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日治50 年為臺灣近代化之關鍵時期,此時期有為數眾多優秀人才,不畏熱帶疾病來到風土迥異的臺灣,奉獻他們一生中最珍貴的青春時光,而這批人,在日本著名近代建築史學者、筆者老師藤森照信教授眼中,他認為相較於留在日本本土的同學們,殖民地的建築家是很吃虧的,他們在臺灣的作品鮮少被介紹給日本本土,這可以從建築學會雜誌《建築雜誌》中的報導略窺一二,《建築雜誌》中關於臺灣建築作品的介紹僅有永久兵營、總督府競圖、高等法院及基隆合同廳舍等,可見這群建築家在功成身退回到故鄉日本時的孤獨感。
    以近藤十郎為例,自東大畢業後旋即來臺,退休後回到日本開業,卻僅作了一個設計就關閉事務所,這群習於官僚生涯的建築家回到日本,很難再適應民間,他們的設計生涯和同學相比,可能因此而縮短。
    關於日治時期的研究眾多,因《臺灣建築會誌》於1928 年之後出版,1928 年之後的設計作品透過出版品廣為人知,在此之前的設計,除了較為出名的之外,罕有被介紹的機會,但前半時期卻是建築技術官僚體系建立的重要時刻,因此,筆者認為1895 至1922 年的建築史應該被詳細介紹,藉此了解建築技術官僚體系建構之過程,而此過程又和總督府殖民統治政策息息相關,藉由建築技術官僚體系和殖民地經營,可以了解殖民統治者如何透過建築達到其經營殖民地之目的。
    在筆者撰寫本文寫到近藤十郎時,突然接到某地方首長希望剷平二十餘棟的日式宿舍作為停車場使用的消息,只好擱下近藤十郎,撰寫呼籲保存日式宿舍的新聞稿,在近代建築廣為被保存的時代,還有地方首長對於近代建築認識不深,可見近代建築史的普及教育刻不容緩。
    於文後,筆者要感謝為我奠定建築史基礎的藤森照信老師、黃俊銘老師,於撰寫本文時,經常用航空寄書給筆者、提供海外建築家資料的西澤泰彥老師,教導如何拍攝近代建築的增田彰久老師。在此過程中,出版組啟豐老師、助理秉修、美編鄭富榮先生給予編排上的幫助,所長林會承老師、邱博舜老師的支持以及健瑜、玉亭、慧娟協助校稿、柏良及彥儒協助製作圖表,以及最重要的,讓我無後顧之憂的是家人無怨無悔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