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禍水



1

一個陰鬱的下午,一個平凡無奇的車隊慢慢地出了遐縣,上了飛鵠嶺。

壓陣的是一個高個子老頭,身子精瘦,半耷拉著眼皮,坐在車上抽旱菸。兩個精壯漢子走在兩旁,壓後的是一個胖子,三個人都戰戰兢兢地注意著周遭的動靜,只有走在最前頭牽著拉車驢的兩個小夥子一路說著閒話,悠悠哉哉的樣子。

「哥,你說晚上是吃餃子還是吃包子?我出來時聽見嬸剁餡了……啊,我知道了,肯定是剁蒜,做沾醬呢!咱晚上要吃雞了!」個子較小的年輕人很開心地笑著說。

「胡說!雞是要等過節吃的,沒事吃什麼雞!」另一個年輕人一本正經的教訓他。

「真的!我昨晚聽見嬸說了,想給老爺子補補身體,趕明兒上藥鋪子去抓點補氣的藥來燉……」

「你還樂呢!」年紀較長的小夥子白了他一眼,嗔怪地說。

他心裡擔心老爺子的身體,沒心情討論吃的。老爺子年紀也大了,本來這趟勸他不要出來,老人家硬是不聽,全家人都拿他沒辦法。

「狗子!嘉義!在道上注意著點!別淨顧著閒扯!」走在車旁的漢子發了聲。

「是,叔叔。」較年長的小夥子恭恭敬敬地答應了。

「走了大半天也不讓人歇腿,還不讓人說話,這不憋死我!」另一個小夥子小聲地抱怨著。

「唉喲!」

一粒碎石子狠狠打中正抱怨那小夥子的後腦杓,他忍不住叫了起來。

「狗子,沒聽見你叔說了嗎?就你不老實!」坐在車上的老頭懶洋洋地開了口。剛剛那石子就是他彈出去的,老頭年紀雖大,手眼可一點也不含糊,耳朵也靈得跟鬼似的。

「怪不得挨打呢!就你話多,不是老爺子還治不住你呢!」嘉義偷偷拿眼瞟他,拿他取笑。

「挨打不打緊,別挨刀就行!」狗子突然手按腰刀,直直瞪著前方說。

坐在車上的老頭磕掉了菸桿裡的灰,車旁的漢子也紛紛手握腰刀,警戒了起來。

嘉義抬頭看嶺上起了一陣煙塵,不一會就看出一人一馬過了嶺,朝他們奔來。

「識相的留下買路財,我不為難你們。」

來人身量不高,卻騎著高頭大馬,在馬上威風凜凜地呼喝著,帕巾蒙著面,戴著大笠,看不出長相,但身形和話音都像是個少年。

「你就是近日在這飛鵠嶺上剪徑的好漢嗎?」老頭不褒不貶,不亢不卑,慢悠悠地說。

「是又如何?」

「遐縣捕頭古俊生,在此領教了。」老頭突然目露精光,從車上一躍而下,掠過蒙面少年的馬前,高頭大馬竟嘶也沒嘶,一頭栽倒在地上。眾人一看,這馬毫毛未傷,只除了左眼下三江穴上一個焦印子,像是菸斗磕出來的。

幾乎是和馬倒地同時,少年輕輕巧巧落在不遠處的地上,像一片柳葉,竟然沒一點動靜。

「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何必跟一畜牲過不去,可惜了一匹好馬。」少年冷淡地說。

「好身手,今天讓咱古家班會會你!」

一個漢子嚷了起來,所有人立刻抽出刀來包圍了少年,但卻不靠近,只有老頭古俊生一人站在少年面前。

那發話的漢子是古俊生的徒弟,叫黃行端,一起的是古俊生的小兒子古行正,壓後的胖子是古行正的大舅子馬大鈞,兩個小夥子是古俊生的孫子古嘉義,和關門弟子狗子,這幾個在衙門裡都是古俊生的徒弟或晚輩,這一家子捕快人稱「古家班」。

陰鬱的天空裡響了一聲悶雷,像是敲響戰鼔一般,只見兩人身形如電,轉眼就鬥在一處。少年從腰裡抽出一柄軟劍,薄如絲緞,靈動如蛇,閃著銀光竄向老頭。老頭一柄菸桿也不甘示弱,出招雖不如少年的軟劍繁複迅捷,但穩紮穩打,招不虛發,倒也不落下風。

少年一劍如銀鞭掃向老頭下盤,老頭一躍而起,避過這一劍,撲向前,手上菸桿朝少年頭臉橫劈,少年腰腿靈便,向後一仰避過了這一劈,但頭上的笠子笠沿被菸桿輕輕掃過,立刻像是被火藥炸開一樣,竹屑向四周飛散。

一片竹屑飛進少年的眼中,少年一驚,向後翻出兩個觔斗,站定了閉住一隻眼,用一隻指頭輕輕壓著,等竹屑被眼淚帶出。

眾人一看,笠子下竟是一頭烏黑秀髮,盤一個小髻,插著一支荊釵,十分素雅,帕巾蒙面,露出一對明眸,端端一個好人家的女孩兒,一點也不像山道上剪徑的綠林人。

狗子張大了嘴,嘉義也瞪直了眼,大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只有古俊生臉色不改,手握菸桿抱拳說了聲:「得罪。」

「官兵捉賊賊上房,還有什麼得罪不得罪的?咱們各盡其分,不必多說。」少女輕笑一聲,朗聲說道,像是在笑老頭太迂,拚死豁命的時候,要一條命都不嫌多,一頂笠子算個啥?聲音是脆生生一個女孩兒的嗓音,話卻是豪氣干雲,綠林人的口吻。

然後少女拿開壓在眼皮上的指頭,一滴豆大的淚珠滾落,梨花帶雨一般的,少女睜開了眼睛。

狗子退了半步,那一瞬間少女眼中清澈的殺氣,除了古俊生,只有他一個人看見。

少女發了聲喊,軟劍一揮,像是潑出一碗清水,向古俊生身上灑去,去勢迅疾,在狗子眼中,劍的殘影像是瀲灩波光一般,從少女身周向四面盪開,無邊無際的一個漣漪。

「哥!」狗子衝到嘉義身前,只聽噹的一聲,兩個人都向後跌開老遠,狗子雖然挺刀擋過這一劍,但右手虎口被震傷,流了滿手的鮮血,抵住刀背的左腕也裂開一道傷口。

古俊生高高躍起閃過這一劍,但包圍的捕役都受到波及,馬大鈞挺刀一擋,單刀硬生生被震飛,兩手一攤也是滿手的鮮血,黃行端向後翻一個觔斗,但還是慢了一步,左腿脛骨上橫著砍出一道口子,只有古行正站在少女正後方,離得遠,沒有被劍光掃到。

古俊生堪堪避過這一回,自己也是一身冷汗,顧不得門下眾人。身為捕頭他不能叫他們逃,為師為父,他知道要是他倒下,自己身後這些人恐怕也沒有機會活著回去。

「姑娘果然身手不凡……」

「咦?要認輸了嗎?」少女輕皺娥眉,像是氣惱遊戲結束得太早,撒著嬌不想回家的小孩兒。

「不,古某身負重任,不能認輸,也不能退,只是想請教高姓大名,有個萬一也好落個明白。」

古俊生這一番話看似示弱,但話音清朗,沒有一絲猶疑畏懼。他是真的心意已決,要力拚一場,就算落個全軍覆沒,古家後繼無人,也絕不為自己或兒孫乞命。古家三代捕役,長子古行直,嘉義的爹,捕盜殉職的時候,老爺子古俊生就交代下了,古家只要是捕役,出門就不要想著回家,只要門風磊落,就算是為祖宗留名了,無後也是命。古俊生一生剛直,教訓後輩也是一貫作風:古家只傳忠義不傳香火。

「不姓高,姓低,大名沒有,小名兒倒好幾個!」少女笑著說。

「我還不夠格問妳是嗎?姑娘是瞧不起古某人了,那咱們就手上見高低吧!」

古俊生說完低喝一聲,提起鐵菸桿子又衝上去拚殺,和軟劍的銀光戰作一團。

包圍在外的眾人都插不上手,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老爺子和少女在場上廝殺。古老爺子眉頭深鎖,凝神在交手的每一瞬間,少女卻像是玩耍似的,眼角眉梢總帶著一絲笑意,輕靈的身影翩然穿梭在鐵菸桿子和軟劍的白光中。

古嘉義撕開自己身上粗布短掛的下襬,忙著給狗子紮手。狗子左腕的傷口深,但嘉義卻先包紮他的右手掌,紮完了趕緊撿起刀塞進他手裡,顧不得自己手無寸鐵,又去撕衣服紮他左手。

就算只有你一個人,你也要逃,要活下去!嘉義的每一個動作和眼神都在說這句話,但是他的話語卻梗在喉裡,嗓子眼堵得死死的。

所有人都只能看著古老爺子和少女一番惡鬥,在一旁露出焦急的臉色,只有狗子非常專心地看著少女的身影,臉上一片空白,所有的表情都消失,只剩下凝視。
一、禍水
1

一個陰鬱的下午,一個平凡無奇的車隊慢慢地出了遐縣,上了飛鵠嶺。

壓陣的是一個高個子老頭,身子精瘦,半耷拉著眼皮,坐在車上抽旱菸。兩個精壯漢子走在兩旁,壓後的是一個胖子,三個人都戰戰兢兢地注意著周遭的動靜,只有走在最前頭牽著拉車驢的兩個小夥子一路說著閒話,悠悠哉哉的樣子。

「哥,你說晚上是吃餃子還是吃包子?我出來時聽見嬸剁餡了……啊,我知道了,肯定是剁蒜,做沾醬呢!咱晚上要吃雞了!」個子較小的年輕人很開心地笑著說。

「胡說!雞是要等過節吃的,沒事吃什麼雞!」另一個年輕人一本正經的教訓他。
「真的!我昨晚聽見嬸說了,想給老爺子補補身體,趕明兒上藥鋪子去抓點補氣的藥來燉……」

「你還樂呢!」年紀較長的小夥子白了他一眼,嗔怪地說。
他心裡擔心老爺子的身體,沒心情討論吃的。老爺子年紀也大了,本來這趟勸他不要出來,老人家硬是不聽,全家人都拿他沒辦法。

「狗子!嘉義!在道上注意著點!別淨顧著閒扯!」走在車旁的漢子發了聲。

「是,叔叔。」較年長的小夥子恭恭敬敬地答應了。
「走了大半天也不讓人歇腿,還不讓人說話,這不憋死我!」另一個小夥子小聲地抱怨著。

「唉喲!」
一粒碎石子狠狠打中正抱怨那小夥子的後腦杓,他忍不住叫了起來。

「狗子,沒聽見你叔說了嗎?就你不老實!」坐在車上的老頭懶洋洋地開了口。剛剛那石子就是他彈出去的,老頭年紀雖大,手眼可一點也不含糊,耳朵也靈得跟鬼似的。

「怪不得挨打呢!就你話多,不是老爺子還治不住你呢!」嘉義偷偷拿眼瞟他,拿他取笑。
「挨打不打緊,別挨刀就行!」狗子突然手按腰刀,直直瞪著前方說。

坐在車上的老頭磕掉了菸桿裡的灰,車旁的漢子也紛紛手握腰刀,警戒了起來。
嘉義抬頭看嶺上起了一陣煙塵,不一會就看出一人一馬過了嶺,朝他們奔來。

「識相的留下買路財,我不為難你們。」
來人身量不高,卻騎著高頭大馬,在馬上威風凜凜地呼喝著,帕巾蒙著面,戴著大笠,看不出長相,但身形和話音都像是個少年。

「你就是近日在這飛鵠嶺上剪徑的好漢嗎?」老頭不褒不貶,不亢不卑,慢悠悠地說。
「是又如何?」

「遐縣捕頭古俊生,在此領教了。」老頭突然目露精光,從車上一躍而下,掠過蒙面少年的馬前,高頭大馬竟嘶也沒嘶,一頭栽倒在地上。眾人一看,這馬毫毛未傷,只除了左眼下三江穴上一個焦印子,像是菸斗磕出來的。

幾乎是和馬倒地同時,少年輕輕巧巧落在不遠處的地上,像一片柳葉,竟然沒一點動靜。

「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何必跟一畜牲過不去,可惜了一匹好馬。」少年冷淡地說。
「好身手,今天讓咱古家班會會你!」

一個漢子嚷了起來,所有人立刻抽出刀來包圍了少年,但卻不靠近,只有老頭古俊生一人站在少年面前。

那發話的漢子是古俊生的徒弟,叫黃行端,一起的是古俊生的小兒子古行正,壓後的胖子是古行正的大舅子馬大鈞,兩個小夥子是古俊生的孫子古嘉義,和關門弟子狗子,這幾個在衙門裡都是古俊生的徒弟或晚輩,這一家子捕快人稱「古家班」。

陰鬱的天空裡響了一聲悶雷,像是敲響戰?一般,只見兩人身形如電,轉眼就鬥在一處。少年從腰裡抽出一柄軟劍,薄如絲緞,靈動如蛇,閃著銀光竄向老頭。老頭一柄菸桿也不甘示弱,出招雖不如少年的軟劍繁複迅捷,但穩紮穩打,招不虛發,倒也不落下風。

少年一劍如銀鞭掃向老頭下盤,老頭一躍而起,避過這一劍,撲向前,手上菸桿朝少年頭臉橫劈,少年腰腿靈便,向後一仰避過了這一劈,但頭上的笠子笠沿被菸桿輕輕掃過,立刻像是被火藥炸開一樣,竹屑向四周飛散。

一片竹屑飛進少年的眼中,少年一驚,向後翻出兩個觔斗,站定了閉住一隻眼,用一隻指頭輕輕壓著,等竹屑被眼淚帶出。

眾人一看,笠子下竟是一頭烏黑秀髮,盤一個小髻,插著一支荊釵,十分素雅,帕巾蒙面,露出一對明眸,端端一個好人家的女孩兒,一點也不像山道上剪徑的綠林人。

狗子張大了嘴,嘉義也瞪直了眼,大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只有古俊生臉色不改,手握菸桿抱拳說了聲:「得罪。」

「官兵捉賊賊上房,還有什麼得罪不得罪的?咱們各盡其分,不必多說。」少女輕笑一聲,朗聲說道,像是在笑老頭太迂,拚死豁命的時候,要一條命都不嫌多,一頂笠子算個啥?聲音是脆生生一個女孩兒的嗓音,話卻是豪氣干雲,綠林人的口吻。

然後少女拿開壓在眼皮上的指頭,一滴豆大的淚珠滾落,梨花帶雨一般的,少女睜開了眼睛。
狗子退了半步,那一瞬間少女眼中清澈的殺氣,除了古俊生,只有他一個人看見。

少女發了聲喊,軟劍一揮,像是潑出一碗清水,向古俊生身上灑去,去勢迅疾,在狗子眼中,劍的殘影像是瀲灩波光一般,從少女身周向四面盪開,無邊無際的一個漣漪。

「哥!」狗子衝到嘉義身前,只聽噹的一聲,兩個人都向後跌開老遠,狗子雖然挺刀擋過這一劍,但右手虎口被震傷,流了滿手的鮮血,抵住刀背的左腕也裂開一道傷口。

古俊生高高躍起閃過這一劍,但包圍的捕役都受到波及,馬大鈞挺刀一擋,單刀硬生生被震飛,兩手一攤也是滿手的鮮血,黃行端向後翻一個觔斗,但還是慢了一步,左腿脛骨上橫著砍出一道口子,只有古行正站在少女正後方,離得遠,沒有被劍光掃到。

古俊生堪堪避過這一回,自己也是一身冷汗,顧不得門下眾人。身為捕頭他不能叫他們逃,為師為父,他知道要是他倒下,自己身後這些人恐怕也沒有機會活著回去。

「姑娘果然身手不凡……」
「咦?要認輸了嗎?」少女輕皺娥眉,像是氣惱遊戲結束得太早,撒著嬌不想回家的小孩兒。

「不,古某身負重任,不能認輸,也不能退,只是想請教高姓大名,有個萬一也好落個明白。」

古俊生這一番話看似示弱,但話音清朗,沒有一絲猶疑畏懼。他是真的心意已決,要力拚一場,就算落個全軍覆沒,古家後繼無人,也絕不為自己或兒孫乞命。古家三代捕役,長子古行直,嘉義的爹,捕盜殉職的時候,老爺子古俊生就交代下了,古家只要是捕役,出門就不要想著回家,只要門風磊落,就算是為祖宗留名了,無後也是命。古俊生一生剛直,教訓後輩也是一貫作風:古家只傳忠義不傳香火。

「不姓高,姓低,大名沒有,小名兒倒好幾個!」少女笑著說。
「我還不夠格問妳是嗎?姑娘是瞧不起古某人了,那咱們就手上見高低吧!」

古俊生說完低喝一聲,提起鐵菸桿子又衝上去拚殺,和軟劍的銀光戰作一團。

包圍在外的眾人都插不上手,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老爺子和少女在場上廝殺。古老爺子眉頭深鎖,凝神在交手的每一瞬間,少女卻像是玩耍似的,眼角眉梢總帶著一絲笑意,輕靈的身影翩然穿梭在鐵菸桿子和軟劍的白光中。

古嘉義撕開自己身上粗布短掛的下襬,忙著給狗子紮手。狗子左腕的傷口深,但嘉義卻先包紮他的右手掌,紮完了趕緊撿起刀塞進他手裡,顧不得自己手無寸鐵,又去撕衣服紮他左手。

就算只有你一個人,你也要逃,要活下去!嘉義的每一個動作和眼神都在說這句話,但是他的話語卻梗在喉裡,嗓子眼堵得死死的。

所有人都只能看著古老爺子和少女一番惡鬥,在一旁露出焦急的臉色,只有狗子非常專心地看著少女的身影,臉上一片空白,所有的表情都消失,只剩下凝視。

少女的身法很快,劍法更快,軟劍在她手中揮灑自如,水一樣流轉,電一樣疾走,沒有人能看清。但狗子在屏住氣的那一瞬間看清了,那一瞬間他感覺不到手上的痛,聽不到叔在喊老爺子,像是魂魄出竅一樣,世上的一切都像是在冷冽的清泉裡,劍的氣息隨著白光飛竄在空氣中盪開,像是清泉裡一個冰冷的漣漪。一切都無比清晰,只有自我模糊不清,這一瞬間他能夠看清一切。

狗子知道師父其實也沒能完全看清,只是身在劍陣中,憑著多年槍裡來刀裡去的經驗,他可以感覺到兵刃近身,勉強閃躲而已。

沒有勝算的,心魂回到這個疼痛不已的身體和昏花的雙眼後,他第一個感覺到的是絕望。

古俊生好不容易覷了個空,朝少女懷中刺去,但少女用軟劍劍柄格開,劍刃順勢撲向古俊生的左臂,古俊生連忙側身避讓向後退開,但沒能避過,軟劍蛇一樣纏上了他的左臂,衣袖都被割破,手臂上劃出細細的傷口,古俊生連忙收住腳步,站定不動,動一動這條手臂就要被碎剮了,老爺子縱使身經百戰,也不由得額上滲出了冷汗。

「算了,你今天帶傷,我傷了你倒是欺負人了。」少女像是小孩兒對新奇的玩意兒失了興頭似的,用索然無味的聲音說。

「我古某人今天豁出這條老命了,姑娘不必手下留情。」古俊生活這麼大歲數,沒有這麼被人小瞧過,怒氣攻心,左肩奮力一甩,打算自斷左臂,再與少女一決高下。

少女見古俊生要斷臂,連忙順著他抽手的力道把軟劍往前一送,解開了緊緊纏在他左臂上的軟劍,把劍甩向自己身後。
「我都說算了,你怎麼不講理啊!」少女著惱地說。

「姑娘,古某人公務在身,不能讓妳走,姑娘也不必對我客氣!」

「意思是說我若想走,你還不肯是嗎?」少女有些驚奇地說。她以為這夥官兵會巴不得快快送走她這個大瘟神,沒想到她想罷手人家還不讓她走,這可就鮮了。
「今天碰上我們,要走沒門!」

古俊生和少女說著話時,古行正欺近少女身後,舉刀便砍,少女頭也沒回,只手腕輕輕一帶,軟劍的劍梢像是靈蛇擺尾一樣,朝古行正當胸一掃,要是用劍刃人早就分兩截了,但少女只是用劍背一打,古行正卻像是被大鐵錐擊中一樣,噴出一口鮮血,身子向後飛去,重重砸在一棵樹上,跌到地上就站不起來了。

古老爺子看唯一的兒子一下子受了重傷,急得眼睛都發紅了,舉起鐵菸桿子又要往前衝去。

「我不想動手了,但看樣子不稍微傷你我也走不了……」少女自言自語似的說,手腕微動,軟劍又像是伺機而動的蛇一樣活了起來。

「住手!」狗子大喊一聲,衝到老爺子和少女中間。
古俊生收住了腳,少女也把眼光移向狗子,摸不清他打什麼主意。

狗子?噹一聲把手上的單刀丟在少女腳前,雙膝一跪,在少女跟前磕了一個頭,抬起頭來說:「姑娘,狗子求您了!」
狗子灰頭土臉地跪在地上,抬起臉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和著塵土,一臉的汙泥,狼狽不堪地抽咽著。

「我……我沒打算傷他的……」少女被這麼一哭,竟然羞澀地低下了頭,有些手足無措地說。
「孽徒!你給我滾開!生死有命,哭什麼哭!我是這麼教你的嗎?」

「狗子,站起來!咱們古家人有送死的沒有乞命的!」古嘉義握緊了刀,兩隻眼死瞪著少女,生怕她對手無寸鐵的狗子出手。

狗子用髒汙的袖子抹著臉,哭著說:「姑娘……您要是讓我們活命,就把劍給我,不然您今天不殺了我們,縣太爺五日一比,現如今已經十天,打過兩回了,我們回去交不了差,不出十天老爺子也得死……」

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嘉義鼻子一酸,硬是忍住沒有掉下淚來。

飛鵠嶺上這盜賊已經做了好幾筆大買賣了,直到十天前劫了官銀,驚動了縣太爺,下令限比抓人,抓不到人五日一比,每人打四十大板,每個捕役兩條腿不是跑斷就是給打斷,大家越是著急越是沒有頭緒,始終打聽不到盜賊的老巢或是銷贓的管道。遐縣名捕古俊生雖然身子骨硬朗,但年歲也大了,挨了兩回打,心中?忿加上身上帶傷,精神更是一天不如一天,雖然仍舊指揮若定,但衙門裡上上下下都暗自擔心老爺子捱不過這回。

實在沒有辦法才鋌而走險,一行人假扮商隊上嶺來,準備盜賊正面交手,沒想到盜賊竟然是這麼一個柔弱幼小的女孩兒,卻又身懷絕技,當家的古老爺子在她手裡也討不了好,其他人就更不必說了。

「姑娘!狗子求您給咱一條活路,把劍給我,咱好有個交代……」

「你、你給我閉嘴!你再求她一句,我現在立刻打死你這個孽徒!咱們古家門裡沒有你這叛賊!」

古老爺子氣得話都說不清了,舉起菸桿子就要朝狗子頭上打,怒氣攻心,加上剛剛一場惡鬥受了傷,一口氣緩不過來,差點閉過氣去,腿一軟險些跌在地上。

馬大鈞身上傷勢較輕,又站得近,趕緊過來扶住老爺子,只見老爺子臉色一片死白,喘著大氣說不出話來。

幾個男人見古老爺子氣得話都說不上來了,也異口同聲地罵狗子丟了古家的臉、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堂堂遐縣捕役竟然對盜賊下跪。古嘉義愣愣地站在原地說不出話來。他知道狗子說的沒錯,要是今天讓賊人走了,他們一夥弟兄也不用活命了,五日一比,恐怕老爺子最先就要吃不消……但是老爺子脾氣硬,絕不會同意狗子的做法的。

他看見狗子哭得一臉狼狽,就知道狗子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都想讓爺爺活命。狗子當年是個小乞丐,和一幫流氓在一塊,專門扒人兜裡的錢,後來要拆夥時被狠狠打了一頓,嘉義找到他時,他給揍得話都說不上來了,卻一聲沒哭,他不會為自己哭的。

嘉義和狗子從小一起長大,最明白他的性子,他是被古家收留的,為了報老爺子的恩情,狗子什麼都願意做,可是要救老爺子就得毀他老人家一生清譽,嘉義不想見爺爺死,但也無法違抗爺爺,他沒有辦法像狗子那樣當機立斷,決定不計代價救老爺子的命,所以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說不出話來。

「那可不成,」少女慌張地說:「我這柄『禍水』可是名劍,不能隨便給人的,你們這車東西我也不要了,咱們各走各的,就當沒遇過吧!」

狗子知道他們根本沒有什麼財貨,只是拉了一車爛木頭,借幾個箱子裝了,假裝是商隊。現如今只能騙來她手上的劍,回去交差,說些將盜賊攆落山谷屍首無存之類的瞎話,要說瞎話沒有她那劍是搪不過去的。

少女說完抽腿想跑,狗子趕緊撲上去要攔,少女一急朝他揮了一劍,狗子連忙把頭一撇,白刃掠過他的臉頰,在臉上淺淺劃出一道口子。

少女抽身一轉眼就沒影了,黃行端趕緊瘸著腿跑過來幫著攙住老爺子,古行正喊著爹,還躺在地上站不起身來,嘉義愣愣地站著,狗子沒攔下賊人,跪在地上又哭了起來,臉上又是眼淚又是血,還和著塵土,糊成了一片,在嘉義濕潤的眼中,眉眼也模糊了。嘉義認不出那張臉,他記憶中的狗子眉目清朗,總是咧嘴笑著,從小就淘氣,但就是那張笑臉得人疼,老爺子和叔叔嬸嬸都寵著他。

一直響著悶雷的天空嘩啦一下落起大雨來,像是一直嗚咽著的孩童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一樣,狗子跪在飛鵠嶺的黃泥裡悲慘地抽咽著。

一切的聲響都在大雨和雷聲中被遮蔽了。狗子細弱的哭聲、古行正痛苦的喘息,和古老爺子的嘆息。

最後還是只有這孩子能明白……古老爺子心裡清楚要是這姑娘起了殺心,這裡沒有人還能活命。誰能想到,江湖傳說中的名劍禍水竟然落在一個小女娃子手裡,還能使得這樣出神入化!他這些個徒子徒孫恐怕都沒能明白過來,今天大夥的命都算是丟了一回又撿回來了。那姑娘恐怕打開始就沒打算認真,但老爺子可是拚盡了全力,這才勉強支應過來。能看清這把禍水的,恐怕只有一個狗子了。

傳說中的禍水劍,其柔若水,迅疾如電,劍鋒所及無堅不摧,能在千百人的劍陣中挽出一朵血花,白刃如漣漪向四周盪開時,血色的紅蓮就在漣漪中綻放。

會哭也是因為看清了這不可逾越的實力差距吧?那是很恐怖的,就算是有死的決心,看見那種可怕的力量,還是會打從心底顫抖。難為了這孩子……但他已犯了這行的大忌,官差和盜匪是勢不兩立的,不論實力高低,只要身在公門一天,就一天不能向匪類低頭。

「狗子……你走吧。」古老爺子沉聲道。
「爺爺!」嘉義叫了一聲,然後就沒有話了,他無法為狗子辯解,也無法違抗老爺子的意志。

「今天你給賊下跪,古家門裡就沒你這個人。」老爺子緩緩地說,聲音裡沒有嚴厲的責備,也沒有無奈的痛惜,只有已成定局的決絕。

所有人都不敢違逆老爺子,狗子今天犯了忌,被逐出師門是在情在理的事,大家只能默默地看著他,知道這孩子今後又要孤身一人了。

狗子沒有為自己辯解,朝老爺子慢慢叩了三個頭,跪在大雨中靜靜地看著大夥牽過驢,互相扶持著走下飛鵠嶺。

所有人都轉過身去後,嘉義跑向跪在泥地裡的狗子,伸手抓住他頸後的頭髮,用另一隻手笨拙地抹他臉上的血和泥,卻越抹越髒。大雨中嘉義幾乎睜不開眼,但他看見了,狗子臉上一片茫然,掉了魂似的空洞臉孔,就像那一天在破廟裡找到被同夥打得半死的狗子時那樣,使他忍不住對他說了相同的話。

「我信你。」
嘉義把臉湊近狗子的耳邊說:「狗子,我信你,不管你在哪裡、做什麼,只要你說,我就信。」

然後嘉義放開他跑向同伴。大雨中狗子跪在泥裡,緩緩伸出一隻髒兮兮的手掌,貼在嘉義剛剛靠上來說話的那隻耳朵上,像是要留住說過的話語或冷雨中的最後一點體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