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二章  從麻糬紅豆湯店開始吧

「不行,沒存款,只有去借了。」
相親結束後,幸之助和梅之決定結婚。五月相親,九月就舉行結婚典禮。這樣匆促的理由,是因為幸之助的財務出現了狀況。其實早在相親時,他就已經陷入一窮二白的境地。結婚以後,梅之聽幸之助提起當初結婚時的事。
「幸之助,你是松下家的子嗣,光耀松下家的門楣都靠你了。」
嫁到龜山家的姊姊阿岩,有一次這樣對幸之助說。明治三十九年(一九○六年)幸之助的父親去世,大正二年(一九一三年)母親也往生。接著八個兄弟姊妹中有六個人陸續因病去世。
「如今松下家只剩我們兩個人了。」
幸之助的老家在和歌山和佐村,本是頗有家產的望族。父親曾任鄉下的議員,是在鄉公所工作的士紳。可惜後來投資米市失敗,不幸破產。接下來松下家迭遭變故,不但失去家產,連雙親和兄姊也紛紛亡故。幸之助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難怪他的姊姊格外祈求他能早日光耀門楣。
「早點結婚吧。這樣我就可以把暫存在我這邊的祖先牌位轉給你,好讓松下家的祖先有個歸宿,媳婦也能守護佛壇。」
因此一有機會,才二十歲的幸之助就娶媳婦了。
「話雖如此,我覺得現在結婚還早呢。」
幸之助嘴上雖這麼說,心裡未嘗不認為單身一個人,萬一生病,感覺很寂寞。而且,一直麻煩姊姊照顧,也不好意思。
「一旦有門當戶對的對象,就定下來吧。」
這時正好大阪九條附近的木炭店平岡屋來說媒。
「對方是淡路島的姑娘,高等小學畢業,念過裁縫技術學校。據說從小個性認真,現在在大阪京町堀的商家當學徒女傭。舍監媽媽對她的品行讚不絕口。你要是不反對,就來安排相親。」
幸之助拗不過姊姊,只好答應。不過他當時尚未下決定,只是想先敷衍一下。這恐怕就是姻緣天注定吧。
當時只要雙方肯見面,通常都會接著允諾親事,也就是說,只要同意相親就等於已經敲定親事。
「話雖如此,實際上有困難。」
儘管下了決定,幸之助的煩惱並未消失。首先是沒有訂金。幸之助從普通小學畢業後,當了幾年學徒,好不容易才到電燈公司上班,因此收入不高。除了薪水,加上全勤津貼和其他獎金,不過二十元,扣掉七元的宿舍費,最多剩十三、四元,每個月至少要存五塊錢。
「可是,現在的存款是零……。」
同事不喜歡錙銖必較的人,所以他們如果來邀約遊玩,幸之助都不好意思拒絕。年輕加上單身,不容易過有計畫的生活,每個月的薪水花光光,一點也不奇怪。再加上幸之助本身的個性不拘小節,他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態度嚴謹,其他地方就沒那麼計較了。
「雖然沒有結婚資金,還是得去相親。總不能穿制服相親吧,要穿外出的和服。」
他有件外出和服,但是沒有外套。他想很久,決定跟寄宿的阿姨商量,花五元二十錢做一件銘仙的羽織外褂。
「好,就穿這樣相親吧。」
煩惱沒有結束。婚禮的花費,少說六、七十元。
「這麼多錢,就算不吃不喝,也要存三個月。不容易啊。」
跟龜山的姊姊商量,她也沒有這筆錢,實在想不出更好的妙計。最後只好決定,到九月前先存三十元,其他三十元跟別人借。
梅之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婚禮居然是以借錢開始的。

-*-

大正四年(一九一五年)九月四日,幸之助夫婦在龜山夫婦家舉行婚禮。新郎穿著舊和服,外面罩著相親時做的新羽織;新娘穿著樸素的和服,好像洋娃娃般可愛。婚禮簡單樸素,正是母親小松所願。
「只要有錢,就可以舉行豪華的婚禮,但是有錢就幸福嗎?平凡的幸福才是真幸福。」
從小梅之就被教導:幸福和金錢是兩回事,所以她打心底接受這樣簡單的婚禮。
「承蒙您的照顧。」
結婚當天,梅之穿著新娘禮服,拜別淡路島的父母--清太郎和小松。
「請原諒我什麼都沒做。這次相親是妳自己選擇的對象,妳一定要努力讓自己幸福。」
清太郎說。明明可以選更有錢的人嫁,清太郎直到今天都不明白,梅之為何選擇一貧如洗的老公。而且這個年輕人不是商人,只是單純的上班族,看起來不可能會發大財,以後女兒一定會過著清貧的生活。但那是梅之自己的意思,也只能全心祝福她了。
「妳一向認真,縫紉技巧也是姊妹中最出色的,又長期幫忙處理進出工具。用不著擔心,就靠這些學到的技巧過日子,好好幫幸之助吧!」小松說。
確實,在管理進出工具這方面,小松信賴梅之勝過其他女兒,因為梅之總是連她看不到的地方也整理得妥妥貼貼。例如拿回來漆器等東西,隨便處理的話,很容易壞掉。不等小松交代,梅之就會自動仔細的將漆器磨光。
「謝謝爸爸媽媽。」
想起在父母慈愛呵護下長大的快樂童年時光,即將離開淡路娘家的寂寥一股腦兒的湧上心頭。光是看到爸媽的臉,梅之便已淚水盈眶。但她下定決心,不輕易掉淚。她要笑著離開這個家,因為是她自己決定這樁婚姻的。
「以後家裡的工具誰管?您看,家裡都沒人啦。」
「妳不用煩惱這些。之前多虧妳在許多地方都很細心,幫了媽媽好多忙。」
聽了媽媽溫柔的話語,梅之忍不住眼淚直流。
「好了!馬上就要來迎娶了。妳一哭,妝就花啦。」
按照計畫,梅之要搭船離開淡路。來迎娶的是大阪幸之助姊夫家的人,然後在姊夫家舉行婚禮。由於很遠,只接家人從淡路到大阪參加婚禮。
另一方面,幸之助則幾乎沒有親戚、家人,因此兩個人的婚禮只有家人參與,非常安靜。
新娘一行人接近龜山家時,姊夫出來玄關迎接。
「等你們好久啦。來,快進來。」
龜山家雖然不大,卻在一角刻意準備了讓新娘休息的地方。梅之一踏進,便看到新郎的衣裳。梅之想:這是新娘和新郎第一次正式見面呢。
「果然看起來通情達理。我要嫁給這個人啦。」
幸之助是第一次看到新娘的臉。
「白嫩嫩,好像雛鳥一樣。」
不過他的感慨只有一閃而過,接下來心思就全放在準備喜宴上。兩個人連互看一眼、說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恭喜。祝你們百年好合。」
來參加小小婚禮的賓客祝福著。二十歲和十九歲的年輕夫妻低頭致謝。

-*-

「原來情況這麼糟……。」
梅之婚前便了解幸之助的經濟狀況,也聽說他家徒四壁的窘況,但還是被新家嚇了一跳。
新婚夫妻租了大阪市生野區豬飼野的兩間四疊半與二疊大小的房間,屋裡的傢俱只有梅之的嫁妝:衣櫃、長箱、針線盒,幸之助原有的長火盆、和室椅,以及五個盤子、兩只鍋子、一個茶杯、炭爐。這些就是他們僅有的財產。
還有一個是松下家的牌位。當初就是為了要繼承祖先牌位,幸之助才會結婚。
茶杯只有一個,夫妻倆不能一同喝茶。於是幸之助先喝,梅之換過熱水再喝。
新婚之夜,全家都住在龜山家,夫妻倆分開睡。第二天,在姊夫和梅之的家人陪同下,帶著行李搬到新居。直到這時夫妻倆都沒法說到話。
等大家拆好行李要離開時,已近黃昏。夫妻倆送賓客回家後,終於可以獨處。梅之朝幸之助點點頭,示意他先進屋。
「您先上去吧。」
等幸之助坐定,梅之這才緩緩從玄關走上客廳,低著頭說:「我是梅之,請多多指教。」
幸之助吃了一驚,他完全沒料到妻子會用這麼正式的措辭跟他說話。
「啊,是啊。我也一樣,請多多指教。」
這就是他們夫妻倆第一次對話的內容。不論做任何事都很認真的梅之認為:應該說明自己是以什麼立場對待丈夫。另一方面,幸之助則在這天為借錢一事,向梅之道歉。
他們沒錢度蜜月,口袋裡空空如也,甚至是靠借錢才結得了婚。幸之助每個月的薪水雖已捉襟見肘,卻還有十元欠款要還。從新婚之日起,夫妻倆就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
「這樣不行,我得盡量節省。」
梅之節衣縮食,新婚第一個月的家用是這樣分配的:

主食 三元
副食 四元
房租 三元
水電費 一元
報紙雜誌 一元
洗澡、雜費 二元
零用 二元
儲蓄 二元
合計支出 十八元
收入約 二十元
剩餘 二元

幸之助當時在關西電力的前身--大阪電燈株式會社當職員,他把每個月的薪水袋原封不動的交給梅之。
「這個月的薪水。」
「辛苦你了,謝謝。」
梅之每個月都這樣回答,同時低頭道謝。她拿著薪水袋,用剪刀仔細剪開封口。細膩的動作讓幸之助充分感受到她的誠懇。
「原來人的心情會從小動作流露出來。她慎重的態度,讓我感到很開心。真謝謝她。」
梅之把幸之助所有的薪水袋都保存起來,直到戰後都還留著呢。
梅之一拿到薪水袋,第一件事是取出用廣告紙摺好的小袋子,上面分別寫著:米錢、報費、水電費等字樣,然後把薪水分別放入那些小口袋裡。
「妳在做什麼?」
幸之助好奇的問。
「維持家計最重要的原則是掌握收入。有收入才能有支出,而且支出不能大於收入。因此我把每個月固定的開銷列出來,先分配好錢,剩下的存起來。如此才能有餘錢。這是母親教我的小撇步。」
「原來如此,把該花費的錢先裝起來,才不會亂用錢到出現赤字,這個方法真好!」
梅之還利用廣告單空白的背面記帳,從每月僅有的薪水中扣下二元當存款,再準備同額的緩衝金,以備不時之需。她的精打細算著實讓幸之助深感讚嘆。
梅之珍惜所有的東西,不只薪水袋,連帳本也留到戰後。唯有背面算帳的廣告單全賣給收破爛的了。倘使那些資料留下,就可以對當時的家用細節一目瞭然。

-*-

幸之助那時下班後要去夜間部念書。當時從高等工業學校畢業,就能取得電器二級證照。
「上夜間部通過國家考試的話,就可以取得高等工業學校畢業的同等學力。」
他對自己夜晚還要上課,深感抱歉。梅之聽丈夫說過,身為仕紳家么子的他,原本過著富裕的生活,但在四歲那年突遭變故,還沒小學畢業,就去大阪當學徒。
「那時正逢中日甲午戰爭結束,經濟復甦,米市跟著看好。人們沉醉於戰勝的氛圍與期待賠償的心情,拚命做著投機生意。父親跟著投資稻米市場。沒想到米市暴跌,債台高築,連祖傳的屋子和田地都變賣還債,弄得一貧如洗。」
當時幸之助的家境真可說是陷入絕境。
「這麼辛苦啊。」
梅之頭一次聽到時嚇了一跳。由於財務關係,幸之助連還差幾個月就可以畢業的普通小學也沒讀完,就要當學徒賺錢。
「我念的是船場大學。」
日後幸之助常這麼說。他九歲就到八幡筋宮田火盆店當小學徒,那可是當時數一數二、作風嚴謹的大阪船場商家。
「我那時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最初只能當跑腿,後來雖說是學徒,但也只負責看小孩、打磨火盆等工作。」
可是有一天,火盆店突然倒閉,老闆因而介紹幸之助到當時最先進的腳踏車店--五代腳踏車店打工。
他從早到晚擦拭打掃、陳列商品、學習修理……總算初識嚴苛的船場商法。哪怕客人不多,可是只要有不禮貌的舉動,就會被罵得臭頭。工匠們脾氣暴躁,轉動車床時稍微鬆手,立刻就有榔頭飛來。
「船場商家有一個很重要的應對進退之道,那就是低頭道歉。膝蓋要懂得下跪。這一點那孩子似乎從小就很習慣呢。」
梅之後來常常從熟知商場嚴苛的人嘴裡,聽說幸之助年輕時的事。他們都在腳踏車店裡見過幸之助,便難以忘懷。
「老闆的哥哥是個了不起的人。帶他參觀腳踏車店,是我的重要工作之一。我介紹店內時,他跟我說了許多話。了不起的人看到的世界跟別人不一樣。」
幸之助還記得對方曾對他說:
「了不起的人看見只屬於他們的世界。論及親切,他們只對跟自己有相同世界的人親切。
這倒也是。不過,我想:每個人應該都有屬於自己的世界吧。因此要懷著尊敬的心,理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這才是與人相處應有的態度。」
另外,他也提到什麼是人生。
「人為何而活?懷著什麼樣的主張過日子,這點很重要。我自問:能做什麼?哪怕是一般的生意人,也有更深的意義。什麼是人生?我一直思索:活到今天到底有何價值?我苦苦思索,找尋答案。」
做生意的目的是什麼?應該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滿足自己。應該是為了世人,為了帶給人們幸福吧。梅之心想:這次會面,對幸之助未來的脫俗思考方式,有很大的啟發。
生意上,幸之助那時也展現出天分。
「我在店裡常被使喚做許多事,其中最麻煩的是買香菸。」
人們會給他錢,叫他去買菸。香菸店不近,要花許多時間,搞得幸之助非常疲累。
「跑了幾回之後,我知道原來一次多買一些會有折扣。例如買十箱,可以打九折。」
於是幸之助乾脆先買一些大家常點的牌子囤積起來,一方面可以節省跑腿的時間;一方面也可以立刻給對方香菸,讓他驚喜。最重要的,是買十箱便可以有一箱免費。
「我明白這就是在做生意。不只可以賺錢,更重要的是讓客人開心。」
他認為做生意時,展現熱情很重要。與其讓客人自己尋找喜歡的商品,不如主動跟客人交涉。他熱心的說明打動顧客的心,但客人要求折扣,老闆卻不同意。儘管如此,幸之助仍不放棄。這事後來傳到客人耳中,很感激幸之助的熱情。
「只要有你在,我就在你店裡買腳踏車。」
這次是客人的話讓幸之助滿心感激。
「做生意真是一門學問,努力做才能貫徹我的想法。」
工作五年後,幸之助辭去腳踏車店的工作。
「從梅田到四橋之間,初次看見電車叮噹作響的駛過。電車普及後,腳踏車的市場會怎樣?我認為接下來是電器的時代啦。」
他把這些往事告訴梅之。掌握未來是身為松下家繼承人的責任。連到商家當學徒,也是為了往後能夠再興家業。幸之助深刻感受到父親強烈的企望。
「當初離家當學徒時,母親在家哭著說:幸之助年紀還小,才在念小學呢。她牽著我的手前去車站時也一直哭。父親沉默的陪在一旁。我搭的電車進站時,父親突然說:『幸之助,你要完成松下家的夢想。出人頭地、大展鴻圖。』」
因此幸之助比別人更早意識到自己要出人頭地,他不甘心終生當學徒。不過雖然觀察到電器業的未來發展,但是在大阪電燈徵人之前,幸之助是在水泥廠當搬運工。那年他十五歲。

-*-

咚咚咚,松下家比鄰居早裝設電燈。梅之五點就起床做便當,準備早飯。
「妳起得真早。我七點才上班,走路十分鐘就到了,幹嘛那麼早?」
儘管幸之助這麼說,梅之只是笑笑。大阪人認為早上準備便當很辛苦,會在前一天晚上先把飯煮好,第二天再裝。但是梅之仍維持鄉下習慣,當天早上煮飯,早飯也是剛煮好、熱騰騰的飯配味噌湯。
煮飯要花時間,再加上梅之不把事情做完不安心的個性,雖說七點才上班,但她總擔心不早點起床煮飯,時間會來不及。
不論做什麼事都要事前準備妥當,她這習慣一直沒變。
「先準備好,不用急急忙忙,也不會忘東忘西。這麼好的方法,為什麼大家不用?」
梅之常這樣想。她妥善利用空檔時間。幸之助五點下班以後,接著要上夜校,忙到晚上九點才回家。梅之扣掉每天打掃、洗衣、煮飯、做家事的時間,還有許多空閒。
不過,那個年代認為讓太太賺錢是男人的恥辱,幸之助更加反對妻子出去工作。
「那麼,悄悄做點事吧。」
趁幸之助一整天不在家,梅之做她擅長的縫紉,賺點外快。她認為幫助丈夫增加收入,貼補家用,是妻子的責任。另外,梅之認為家庭用品和廚房器皿充足,固然方便,但她絕不多買,買菜也只買夠吃的份量。
梅之在節省之餘,仍擔心萬一幸之助失業,或是有什麼額外的開銷,生活費就會入不敷出。所以她想接外快。
「附近有沒有哪裡需要裁縫?」
搬家後梅之曾問附近年紀大的太太。那位婦人看來親切,說不定知道什麼好消息。
「妳會縫紉啊。有個地方需要,我幫妳介紹。」
於是梅之開始裁縫的工作。她可稱為職業高手,且以速度見長,因此工作源源不絕。只是量不能多到被幸之助發現。一不留神,她發現自己賺的錢竟然是幸之助的三倍。
「當小職員的薪水那麼少,不但可以過活,餐桌上也有肉。」
後來幸之助這麼說。但其實以當時微薄的收入,根本沒錢買肉,買肉的錢全來自梅之。因為她做縫紉的外快,才使得家用比較寬裕。
只是梅之並沒有告訴幸之助。幸之助並不清楚,他不在家的時間,梅之都在做什麼。直到五十年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幸之助才得知梅之靠裁縫貼補家用的祕密。
「那戶人家現在不知怎樣?」
有一次偶然坐車經過某戶人家前,梅之不經意的發問。幸之助嚇了一跳。
「妳認識這戶人家?」
「我在那邊幫忙做裁縫。」
幸之助大吃一驚。
「什麼?有這回事?什麼時候?」
「剛結婚不久。」
幸之助不發一語。那年,兩人都年過七十。

-*-

新婚第二年,梅之好不容易才習慣二人生活。一天傍晚,她正在準備晚餐,來了封電報。
「父親病危」
是梅之淡路島的娘家發的電報,父親清太郎生命垂危。
「沒聽說父親生病的消息,怎麼回事?」
她想確認情況,可是當時還沒有電話。已經晚了,今天趕不回淡路島,只能等幸之助回家商量。父親怎麼了?會不會死?萬一有什麼事……梅之心中百感交集,但她還是打起精神準備晚餐。她努力的思索著。
「我記得父親因為眼睛不好,已經把船交給年輕人,自己不出海了。所以應該不會是在海上遇到風浪。聽說他老人家專心種田,會是……。」
不安占據她的心。她聽說父親對船務無法忘情,儘管退休,還是繼續經營著貨船貿易。
「難道是坐船出海,碰到什麼事?」
清太郎經營的貿易,是從淡路島買商品運到大阪來賣。可是他總是把賣的錢花光,以致資金缺乏,讓母親小松來善後。小松甚至悄悄把田產都賣了,十分辛苦。
對父親清太郎的回憶浮現腦海。很多朋友都說父親可怕,梅之卻從不這麼想。她幾乎從小沒被罵過,父親待她非常溫柔。
「海上男兒乍看之下粗暴,內心說不定也有細緻的一面。他對孩子的愛百分百,只是鄉下人不擅表達,以帶孩子到處玩表達他的愛。」
等幸之助回家,梅之立刻拿電報給他看。幸之助也臉色一變。
「我明天請假去淡路島,看看情況如何。」
梅之驚訝的發現,幸之助碰到突發狀況時,能很快下決定。他果斷的性格後來也發揮到生意上。第二天早上,幸之助便出發去淡路島。他到了以後,了解事情經過。
「像平常一樣走路時,突然摔倒。肚子強力碰撞地面,引起腹膜炎。」
小松解釋著。已經過了四天,肚子脹得很大。
「爸爸,怎麼了……。」
幸之助到的那天下午,清太郎感到自己大限已至,揚聲說:「我快不行了,把孩子們都叫來吧。」
家人們全聚在清太郎的枕邊。四個女兒全嫁人了,長子歲男十五歲,次子祐郎九歲,么兒薰只有六歲。
清太郎靜靜的說:「要上學的孩子繼續上學。倘使缺錢,可以先把給別人用的牛賣掉,然後再賣房子。我們原本有四棟房子出租,只要留一棟住。首先日子要過得再省些,少些家用,好好種田吧。」
跑船時賺的多,玩樂時出手也大方。清太郎深知自己是左手進右手出的人,當他這麼教訓孩子時,也斷了讓子孫繼承船務的念頭。
現在家裡的大支柱要倒了。他嚴命子孫務農,過樸實的生活。
清太郎注意到來探病的幸之助。
「你來啦。我沒關係,你公司的事要緊,趕快回去上班吧。」
幸之助想快點把病情告訴梅之,因此只住一晚,第二天早上離開。就在幸之助坐船從淡路島返回大阪,眺望大阪灣時,清太郎靜靜嚥下最後一口氣。

-*-

「飯都涼了,快吃吧。」
梅之一邊把晚餐擺上桌,一邊催促幸之助。但是幸之助不發一語,連筷子都沒拿。好不容易拿起筷子,卻一副食欲缺缺的樣子。
「怎麼啦?虧得準備了他愛吃的竹筴魚乾,剩下一大半。」
幸之助默默起身,沒看梅之的臉,說:「我出去走走。」
他離開四疊半的房間,下來玄關,然後踩著木屐啪嗒啪嗒的出門。
「他平常都很鎮定,今天怎麼變了個樣?出了什麼事?」
梅之平日接觸的男子只有父親清太郎和年幼的弟弟,幾乎沒有機會接近、觀察其他成年的男性。
念小學時雖然有男老師,可是老師高高在上,感覺不像血肉之軀。工作時的老闆也一樣。
梅之對男性可說是一無所知。
同時,清太郎是一個豪爽的海上男兒,開朗、積極、大膽。他的個性和幸之助相差十萬八千里。梅之自從新婚之夜便為經濟、物質匱乏所苦,還悄悄當裁縫賺錢。不過她不曾對婚姻生活有過一絲埋怨,唯有不時面對幸之助沉默的臉孔,讓她感到困惑。幸之助總是一個人沉思。
「如果身體哪裡不舒服,為什麼不說?」
梅之揣測著:會不會是公司出了什麼事?哪裡有問題?但是對方一句話也不說,實在摸不透他在想什麼。
「果然是公司和工作上的問題吧。沒必要追根究柢。可是不問,又弄不懂他在煩惱什麼。
男人真是難懂的生物啊。」
然而想破頭也沒用,梅之很快就轉換了心情。她的個性與總是沉溺在煩惱、低落,心情鬱悶的幸之助截然不同。
「為未知的事情發愁,一點用都沒有。」
她俐落的收拾餐桌。
「丟掉這些竹筴魚乾,實在可惜。不好意思,留著明天當早餐吧。」
她把魚乾用溼布蓋住。
後來梅之才知道幸之助沉思的原因。幸之助熱中於自己喜歡的事物。身為工人的他,常常在自己從事工具配線時,研究器具及作業方式,思考新創意。其中之一是改良配線用的插座。
他利用閒暇時間檢討改良,終於完成一個試驗品。
「雖然辛苦,只要做出好東西,一定可以獲得讚賞。」
哪怕不能馬上使用,也不要緊。他想,先拿給主任過目,獲得上司贊賞,進而改良公司的插座。如此我不但對公司有幫助,也對社會有幫助。
「這麼好的東西,一定要拿給主任看。」
幸之助帶著滿腔的自信,拿插座給上司過目。
「這個插座設計不錯,你是怎麼想的?弄給我看。」
主任仔細觀看試做的插座。
幸之助一邊解釋插座的好處,一邊期待長官的讚美。
沒想到主任卻說:「松下,這個產品不行喲。這樣的東西怎麼呈給課長?」
這句話打得幸之助頭昏腦脹,說不出第二句話。過了好久,他才說:「不,不行嗎?」
「嗯,不行。再加油。」
讚美換為指正。幸之助連夜校也沒去,就回家了,連梅之再三追問,他也不說一句話。這就是默默吃飯那天的事。
「嗯,不行。再加油。」
主任最後這句話占滿幸之助的腦海,揮之不去。正因他確信自己做的插座完美無瑕,所以打擊才特別大。就算出去散步,心情仍難以平復。
「你回來啦?還好吧?」
梅之招呼著。
「要不要休息?床鋪好了。」
梅之好像沒事似的問。幸之助默默鑽進被褥,把薄被拉到頭上。
「你不舒服嗎?」
梅之才開口,便閉上嘴巴。她明白此時只能靜靜由他。
「真是個難以取悅的人。不過不要緊,到明天,心情就不同了。」
梅之自言自語著。幸之助就這樣沉默的過了一夜。

-*-

新婚生活經過一段時間,雙方對彼此更加了解。梅之對幸之助的印象是特別投入工作。但也因為幸之助之前辛苦的背景,讓梅之很擔心他的健康。
「對不起。老麻煩妳。」
幸之助體質虛弱,動不動就感冒躺在床上。因為當時是領日薪,生病請假不只意味著需要梅之照顧,也表示這一天領不到薪水。哪怕只請一天假,對左支右絀的生活來說,都是火上加
油。
「早安,身體好點了嗎?」
梅之沒有一句抱怨。母親小松曾經教她:支持為工作打拚的丈夫是妻子的本分。因此她不辭辛勞盡力的守護丈夫。日後常聽梅之提到,她當初同意嫁給幸之助,其實便做了要常陪在身邊當看護的決心。
但是一旦結婚,幸之助也有了責任。萬一自己臥病在床,難道要讓妻子路邊乞討?結婚以後,他對因身體不健康而產生的不安日益加重。
雖然工作上已相當熟練,但他無法消除因身體孱弱帶來的不安。這一次的感冒非常嚴重,害他整整躺了十天。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身體為什麼會這麼差?」
臥病時,幸之助陷入沮喪的情緒中,使得病情愈來愈嚴重。梅之十分擔心丈夫神經質的念頭。
「他凡事想太多,假如不能讓他輕鬆一點,恐怕身體不容易好呢。應該要讓他變得開朗些。」
想歸這樣想,幸之助的身體卻因病變得非常差。就在這時,松下家收到一個興奮的消息。
「太棒了!我升為檢查員了,聽說是最年輕的!」
拖著孱弱的身子拚命工作的幸之助,終於升遷並加薪了。他認真的個性,以及在船場工作時學到的規矩和禮儀,完全表現在工作上。結婚第二年,他終於升為工人們夢寐以求的檢查員,而且還是檢查員中年紀最輕的。
「恭喜你啦!」
梅之笑容滿面的向丈夫道賀。連日低迷的氣氛中,這個好消息讓梅之倍感興奮。沒有一個妻子不歡喜丈夫升遷,但是梅之並不只單純的為升遷而高興,她希望能幫一心工作的丈夫出點力,讓他擁有開朗的心情。
然而這份歡喜並沒有維持太久。
「今天我升為檢查員,日後還會再往上爬。但是我沒有學歷,健康狀況又差,真讓人不安。必須要為往後定下方針才行。」
幸之助興起這樣的念頭。這也是為了不讓梅之受苦,而下定的決心。諷刺的是,這次的晉升反而帶給幸之助非常大的壓力。

-*-

幸之助當上檢查員。過了一陣子,梅之發現丈夫的樣子怪怪的。
「出了什麼事嗎?」
「嗯。」
梅之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請告訴我出了什麼事?」
「不清楚,但我好像無法勝任。」
幸之助的視線飄向室外。
「工作太重嗎?」
梅之驚訝的問。
「升了級,工作當然相對增加。」
幸之助解釋著:檢查員要在施工後的第二天,檢查工人對客戶進行的施工是否合格,發現問題時要立即糾正。
工人一天要做十五到二十家,他必須等施工完才能檢查。幸之助以前是接受檢查的工人,現在角色轉換,變成檢查的一方,長年的同事全成為他的屬下。他因為熟知工人的個性和毛病,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
「還以為升了級,工作變輕鬆呢。」
檢查員的責任雖重,但和工人的勞力相比,還是有一段距離。因此,工人們都很羨慕檢查員的工作。
拜訪客戶時,客戶知道他是檢查員,對他很客氣。這一點讓幸之助內心沾沾自喜。尤其因為他年輕,到處都有人讚美:「這麼年輕就當上檢查員,真了不起!」
但僅止於此。哪怕一天要檢查十五或二十家,也花不了太多時間。
「九點離開公司,順路的話,三個小時就可以做完。」
這樣的工作持續一、兩個月,幸之助逐漸感到無聊。他驚訝的發現:以前那股對工作的熱忱不見了。
「以前我想,每天能夠只工作二、三小時,真好。現在卻不這麼認為……。」
檢查員的工作結束後,早早回到公司,只能跟同事聊天或是閒晃打發時間。幸之助覺得這樣的生活非常無力和空虛,逐漸感到厭倦。
「努力七年拚上的檢查員,原來不過如此!真是太無聊了!」
可能受心情低落影響,幸之助的身體變差了,經常生病。梅之可以明顯感到,丈夫孱弱的身子日益消瘦。
醫生以前曾說:「幸之助的肺很弱,需要靜養一個月。」
這句話言猶在耳,幸之助的身體開始變差。不時咳嗽盜汗,連續失眠,體重也變更輕。只好再去看醫生。
「肺尖黏膜炎。現在是重要時刻,需要靜養。」
出乎意料的,醫生以嚴厲的口氣說。沒想到梅之的細心照料,對幸之助的病情完全沒有奏效。
然而,松下家的經濟狀況無法允許幸之助跟公司請長假,哪怕持續發燒、體重一再下降,幸之助還是得上班,不能接受最好的治療。
梅之好想跟丈夫說:「你好好休息,由我來賺錢養家吧。」但她知道幸之助是不會接受的,因為薪水袋上的封印就是支持他奮鬥的最大力量。
「一家之主要支撐這個家。這是這個人的觀念。」
只是,這個觀念很難維持罷了。

-*-

晉升前,幸之助埋首鑽研改良插座。儘管他對主任沒眼光、不識貨而感到忿忿不平,但既然獲得晉升,只有先放下改良插座的心思,專心做檢查員的工作。只是檢查員的工作十分無聊。
「外人羨慕的檢查員,對我來說是不夠的。對了,之前研發的插座呢?那東西確實有地方需要改良,我應該繼續研發,說不定……。」
幸之助想:自從升任檢查員以後,就疾病纏身。他需要一個生活上的重心,那就是改良插座。之前由於被主管潑冷水,使他意興闌珊,而且檢查員的工作也太無聊了。
「太安逸的生活對身心都有不良的影響,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一定有什麼好方法。」
因病情惡化而感到不安;因插座未獲好評而心生懊悔。幸之助認為這樣下去一定無法出人頭地,對未來充滿悲觀。可是一旦辭職,生計立刻會出問題。千頭萬緒湧向幸之助的心田,也立刻反映在身體上。
「我應該去做生意。只有這個辦法。早些年不正是為了這個目的,才去商家當學徒嗎?做什麼好呢?」
首先浮現腦海的是:我喜歡什麼?他不斷的自問。問到最後,他想起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紅豆湯。從小幸之助就愛吃紅豆湯,開一家紅豆湯店應該不錯。嗯,只有這個法子,開一家紅豆湯店。
擔任檢查員後過了半年,幸之助突然對梅之說:「我們來開家紅豆湯店吧。」
由於之前從未提起,把梅之嚇了一跳。
「你在開玩笑嗎?」
「不,我打算辭職,跟妳開一家紅豆湯店。」
「怎麼回事?」
「我身體這麼差,恐怕無法勝任電燈公司的工作。我想改行做生意。」
「你突然這麼說……。」
「紅豆湯店,賣麻糬紅豆湯。」
梅之感到十分錯愕,母親小松曾經教她,該說的一定要說,否則兩個人的關係會變壞。
「我們把話說清楚,我不反對做生意,但是我不贊成開紅豆湯店。我們鄉下人說到做吃的生意,就會想到賣酒。我不喜歡這種生意。」
她不容妥協的語氣把幸之助嚇了一跳,原來妻子也有這麼強勢的一面。
「妳不贊成啊。那就不行啦……。」
假如那時梅之贊成,說不定幸之助就和梅之去開紅豆湯店了。歷史將會改觀,也不會有往後的松下電器王國了。

-*-

「我回來了。」
幸之助回家連鞋子都沒脫,就對梅之說:「我今天跟公司辭職了。」
梅之一點也不意外。之後幸之助辭去社長和會長的職務,連這麼重大的事也沒先和梅之商量,就擅自做了決定。不過梅之很了解幸之助的個性,只要觀察他的言行,就可以猜出將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梅之動也沒動,淡淡的說:「是嗎?吃飯吧。」
既然開紅豆湯店的夢想被梅之打破,幸之助實在沒有理由辭職。但他想趁著機會冷靜一下,考慮自己的人生。
「我能做什麼?不,我想要做什麼?當初是為了從事電器業,才進電燈公司。我真正想做的還是電器業吧。能做什麼?不如先改良插座吧。我研發生產出來的插座,一定會被公司接受。主任說不行,那是他看走眼。」
於是幸之助懷著渴望成功的熱情,再度埋首於改良插座。一旦有事情專心,居然身體漸漸變好。人一緊張,便不會把注意力全放在身體上了。
「病因氣而生,沒時間養生,身體反而比之前好了。」
隨著身體變好,開發插座的念頭日益強大。
「只要獨立,就可以隨心所欲。好,把工作辭了吧。我已經努力七年,也升上檢查員,雖然可惜,但繼續待在這家公司,並不是我要的人生。」
在五代腳踏車店當學徒時,幸之助有機會到銀行上班,母親和姊姊希望他能當公務員,領固定的薪水。唯有父親政楠反對。
「銀行不是你的人生,還是當學徒學做生意吧。」
幸之助很清楚父親對他的期待:「你是松下家的夢想,要開創、壯大松下家。」自始至終都沒改變。父親告訴他的話語中,傳遞出希望他再興松下家的宏願。當個小職員是無法再興松下家的,只有靠做生意,才能賺大錢。這些背後的期待,鼓勵幸之助辭去工作,自己創業。
「辭掉工作,繼續研發插座,甚至製造其他電器用品。倘使不成功,再回頭也不遲。那時我就會死心塌地的當個上班族。」
跟梅之談過以後兩個月,幸之助下了決定。他的心情高昂,覺得前途充滿光明。
「我要自己開公司研發插座。要做出了不起的電器用品,對社會有所貢獻。」
幸之助對梅之滔滔不絕的說著。他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想做對社會有幫助的東西;讓人歡喜的東西;讓更多人可以使用的東西。因此他不會為了滿足自己,追求微不足道的成就。他有更大的夢想,也希望能有更大的成就……。梅之靜靜聽著。她第一次發現丈夫顯出少年般生氣蓬勃的面容。她多麼希望丈夫永遠保持這個模樣,也確信自己必定能幫助丈夫達成夢想。
「賣插座總比賣酒好。」
梅之只說了這句話。於是夫妻倆面臨新的挑戰。


<b>第二章  從麻糬紅豆湯店開始吧</b>

<b>【梅之語錄】為未知的事情發愁,一點用都沒有。</b>




「不行,沒存款,只有去借了。」
相親結束後,幸之助和梅之決定結婚。五月相親,九月就舉行結婚典禮。這樣匆促的理由,是因為幸之助的財務出現了狀況。其實早在相親時,他就已經陷入一窮二白的境地。結婚以後,梅之聽幸之助提起當初結婚時的事。
「幸之助,你是松下家的子嗣,光耀松下家的門楣都靠你了。」
嫁到龜山家的姊姊阿岩,有一次這樣對幸之助說。明治三十九年(一九○六年)幸之助的父親去世,大正二年(一九一三年)母親也往生。接著八個兄弟姊妹中有六個人陸續因病去世。
「如今松下家只剩我們兩個人了。」
幸之助的老家在和歌山和佐村,本是頗有家產的望族。父親曾任鄉下的議員,是在鄉公所工作的士紳。可惜後來投資米市失敗,不幸破產。接下來松下家迭遭變故,不但失去家產,連雙親和兄姊也紛紛亡故。幸之助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難怪他的姊姊格外祈求他能早日光耀門楣。
「早點結婚吧。這樣我就可以把暫存在我這邊的祖先牌位轉給你,好讓松下家的祖先有個歸宿,媳婦也能守護佛壇。」
因此一有機會,才二十歲的幸之助就娶媳婦了。
「話雖如此,我覺得現在結婚還早呢。」
幸之助嘴上雖這麼說,心裡未嘗不認為單身一個人,萬一生病,感覺很寂寞。而且,一直麻煩姊姊照顧,也不好意思。
「一旦有門當戶對的對象,就定下來吧。」
這時正好大阪九條附近的木炭店平岡屋來說媒。
「對方是淡路島的姑娘,高等小學畢業,念過裁縫技術學校。據說從小個性認真,現在在大阪京町堀的商家當學徒女傭。舍監媽媽對她的品行讚不絕口。你要是不反對,就來安排相親。」
幸之助拗不過姊姊,只好答應。不過他當時尚未下決定,只是想先敷衍一下。這恐怕就是姻緣天注定吧。
當時只要雙方肯見面,通常都會接著允諾親事,也就是說,只要同意相親就等於已經敲定親事。
「話雖如此,實際上有困難。」
儘管下了決定,幸之助的煩惱並未消失。首先是沒有訂金。幸之助從普通小學畢業後,當了幾年學徒,好不容易才到電燈公司上班,因此收入不高。除了薪水,加上全勤津貼和其他獎金,不過二十元,扣掉七元的宿舍費,最多剩十三、四元,每個月至少要存五塊錢。
「可是,現在的存款是零……。」
同事不喜歡錙銖必較的人,所以他們如果來邀約遊玩,幸之助都不好意思拒絕。年輕加上單身,不容易過有計畫的生活,每個月的薪水花光光,一點也不奇怪。再加上幸之助本身的個性不拘小節,他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態度嚴謹,其他地方就沒那麼計較了。
「雖然沒有結婚資金,還是得去相親。總不能穿制服相親吧,要穿外出的和服。」
他有件外出和服,但是沒有外套。他想很久,決定跟寄宿的阿姨商量,花五元二十錢做一件銘仙的羽織外褂。
「好,就穿這樣相親吧。」
煩惱沒有結束。婚禮的花費,少說六、七十元。
「這麼多錢,就算不吃不喝,也要存三個月。不容易啊。」
跟龜山的姊姊商量,她也沒有這筆錢,實在想不出更好的妙計。最後只好決定,到九月前先存三十元,其他三十元跟別人借。
梅之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的婚禮居然是以借錢開始的。

-*-

大正四年(一九一五年)九月四日,幸之助夫婦在龜山夫婦家舉行婚禮。新郎穿著舊和服,外面罩著相親時做的新羽織;新娘穿著樸素的和服,好像洋娃娃般可愛。婚禮簡單樸素,正是母親小松所願。
「只要有錢,就可以舉行豪華的婚禮,但是有錢就幸福嗎?平凡的幸福才是真幸福。」
從小梅之就被教導:幸福和金錢是兩回事,所以她打心底接受這樣簡單的婚禮。
「承蒙您的照顧。」
結婚當天,梅之穿著新娘禮服,拜別淡路島的父母--清太郎和小松。
「請原諒我什麼都沒做。這次相親是妳自己選擇的對象,妳一定要努力讓自己幸福。」
清太郎說。明明可以選更有錢的人嫁,清太郎直到今天都不明白,梅之為何選擇一貧如洗的老公。而且這個年輕人不是商人,只是單純的上班族,看起來不可能會發大財,以後女兒一定會過著清貧的生活。但那是梅之自己的意思,也只能全心祝福她了。
「妳一向認真,縫紉技巧也是姊妹中最出色的,又長期幫忙處理進出工具。用不著擔心,就靠這些學到的技巧過日子,好好幫幸之助吧!」小松說。
確實,在管理進出工具這方面,小松信賴梅之勝過其他女兒,因為梅之總是連她看不到的地方也整理得妥妥貼貼。例如拿回來漆器等東西,隨便處理的話,很容易壞掉。不等小松交代,梅之就會自動仔細的將漆器磨光。
「謝謝爸爸媽媽。」
想起在父母慈愛呵護下長大的快樂童年時光,即將離開淡路娘家的寂寥一股腦兒的湧上心頭。光是看到爸媽的臉,梅之便已淚水盈眶。但她下定決心,不輕易掉淚。她要笑著離開這個家,因為是她自己決定這樁婚姻的。
「以後家裡的工具誰管?您看,家裡都沒人啦。」
「妳不用煩惱這些。之前多虧妳在許多地方都很細心,幫了媽媽好多忙。」
聽了媽媽溫柔的話語,梅之忍不住眼淚直流。
「好了!馬上就要來迎娶了。妳一哭,妝就花啦。」
按照計畫,梅之要搭船離開淡路。來迎娶的是大阪幸之助姊夫家的人,然後在姊夫家舉行婚禮。由於很遠,只接家人從淡路到大阪參加婚禮。
另一方面,幸之助則幾乎沒有親戚、家人,因此兩個人的婚禮只有家人參與,非常安靜。
新娘一行人接近龜山家時,姊夫出來玄關迎接。
「等你們好久啦。來,快進來。」
龜山家雖然不大,卻在一角刻意準備了讓新娘休息的地方。梅之一踏進,便看到新郎的衣裳。梅之想:這是新娘和新郎第一次正式見面呢。
「果然看起來通情達理。我要嫁給這個人啦。」
幸之助是第一次看到新娘的臉。
「白嫩嫩,好像雛鳥一樣。」
不過他的感慨只有一閃而過,接下來心思就全放在準備喜宴上。兩個人連互看一眼、說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恭喜。祝你們百年好合。」
來參加小小婚禮的賓客祝福著。二十歲和十九歲的年輕夫妻低頭致謝。

-*-

「原來情況這麼糟……。」
梅之婚前便了解幸之助的經濟狀況,也聽說他家徒四壁的窘況,但還是被新家嚇了一跳。
新婚夫妻租了大阪市生野區豬飼野的兩間四疊半與二疊大小的房間,屋裡的傢俱只有梅之的嫁妝:衣櫃、長箱、針線盒,幸之助原有的長火盆、和室椅,以及五個盤子、兩只鍋子、一個茶杯、炭爐。這些就是他們僅有的財產。
還有一個是松下家的牌位。當初就是為了要繼承祖先牌位,幸之助才會結婚。
茶杯只有一個,夫妻倆不能一同喝茶。於是幸之助先喝,梅之換過熱水再喝。
新婚之夜,全家都住在龜山家,夫妻倆分開睡。第二天,在姊夫和梅之的家人陪同下,帶著行李搬到新居。直到這時夫妻倆都沒法說到話。
等大家拆好行李要離開時,已近黃昏。夫妻倆送賓客回家後,終於可以獨處。梅之朝幸之助點點頭,示意他先進屋。
「您先上去吧。」
等幸之助坐定,梅之這才緩緩從玄關走上客廳,低著頭說:「我是梅之,請多多指教。」
幸之助吃了一驚,他完全沒料到妻子會用這麼正式的措辭跟他說話。
「啊,是啊。我也一樣,請多多指教。」
這就是他們夫妻倆第一次對話的內容。不論做任何事都很認真的梅之認為:應該說明自己是以什麼立場對待丈夫。另一方面,幸之助則在這天為借錢一事,向梅之道歉。
他們沒錢度蜜月,口袋裡空空如也,甚至是靠借錢才結得了婚。幸之助每個月的薪水雖已捉襟見肘,卻還有十元欠款要還。從新婚之日起,夫妻倆就過著被錢追著跑的生活。
「這樣不行,我得盡量節省。」
梅之節衣縮食,新婚第一個月的家用是這樣分配的:

主食 三元
副食 四元
房租 三元
水電費 一元
報紙雜誌 一元
洗澡、雜費 二元
零用 二元
儲蓄 二元
合計支出 十八元
收入約 二十元
剩餘 二元

幸之助當時在關西電力的前身--大阪電燈株式會社當職員,他把每個月的薪水袋原封不動的交給梅之。
「這個月的薪水。」
「辛苦你了,謝謝。」
梅之每個月都這樣回答,同時低頭道謝。她拿著薪水袋,用剪刀仔細剪開封口。細膩的動作讓幸之助充分感受到她的誠懇。
「原來人的心情會從小動作流露出來。她慎重的態度,讓我感到很開心。真謝謝她。」
梅之把幸之助所有的薪水袋都保存起來,直到戰後都還留著呢。
梅之一拿到薪水袋,第一件事是取出用廣告紙摺好的小袋子,上面分別寫著:米錢、報費、水電費等字樣,然後把薪水分別放入那些小口袋裡。
「妳在做什麼?」
幸之助好奇的問。
「維持家計最重要的原則是掌握收入。有收入才能有支出,而且支出不能大於收入。因此我把每個月固定的開銷列出來,先分配好錢,剩下的存起來。如此才能有餘錢。這是母親教我的小撇步。」
「原來如此,把該花費的錢先裝起來,才不會亂用錢到出現赤字,這個方法真好!」
梅之還利用廣告單空白的背面記帳,從每月僅有的薪水中扣下二元當存款,再準備同額的緩衝金,以備不時之需。她的精打細算著實讓幸之助深感讚嘆。
梅之珍惜所有的東西,不只薪水袋,連帳本也留到戰後。唯有背面算帳的廣告單全賣給收破爛的了。倘使那些資料留下,就可以對當時的家用細節一目瞭然。

-*-

幸之助那時下班後要去夜間部念書。當時從高等工業學校畢業,就能取得電器二級證照。
「上夜間部通過國家考試的話,就可以取得高等工業學校畢業的同等學力。」
他對自己夜晚還要上課,深感抱歉。梅之聽丈夫說過,身為仕紳家么子的他,原本過著富裕的生活,但在四歲那年突遭變故,還沒小學畢業,就去大阪當學徒。
「那時正逢中日甲午戰爭結束,經濟復甦,米市跟著看好。人們沉醉於戰勝的氛圍與期待賠償的心情,拚命做著投機生意。父親跟著投資稻米市場。沒想到米市暴跌,債台高築,連祖傳的屋子和田地都變賣還債,弄得一貧如洗。」
當時幸之助的家境真可說是陷入絕境。
「這麼辛苦啊。」
梅之頭一次聽到時嚇了一跳。由於財務關係,幸之助連還差幾個月就可以畢業的普通小學也沒讀完,就要當學徒賺錢。
「我念的是船場大學。」
日後幸之助常這麼說。他九歲就到八幡筋宮田火盆店當小學徒,那可是當時數一數二、作風嚴謹的大阪船場商家。
「我那時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最初只能當跑腿,後來雖說是學徒,但也只負責看小孩、打磨火盆等工作。」
可是有一天,火盆店突然倒閉,老闆因而介紹幸之助到當時最先進的腳踏車店--五代腳踏車店打工。
他從早到晚擦拭打掃、陳列商品、學習修理……總算初識嚴苛的船場商法。哪怕客人不多,可是只要有不禮貌的舉動,就會被罵得臭頭。工匠們脾氣暴躁,轉動車床時稍微鬆手,立刻就有榔頭飛來。
「船場商家有一個很重要的應對進退之道,那就是低頭道歉。膝蓋要懂得下跪。這一點那孩子似乎從小就很習慣呢。」
梅之後來常常從熟知商場嚴苛的人嘴裡,聽說幸之助年輕時的事。他們都在腳踏車店裡見過幸之助,便難以忘懷。
「老闆的哥哥是個了不起的人。帶他參觀腳踏車店,是我的重要工作之一。我介紹店內時,他跟我說了許多話。了不起的人看到的世界跟別人不一樣。」
幸之助還記得對方曾對他說:
「了不起的人看見只屬於他們的世界。論及親切,他們只對跟自己有相同世界的人親切。
這倒也是。不過,我想:每個人應該都有屬於自己的世界吧。因此要懷著尊敬的心,理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這才是與人相處應有的態度。」
另外,他也提到什麼是人生。
「人為何而活?懷著什麼樣的主張過日子,這點很重要。我自問:能做什麼?哪怕是一般的生意人,也有更深的意義。什麼是人生?我一直思索:活到今天到底有何價值?我苦苦思索,找尋答案。」
做生意的目的是什麼?應該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滿足自己。應該是為了世人,為了帶給人們幸福吧。梅之心想:這次會面,對幸之助未來的脫俗思考方式,有很大的啟發。
生意上,幸之助那時也展現出天分。
「我在店裡常被使喚做許多事,其中最麻煩的是買香菸。」
人們會給他錢,叫他去買菸。香菸店不近,要花許多時間,搞得幸之助非常疲累。
「跑了幾回之後,我知道原來一次多買一些會有折扣。例如買十箱,可以打九折。」
於是幸之助乾脆先買一些大家常點的牌子囤積起來,一方面可以節省跑腿的時間;一方面也可以立刻給對方香菸,讓他驚喜。最重要的,是買十箱便可以有一箱免費。
「我明白這就是在做生意。不只可以賺錢,更重要的是讓客人開心。」
他認為做生意時,展現熱情很重要。與其讓客人自己尋找喜歡的商品,不如主動跟客人交涉。他熱心的說明打動顧客的心,但客人要求折扣,老闆卻不同意。儘管如此,幸之助仍不放棄。這事後來傳到客人耳中,很感激幸之助的熱情。
「只要有你在,我就在你店裡買腳踏車。」
這次是客人的話讓幸之助滿心感激。
「做生意真是一門學問,努力做才能貫徹我的想法。」
工作五年後,幸之助辭去腳踏車店的工作。
「從梅田到四橋之間,初次看見電車叮噹作響的駛過。電車普及後,腳踏車的市場會怎樣?我認為接下來是電器的時代啦。」
他把這些往事告訴梅之。掌握未來是身為松下家繼承人的責任。連到商家當學徒,也是為了往後能夠再興家業。幸之助深刻感受到父親強烈的企望。
「當初離家當學徒時,母親在家哭著說:幸之助年紀還小,才在念小學呢。她牽著我的手前去車站時也一直哭。父親沉默的陪在一旁。我搭的電車進站時,父親突然說:『幸之助,你要完成松下家的夢想。出人頭地、大展鴻圖。』」
因此幸之助比別人更早意識到自己要出人頭地,他不甘心終生當學徒。不過雖然觀察到電器業的未來發展,但是在大阪電燈徵人之前,幸之助是在水泥廠當搬運工。那年他十五歲。

-*-

咚咚咚,松下家比鄰居早裝設電燈。梅之五點就起床做便當,準備早飯。
「妳起得真早。我七點才上班,走路十分鐘就到了,幹嘛那麼早?」
儘管幸之助這麼說,梅之只是笑笑。大阪人認為早上準備便當很辛苦,會在前一天晚上先把飯煮好,第二天再裝。但是梅之仍維持鄉下習慣,當天早上煮飯,早飯也是剛煮好、熱騰騰的飯配味噌湯。
煮飯要花時間,再加上梅之不把事情做完不安心的個性,雖說七點才上班,但她總擔心不早點起床煮飯,時間會來不及。
不論做什麼事都要事前準備妥當,她這習慣一直沒變。
「先準備好,不用急急忙忙,也不會忘東忘西。這麼好的方法,為什麼大家不用?」
梅之常這樣想。她妥善利用空檔時間。幸之助五點下班以後,接著要上夜校,忙到晚上九點才回家。梅之扣掉每天打掃、洗衣、煮飯、做家事的時間,還有許多空閒。
不過,那個年代認為讓太太賺錢是男人的恥辱,幸之助更加反對妻子出去工作。
「那麼,悄悄做點事吧。」
趁幸之助一整天不在家,梅之做她擅長的縫紉,賺點外快。她認為幫助丈夫增加收入,貼補家用,是妻子的責任。另外,梅之認為家庭用品和廚房器皿充足,固然方便,但她絕不多買,買菜也只買夠吃的份量。
梅之在節省之餘,仍擔心萬一幸之助失業,或是有什麼額外的開銷,生活費就會入不敷出。所以她想接外快。
「附近有沒有哪裡需要裁縫?」
搬家後梅之曾問附近年紀大的太太。那位婦人看來親切,說不定知道什麼好消息。
「妳會縫紉啊。有個地方需要,我幫妳介紹。」
於是梅之開始裁縫的工作。她可稱為職業高手,且以速度見長,因此工作源源不絕。只是量不能多到被幸之助發現。一不留神,她發現自己賺的錢竟然是幸之助的三倍。
「當小職員的薪水那麼少,不但可以過活,餐桌上也有肉。」
後來幸之助這麼說。但其實以當時微薄的收入,根本沒錢買肉,買肉的錢全來自梅之。因為她做縫紉的外快,才使得家用比較寬裕。
只是梅之並沒有告訴幸之助。幸之助並不清楚,他不在家的時間,梅之都在做什麼。直到五十年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幸之助才得知梅之靠裁縫貼補家用的祕密。
「那戶人家現在不知怎樣?」
有一次偶然坐車經過某戶人家前,梅之不經意的發問。幸之助嚇了一跳。
「妳認識這戶人家?」
「我在那邊幫忙做裁縫。」
幸之助大吃一驚。
「什麼?有這回事?什麼時候?」
「剛結婚不久。」
幸之助不發一語。那年,兩人都年過七十。

-*-

新婚第二年,梅之好不容易才習慣二人生活。一天傍晚,她正在準備晚餐,來了封電報。
「父親病危」
是梅之淡路島的娘家發的電報,父親清太郎生命垂危。
「沒聽說父親生病的消息,怎麼回事?」
她想確認情況,可是當時還沒有電話。已經晚了,今天趕不回淡路島,只能等幸之助回家商量。父親怎麼了?會不會死?萬一有什麼事……梅之心中百感交集,但她還是打起精神準備晚餐。她努力的思索著。
「我記得父親因為眼睛不好,已經把船交給年輕人,自己不出海了。所以應該不會是在海上遇到風浪。聽說他老人家專心種田,會是……。」
不安占據她的心。她聽說父親對船務無法忘情,儘管退休,還是繼續經營著貨船貿易。
「難道是坐船出海,碰到什麼事?」
清太郎經營的貿易,是從淡路島買商品運到大阪來賣。可是他總是把賣的錢花光,以致資金缺乏,讓母親小松來善後。小松甚至悄悄把田產都賣了,十分辛苦。
對父親清太郎的回憶浮現腦海。很多朋友都說父親可怕,梅之卻從不這麼想。她幾乎從小沒被罵過,父親待她非常溫柔。
「海上男兒乍看之下粗暴,內心說不定也有細緻的一面。他對孩子的愛百分百,只是鄉下人不擅表達,以帶孩子到處玩表達他的愛。」
等幸之助回家,梅之立刻拿電報給他看。幸之助也臉色一變。
「我明天請假去淡路島,看看情況如何。」
梅之驚訝的發現,幸之助碰到突發狀況時,能很快下決定。他果斷的性格後來也發揮到生意上。第二天早上,幸之助便出發去淡路島。他到了以後,了解事情經過。
「像平常一樣走路時,突然摔倒。肚子強力碰撞地面,引起腹膜炎。」
小松解釋著。已經過了四天,肚子脹得很大。
「爸爸,怎麼了……。」
幸之助到的那天下午,清太郎感到自己大限已至,揚聲說:「我快不行了,把孩子們都叫來吧。」
家人們全聚在清太郎的枕邊。四個女兒全嫁人了,長子歲男十五歲,次子祐郎九歲,么兒薰只有六歲。
清太郎靜靜的說:「要上學的孩子繼續上學。倘使缺錢,可以先把給別人用的牛賣掉,然後再賣房子。我們原本有四棟房子出租,只要留一棟住。首先日子要過得再省些,少些家用,好好種田吧。」
跑船時賺的多,玩樂時出手也大方。清太郎深知自己是左手進右手出的人,當他這麼教訓孩子時,也斷了讓子孫繼承船務的念頭。
現在家裡的大支柱要倒了。他嚴命子孫務農,過樸實的生活。
清太郎注意到來探病的幸之助。
「你來啦。我沒關係,你公司的事要緊,趕快回去上班吧。」
幸之助想快點把病情告訴梅之,因此只住一晚,第二天早上離開。就在幸之助坐船從淡路島返回大阪,眺望大阪灣時,清太郎靜靜嚥下最後一口氣。

-*-

「飯都涼了,快吃吧。」
梅之一邊把晚餐擺上桌,一邊催促幸之助。但是幸之助不發一語,連筷子都沒拿。好不容易拿起筷子,卻一副食欲缺缺的樣子。
「怎麼啦?虧得準備了他愛吃的竹筴魚乾,剩下一大半。」
幸之助默默起身,沒看梅之的臉,說:「我出去走走。」
他離開四疊半的房間,下來玄關,然後踩著木屐啪嗒啪嗒的出門。
「他平常都很鎮定,今天怎麼變了個樣?出了什麼事?」
梅之平日接觸的男子只有父親清太郎和年幼的弟弟,幾乎沒有機會接近、觀察其他成年的男性。
念小學時雖然有男老師,可是老師高高在上,感覺不像血肉之軀。工作時的老闆也一樣。
梅之對男性可說是一無所知。
同時,清太郎是一個豪爽的海上男兒,開朗、積極、大膽。他的個性和幸之助相差十萬八千里。梅之自從新婚之夜便為經濟、物質匱乏所苦,還悄悄當裁縫賺錢。不過她不曾對婚姻生活有過一絲埋怨,唯有不時面對幸之助沉默的臉孔,讓她感到困惑。幸之助總是一個人沉思。
「如果身體哪裡不舒服,為什麼不說?」
梅之揣測著:會不會是公司出了什麼事?哪裡有問題?但是對方一句話也不說,實在摸不透他在想什麼。
「果然是公司和工作上的問題吧。沒必要追根究柢。可是不問,又弄不懂他在煩惱什麼。
男人真是難懂的生物啊。」
然而想破頭也沒用,梅之很快就轉換了心情。她的個性與總是沉溺在煩惱、低落,心情鬱悶的幸之助截然不同。
「為未知的事情發愁,一點用都沒有。」
她俐落的收拾餐桌。
「丟掉這些竹筴魚乾,實在可惜。不好意思,留著明天當早餐吧。」
她把魚乾用溼布蓋住。
後來梅之才知道幸之助沉思的原因。幸之助熱中於自己喜歡的事物。身為工人的他,常常在自己從事工具配線時,研究器具及作業方式,思考新創意。其中之一是改良配線用的插座。
他利用閒暇時間檢討改良,終於完成一個試驗品。
「雖然辛苦,只要做出好東西,一定可以獲得讚賞。」
哪怕不能馬上使用,也不要緊。他想,先拿給主任過目,獲得上司贊賞,進而改良公司的插座。如此我不但對公司有幫助,也對社會有幫助。
「這麼好的東西,一定要拿給主任看。」
幸之助帶著滿腔的自信,拿插座給上司過目。
「這個插座設計不錯,你是怎麼想的?弄給我看。」
主任仔細觀看試做的插座。
幸之助一邊解釋插座的好處,一邊期待長官的讚美。
沒想到主任卻說:「松下,這個產品不行喲。這樣的東西怎麼呈給課長?」
這句話打得幸之助頭昏腦脹,說不出第二句話。過了好久,他才說:「不,不行嗎?」
「嗯,不行。再加油。」
讚美換為指正。幸之助連夜校也沒去,就回家了,連梅之再三追問,他也不說一句話。這就是默默吃飯那天的事。
「嗯,不行。再加油。」
主任最後這句話占滿幸之助的腦海,揮之不去。正因他確信自己做的插座完美無瑕,所以打擊才特別大。就算出去散步,心情仍難以平復。
「你回來啦?還好吧?」
梅之招呼著。
「要不要休息?床鋪好了。」
梅之好像沒事似的問。幸之助默默鑽進被褥,把薄被拉到頭上。
「你不舒服嗎?」
梅之才開口,便閉上嘴巴。她明白此時只能靜靜由他。
「真是個難以取悅的人。不過不要緊,到明天,心情就不同了。」
梅之自言自語著。幸之助就這樣沉默的過了一夜。

-*-

新婚生活經過一段時間,雙方對彼此更加了解。梅之對幸之助的印象是特別投入工作。但也因為幸之助之前辛苦的背景,讓梅之很擔心他的健康。
「對不起。老麻煩妳。」
幸之助體質虛弱,動不動就感冒躺在床上。因為當時是領日薪,生病請假不只意味著需要梅之照顧,也表示這一天領不到薪水。哪怕只請一天假,對左支右絀的生活來說,都是火上加
油。
「早安,身體好點了嗎?」
梅之沒有一句抱怨。母親小松曾經教她:支持為工作打拚的丈夫是妻子的本分。因此她不辭辛勞盡力的守護丈夫。日後常聽梅之提到,她當初同意嫁給幸之助,其實便做了要常陪在身邊當看護的決心。
但是一旦結婚,幸之助也有了責任。萬一自己臥病在床,難道要讓妻子路邊乞討?結婚以後,他對因身體不健康而產生的不安日益加重。
雖然工作上已相當熟練,但他無法消除因身體孱弱帶來的不安。這一次的感冒非常嚴重,害他整整躺了十天。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身體為什麼會這麼差?」
臥病時,幸之助陷入沮喪的情緒中,使得病情愈來愈嚴重。梅之十分擔心丈夫神經質的念頭。
「他凡事想太多,假如不能讓他輕鬆一點,恐怕身體不容易好呢。應該要讓他變得開朗些。」
想歸這樣想,幸之助的身體卻因病變得非常差。就在這時,松下家收到一個興奮的消息。
「太棒了!我升為檢查員了,聽說是最年輕的!」
拖著孱弱的身子拚命工作的幸之助,終於升遷並加薪了。他認真的個性,以及在船場工作時學到的規矩和禮儀,完全表現在工作上。結婚第二年,他終於升為工人們夢寐以求的檢查員,而且還是檢查員中年紀最輕的。
「恭喜你啦!」
梅之笑容滿面的向丈夫道賀。連日低迷的氣氛中,這個好消息讓梅之倍感興奮。沒有一個妻子不歡喜丈夫升遷,但是梅之並不只單純的為升遷而高興,她希望能幫一心工作的丈夫出點力,讓他擁有開朗的心情。
然而這份歡喜並沒有維持太久。
「今天我升為檢查員,日後還會再往上爬。但是我沒有學歷,健康狀況又差,真讓人不安。必須要為往後定下方針才行。」
幸之助興起這樣的念頭。這也是為了不讓梅之受苦,而下定的決心。諷刺的是,這次的晉升反而帶給幸之助非常大的壓力。

-*-

幸之助當上檢查員。過了一陣子,梅之發現丈夫的樣子怪怪的。
「出了什麼事嗎?」
「嗯。」
梅之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請告訴我出了什麼事?」
「不清楚,但我好像無法勝任。」
幸之助的視線飄向室外。
「工作太重嗎?」
梅之驚訝的問。
「升了級,工作當然相對增加。」
幸之助解釋著:檢查員要在施工後的第二天,檢查工人對客戶進行的施工是否合格,發現問題時要立即糾正。
工人一天要做十五到二十家,他必須等施工完才能檢查。幸之助以前是接受檢查的工人,現在角色轉換,變成檢查的一方,長年的同事全成為他的屬下。他因為熟知工人的個性和毛病,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
「還以為升了級,工作變輕鬆呢。」
檢查員的責任雖重,但和工人的勞力相比,還是有一段距離。因此,工人們都很羨慕檢查員的工作。
拜訪客戶時,客戶知道他是檢查員,對他很客氣。這一點讓幸之助內心沾沾自喜。尤其因為他年輕,到處都有人讚美:「這麼年輕就當上檢查員,真了不起!」
但僅止於此。哪怕一天要檢查十五或二十家,也花不了太多時間。
「九點離開公司,順路的話,三個小時就可以做完。」
這樣的工作持續一、兩個月,幸之助逐漸感到無聊。他驚訝的發現:以前那股對工作的熱忱不見了。
「以前我想,每天能夠只工作二、三小時,真好。現在卻不這麼認為……。」
檢查員的工作結束後,早早回到公司,只能跟同事聊天或是閒晃打發時間。幸之助覺得這樣的生活非常無力和空虛,逐漸感到厭倦。
「努力七年拚上的檢查員,原來不過如此!真是太無聊了!」
可能受心情低落影響,幸之助的身體變差了,經常生病。梅之可以明顯感到,丈夫孱弱的身子日益消瘦。
醫生以前曾說:「幸之助的肺很弱,需要靜養一個月。」
這句話言猶在耳,幸之助的身體開始變差。不時咳嗽盜汗,連續失眠,體重也變更輕。只好再去看醫生。
「肺尖黏膜炎。現在是重要時刻,需要靜養。」
出乎意料的,醫生以嚴厲的口氣說。沒想到梅之的細心照料,對幸之助的病情完全沒有奏效。
然而,松下家的經濟狀況無法允許幸之助跟公司請長假,哪怕持續發燒、體重一再下降,幸之助還是得上班,不能接受最好的治療。
梅之好想跟丈夫說:「你好好休息,由我來賺錢養家吧。」但她知道幸之助是不會接受的,因為薪水袋上的封印就是支持他奮鬥的最大力量。
「一家之主要支撐這個家。這是這個人的觀念。」
只是,這個觀念很難維持罷了。

-*-

晉升前,幸之助埋首鑽研改良插座。儘管他對主任沒眼光、不識貨而感到忿忿不平,但既然獲得晉升,只有先放下改良插座的心思,專心做檢查員的工作。只是檢查員的工作十分無聊。
「外人羨慕的檢查員,對我來說是不夠的。對了,之前研發的插座呢?那東西確實有地方需要改良,我應該繼續研發,說不定……。」
幸之助想:自從升任檢查員以後,就疾病纏身。他需要一個生活上的重心,那就是改良插座。之前由於被主管潑冷水,使他意興闌珊,而且檢查員的工作也太無聊了。
「太安逸的生活對身心都有不良的影響,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一定有什麼好方法。」
因病情惡化而感到不安;因插座未獲好評而心生懊悔。幸之助認為這樣下去一定無法出人頭地,對未來充滿悲觀。可是一旦辭職,生計立刻會出問題。千頭萬緒湧向幸之助的心田,也立刻反映在身體上。
「我應該去做生意。只有這個辦法。早些年不正是為了這個目的,才去商家當學徒嗎?做什麼好呢?」
首先浮現腦海的是:我喜歡什麼?他不斷的自問。問到最後,他想起自己最喜歡吃的東西--紅豆湯。從小幸之助就愛吃紅豆湯,開一家紅豆湯店應該不錯。嗯,只有這個法子,開一家紅豆湯店。
擔任檢查員後過了半年,幸之助突然對梅之說:「我們來開家紅豆湯店吧。」
由於之前從未提起,把梅之嚇了一跳。
「你在開玩笑嗎?」
「不,我打算辭職,跟妳開一家紅豆湯店。」
「怎麼回事?」
「我身體這麼差,恐怕無法勝任電燈公司的工作。我想改行做生意。」
「你突然這麼說……。」
「紅豆湯店,賣麻糬紅豆湯。」
梅之感到十分錯愕,母親小松曾經教她,該說的一定要說,否則兩個人的關係會變壞。
「我們把話說清楚,我不反對做生意,但是我不贊成開紅豆湯店。我們鄉下人說到做吃的生意,就會想到賣酒。我不喜歡這種生意。」
她不容妥協的語氣把幸之助嚇了一跳,原來妻子也有這麼強勢的一面。
「妳不贊成啊。那就不行啦……。」
假如那時梅之贊成,說不定幸之助就和梅之去開紅豆湯店了。歷史將會改觀,也不會有往後的松下電器王國了。

-*-

「我回來了。」
幸之助回家連鞋子都沒脫,就對梅之說:「我今天跟公司辭職了。」
梅之一點也不意外。之後幸之助辭去社長和會長的職務,連這麼重大的事也沒先和梅之商量,就擅自做了決定。不過梅之很了解幸之助的個性,只要觀察他的言行,就可以猜出將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梅之動也沒動,淡淡的說:「是嗎?吃飯吧。」
既然開紅豆湯店的夢想被梅之打破,幸之助實在沒有理由辭職。但他想趁著機會冷靜一下,考慮自己的人生。
「我能做什麼?不,我想要做什麼?當初是為了從事電器業,才進電燈公司。我真正想做的還是電器業吧。能做什麼?不如先改良插座吧。我研發生產出來的插座,一定會被公司接受。主任說不行,那是他看走眼。」
於是幸之助懷著渴望成功的熱情,再度埋首於改良插座。一旦有事情專心,居然身體漸漸變好。人一緊張,便不會把注意力全放在身體上了。
「病因氣而生,沒時間養生,身體反而比之前好了。」
隨著身體變好,開發插座的念頭日益強大。
「只要獨立,就可以隨心所欲。好,把工作辭了吧。我已經努力七年,也升上檢查員,雖然可惜,但繼續待在這家公司,並不是我要的人生。」
在五代腳踏車店當學徒時,幸之助有機會到銀行上班,母親和姊姊希望他能當公務員,領固定的薪水。唯有父親政楠反對。
「銀行不是你的人生,還是當學徒學做生意吧。」
幸之助很清楚父親對他的期待:「你是松下家的夢想,要開創、壯大松下家。」自始至終都沒改變。父親告訴他的話語中,傳遞出希望他再興松下家的宏願。當個小職員是無法再興松下家的,只有靠做生意,才能賺大錢。這些背後的期待,鼓勵幸之助辭去工作,自己創業。
「辭掉工作,繼續研發插座,甚至製造其他電器用品。倘使不成功,再回頭也不遲。那時我就會死心塌地的當個上班族。」
跟梅之談過以後兩個月,幸之助下了決定。他的心情高昂,覺得前途充滿光明。
「我要自己開公司研發插座。要做出了不起的電器用品,對社會有所貢獻。」
幸之助對梅之滔滔不絕的說著。他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想做對社會有幫助的東西;讓人歡喜的東西;讓更多人可以使用的東西。因此他不會為了滿足自己,追求微不足道的成就。他有更大的夢想,也希望能有更大的成就……。梅之靜靜聽著。她第一次發現丈夫顯出少年般生氣蓬勃的面容。她多麼希望丈夫永遠保持這個模樣,也確信自己必定能幫助丈夫達成夢想。
「賣插座總比賣酒好。」
梅之只說了這句話。於是夫妻倆面臨新的挑戰。



【梅之語錄】
為未知的事情發愁,一點用都沒有。
<b>太太,真的謝謝你 </b>


好幾年沒上舞台了。梅之想:上一回是什麼時候的事啊?應該是她還在公司幫忙時吧。剛開公司時,梅之曾經擔任過會計。不過離開職場,一晃眼都三、五年了。其間,公司以驚人的速度成長,甚至成為日本具代表性的大企業。

昭和四十三年(一九六八年)五月五日,大阪枚方的松下電器體育館裡,超過七千位關係企業的員工,正熱切的盯著舞台。欣逢公司五十週年慶,因而舉行慶祝儀式。已完全不過問公司經營的梅之,在丈夫少見的懇求下,一同上台參加慶祝活動。

坐在旁邊的丈夫、會長松下幸之助緩緩起身,走到舞台中央開始說話,許久未曾出席活動的妻子梅之,在台上望著丈夫的背影。

「我還記得五十年前我們夫妻倆一起創業的模樣,當時我完全想不到公司會發展到現在這麼大。我跟我的太太只是務實的工作罷了。

「一開始,公司只有四、五個員工,也不知是否可以順利經營下去,只知道每天從早做到晚,拚命的超時工作。」

幸之助說到這裡,不經意的回頭望了梅之一眼,把梅之嚇了一跳,因為丈夫從沒有演講說到一半回過頭。

幸之助緩緩轉頭繼續說:
「今天內人也來了。我都叫她﹃太太﹄。內人跟我曾經一起住在工廠裡十六年,她一方面幫忙工廠裡的事;一方面照顧當時住在工廠裡員工的飲食起居。那時大家好像一家人。

「當時的員工,今天能來的也都來了吧。我非常懷念那段日子,真所謂一家和樂。店中渾然一體,工作和起居都在一起。

「漸漸的,我們的客戶增加,工作也更加忙碌。可是當時的我只知道工作,並沒有任何做為目標的基本方針和使命,只是像一般公司那樣,埋首於生意、以客戶為尊、提升產品品質。當然我還秉持要誠實做人的原則。

「總之,公司在十六年間,以家族企業的形式成長。內人身為其中一員,跟我一起打拚,雖然也常跟我吵架。

「她就是這樣幫著我的忙。由於對照顧店員這方面,內人對自己的主張非常強勢,在許多地方糾正我。十六年忽焉已過,我們的店也愈開愈多。」

令人懷念的景象浮現梅之腦海,那時,照顧店員是梅之的工作之一。她每天要煮幾十個人的飯菜和洗衣服。幸之助非常關心住宿員工們,把他們當成自己小孩般照顧。有時梅之和幸之助大聲爭執,會把員工嚇一跳。那時,自己還是公司裡的一份子。

「昭和八年,大開町附近的工廠太小,才移到門真村這邊的總公司。接下來內人逐漸移交工作上的事,把重心轉回家庭,由我與各位一起打拚,發展事業。」

幸之助說到這裡,微微仰起頭,好像也跌進回憶中。

「今天欣逢五十週年慶,我想,感慨最深的除了我,應該就是內人啦。因此我今天特別也請她上台,與我們同樂。」

幸之助再度回首望著梅之。七千人的目光也一起投向她。梅之微微起身致意。但她沒料到幸之助接著說:「我要謝謝太太長久以來的支持!」

幸之助朝梅之深深一鞠躬。參加松下電器產業創業五十週年的人們全體起立,注視著梅之,同時發出如雷的掌聲。當中有幾個熟面孔,是當年住在一起的店員,有阿平、清吉、阿和,大家都含淚仰頭望著梅之。

幸之助當著這麼多關係企業的員工,說出感謝自己的話,這可是頭一遭啊。梅之止不住眼淚直流。
「梅之不是無用之女!」
她的眼前浮現和幸之助相伴度過艱辛歲月的模樣。他從未說過好聽的話,但儘管嘴上沒說,她知道丈夫感激的心意。只要他能了解就好。梅之已然滿足,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幸福的了!她想。梅之垂下頭,掏出手帕拭淚。現場再度響起如雷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