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三章 「女裸偶」符號存在的社會語境特徵:原始性別和諧自然存在的社會形態

女人如一輪旭日。――安塔拉



  母系氏族社會的原始性別和諧首先表現在男人和女人自然存在的性別關係上。其典型例證就是考古發現出土的、具有符號(sign)能指作用的女裸偶。請看最新考古發現的女裸偶實例:



  2009年,[美聯社柏林5月13日電]報導:蒂賓根大學的考古學家尼古拉斯‧科納爾率領的團隊,在德國的霍爾菲爾斯洞穴發掘出一象牙雕女裸偶。其造型「非常性感」,即極具女性生殖特徵。用碳定年法測定,此女裸偶大約三萬五千年到四萬年的高齡。而更多的早已發掘出土的同類女裸偶,比之還要「高齡」得多……



  叩問史前社會原點,人類「揖別動物」直立為人的第一步,他們生存、發展的首要前提、第一要義,就是人類自身的繁衍、人種的延續。



  那是月朦朧、鳥朦朧,霧朦朧、人懵懂的蒙昧時代,原始先民尚未解悟人類性慾勃發、兩性交媾、繁衍後代的生理機能特點,卻親眼目睹了女性生殖後代――再造男人、女人的「直接現實」。處於性蒙昧狀態的男性將之視為一種己所不及的神力、魔力而自愧不如。於是,他們把繁衍人類的功勞――「最活躍的社會生產力」的再生產的功績,完全歸於女性,由此而產生了熱烈的欽慕之情和由衷的敬畏之感,進而由生殖崇拜泛化成女始祖崇拜的虔誠莊嚴信念。於是,在「民知有母,不知有父」的原始社會經濟土壤上,綻放出女性崇拜的原始意念之華,結出了原始性別和諧的生命之果。它的物質符號代碼,就是考古發掘出土的全裸女偶化石「sign」。



  先看兩河流域古巴比倫文化發掘出土的史前時代烏姆‧達巴吉亞文化遺址的「烏姆‧達巴吉亞泥像」、哈孫納文化遺址的「哈孫納泥像」、歐貝德尼文化遺址中的「歐貝德尼泥像」等,其共同特徵都是女性裸像。這些女裸偶四肢不分,臉部形態不明顯,只是對女性的三大性特徵――巨乳、豐臀、豪腹,作了誇張的表現。



  印度河流域的古代文明,經二十世紀的考古發現,出土了大量史前文物群,被學界稱作「哈拉帕文化」,其中考古發掘出的代表性文物――「地母神塑像」,也是突出生殖崇拜特徵的女裸偶。



  歐洲的女裸偶,較早出現在歐洲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奧瑞納—索留特文化」時代,大約與中國山頂洞人處於同一時期。因最早發現於法國奧瑞納,故以之命名。在奧瑞納文化考古發現的歐洲諸洞穴中,弗雷爾洞穴、尼奧洞穴、特別是法國洛塞爾洞穴出土的、雕刻在石灰岩上的十八吋浮雕「洛塞爾維納斯」女偶,以及法國格里馬底、萊斯皮洛出土的女裸像,還有奧地利維也納附近出土的石雕「溫林多夫」女偶,雖然僅高十一釐米,卻最為典型;前蘇聯古林出土的猛獁象牙雕女偶和木偶雕像、捷克斯洛伐克多尼維斯托尼斯出土的用黃色粘土和長毛象骨混合燒焙製成的女裸像,還有最近在德國霍爾菲爾斯洞穴發掘出的象牙雕女裸偶等,都突出女性「三大」「sign」特徵。



  頗有創意的是人類「最健康的童年」――愛琴海域的古希臘。從「米諾斯遺址」發掘出的壁畫、神龕、浮雕,甚至小印章、小指環上的「袖珍雕刻」等物質實體,已超越了「土偶」範疇,但共具女裸偶的符號能指作用,都在溢美誇張女性的「三大」生殖特徵。還有地跨歐亞非三洲的土耳其凱托‧胡約克遺址發掘出土的女裸偶,也是巨乳豪腹,突出生殖崇拜特徵。



  特別是黃河流域的華夏古文明,更具典型意義。我們首先看「仰韶文化遺址」發掘出的女裸陶偶,是西北大學考古工作者在陝西扶風案板首次發現的。這些女陶偶頭部、四肢模糊,但體態清晰:「身軀豐腴、乳房飽滿、腹部隆起、臍部圓凹」――凸顯女性生殖特徵。二十世紀末又相繼出土不少「史前女偶雕像」,其中河北灤平縣出土的六件屬「趙寶溝文化」類型。還有甘肅「馬家窯文化」遺址出土的彩陶女偶,遼寧喀左、建平「紅山文化遺址」發掘出的陶質、泥塑女裸像和「牛河梁女神廟」供奉的女神像,以及納西族的「那帝女神」像等等,都有與女性生殖特徵攸關的膨大的乳房、肥大的臀部、碩大的腹部,甚至還有顯著的生殖器部位「特寫」……所有這些女裸偶的形象能指特徵,都聚焦在女性自然存在的生殖特徵上。



  與中國一衣帶水的日本,早在十多萬年前就有人居住,當時日本群島與亞洲大陸相連接。公元前八十世紀至前三世紀,日本從舊石器時代進入新石器時代的「繩紋文化」時期,是因考古遺址發掘出的大量陶器,多具草繩樣的花紋,所以後命名為「繩紋式陶器」。這些土陶偶有乳兒之母、有勞作之婦,也有祭祀之女、巫師等形象,均為女性,都特別突出與生殖有關的女性人體「三大」特徵,那是豐滿的乳房、便便的隆腹和醒目的女性生殖器官,象徵著女性的「神祇」地位和自然存在的神秘的創造力。



  應當強調的是,這些「女裸偶」分佈之廣,遍佈中國、亞細亞沿海諸國、日本群島、法蘭西、奧地利、巴爾幹半島、比利牛斯半島,乃至北歐、甚至北非、中南美等地,其跨越幾大洲的地理存在被學界命名為「史前維納斯環帶」。儘管這一「環帶」發掘出的女裸偶出自於不同的民族、地域、國家,卻共有一個語境特徵:原始母系氏族社會;共有一個「母種」的符號語義特徵:女性生殖崇拜。儘管這些「女裸偶」有的是粘土烘焙而成的,有的是飾物上的「微雕」,有的是石雕、壁雕甚至猛獁巨象牙雕……但都因了考古科學的功績,從史前洞穴的塵封中脫穎而出,展露女始祖的特異風采,學界賦予其「共名」是史前維納斯。



  有目共睹的是,這些史前維納斯並無柳眉杏眼、櫻口桃腮,也無纖手秀足、蓬鬆美髮。她們通體滾圓、五官朦朧、四肢混沌,毫無現代「感官享受」意義上的女色「美感」可言。但認真考究,其古樸的狀貌、稚拙的體態、豐厚的內蘊,尤其是不加任何贅飾、坦然相示的「三大」性特徵、呈「蛤螞形」的「母種」體態,給人一種至真至純、至樸至拙、至豐至厚的獨特社會審美效應。它彷彿大荒無稽中的一個渾然天成、一個返樸歸真的未鑿之靈,蘊含著無法言喻的、震撼心靈的女性「自然存在」的社會功能價值。



  「天地之大德曰生」。作為原始社會語境中的特殊造物,鼓脹著生殖特徵的全裸女偶被昇華成一種特殊的「母種符號」,受到神聖崇拜。時至今日,透過貌似粗陋的外表,人們彷彿感受到女裸偶強勁躍動的脈搏和鼓脹著勃勃生機的生命律動,傳遞著遙遠的「第四冰河期」人類生命創造的信息與性別和諧的最初韻律。與其說它們是埋在土裡的化石,不如說它們是埋在人心中的偶像,故被溢美為「史前維納斯」。



  目前,從考古發現的史前文化遺址中,已發掘出百多具舊石器――新石器時期的女裸偶,至使不同種族、地域的眾多史前維納斯連成一系群體,形成「維納斯環帶」。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那是人類開天闢地創造自身和社會的「生命圈」。



更令人深思的是,這些體現原始性別和諧特殊社會審美意蘊的女裸偶不僅榮膺「史前維納斯」的美神桂冠,而且至今風韻猶存,風光尤盛,甚至在現代社會「返老還童」,獲得全新的審美詮釋。請看乘坐現代高級轎車的奧尼盧酋長在尼日利亞首都拉各斯維多利亞興建了一座現代宮殿,正門最顯貴的地位上安放著乳房碩大的女裸雕像;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中心地帶的「圖阿累格人」,至今確認「三大」特徵的肥圓女人為美;現代派大師的繪畫、雕塑中,具有「三大」特徵的「史前維納斯」也頻頻再現信息時代……這些有生命的、無生命的古代、現代仿古維納斯,體現了對女始祖「內在自然存在」――生殖崇拜的超時空社會影響,彰顯著男女兩性原始性別和諧的社會創造功能價值。



  母系氏族社會的原始性別和諧不僅表現在男人和女人的關係上,還表現在人與自然的關係上。其特色是將男性對女性的崇拜與對自然的崇拜融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