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序】M型社會,要選對朋友才能賺大錢

清朝的鉅賈胡雪巖有一句口頭禪:「花花轎兒,人人抬。」意思就是說,花轎再風光,一個人永遠也抬不起來,還是需要靠朋友合力才能做到。

在M型社會裡,懂得如何活用、整合朋友的資源去完成任務,要比如何增強自己的效率和競爭力,來得更加重要。然而,世上最龐大最無窮的資源雖然是人,相對的,最難捉摸也最難搞定的,也是人,意即成也在人,敗也在人。

因此在M型社會的倍速競爭中,我們必須學習如何選對人,並且有效的運用「人」的資源;而要選對人和能夠掌控人,就必須從「厚黑學」和「M型人脈」的人際策略下手。人際厚黑策略可以讓你選對朋友增加助力,而M型人脈策略,則可以讓你輕鬆掌控朋友,進一步達到最有效的整合。

事實上,「厚黑學」不如想像中那麼可怕或不近人情,它只是告訴我們,人和人之間都有一本看不見的帳簿,計算著彼此交往的成本和效益是否平衡或虧本。特別是在商場和職場,甚至在家庭及愛情中也是,每天不斷重複的就是彼此互動的損益是否平衡,一旦不平衡就會產生衝突和對立,畢竟,人性都是一樣的,你不想在人脈經營中虧本,別人也是。所以,懂得計算彼此間的損益,除了讓自己得利,也不讓他人吃虧,造成雙贏,這樣的人際關係才能互動良好並且長長久久,對大家都有利,再大的轎子也都可以一起扛起來。

但是,很多人都不了解這個道理,更不懂人與人之間的損益帳簿要如何計算,結果把朋友逼到變成敵人,或者把小人誤以為是貴人,搞到自己身敗名裂、一敗塗地。

打個比方,很多很有才華或很能幹的人,總以為別人不能沒有他,因此就恣意妄為、自私自大起來。例如,我以前有個助理很能幹,不僅腦袋很聰明,反應也很快,但是自從他知道我很欣賞他,並且想重用他時,就開始自以為是的做一些沒經過我同意的事,而且他很喜歡在我的耳邊說別人是非,甚至強烈暗示我要替他除掉某些同事,因為他看不順眼這些人;不然就是拚命舉發同事不當的摸魚行為或疏忽,事情往往沒有經過調查,就直接判人家死刑或是扣人家帽子。結果,沒隔多久,他對我疲勞轟炸和挑撥離間的高成本折磨,讓我選擇開除他。當我告知要他離開時,他還不相信我會說出這種話,一直問我是否考慮清楚了,如果他走了,很多業務和公關事宜就沒有人可以幫我了,我會累得一團亂……

我發現他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只好耐心的分析給他聽。我告訴他,雖然他給我很多的幫助,在人際損益上給我很多的效益和好處,但很可惜的,他也讓我付出太多成本,也就是他的自大妄為和挑撥離間的部分,吃掉了他給我的效益,因此這筆損益帳一算,我請他來幫忙根本是虧本的,我為了請他幫我處理一些業務上的事情,相對的,我就必須容忍他的自作主張和疲勞轟炸,這筆帳怎麼算都不划算,因此,事實上不是我要他離開,而是他逼我開除他。

結果,他聽懂我的人際損益分析後,徹底反省改進,讓我付出的成本變少,效益自然變大,之後彼此合作愉快,我的事業順利,他也學到很多東西。

事實上,不僅在商場或職場需要厚黑術,再親密的關係或友情,也隨時可能瞬間瓦解。

從某個角度來看,厚黑學的實質意義,就是馬克思主義。

過去的傳統交際術人際發展面向多為橫向的,也就是平輩朋友同儕的連結。然而,馬克思認為,我們必須再加入上司、屬下等縱向的關係。不可否認的,在積極面來講,馬克思主義是教我們如何在殘酷世界裡生存,甚至達到成功的名師。

因此,簡單的說,當個人之力無法達成目標時,就必須借助眾人之力,而集結眾力的方法就是厚黑交際術。

從厚黑術的觀點來看,結交對自己有利的朋友,甚至想靠朋友成功,不一定就要選擇良友或益友。事實上,只要具備一項優點的人,就值得結交為朋友。

一旦身邊擁有各種朋友,便能在不同時刻發揮他們各自不同的功用;而在培養人際關係當中,你可能要投注相當大的金錢、勞力、時間,以及最重要的EQ策略。

人類的社會,似乎是一個惡人比好人更易生存,甚至成功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裡交朋友,最主要是希望能得到別人的協助。因此,有時候必須在毫無預設立場的情況下與人交往。

如果你的觀念老舊,只選擇良友,那麼你可能會連一個對你有幫助的朋友都沒有。不論在事業公務或私人生活上,人類都是無法一個人獨力完成的。如果你只以自己喜好或善惡做為交友的標準,那麼你必然很難在這個社會生存。

在這個以人多壓倒一切的社會中,與其避開惡友,倒不如多方結交,把對方的惡轉為自己邁向成功的資源;換句話說,遇到惡友,與其敬而遠之,不如反過來將「惡」當做武器。因為,這世界上的惡友,總是比真正的良友多。當然,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良友後,就更加必須待之以誠,用真心和高度EQ策略,來深植彼此的關係。

事實上,只要是人多少都會有缺點,例如自私、不講信用、度量狹窄等等,然而,世界上不就是以這種惡友和具有缺點的人為多嗎?如果你無法認清這個事實,還要以高標準、吹毛求疵的要求別人,那麼你只好到山林隱居了。

其實,所謂的惡友,或許也只是某方面有缺陷,其他方面可能也有優點,只是沒有人去發現罷了。單從一個人的某種行為來看,他可能會被稱為是「壞人」,但是若能深入了解一個人,你會發現,其實他並沒那麼糟,也許仍帶著良善的人性出發點。

所以說,只要你的度量夠大,任何人都可以是你的良友。

話說回來,要和惡友交往,也必須懂得用厚黑學保持距離,否則如無限制的與惡友交往,則很有可能會遭到意想不到的攻擊、背叛或報復。

利用惡友的優點,並保持適當的距離,這就是本書的主題之一。

另外還有一種惡友是屬於冷面無賴、胡作非為一類的族群,而且是擁有大把鈔票與權力的人,這種「大人物」在我們的四周也很常見。雖然這種大人物危險指數很高,但有時候也不得不與他們交往。

和這種人交往,就像是裸身赤體與敵人交鋒一般,什麼時候會被捅一刀都不知道。與其和這種人為敵,或厭惡排斥他,倒不如投向他,讓這種人的資源,在某個層面轉為我們的資源。站在不得不與其交往的立場來看,與其互相鬥狠,不如略施計謀將他變成朋友較為安全。

「惡友」的確擁有太多人類的缺點,但如果你懂得觀察,還是能看穿其弱點。相較之下,功利為上的人,一生都戴著面具,只求不露破綻,這種人反而難以防備。從這個角度想,「惡友」或許才是最天真、最無心機的人類。

總之,不管惡友多惡,一旦摸清對方的弱點,就可以借他的力成為自己的助力。





CH1臉厚如劉備、心比曹操黑的「M型人脈」法則





沒有人脈就別想當M型富人

在本文一開始,請你先回答一個問題:你有幾個可以稱之為朋友的人?

答案是十個?二十個?五十個?還是一百個?就算你數到兩百個,我還是只能遺憾的說,你是個「人脈難民」。

根據研究統計,那些能夠在社會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從來不會計算自己有多少朋友,因為他們需要的,是由各種朋友所構成的人脈網絡,在這張網中,每個人都是他的朋友,無以數計。

日本管理學家大前研一說:「M型社會來了。」事實上,現在不只是個經濟和消費上呈現M型趨勢的時代,在人際交往上,也開始出現M型的極端差異。

在M型社會中,M型窮人可以適應低價消費,或者調整心態,努力升級擁有奢華享受。但在M型人脈中,如果你不努力往右端移動,就會快速被邊緣化,淪為「人脈難民」。

現在是人脈和資產成正比的時代,只有人脈愈廣的人,才愈有利可圖。那些人脈難民,只能在資源有限、薪水有限、人力有限的職位上待到老死,和致富無緣。

台灣第二大IC 通路商,益登科技的總經理說:「二十到三十歲,一個人靠專業和體力賺錢;三十到四十歲,靠朋友和關係賺錢;四十到五十歲,靠錢賺錢。」如果不懂累積人脈,到了四、五十歲,你的專業和體力還能剩下多少?

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在一九二一年時付出約台幣四千萬元的年薪,聘請夏布擔任執行長,理由是「他很會讚美別人」,卡內基說這是夏布最值錢的本事。

果然,鋼鐵工廠的確因為夏布良好的人際關係,省下百分之四十的人事、行政成本。

不過也有人以為,人脈要廣,只要做到「八面玲瓏」就可以了。

其實表現得「八面玲瓏」那些人,雖然表面上不與人為敵,卻常會為了眼前小利而妥協。他們不能堅持主見,也無法理智判斷,從現實角度來看,這種人反而沒有多大的存在價值和競爭力。

台灣所羅門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財務顧問董事長杜英宗說,人脈的最高境界是互利,而不是單方面的遊說或附和。

「你可以提供什麼價值?有什麼不同觀點?如果你只是應聲蟲,或只著眼於自己的利益,嘴巴一開,對方就知道你想要什麼。」這種人脈偶有小利,但對成大事是無濟於事的。

法國億而富機油(Total Fina Elf)前總裁,每年都要和一千個人交換名片,並跟其中兩百個人聯絡,還要與其中五十個人成為朋友。

大前研一說:「現在不是修正現象,而是修正原因的時刻。」

如果你覺得這些大人物做這些擴展人脈的事是無意義的,那麼你就無法脫離人脈難民的行列。如果你發現這個狀況,依然不想修正原因,那麼你這輩子,將永遠待在M型社會的左邊。

在M型社會裡,只靠自己悶著頭做是不夠的,唯有熟習擴展人脈的法則,才有可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效,快速成為M型富人。

人脈=商機

韓國的Cyworld網站,是目前全國最賺錢的社交網站,一年營業額高達四十三億台幣。它和其他網站最大的不同是採用「實名制」,每個社群裡的成員必須用真名互動。

雖然開始推動時遇到很大的困難,但沒多久,大家開始發現這是個擴展人脈的重要平台。在這裡不用擔心被虛擬身分欺騙,還能和同業相互交流討教,於是會員人數開始大量增加,目前已超過兩千萬人,甚至連韓國首爾市長和總統候選人也加入會員,藉著連線拚人氣。

現在這個網站,已成為商業人士交換名片的首要選擇,並藉著龐大的流量交換各種商業及獲利訊息,創造許多合作機會。



要成功,就要找梟雄和英雄當朋友

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曾說:「總裁無能便是德。」

因為,只有自知無能,才會用心去找有能力的人合作。

他比喻,人生就像交響樂團,不同的人各有其專精的樂器,全能的人也許還可以譜曲、當指揮,但真正賺錢的,不是這些站在台上的高手,而是召集這些人的幕後高人。

中時人力萬象網的副總曾經分析:「公司不是沒有人才,只是沒有人可以識得所需的人才。再好的人才,如果放在不對的地方,也將不會是個人才。」在中國以《品三國》一書紅透半邊天的易中天,見解之所以能鞭辟入裡,就在於他從不以好壞來分類每個人物,而是分析人情人性,理解人性中的優點和弱點,再加以著墨品論。

他說:「天下並非土地,而是人。」

在M型社會裡,「品人」是門重要功夫,因為真正的成功者,絕對不是那些能抵擋千軍萬馬的英雄,而是能指揮這些英雄,去對抗千軍萬馬的那位懂得品人、用人的元帥。

一八九八年美西戰爭時,美國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總統徵求一名勇士,送信給遠在敵軍陣營中的嘉西亞將軍,以完成遠端連線的戰略。於是,亞瑟‧瓦格納上校推薦羅文中尉執行任務。羅文中尉在完全無預警的狀況下,接受了這份任務,歷經重重困難,憑著一股信念和毅力達成上級的命令。

結果,後人把羅文中尉當成偶像,一致認為他是英雄的表徵,他的故事也被寫成暢銷書《送信給嘉西亞》,但如果不是亞瑟‧瓦格納上校慧眼識英雄,羅文又怎會有脫穎而出的機會?

大家都知道,拿破崙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這不意味著他有全能的技術,而在於他能將人才運用得當,讓無遠弗屆的人脈,為他打造出一條成功大道。

在M型社會裡,真正獲得成功的人,都是這些懂得結交各式英雄的厚黑高手。李宗吾的《厚黑學》中也曾經寫道:真正的鬥士,是那些「厚而無形,黑而無色」的人。

事實上,從古代的劉邦、曹操,到現代的傑克.威爾許、鈴木敏文等成功人士,最讓人稱許的就在於品人的素養,而不是專業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