,就是要聽後半夜!」說起偷聽,林天虎一下子來了精神,也忘了自己被打得跟豬頭一樣,臉還火辣辣的痛:「通常來說,前半夜新娘放不開,辦事的時候不敢出聲,聽著沒勁,等到了後半夜,新娘嘗到了甜頭,也以為別人都睡了,這才會放心大膽享樂,那叫床聲聽著才有味呢……」

  「你奶奶的,真夠無恥!」孟天楚笑罵了一聲。

  一旁的蔡知縣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得輕輕咳了一下,端起茶碗品了一口,旁邊的一幫捕快都是粗人,已經笑得不行了。

  林天虎不以為恥,反而得意洋洋轉頭望了望幾位捕快,見他們興趣很高,忍不住又接著說道:「前段時間張員外家娶媳婦,那女子看著文文弱弱的,可叫起來,那可真是……」





第96章 最後一個嫌疑人

小人是起了淫心,可當時袁鐵河趴在林思身上,小的……不得其門而入啊。

  「小的怕被人看見了臉,用手遮住口鼻進了房間,來到床邊,見到袁鐵河趴在林思身上打呼,林思仰面睡著,兩人一絲不掛……小人一時起了淫心,爬上床去,想……姦淫林思小姐。」

  相互印證之下,李蟲兒的說法倒與林天虎相符,孟天楚又問道:「你進房間的時候,大概是什麼時辰?」

  李蟲兒低著腦袋想了想:「大概子正過一刻左右。」

  看來林天虎在床下感覺到的男人就是李蟲兒無誤,案件可以說破了一大半了,孟天楚心中很高興,蔡知縣也很高興,略帶欣喜地說道:「李蟲兒,你上了床,姦汙了林思,怕她叫喊,就捂住了她的口鼻,失手將她捂死了吧?」

  「不不,小人沒有姦汙林思小姐,真的!」李蟲兒慌忙道:「小人上床的時候是起了淫心,可當時袁鐵河趴在林思身上,小的……不得其門而入啊。」

  蔡知縣和孟天楚相互看了一眼,孟天楚問道:「想抵賴?你認為我們會相信嗎?」

  李蟲兒磕頭道:「大老爺、師爺,小的說的是真的,絕沒有半句假話!小的上床之後看了半天,甚至推了袁鐵河,想把他推開,推了兩三下袁鐵河這才翻身仰面而睡。小的大著膽子伸手摸了林思幾下……」





第98章 滾落陡崖

少……少爺,您弄……弄得我……好難受,都喘……喘不過氣來了……

  孟天楚身強體壯,壓在飛燕身上,時間久了,飛燕有些承受不住,喘著粗氣道:「少……少爺……您壓……壓得我……好難受……都喘不過……氣來了……」

  雖然身體下壓著一個千嬌百媚的俏丫環,可此刻孟天楚哪裡有心情去體會這些溫存,只想著怎麼才能從飛燕身上爬下去,可腰部的巨痛讓他根本使不上勁,只能雙手撐地,道:「你……從下面使勁推我!」

  飛燕急忙撐住孟天楚的胸脯用力上推,兩人合力,這才掙扎著將孟天楚上身抬起來,飛燕連忙痛快地喘了幾口大氣。孟天楚知道,夏鳳儀和老何頭要把他們兩人救上去,估計還得一段時間,便道:「飛燕,把我往後推,免得壓住你。」

  飛燕點點頭,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孟天楚往後推,而孟天楚也配合使力,終於將身子向後退出半尺,飛燕再也無力支撐孟天楚沉重的身體,兩手一鬆,孟天楚又重新壓回了飛燕身上。

  只不過,孟天楚這下正好趴在飛燕懷裡,臉部枕在飛燕的雙乳之間。

  孟天楚趴在自己懷裡,枕著自己的雙乳,飛燕不由又羞又窘,顫聲道:「少爺!」





第101章 無心有意

哼,誰說要嫁給你了!你想娶,我還不想嫁呢!

  飛燕用托盤端著兩道菜來到床邊,低聲道:「是給少爺補身子的,骨雞生地燉飴糖補血,山楂枸杞煮牛肉活血化瘀。」說罷,她將托盤放在旁邊的圓桌上,盛了一小碗端到床邊,用小勺餵給孟天楚吃。

  孟天楚一連吃了幾勺:「好,真好吃!想不到飛燕還有這一手,早知道就讓你當大廚了!」

  飛燕抿嘴一笑,夏鳳儀笑道:「飛燕有個親戚在皇宮裡當御廚,她專門跟御廚學過呢。」

  「那怎麼以前不給我們做呢?」

  飛燕白了他一眼:「你以前那麼壞,誰做給你吃!現在你改好了,又是為了保護奴婢才受的傷,破例給你做一回,讓你早點康復!」

  夏鳳儀美目瞄了飛燕一眼,笑道:「你這丫頭,什麼時候學會關心人了?」

  「少爺救了飛燕,飛燕當然要知恩圖報啊,沒別的本事,只能做做菜給少爺補一補嘍。」

  夏鳳儀眼神閃了閃,瞅了飛燕一眼:「知恩圖報,不錯嘛,等一年滿了之後,把你許給少爺做媳婦好不好?」

  飛燕嬌羞道:「少奶奶!你說啥呢!」

  「咦,不好意思了?從古廟回來,你對你們少爺可就沒少關心過,當我不知道呀?」

  飛燕頭垂得更低了,含羞道:「我哪有啊!」

  「別不好意思了,沒關係的,反正我和你們少爺有一年之約,期滿之後各奔東西,如果到時候你能嫁他,能照顧他關心他,我會很高興的。」





第105章 現場講解

很簡單,就像揭開鍋蓋一樣把她的頭蓋骨拿下來就行了。

  「很好。」孟天楚點了點頭:「現在幫我把屍體的頭蓋骨取下來。」

  飛燕嚇了一大跳:「取……取頭蓋骨?」

  「是啊,你不把頭蓋骨取了,我怎麼檢查死者的腦袋?」

  飛燕臉色煞白,一聲不吭。揭開頭蓋骨與鋸開頭蓋骨相比,完全是兩回事,她驚恐地望著白森森的頭骨和自己在頭骨上鋸出來的歪歪扭扭的縫隙,光是想一想,整個身體就忍不住直抖。

  孟天楚嘆了口氣:「算了,我自己來吧。」他舉手扶住了頭蓋骨,用力想把頭蓋骨取下來,可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沒有鋸斷,怎麼也揭不下來,累得氣喘如牛。

  飛燕看不下去,鼓足勇氣說道:「少爺,還是……還是奴婢來吧。」

  孟天楚點點頭,打開法醫物證勘察箱,取了手套遞給飛燕,飛燕戴好之後,問道:「少爺,該怎麼辦?」

  「很簡單,就像揭開鍋蓋一樣把她的頭蓋骨拿下來就行了。」

  飛燕咬了咬牙--她覺得自己的牙齒都快碎了,正要伸手去摸頭蓋骨,孟天楚冷不防叫了聲:「等等!」

  飛燕整個人都快跳起來了:「又怎麼了?」

  「好像有什麼地方沒鋸斷,還粘在一起,你得找到地方,把它鋸斷。」

  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個任務比揭開頭蓋骨要恐怖的多,得靠近仔細觀察,這這這……飛燕只覺得自己的靈魂都要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