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即將滿16歲的布麗,因為被男友雅各甩了心碎而死。她來到天堂,遇見一位神秘帥哥派區克告訴她必須經歷五個階段的考驗,但不甘心就這樣死掉的布麗只想回到人間,向薄情的前男友復仇,於是兩人跳下金門大橋的時空入口,降落在雅各家的派對上……

「那是什麼飲料?雞尾酒嗎?」派區克問,手指著一杯看起來像天然色素染成血紅色的雪碧。他環顧一圈費雪家人擠人的客廳。「妳的朋友還真是……超越了自己。」
「你這個自大狂,」我說。「真遺憾這達不到你心愛披薩店的標準。」我繞著房間打轉,整個人飄飄然,不是因為我醉了,而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用不著擔心得跟不熟的人裝熟閒聊;用不著擔心自己是不是現場最受歡迎的女孩,也用不著擔心自己打扮得正不正點,會不會第一個被邀請。這才是好玩的地方:沒人看得到我,沒人聽得到我,在他們的認知裡,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中學派對奇怪的地方在於,大家其實都不覺得有那麼好玩,卻都表現出一副很好玩的樣子。但這次例外,這次我玩得比誰都開心。
我東張西望,想看看艾瑪、黛絲和莎蒂會不會出現,但到處不見她們的人影。
可能還在為我哀悼吧,不像某些人。
現場有很多雅各的朋友,還有一票我不認識的人,想必是瑪雅邀來的。我看見雅各最要好的兩個朋友威爾和米洛,莎蒂老愛叫他們阿呆和阿瓜。他們兩人打扮成一對殭屍,加上他們的個性還真是絕配。雅各家上上下下都掛滿了萬聖節飾品,前廊佈滿蜘蛛網、客廳改造成歡樂版的「德州電鋸殺人狂」場景,到處都是漢堡肉和番茄醬;後院一片漆黑,只有游泳池發出微弱的燈光,水面上漂浮著裝飾用的發光眼球。
我不得不承認,確實有幾個片刻那些情緒又潛入我心裡:跟他一起窩在沙發上、跟他家人一起到後院游泳、偷溜進他房間,假裝在房裡「做功課」。但我強迫自己別去想傷心往事。這麼做沒有意義。今天晚上我是來找樂子的,目的是要找到雅各,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我指著一堆塑膠做的吸血鬼尖牙,那是要分送給大家的小禮物。「好玩!」我想拿起一副尖牙,手卻直接穿透桌子。我頑皮地瞥了派區克一眼:「你應該慶幸我沒辦法戴上這個。」
「為什麼?」
「因為我會咬你,就這麼簡單。」
「請便,我的天使。」他歪著頭,露出脖子。「敬請享用。」
我走向他。「那我就不客氣了。」
「當然。」
我們的視線交會,有一刻我們直直看著對方。我伸手去抓他的脖子,但又猛然停住。
我在幹嘛?
他發現我遲疑了。「怎麼,不渴啦?看來我得找其他吸血女鬼獻身。」他很快掃視四周。「哦,比方像她。」
我轉過頭,不敢相信他指的那個女孩。「安娜‧克雷頓?為什麼全世界每個男生都喜歡她?她長得又不怎麼樣!」
「喔喔,」派區克舉起雙手,「放輕鬆,起司醬,我只是隨便選一個,別對我亂發飆。」
「別讓你媽亂發飆──」
這時候,另一個房間傳來砰一聲。
「哇,看來不太妙。」
「謝天謝地,」他說,「這個派對終於開始有點意思了。」
我們跟著鬧哄哄的人群從走廊走進廚房,幾個人在裡頭奮力要打破一個科學怪人造型的驚喜玩偶。我看見瑪雅一臉火大地衝過去,怪的是,到現在還是不見她弟弟的蹤影。一瞬間,我考慮要衝上樓進他房間找人,但後來又覺得在人群裡逮到他更好,這樣就可以讓他當眾出糗。
這樣痛快多了。
「所以,我們要再複習一次規則嗎?」派區克問。「還記得我教妳的嗎?重點在於念力,一定要完全集中精神才會成功。」
「可以再說一次集中精神那部分嗎?」我故意說反話。
他抱著雙臂:「看樣子我的幫忙不值錢了。」他轉身離開廚房。
「不是,別走!」我叫住他,「你太敏感了,我只是在開玩笑。」
派區克轉頭對著我,滿面笑「容」,那副樣子幾乎讓我無法招架:他的襯衫貼著胸膛,深色頭髮襯托深陷的眼睛,牛仔褲剛剛好合身……
這傢伙長得還滿……帥的,就一個死掉的小孩來說。
唔,謝啦,他的聲音在我腦中迴盪。妳也不賴。
我一怔,巴不得找個地洞往下鑽。真不習慣這樣跟人分享腦中的想法,尤其對方還算有點魅力──
「有點?」
「喂!」我怒道,「滾出去!」
派區克嘿嘿笑。
突然間,我注意到他身後的前門打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踏進門。一張我再熟悉不過的臉。我全身繃緊,拚命想保持鎮定,同時極力克制想直接撲到他懷裡的衝動。
他就在那兒。確確實實就是那個我夢中的男孩。
直到那個夢變成了噩夢。此時此刻,我必須專心想著那個噩夢。
就是這傢伙呵?派區克往前門看。
我楞在原地,無法動彈。就是他。
說真的,這傢伙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全世界的女生都喜歡他?他長得又不怎麼樣。
我恨你。
妳愛我。
你愛你自己。
是也沒錯啦。所以妳還在等什麼?
我往前幾步,停住。好多人圍在他身旁。別分心。
我往人群裡推擠,沒人看得到我,沒人聽得到我。雅各。我的雅各。他的眼睛看起來好累、好悲傷。儘管圍在他四周都是認識他的人,都是關心他也多少知道他最近發生什麼事的人,他看起來還是好孤單。不知所措。
我感覺到心中的憤怒逐漸溜走。
他想念我。
布麗,別這樣。
但如果他真的是呢?
那會改變什麼嗎?
或許他很愧疚。
他是該愧疚。
我張開嘴,但說不出話。我聞得到他身上的古龍水味,隱隱約約。
天啊,真好聞。
我想要他抱住我,告訴我一切都會沒事,這只是個噩夢,我們會重新復合,說不定還會永遠在一起。
妳沒有專心。
我做不到。
他不愛妳。
閉嘴,派區克。
我伸出手,指尖離雅各的外套只有幾吋遠,手指彷彿被閃電擊中,手臂和頸後的寒毛倒豎,充滿電流。
米洛和威爾比我早一步擠到他面前。
「嘿,怎麼回事?我們等你一個多小時了,」米洛說。
「我發了好多通簡訊給你,」威爾說,「還好嗎?你臉色不太好。」
雅各搖搖頭。「我……我需要一點空間,沒心情參加派對。我本來就反對瑪雅開派對,之前就叫她取消了。」
威爾和米洛擔憂地互看一眼。「很酷啦,」威爾說,「大家都玩得很開心。」
雅各點點頭,眼睛仍盯著地板。
可憐的雅各,一個人孤孤單單,沒人知道他有多難受,除了我。
「今天晚上你跟她在一起嗎?」米洛問。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呆住。
她?
我扭頭看派區克,怕自己沒聽清楚米洛說的話。「他說什麼?」
派區克只搖搖頭然後退到後面。「別問我。」
我轉回去面對三個男生。
「她還是很難過嗎?」威爾低聲問。
「嗯,」雅各點點頭,「還是哭個不停。」
我覺得彷彿有一支致命毒藥注入我的血管,此刻正慢慢滲入我的胸腔。
「她?她是誰?」我瞪著雅各。「你們到底在說誰?」要是我的眼睛能讓一個人就地蒸發,雅各肯定會在我面前化成灰燼。到現在我還不明白他為什麼平白無故要跟我分手。難道是因為有別人?第三者?他為了她拋棄了我?
突然間,客廳地板竄起一堵火焰、濃煙和熱騰騰的火山熔岩組成的高牆,逼得我不得不後退。
布麗!小心!
我非知道她是誰不可。
妳要集中精神。
不要。不要跟我說話。我要聽他說,我要聽他親口說出來。
「唉,真慘,」米洛搖著頭說,「但我想你們兩個能互相陪伴或許是好事。」
互相陪伴?
我幾乎都已經準備好要原諒他了;準備好無論如何都要穿越時空和一整個截然不同的異次元回去和他相會了。結果呢?太過分了。一股灼痛感從我的體內汩汩湧出,穿透我的胸口。
派區克又在我的腦中說:集中精神,好好利用它。
去你的!
很好。這就對了。導引過去!
「嗯,」雅各說,雙手穿過頭髮。「她還好,這整件事對她打擊很大。」
你好大膽子。對她打擊很大?你是不是忘了誰?
我握緊拳頭,氣得皮膚冒煙,整個人都要燒起來。
現在,就是現在!
我推開威爾和米洛。
「哇,」米洛叫了一聲,踉蹌後退。「嘿,你有感覺到嗎?」
「靠,好詭異,」米洛說,臉色發白。
我離雅各的臉只有三吋遠。他眼神困惑,視線直直穿透我,但並非全然空白。無論多麼隱微,仍看得出他臉上出現了有所感應的跡象。這就是我要的。
妳成功了。
「布麗嗎?」雅各問,聲音輕細,只有我聽得到。我感覺得到他不安的心跳:慌張失措、突突跳動著,充滿了生命。
感覺一定很棒。
我又靠向前,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橘色和藍色火焰在我的皮膚上閃爍,他睜大眼睛。接著我的嘴唇掠過他的臉頰,像羽毛一樣輕輕擦過。
「對,是我,」我悄聲說。
集中精神。派區克還跟著我,我感覺得到他目不轉睛瞪著我。
「雅各,老兄,說真的,你還好嗎?」米洛顫抖著。派對上的其他人也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點詭異,音樂也停了。雅各站在房間中央,一副看到鬼似的。我不確定他有沒有看到我,但他肯定聽到了。
我看見他來回打量房間,手心不停冒汗,看得出來他嚇壞了。
好戲上場了。
但我跟他的帳還沒算完,我心裡還有事情無法釋懷。
「都是你的錯,」我對著他的耳朵說,這次更大聲。
轉眼間,他的臉上血色全失。「是誰在幹這種事?一點都不好玩!」他大喊,整個房間霎時安靜下來,所有眼睛都轉向他。
「冷靜點,老兄,這樣很難看,」米洛說,試圖安撫他。他抓住雅各的手臂,「來,我們出去透透氣。」
就是現在,妳逮到他了,現在出手就對了。
我站穩腳,靠得更近,然後慢慢抱住他的腰,感覺他全身在我的碰觸下繃緊。
接著,我往他耳裡輕輕說出六個字,正中紅心。從此就把那六個字上鎖。
「是你害死了我。」
他失控大叫。
直到派對所有人都跑光為止……

「心碎」的布麗發現雅各似乎有小三!憤怒的她會怎麼報復雅各?而布麗和派區克這對歡喜冤家又將擦出什麼樣的火花?想要知道更加精采的故事發展,就請一起《為你回到那一天》!

(本文作者為【POP Radio「Fun Music」節目DJ】/EVA)

如果時光能倒轉到那天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廣播節目中,每個人都在詠嘆愛,每首歌都在讚頌愛。人在失戀時總說心碎心痛,流行歌曲每首說的都是自己的心情。而現實生活中,我從不知道這些心碎的人們,如何去完整碎裂的心,因為那不僅僅是一首歌的時間而已。

作者以時而輕鬆逗趣、時而身歷其境的憤怒的劇情對話,巧妙穿插著一首首經典歌曲中的歌詞,閱讀起來,彷彿是一場音樂愛情故事。可惜說的不是甜蜜戀情,而是當你愛的人不愛你時,心碎、心裂成兩半而死去的荒謬劇情。(人在熱戀中不也常將許多平凡之事誇大成無懈可擊的美好嗎?)

「否認,憤怒,討價還價,傷心,接受。」故事中這五個不停反覆來回、如跳針唱盤的過程,你我都曾經經歷過。而小說和音樂迷人之處,在於它能替代我們「發洩」許多無法在現實生活中的情緒,例如:報復。而那真的是我們要的真實嗎?還是因為悲傷而自我蒙蔽了?任憑愛被錯過了、誤解了?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如果你曾為愛傷透了心,心口還有傷未撫平,或者你身邊有許多被愛困住的朋友,我想這本書,會是生命中一份最真摯的禮物和祝福。

(本文作者為知名女大生/羅莉塔)

書一開頭,就引起了我很大的共鳴,嗯……因為我不久前也才剛被初戀甩了……雖然我被甩的理由,絕對不是像雅各一樣情有可原,但當我隨著布麗•艾根的腳步看到最後,我告訴自己,不管對方有多可恨,是時候該放下並繼續往前了,好歹我並沒有心碎而死,跟布麗比起來,已經算是很幸運了吧?這本書雖被歸類在青少年文學,但我認為,只要你是感情的初學者,或是對某些人事物還放不下並深深苦惱著,都可以閱讀它;祝福你們,當翻到最後一頁時,能夠跟我一樣看見希望跟愛就在不遠方,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