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試閱內容】



更大的驚喜在後面。



霍炎抱我進屋的時候,忘川居然醒了過來。他一腿屈起,一腿長長的伸著,倚著牆橫坐在床上,雖然看起來還是很虛弱蒼白,極度的疲憊還纏繞在他的眉頭,但畢竟是醒了。



哮天犬一臉狂喜地蹲在床邊的地上。注意,他還是人形。那模樣就連肉包也不屑看,只趴在一旁打盹兒。



「沒死?」這是霍炎說的第一句話,語氣乍聽有點挑釁,但細細品味就能發現那種生死之交間的濃濃關心。



「她快凍死了。」忘川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瞄了兩眼我光光的小腿和赤腳,答非所問。這兩個人,對話就不能正常點嗎?



我被扔到床上後仍哆嗦著。渾身是水、只穿著一件浴袍,站在零下十幾度的院子裡吹了一分鐘的西北風後,我極度渴望溫暖,所以我想也沒想,直接鑽進了被窩──忘川的被窩。然後,三個男人全嚇到了,可我不管。對不起了各位,讓我先暖和暖和再說吧。



「看到了嗎?明明是這個半死不活的傢伙在搶我的老婆。」還是霍炎最先開口,對著魔童哼了一聲,「所以滾遠點,以後別老是纏著本大爺。」



「我同意他是最陰險的人,但本小爺要先和你說清楚所有權。」魔童踏上前一步,小小胖胖的身子挺得筆直,伸手朝我一指,「這個半妖是我的。」



「屁話,明明是我明媒正娶的,你這小子別胡攪蠻纏!」



魔童奸詐地笑,帶著「我不和你這沒大腦的傢伙計較」的神情,瞪了霍炎一眼,然後對我說:「妳現在馬上離開這個笨蛋,我可以假裝忘記妳曾經背叛我的事。」



他說得煞有介事,再加上那根指向我的嬌嫩小胖手指頭,害我突然想笑。不過我還沒笑出來,沉默不語的忘川突然伸臂摟住我,做出了挑釁的姿態。欸,我明明跟他沒什麼,可男人的幼稚好鬥是天性,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神也一樣。只是我發覺他的身體狀況還是很糟,因為他只做了這麼個簡單的動作就很吃力,別人看不出來,但我緊挨著他的身體,感覺得到他微微的顫抖,看到他幾不可見地輕皺了下眉頭。



「放開我老婆!」魔童急得小臉通紅。



霍炎又給了魔童後頸一巴掌,「胎毛還沒褪乾淨呢,就學人家搶女人!」他一邊說一邊走過來,一手按在我的頭頂,我立即感覺有一道極溫暖醇厚的氣息在我的四肢百骸中行走,把那絲由外透入的寒意驅得乾乾淨淨。



然後,他略嫌粗魯的扯過被子,隨手把我捲在裡面,丟到一邊。



「不能這麼對待傷患,他體溫低得不正常。」我歪歪扭扭,仍急道。那被子原來可是蓋在忘川身上的啊!



「不拆掉這些勞什子,怎麼助他療傷?」霍炎看也沒看我,左手懸空,離忘川的身體和頭頂距離至少還有兩尺多的時候,輕咦了聲,「怎麼會傷成這樣?」



魔童立即抓住機會嘲諷道:「我就說他沒本事,就憑一張臉混日子!」



忘川淡淡地掃過來一眼,眼神包含的寒意、殺意、戰意非常濃烈,儘管他的身體殘破到這個地步,也好像可以立即站起來把挑釁他的人殺死。



魔童嚇了一跳,但好歹還能保持魔族宗主的派頭和風度,假裝過來扶起我,實際上是拿我當肉盾,低聲道:「看來傳言沒有錯,你們被李天王的寶塔給罩起來了。」



「那東西也只能唬唬道行低的神仙妖魔,怎麼可能奈何得了忘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霍炎的兩道眉毛擰在一起。



「本尊失手而已。」忘川淡然一笑。



「他是為了救我。」我連忙接過話來,深怕這幾個男人在這種時候還做意氣之爭,也怕忘川繼續耍酷,「為了讓你們順利帶著殘餘部隊離開,他吸引了大部分天兵天將圍攻他,一人獨戰什麼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陣的,後來明明甩掉了追兵,卻為了救我,讓寶塔把三尖兩刃槍壓碎……」



我還沒說完,就聽到霍炎和魔童的吸氣聲。果然,到了他這種修為程度,那虛化凝成的神槍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受的最重的傷,就是為了救我,硬生生平移了那寶塔所致。霍炎說得雖然輕鬆,但那塔也困過孫悟空的,其威力不言而喻。



「別小看那寶塔,聽說代天者和李天王為了抓他特別祭煉了兩千年。」我補充一句,無法忽視忘川在重傷的情況下要力抗雷部與火部天龍,還有那些威力驚人的梵音佛唱、四大夜叉。



「那他沒死算是幸運了。」魔童又多嘴。



「本尊從來不依靠運氣。」忘川輕蔑地哼了一聲。



「那又怎樣?」魔童不服氣,「你有種就別死,我和你還有血海深仇未報。你我之間是不死不休之局,早晚有一場大戰的。」



「別以為年紀小就可以不要臉!」霍炎平時雖然總是和忘川搗亂,千方百計想贏過他,這時候卻知道槍口一致對外,「要殺你,難道還要等你長大?當年若不是忘川手下留……」



「閉嘴。」忘川打斷了霍炎要說的話,我心裡卻一抖。難道,當年忘川對年幼的魔童網開一面了?難道,他根本不像人們說的那樣殘酷無情?他反叛天庭,是有什麼重大苦衷吧?只是他為什麼從不辯解,也從來不透露半個字呢?



「切,什麼都是你在說。」魔童屬鴨子的,肉爛嘴不爛,雖然神色間有些疑惑,但口頭上絕對不會敗下陣。



我怕這不懂事的小子再和忘川起衝突,連忙岔開話題問:「你們怎麼會來?」



「他非跟著我不可!」霍炎和魔童同時開口。



我好不容易從被子中抽出一隻手,把魔童拉到身邊,不許他開口,只問霍炎:「沒人注意到你們來人界了吧?」



「我會那麼不小心?」他不滿地瞪我一眼,我發現他兇人的時候特別有魅力。



「我和阿流把隊伍帶到安全的地方,然後化整為零、分散部署,只等時機到了,就能再度集結。」他解釋道:「阿流留在洪荒界等著策應、管理,讓我出來尋找你們。我打聽到你們脫身好幾天了,但天王寶塔的事被天庭壓著,只透露出一點消息。不過天兵天將四處撒網圍捕你們,居然連虛無洞也找到了,還宣布第六天尊重傷的消息。那時我就猜,妳一定把忘川帶到了人界,畢竟這裡是妳的地盤,妳會覺得安全一點。」



我聞言點頭,隨後大驚,從床上跳了起來,但我忘記自己還捲在被子裡,差點臉朝下摔在地上,幸好魔童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



我顧不得形象,驚道:「糟了!你能想到這一點,代天者的心思那麼細膩謹慎,怎麼會想不到?不行,快走,這裡不安全!」我真是笨蛋,為什麼沒想到呢?



「慢著。」忘川平靜的聲音響起:「他確實是會懷疑,但他絕對想不到諦聽會為妳徇私。所以,直到他確定這一點,我們還有幾天的緩衝時間。」說到這兒,他又輕哼一聲,「除非他大隊人馬打過來,不然我早已弄亂此處的氣息,若真鐵了心要藏著,他也沒那個本事找到。」



「冥王公正,絕對不會允許他派這麼多人闖入人界,就算是為了抓妳也不行。」霍炎接過話來,轉頭對我說:「別光著腳站在地上。放心吧,我以神念布了一個大陣,一旦有非人界的東西進入,一定會示警的。我一個上神,再加上一個魔主,還應付不了這局面嗎?」



魔童聽霍炎說到他,立即道:「哼,那剛才你還不讓我跟來?要不是我死纏爛打,你哪裡來的幫手?你又怎麼能輕易打開結界裂隙?」



「沒你這小混蛋搗亂,我也一樣可以。」霍炎不怎麼領情,但也聽得出,是兩人合力打開通往人界之路。想必在戰場上溜走後,魔童便悄悄跟在十四山殘餘部隊的後面。他人小,不太會被注意到。



「可是你們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兒?」我又問。



魔童得意洋洋地說:「上回我們聊天,妳告訴過我妳家的地址啊。我們進入人界後,直接搭計程車過來的。」



我囧!小孩子的適應能力果然很強,居然想得到這個辦法。



不過,我還是很不安。



上回天庭因為草木妖到我家找什麼寶貝的事,派過孫悟空和哪吒來人界,他們知道這個地址。那件事到現在也是懸案,因為我到洪荒界後,事情一件接一件,就暫時把那件事忘記了。



奇怪的是,這麼一場大戰,為什麼一直沒見到孫悟空的身影?



「事不宜遲,我們明天就搬走。」我想了想,果斷地說:「出國是不太可能了,我們可以去外地。人界這麼大,中國幅員那麼遼闊,倘若藏得好,天庭就算派很多人來,也找不到我們。」



「先給他治傷。」霍炎道:「不然拖著個殘廢,多麻煩!」說完他再探了下忘川的靈台,有點吃驚,又有點懊惱地說:「真是的,居然快把自己耗乾了,看來天庭真的對捉你下了很大的功夫。不過他們這樣也捉不住你,真是丟臉丟到上遠界去了!」霍炎說到後來,居然笑了起來。



「胡姥姥說,人界的先天精氣很足,他幾個月就會好的。」聽霍炎的話,忘川似乎已要油盡燈枯,我不由得很緊張。



「帶他到人界是個很好的決定。」霍炎認真地點了點頭,「有我相助,只要修復了他的內息和靈識,他就可以自行療傷了。不過他傷成這樣,要想徹底恢復,怎樣也得要半年的時間。」



「那還不趕快?」我輕推了霍炎一把。



他卻忽然發脾氣道:「妳給我記好,妳是我的老婆,關心別的男人也給我差不多一點。」



「她是我的。」魔童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加了一句。



我簡直無語,這都什麼時候了,誰有心情陪他們玩三角遊戲?於是我打算先回到自己的房間,穿好衣服,然後打包東西,準備明天一早就離開。可我還沒動,霍炎忽然神色一凜,低聲道:「天庭有人來了!」



忘川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我不能理解,一個人,或者說一個神的意志要如何強大,才能支撐著他的身軀,只要他還是清醒的時候,都能隨時隨地投身戰鬥之中。



但我知道他絕不能再動用神力,所以本能地跳過去攔腰抱住他,奮力把他往後拖。他很虛弱,站得沒有很穩,因此直接被我拉到床上,與我一起倒下,四肢彼此疊壓,一時誰也沒能站起來。那情景,怎麼是曖昧兩個字能夠表達的?



霍炎和魔童幾乎同時看向我們,眼冒火光,但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魔童颼的躲到房間角落,準備隨時襲擊來人,嘴裡卻也沒閒著,罵我道:「賤人,當著我的面就勾搭姦夫,當我是死人哪?」



霍炎倒沒說話,用眼神殺了我一遍,然後不知從哪裡抽出他那把火氣森然的大劍。不過他卻沒有貿然行事,而是輕皺眉頭,意外地說:「孫猴子?怎麼就只有他?」



我立即安心了,總覺得孫悟空不會為難我。這不是什麼理智的分析,而是女人的直覺。當我一放鬆,立刻就倒了下來,被忘川壓個正著。我懷疑他是故意的,雖然他在重傷之中,但以他的意志來說,不至於全身都趴在我身上,半點力氣也沒有吧?



正糾纏不清的時候,霍炎腳步踉蹌,怒道:「媽的,居然攻擊我的神念。」



「切,你這是引狼入室。」魔童道:「你不弄什麼神念之網,天庭的人還不知道這是我老婆的娘家呢,偏偏你此地無銀三百兩。」



「你懂個屁!憑我的修為,全洪荒界能察覺出我的神念的,除了忘川,也就是孫猴子了。再廢話,我先一劍宰了你,免得你在這礙手礙腳!」



「我才不跟死老頭兒計較,大腦進水了你!」魔童翻了個白眼,轉瞬就消失了。不過他並不是逃走,而是衝到院子裡開門,腦子和身體的反應神速。



只是還有更快的,孫悟空不走大門,直接躍牆而入,手中金光閃動,金箍棒隨手架在魔童的頭頂,速度快到我的視野留有殘影,好像棒影連成了一片。



「打死我好了,最好波及六六姐。」魔童不反抗,直接耍無賴。但他說的是事實,我家這個小院子禁不起神仙們幾下打鬥。



孫悟空皺眉,下一步就闖進屋子來。因為速度實在太快了,外面的寒氣像一條若有似無的白色帶子纏繞在他身上,令他有風雪夜歸人的滄桑感,金髮凝霜,更深露重,唯有那雙精光燦燦的大眼明亮依舊。



他是整個天庭、甚至是整個洪荒界唯一的渾金璞玉,數十萬年來從沒受到任何的污染和影響,不管是大鬧天宮、西遊舊夢還是寂坐天庭,沒有誰能比他的心靈更純正強大。



「放開她!」孫悟空一進門就暴怒,因為忘川和我此時的姿勢是交頸而臥,忘川在上面。



從忘川沒有努力起身看來,我確定他是故意的,畢竟我的身子比被子軟多了。但眼看一個臥倒將會引發一樁慘案,我連忙扶起他,笑道:「悟空你千萬別誤會,你來得太突然,忘川重傷,一時摔倒罷了。」



孫悟空的眼中閃過極快的光芒,好像挺高興、又挺得意。我這話有語病,講起來有如大家都被孫悟空嚇到似的。所以,忘川登時黑了臉,有點惱火地推開我。



「你代表天庭?」霍炎問,瞬間就進入戰鬥模式。



「我來看六六,並不想看到你。」孫悟空不客氣地道,伸掌推開霍炎的劍,「別傷害到普通人類,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霍炎聳聳肩,收回劍。沒有人像他一樣,認輸得如此大方,反倒讓人覺得很磊落。



「你坐啊,我去換件衣服就來。」我這話好像是對來串門子的鄰居或者是老朋友說的,我也很擔心我不在時,三個好鬥的男人加一個惡劣的小孩子會做出什麼事。不過我必須穿得正經一點,剛才孫悟空還以為我被採花,而且蜜蜂有兩隻,並外加幼兒圍觀,太丟人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著裝,往回跑時才發現忘記穿內衣,只好披件大披肩掩飾我緊身毛衣加牛仔褲下的玲瓏身段。衝進隔壁時,發現三大一小四個男人正大眼瞪小眼,彼此敵對,房間內火星四射,連空氣都像要燃燒了一樣。



幸好我一來,氣氛輕鬆多了,好像我是超級調和劑。



「你怎麼會來?」我問孫悟空,並連續招呼男人們坐下,還殷勤地倒了茶。我想,大家坐下來說話不會那麼容易激動,否則打起來就不是我能阻止的了。



「來看妳安不安全。」孫悟空看我一直對他笑,眉目間忽然染上些羞澀,可愛死了。



「我老婆用得著你惦記嗎?」魔童暴吼。不意外的,後頸挨了霍炎一記。



魔童大怒,「告訴你,死老頭兒,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現在人家欺侮到頭上,跟六六姐公然眉來眼去,你我就應該不計前嫌,一致對外。如果人家搶你老婆你還忍耐,你就是烏龜王八蛋,以後少跟我耀武揚威!」



霍炎當場大怒,不過他還沒回話,我就先惱了。這都什麼混亂局勢了,我說也說不清,魔童這小子還要亂上加亂。雖然我沒義務對孫悟空解釋什麼,但他是為關心我的安危而來,如果真因為誤會而與忘川大打出手,叫我要怎麼辦呢?於是,我一對白眼飛刀即刻甩了過去。



「好,你們聯合欺侮我吧,我不說話!哼!」魔童嘟起嘴,氣得小臉通紅。



我沒空理他,只問孫悟空為什麼到人界來。



孫悟空神情古怪,有點不滿,有點憤怒,有點不開心,但都不是對我,只說:「前些日子代天者派了我和哪吒去極天之地,說是天裂有異。那裡有倒懸之山和幻海之水,不管什麼神魔妖鬼,到那邊都會立即失去法力,唯我和哪吒能倖免。所以,我沒多想。哪知道回來時才發現天庭與十四山大戰一場,還波及了妳,後來妳音訊皆無,我琢磨妳若沒死,必回人界,這才跑來看看。」



原來啊!我說這麼大的陣仗卻一直沒看到他這與忘川齊名的天庭第一神將現身呢,而且鬧出這麼大動靜,他也沒發覺。原來是被代天者支到了天邊兒去。看來,代天者和李天王怕他和哪吒徇私,這才想辦法打發他們離開。



如果他和哪吒在,天庭一定不會慘敗。只是這二位都是有名的叛逆人物,不怎麼服從命令,真若臨陣倒戈,不如不用。



也許,幻海水滴是代天者誑孫悟空幫他取來的,就像誑我一樣。



「你不是追兵?」魔童到底還是沒忍住,再度發問。



孫悟空輕哼了聲,「我只管六六是否安全,其他事與我何干?」



「那就行了。」霍炎坐下,慵懶地斜倚著,「現在忘川傷了,我可不想對上你這種強手。」



孫悟空不理他,認真地看了我一眼道:「妳跟我走,我能護著妳不受任何傷害和懲罰,妳本來也不是跟他們一路。」



我愣住了,隨即為難地笑笑,「謝謝你,可是對不起,我不能和你走。」



我當然想獲得自由,不用東躲西藏的過日子,更讓想天庭撤銷對我的通緝。但我不能扔下忘川,就算他的兄弟已經找到了他,就算我其實做不了什麼,我也不願意扔下他不管。



孫悟空大而明亮的眼睛流露出焦慮的神色,「六六,十四山和天庭的恩怨是他們的事,與妳無關。妳是無意中捲入的,何必蹚渾水?代天者和李天王如果要冤枉妳,也要看我老孫答不答應!」



「我明白。」我很誠懇、很感激地點頭,「我是小人物,我的死活不會對這個世界造成任何影響。但是……」



我想說忘川救了我的命,我必須要守在他身邊,但這番話還沒有說出口,忘川就冷冷地打斷我道:「如此最好了,麻煩孫大聖把她帶走,免得她礙手礙腳,倒惹來麻煩。

本尊一向不欠人,這回若不是怕她傷到,欠了她的情,百萬天兵又能奈我何?」



「我同意。」霍炎也插嘴。



我轉頭看了他們一眼,霍炎還好,眼神比較複雜,並不傷人,但忘川卻瞬間變得冷漠起來,宛如萬年寒冰,神情中半點感情也沒有,甚至還流露出厭惡的神色。這讓他身上那股天然的藐視、輕蔑和嘲弄傷害力放大了無數倍,讓我備感自卑。



可是我不傻,我知道他這是想趕我走。當我跟他撇清關係,又有了孫悟空這樣強大的後台,我就會絕對安全了。說到底,他本意是想救我而已。



只是……儘管他推開我是為了我的平安,儘管他說的是實情,可這話還是那麼刺耳,讓我心裡像有小刀在割一樣。下手不重,可那疼卻絲絲隱隱、連續不斷。



「你幹麼那麼兇把我老婆惹哭啊?」魔童對忘川怒叫。



啊?我流淚了嗎?我伸手摸摸臉,手觸及之處一片濕漉漉的。



「離開十四山,打完這場仗,本尊就沒有義務再保護妳。」忘川殘忍地對我說,孫悟空出現前還有點柔軟的情感此刻忽然冷硬如岩。他重傷的身子站得很直,眼睛越發深幽,望不到底。



「這是我自己的決定……」我囁嚅著,有風雲突變的感覺。



不過我這種感覺並沒有持續下去,因為忘川忽然伸指朝我一點,我立即失去了意識。



可是喵的,要我跟你沒瓜葛,為什麼我陷入黑暗前的最後所見卻是你的樣子。那樣,我如何能忘得了、放得下?



我閉上眼睛,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