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1

十二月的冬天

我終於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大雪紛飛
命運的車輪吞噬了一切慾望與成就
生命罪孽深重
泥土在人類面前死去
一種原始的力,重複死亡
一匹馬奔馳其上

「一、二、三,去大山,
叫輛紅色的救命車」。

鄰床的病友不見血色,一身黃疸
盲眼直視的雙瞳
彷彿一盞灰暗的燈,掃視海天
天光反射斜耷的腦袋
一串石頭般的腳趾
一個影子從窗口跳向天國
一臉絕望的微笑

我終於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白雪茫茫
顆粒脫離麥稈而去

天才離別頭顱沒有回聲
生存是人類無法收穫的果園
一片寂靜
一隻飛翔的鳥正馱起黑暗

「一、二、三,快上路,
接客的渡船要搖櫓」。

船殼收容軀殼和鄰床最後的謔語
在季節的誕生或消逝中
只有我低聲歌唱
只有一位流浪的詩人
揪住自己的毛髮,跋涉在江河之上
只有我的歌誦唱一個世代的腐敗與更新
我終於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雪落成河

現狀

我離開水以及它的故鄉
乾巴巴地曬成一條透亮的魚架

我把自己扔在世上
彷彿是一株等待移植的枝椏

我未能完成寫作,就像
無法完成我的生命,歲歲月月

我是降臨到紙上的上帝
是每一個家庭發芽的米粒

我是不滅的風,復活鳥的翅膀
是原汁,漲開麥稈之上舞動的顆粒

我也是進入思想內核的汗珠
是想像回歸到火變得尖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