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課題01 經營乃企業大事

孫子曰: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經之以五事,校之以計,而索其情。(計篇)

經營對企業而言是一件大事,因為攸關員工的生活以及企業的存亡,所以應深思熟慮,以五個視野及七個準則來思考並分析比較,最後再做出適當的判斷。



右邊揭櫫的句子,是孫子兵法一開頭所記載的內容,也是非常有名的一段話,若能記住並隨口說出,應該會很酷。

不過話說回來,此處的「兵」,含有作戰、軍隊、士兵等意義。

但就現代文來說,習慣認為此處的「兵=作戰」,因為作戰確實是國家大事,完全牽動著國民的生死,以及國家的存亡,這一點相信沒有人會有異議。

那麼若將這段文字改為現代商業用語,又會是什麼情形?

首先是「國家」一詞,此處若套成「企業」,應該不為過;問題出在「兵」,這裡應該套成「經營」、「事業」或「商業」等語詞。

所謂商場如戰場,此處若將「兵」套成「商業」,應該也很貼切;不過本書套成「經營」,因為經營是好是壞,會左右員工的生活以及企業的存亡,這一點毋庸置疑。

以五事七計來思考經營

要維持國家存在,避免讓國民露宿街頭,適當的國家經營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孫子才會主張要重視五事七計1。

首先就五事七計中的「五事」來說,孫子明言「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將,五曰法」。簡單地說,作戰之前一定要掌握清楚道、天、地、將、法五事。

就現代文來說,「道」指全國上下都應一條心,「天」指季節和氣候等自然環境,「地」指戰場的地形,「將」指負責統率軍隊的將領,「法」則是讓將領能順利統率的規則。

對於從事商業活動的我們來說,可以將這五事套成下列內容。

  道=任務

  天=總體環境

  地=業界及市場(個體環境)

  將=領導者

  法=內部環境2(個體環境)

右記的內容,就是現代版的五事,若要以現代經營的觀點來理解孫子兵法,就必須重視這些重要關鍵。關於這一點,在接下來的單元將繼續探討。

【註】

1 孫子兵法原文中,並未使用七計一詞,只提到「教之以計」,但此計共有七種,因此一般稱為「七計」。

2 現代經營學都會考量自家企業的任務、總體環境、業界及市場、領導者、內部環境等要素,這種思維正好與道、天、地、將、法一致。詳細內容將於後面的單元陸續解說。



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

課題10 詭道同時也是破壞性創新

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戰,雖畫地而守之,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虛實篇)

若我方想與競爭對手對戰,就必須攻擊對方非救不可的要害,如此一來,就算對方想鞏固守備,也得被迫出來應戰。相反地,若我方無意與競爭對手對戰,只要設法改變對方的進攻方向,即使只在地面上劃界線,對手也無法攻過來。

經營學家克雷頓‧克里斯汀生所提倡的破壞性創新,是說明創新架構的知名經營理論,主要在說明企業能不戰而勝的架構。

全世界最大的超市連鎖集團沃爾瑪,是由山姆‧沃爾頓所創立,創立當時只是一家小店面,而且是雜貨店。

但現在的他,卻在全世界擁有超過六千家店,成功打造出巨大企業的基礎。究竟他是如何成功的?

在沃爾頓開始要擴展事業規模的一九七○年代初期裡,早已存在席爾斯和凱瑪特等大型的知名零售商。

但當時這些知名的零售商,都只在大都市和人口超過五萬人的城鎮裡設店,即使是中規模的零售商,也只在人口一萬人以上的城鎮設店,對於市場規模小的地方,根本不看在眼裡。

沃爾頓則不同於眾人的做法,他將目標鎖定人口為五千人的城鎮,密集地在這些城鎮裡設店。

對大企業來說,五千人規模的市場,根本不足以掛齒,紛紛認為「這種小規模的市場,就由層級較低的企業去撿拾」。簡單地說,大企業都看不起這種小型市場,因此沒有加入競爭行列;沃爾頓就在這種情形下,成功地在競爭中取得勝利。

慢慢累積實力後終於凌駕過前輩企業

將戰略性定位放在五千人規模市場的沃爾瑪,開始澈底強化自家企業的優勢,也就是在有效率的物流戰略輔助下,採取低價策略。

沃爾瑪澈底推行這條路線,大舉增加店數,為自己帶來一定規模的經濟,更因此得以實現低價策略。在這種良性循環下,沃爾瑪終於累積出前輩企業們無力對抗的實力。

這種新加入的企業,勇敢投入競爭對手完全不看在眼裡的市場,並在此處琢磨自己的技術能力與經營能力,最後淘汰了舊技術與舊型大企業,這種情形就被稱為破壞性創新。

若能在競爭對手不在乎的市場裡展開事業,就能達到孫子所說「敵不得與我戰者(競爭對手無法攻過來)」的目的,這當然也是詭道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