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1. 山丘上的校園

  話說在前頭,暗戀非我所願,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說出真正的心意。

  我們的關係太密切,從國中到高中都念同一所學校,依照高中分班的規則,同一所國中畢業的學生也通常會被分在同一個班上。

  高一,我和柳尚儀理所當然的成為同班同學,往後也會一直同班下去。從乳臭未乾的國中生,到半大不小的高中生,我的心態也出現顯著的變化。

  以前我很怕柳尚儀被其他的男生追走,卻又無法鼓起勇氣告白,每天都在反覆煎熬中度過。

  但現在我的心情卻安定了不少,她就在我身旁,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能即時應對。

  我總是這麼想,從來沒意識到那不過是缺乏決心的藉口罷了。

  我喜歡她,卻無法想像成為男女朋友之後的相處模式會變成什麼樣子。

  無法想像。

  因為我從來沒談過戀愛,甚至連心中這份暗戀的愁緒是否就是「喜歡一個人」這種情感都不太確定。

  離開熟悉的國中校園,來到這所山丘上的高中校園,兩所學校相距不過幾公里,卻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需要學習適應的東西太多太雜,光是記同班同學的名字就叫人手忙腳亂。更別提三年後即將面臨的大學聯考,我逐漸意識到了壓力,三年後,我十八歲,刑法上是個成人,如果考不上大學,是不是就要直接去當兵?

  窗外的雲緩慢飄移,看起來悠哉閒適,我的意識也飄到九霄雲外,想像著那些現在還無法想像的世界。

  聽說大學很快樂,當兵很恐怖。

  但我的高中生活才剛要開始,想這些事情無異庸人自擾。

  我從來沒想過當下的事。

  總是望著遙遠的彼方,對自己碰觸不到的世界感到好奇。

  「喂,又在發呆,吃飯了啦。」

  胡思亂想中,一個上午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過去了。

  尚儀站在我身旁,捧著熱騰騰的便當,滿是笑意。

  我喜歡她笑起來微彎的眼眉,那種笑容比美乃滋還甜。

  「啊!我忘了蒸便當!」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突然想起這件重要的事。

  今天的氣溫只有八度,每個人都冷得縮起脖子,忘了蒸便當意味著我必須吃冷飯,而且是跟剛從冰箱拿出來的溫度差不多的冷飯。

  「我去福利社買麵包。」

  正要起身,尚儀又把我按回座位:「不用啦,這樣好了,我跟你一人一半。」

  「冷飯啊?」

  「你白痴喔,吃我的便當啦,最近在哪個,我也吃不了太多。」

  「哪個?」

  尚儀左右看了片刻,突然把嘴巴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減肥啦!最近我姐每天晚上都買宵夜,連吃了一個禮拜,竟然胖了兩公斤,嚇死我了。」

  「減肥?妳看起來又不胖?」

  「穿外套哪看得出來,妳不用安慰我了,昨天晚上洗澡的時候才量的體重,不會錯的。」

  其實,我對她是否胖了兩公斤一點都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此刻她與我之間的距離,是那麼的近,近到我能感覺得到她的呼吸,身上散發出來的微溫。

  這個女孩全然沒有意識到她的舉動多麼令人臉紅。

  話說回來。或許只也有我這種「青仔叢」會臉紅而已。

  她在我對面坐下,從旁邊飄來了好奇的目光,本班的女孩通常不與男生打交道,一來還不熟,二來女孩是種群聚的動物,連上廁所都要手拉手一起去,怎麼可能坐在男生對面一起吃飯。

  可想而知,班上同學對我和尚儀之間的關係起了好奇心。

他們知道我和她是同一所國中畢業,卻沒聯想到我們的交情如此要好。

  「阿威,都快學期末了,你真的都不想參加社團?」

  還記得剛開學時,學校舉辦了一個名為「社團周」的活動,各類社團都大張旗鼓招攬新生入社。

  我和尚儀一起參觀了許多社團,但我並沒有加入任何一個。

  我對課外活動興趣缺缺,每天放學都只想快點回家看電視。

  「我喔……不知道耶,如果說比較有興趣的項目,也許是熱舞社吧。」我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個選項。

  「你會跳舞?」尚儀睜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不會啊,加入熱舞社不就是為了學跳舞嗎?」

  女孩又是噗哧一笑,我最喜歡她這種樣子。

  「你要是真跳起舞來,不就像肥熊貓抖動身體嗎?」

  我回瞪她一眼:「我有那麼胖嗎?」

  「但也不瘦吧?你看那個肚子,肥滋滋的。」

  我的身材普遍算是中等程度,只不過是笨重了點,一直以來我都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問題。

  加入熱舞社只是我情急之下胡謅的一句話, 低頭望著制服下隆起的肚皮,才真正意識到,原來尚儀也會在意我的體重。

  這是我們之間從來不曾討論過的話題,一股羞恥感油然而生,我深深吸了口氣。

  這個舉動讓她更是笑得花枝亂顫:「事到如今才在縮肚子來不及了啦,唉唷!我又不是嫌你胖。」

  她低聲說道:「我們是好朋友,才開開玩笑,你千萬不要生氣喔。」

  「沒生氣啦,宰相肚裡能撐船,阿威肚裡還能開郵輪咧!」我哈哈一笑。

  除了笑,現在我還能做什麼表情?

  從國中開始,我這雙眼睛一直注視著尚儀,我能察覺她表情裡最細微的變化,就算是藏在笑容裡的不開心也逃不過我的法眼。

  然而,我卻不知道她是怎麼看我這個好朋友。

  現在我知道,她覺得我有點胖。

  我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從喜歡的人口中聽見這句話,難免有點受傷。

  那天午餐時間,我一邊和尚儀聊天,一邊捕捉著腦中瑣碎的思緒。

  午後的課上了些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是國文、地理還是數學、物理,其實我並不太在意。

  放學回家,我立刻衝進浴室,脫去制服,鏡中映照出來的,是我看了十五年,熟悉的自己。

  然而,此刻竟覺得有點陌生。

  「減肥吧!」當下,我做出了這個重大決定。

  我的身高有一百七十六公分,這是入學時候量的身高,體重估計超過八十五公斤,為什麼是「估計」,因為現在我不敢量體重。

  我怕夢想中美好的青春校園生活,會因為肥胖而毀於一旦。

  所以,在我減肥成功之前,我絕對不量體重。

  吃過晚飯,我把已經臭酸的便當丟進廚餘桶內,掀開蓋子時,我捏著鼻子。

  天氣這麼冷,便當還是照它的步調自行餿掉了,任憑你是多麼偉大的人物,就算是美國總統,也無法阻止沒吃完的便當產生化學變化。

  總而言之,餿掉的便當是難以想像的臭,而且還在我的書包裡放了一整個下午。

  窗外颳著強勁的夜風,坐在房間裡就能感受到外頭的寒冷,我穿上外套,翻開課本預習功課。

  我是個凡事按部就班執行的人,不容許一點微小的風險出現。

  正因為個性太過小心謹慎,反而讓我不敢對尚儀說出心意。

  預習功課也是如此,期末考就快到了,我不想連成績也讓尚儀看扁了。

  她是個非常聰明的女孩,只要稍微讀點書,很容易就能名列前茅。

  叩叩。

  媽媽敲了我的房門,探頭進來:「阿威,尚儀找你。」

  「尚儀?」我愕然回頭,一陣手忙腳亂,她怎麼會在這時間找我?

  跑出房間,客廳電話卻是掛著的。

  我問媽媽:「不是說尚儀找我,妳怎麼把電話掛了?」

  「我又沒說她打電話找你,在樓下。」媽媽指著下方。

  這麼冷的天氣,她不上樓來,卻站在樓下等我。

  我二話不說,穿了鞋便往樓下衝。

  我家住在四樓,樓梯間響起碰碰碰碰的迴響,我只花了三十秒就來到一樓。

  狹窄的巷道內光影迷濛,冷風淒淒,女孩站在我家大門前,縮著脖子,緊拉著外套。

  「妳怎麼突然來,我家離妳家蠻遠的吧,趕快進來,外頭很冷。」

  尚儀微笑搖頭:「不用了,我只是來跟你說句話,馬上就要走了。」

  她還穿著制服,看來是剛從補習班下課。

  「什麼話不能到學校再說?」

  「你知道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一定要馬上跟你說才行,不然晚上會睡不著。」

  「好吧。」我也站到巷弄裡,一陣刺骨寒風吹得我直打哆嗦。

  「妳想說什麼?」

尚儀嘻嘻笑道:「放學後我一直在想,今天說你胖,你好像很在意似的,所以我特地過來說,其實你沒有很胖啦,這種身材正好。」

  「就為了這個?」我啼笑皆非。

  「對啊!不然呢?我怕你心情不好,特地繞過來找你耶,感謝我吧。」

  「真是謝謝妳,外面很冷耶,妳快回家,感冒怎麼辦?」

  「感冒就自動放假啊,還能怎麼辦?」尚儀對我做了個可愛的鬼臉,蹦蹦跳跳的轉身跑到巷口。

  她向我大力揮手。

  「明天見。」

  「嗯,明天見。」

  尚儀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左右,望著她逐漸遠去的小小背影,我心中百感交集。

  她雖是個行事衝動,來去如風的女孩,心思卻依然細膩溫柔。

  她知道自己的失言,也許正如我能察覺她藏在笑臉裡的負面情緒一樣,她也知道其實我不太開心。

  所以才會特地跑過來說這句話。

  那天晚上,我在樓下站了十幾分鐘。

  心裡洋溢著絲絲暖意,一點都不覺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