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末陽城。雪色,籠罩大地。

守城的是陽國晉王爺蕭允昊,皇帝最器重的臣子。此刻,他正站在城樓之上,負手而立,胸口卻有入烈火焚燒,透露著難以言喻的痛楚。

「我要離開!」清淡略帶沙啞的女音在背後傳來。

聞聲,蕭允昊的雙拳霎時緊握了起來,空氣中「哢嚓」一聲細響。

「這裏難道沒有一點值得你留戀的麼?就這麼執意要走?」他咬了咬牙根。

「是……請王爺成全。」女子抬起蒼白如雪的臉龐,精緻的五官透露著倔強與堅定。在蕭允昊面前,她從不需要卑微地稱呼一聲「王爺」,也不需要卑躬屈膝,這都是他對她的獨寵。

事實上,她既不是身分高貴的公主,也不是金枝玉葉的小姐。

一年前,他從大漠邊關的狼群裏救下她,大夫說她頭部受到了撞擊,忘記了過去的事情,她甚至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她的衣服裏藏著一塊刻有「洛」字的玉佩,於是他叫她為「洛兒」。

他毫無理由地寵愛她,將她當珍寶一樣捧在手心。冬天,從不讓她出來吹半絲冷風,特意命人在廂房裏升上幾個暖爐,親自餵她喝下養身祛寒的補膳……他可以給她天底下最華貴的錦衣美食,只為贏得她翩然一笑。所有的這些,沒想過回報,只要她留在他身邊便足矣。

而她留在他的身邊,貪享他的柔情,卻封了心似的一點也不愛他,只有感恩。

如今,她用無比謙恭的語氣喊他一聲「王爺」,請求他放她離開,如此絕情讓像寒劍一樣傷了他的心。

「如果我不放呢?」蕭允昊的聲音平靜無波,沒有往日溫柔,漆黑眼底風起雲湧。

「如果你不放,我也會離開你。」洛兒回答得冷靜堅決,但手心一點點顫抖地握緊起來。

蕭允昊緩緩轉過身,距離她一步之遙,修長的手指帶著冰涼的冷意抬起她的下頜。他仔細審視著這張絕麗容顏,眼眸漸漸眯起。

「為什麼?難道你記起了過去的事?」

「是的。」洛兒輕輕地點頭,吐出的兩個字讓他神色大變。

「你……」蕭允昊急速按住她纖細的雙肩,濃眉狠狠地擰起,「什麼時候的事?」

「三天前……」

「該死!為什麼不早說!」他抓起她的手腕往屋子裏拖去。

洛兒身子纖瘦,跟不上他的腳步,氣喘吁吁地喊道:「你不要這樣!我從來都不屬於這裏……我要去找他!」他知道的!她的夢裏經常出現同一個男人的影像,三天前,那個男人竟然真的出現了!而她失去的記憶也猛然如潮水般湧現回來。

蕭允昊陡然頓住腳步,英俊的五官微微扭曲,大手一把將她按在城樓的牆壁上。

吐出的氣息不帶一絲溫度,隱藏著驚人的殺氣,從齒縫裏迸出三個字︱「他是誰?」



洛兒被他摁住身子動彈不得,兩人隔著極近,可以清晰聞到彼此的氣息。她看到他眼底不斷跳躍的駭人火光,不禁起了懼意,悄然打了個冷顫。

「告訴我,他是誰?那個男人是誰?」明顯的妒意從英俊面龐上流露,想他蕭允昊在這陽國裏手握重權,連皇上都要忌憚三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未從一個女人身上體會過這種挫敗感!不僅是挫敗,他還深深地嫉妒著,時常深入她夢裏的那個男人!

他從未對誰付出過這樣的耐心和感情,他不允許自己白白付出這一切!

「葉驚鴻……」她輕輕吐出三個字。

葉驚鴻是鄰國的丞相,是月炙國不可多得的人才,卻也是跟陽國多年的宿敵。

蕭允昊的臉色變了,眯起銳利的黑眸,像利劍一樣戳著她,厲聲逼問:「他跟你是什麼關係?」

「對不起,請你不要問那麼多,我只是……必須跟他走。」洛兒帶著歉意,她跟葉驚鴻之間有著無法說出口的祕密……

「洛兒,你該知道,違背我的人都有了怎樣的下場!」低聲威脅讓她渾身發顫,洛兒緊握著拳頭,指甲戳進了掌心,眼底湧上一抹悲哀。

「……」洛兒悄悄望向蕭允昊,他冷硬的面容繃得死緊,像一根隨時都要斷裂的弦。

她只好閉上了眼睛,她叫洛薇,是來自世紀的現代女人,葉驚鴻則是她在這裏唯一的同伴,也是她的︱未婚夫。他們的身分有些特別,帶著一個祕密任務穿越了時空隧道……

「別逼我,洛兒。」蕭允昊低喊著她的名字,打斷了她的思緒,那低沉的嗓音聽上去格外危險。

「王爺,你也別逼我。」在今天以前,她從沒叫過他「王爺」。這一聲稱呼讓他的手指迅速移動上去,準確地掐住了她纖細的頸子。淚水在她的眼窩裏打轉,她痛苦地咳著,雙腿力量漸失。

突然,蕭允昊放開她,咬牙道:「你就非得這麼倔強?」

她的臉色漸漸轉白,從肺裏擠出空氣咳嗽了幾聲,「命中注定!哪怕是死……咳咳……我也要……離開……」

蕭允昊根本是個讓人惹不起的男人。

他的身上流著可怕的嗜血的血液,骨子裏,也隱藏著一種讓人驚恐的殘暴。這種可怕,身為他的敵人體會最為深刻,而月炙王朝的丞相葉驚鴻以前不算是他的敵人,從今以後絕對是!怎不可能接受這種恥辱?二十六年來最寵愛的女人,為了葉驚鴻而背叛自己,寧可死都要離開!

「或許……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洛薇努力挺直腰杆,房間裏溫暖得多,她的腦子也清醒了許多。

談?多麼可笑的字眼!蕭允昊冷眉一掃,抓住她肩的雙手毫不憐惜的加重力道,將她扔到了床上。

他早就想要她了!若不是太珍惜她,又怎會等到現在?或許,只有等她成為他的女人,就不會再想著逃離,就會像以前一樣溫婉柔順。

洛薇慌亂抬首,此刻他看上去好陌生。

冷駭的面龐緩緩低了下來,她抬腿想踢開他,他卻火速覆上她緊閉的紅唇,展開狂風暴雨般的肆虐,雙手亦火熱地撫上她曼妙的纖體。

男人的味道,霸道地充斥了全身,火熱熱的感覺,讓她難以掌控。

心口吶喊著要不惜一切代價反抗,否則就要貞潔不保……然而身體裏被他撩起了一把燃燒的火焰,竄得愈演愈烈。

洛薇突然張口一咬,疼痛在兩人的嘴裏同時泛開,血絲沾染了他們的唇。她害怕起來,曾經的溫柔都被今日的殘暴所吞噬,他化身成一個惡魔正要強暴自己!

蕭允昊冷笑著站起身,不慌不忙地解開身上的束縛,玄色長袍扔落在地。

她美麗的瞳孔不斷地緊縮,本能地往床角退去。目光突然瞥見他進門時,順手丟在床頭的佩劍,銀牙一咬,撲過去將劍抓在手中。

「別過來!」洛薇將閃著寒光的劍橫在自己的頸間,「你再過來我真會自盡!」

「你不會。」蕭允昊輕輕搖頭,黑眸看不出半點情緒。其實他的心臟已開始微微抽緊,望著她冰冷堅定的神色,他有些不確定。

說到底,事情發展至此並非他所願,但既然決定要得到她,他也不會就此放手!

「我真的會……咳咳……」她緊握著劍。

「洛薇,放下劍,你這樣做是沒用的。」他眼眸暗沉得深不見底。

「你為什麼總是這麼自信?女子清白大於天……我會的!」洛薇猛地閉眼,真的將劍往自己的脖子抹下去。

「鐺」地一聲,手臂被一股強大的力道震得發麻,長劍應聲墜地。一股旋風狂過,她被他拽進懷抱,腦袋被按在他的胸膛。

洛薇尚未回神,只聽到一聲聲劇烈的心跳,以及他極力壓抑著的擔憂。

「你這個愚蠢的女人!」蕭允昊狠狠吸著氣,咬著牙根。

「……」洛薇的脖子傳來火辣辣的疼,老天,她這算不算拿性命在豪賭?竟然真的傷了自己,原本只打算嚇嚇他的!不過他看上去似乎真的很愛「洛薇」,終究捨不得她死。

他抬起她的頭,陰森森的目光盯著她頸間的血痕,神色陰鷙得嚇人。俯身,火熱地雙唇落在那道傷口上。

「為什麼?為什麼本王這般寵你,你卻視而不見,你是不是愛那個男人?」

「我……咳咳……」

「說!是不是……是不是!」他厲吼出聲,臉色氣得發黑,像個暴君似的,將她的衣物撕得粉碎。

「是……是!」洛薇倔強地回喊道。她對他所有的感激也徹底破滅!

她閉上眼睛,雙拳緊握,腦子裏再也想不出半點可以逃脫的辦法,滿心哀淒與絕望。

「你該是本王的女人!」突然,蕭允昊將她推倒,像瘋狂的野獸一般重新覆上她的身子,啃著她優美的頸子,堅決而霸氣地扳開她的雙腿……她在心底狂亂地喊,老天!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