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童經理,蘇經理讓我進來找你……」冉婷推門走了進來。

窗前陷入回憶的童語驀然驚醒,她轉過身來,蒼白的臉色難掩悲傷。

冉婷的心被驚得忽悠一沉,「童經理,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童語看到是冉婷,她舒展眉頭、微斂神色,「我沒事,你也早些下班吧,我這就出去。」

冉婷快步走到童語身旁,握住她冰涼的手,「如果身體不適就不要勉強了,我送你回家。」

童語扯出笑容,「不要擔心,可能是這些天太累了,一會兒在車上歇息一下就好了。」

冉婷還是有些不放心,她細心地為童語取過通勤包,兀自感慨道:「誰說女人是水做的,你根本就是鐵打的。」

童語嘲解地搖頭,淺笑著與冉婷向外走去,忽又想到什麼忙囑咐冉婷,「告訴沒下班的員工都搭車回家吧,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保管好單據,公司負責報銷。」

「你就別操心了,我早下達了通知,倒是你一會兒少喝些酒,我真擔心就你這身體,怎麼受得了接下來的酒精考驗?」冉婷跟在後面隨手熄了燈關了門。

「放心吧,你不是說我是鐵打的嘛,怎麼會受不了?」童語回眸調侃著自己的得力助手。

望著故作輕鬆的童語,冉婷的心愈發擔憂,方才她已經聽到某些對她不利的言語,她聽著都覺得刺耳。

目及冉婷的欲言又止,童語眸中劃過了然,她頗為輕鬆的揚唇,「不要擔心,都是自己公司的同事,哪會灌我酒,大家會相互照應的。」

兩個女人相伴著走出現代店,毫無意外地看到等在外面的蘇逸,他正倚靠在敞開的車窗前淡然地吸著煙。驗收組與總公司的人都已先行離開,偌大的現代店門前的空地上,只剩下蘇逸的車。

看見童語出來,蘇逸掐滅煙火,紳士地為她打開車門。這個女人終於出來了,還好沒有在裡面躲一夜。童語也不再拒絕,她與冉婷道了別俯身上了車。

尚玲推門走出來時,童語剛好坐上蘇逸的車。她們的視線膠合,尚玲笑的意味深長,彷彿她已經了然一切。童語的心漫過苦澀收回視線,車子滑過尚玲的身側駛出廠院。

清涼如水的夜晚,星月依然燦爛。

童語沉默的目視前方,透過潔淨的風擋玻璃,窗前的視野清晰開闊,流光璀璨的燈龍蜿蜒起伏向遠方無限延伸。女人的眸光漸漸空茫,搖曳的光影讓她再次陷入沉思。

沉悶凝滯的氣氛終究是波及了蘇逸,他伸手鬆了鬆領帶,旋開CD,舒緩悠揚的愛爾蘭音樂瞬間流瀉出來,纏綿迂迴的笛聲,似乎緩和了些許的沉悶。

中天現代店地處清台路,故而離紳士會所較遠。車子在黑夜裡穩速前行,蘇逸的視線不經意地飄了過來,卻意外地發現頗為安靜的童語已然睡著了,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早已悄然滑落,現出彎月的眼簾,翹密的睫毛投下扇子似的暗影。流離的燈光不時地掃過女人白皙光潔的臉,竟讓她的睡容流露出幾分嬌媚。

2. 風中凌亂

蘇逸的心莫名地勒緊,旋即轉過臉去伸手關掉音樂,目視前方的眼眸現出不忍。現代店要通過驗收,隨即而來的就是正式開業,這前期的工作繁重而複雜,他這個工作狂都深感吃不消,更何況身旁這個柔弱的女人。

中天公司的現代店作為同城首家現代4S店,自年中成立以來一直處於過度經營階段,粗放式的經營模式,嚴重阻礙了現代店的發展。形勢逼人,蘇逸任職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通過現代總部的審核驗收。

這新官上任三把火,頭一把火就阻力重重。以蘇逸多年的經驗,在他對整個現代店全方位的深入了解後才赫然發現,中天的這家4S店與現代VI標準相差懸殊,需要修整的地方太多了。大到銷售部的展廳裝修,售後部工廠的格局,小到各個流程的細枝末節,都有諸多的不符,但是無論有多難,他這位新上任的總經理,也要完成現代總部的驗收工作。蘇逸一向注重效率,因此他立刻制訂整改方案,也就出現了全部現代員工加班加點的趕工。

這期間他更是不辭辛苦地往返總部與同城數次,親自拜訪了相關負責此項工作的領導,今天也終於迎來了大區經理親臨此店的審核驗收。

秋風沉醉的夜晚,蘇逸難免惆悵,當初他是為了能與妻子何琳團聚才調回同城的,可是現在早出晚歸忙碌勞累的他,還是同以往一樣沒有時間陪伴妻子,這讓他很是愧疚。

車子終於抵達紳士商務會所,蘇逸沒有叫醒熟睡的女人,而是點燃一隻煙,輕緩地滑下車窗,彌漫的煙霧徐徐嫋繞,伴隨著男人孤寂清冷的眸光飄逸出窗外……

童語甦醒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景,男人濃眉緊鎖,冷峻的側臉神情凝重,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枝煙卻沒有吸納,任它一節一節的,寂寞的燃燒……

煙火明滅,漸漸成灰,纖長的煙灰固執地糾結在一起,終是灼痛了男人的手,彈指間他才驚覺車內的女人已經甦醒。

童語頗為不自然地錯開目光,她伸手扶正眼鏡,「對不起,我睡著了。」

蘇逸隨手滑上車窗,語氣溫和,「沒什麼,我們剛到。」

童語率先走下車子,她貪婪地呼吸著沁涼的空氣,舒展著微僵的身子,少頃她的目光掃過腕表,旋即露出驚訝,原來他們竟然遲到了這麼久。

蘇逸鎖好車子走了過來,目光中儘是了然,「遲到終究比不到好,我們還是進去吧。」童語心想,這只是你的想法,在我看來不進去最好。

紳士商務會所的大廳極具奢華幽雅,流離柔和的燈光,灑了一室的朦朧,一位氣質高雅身裹長裙的女人,正依坐在黑色的三角鋼琴旁深情演奏。

這情景讓童語頗感意外,她沒有想到同城還有這樣的地方。氤氳飄香的廳堂,飄浮著悠揚清朗的鋼琴曲,這氛圍還真是……童語不僅感歎這裡真是惑人心志的好去處,一個別樣的紙醉金迷的世界。

門迎微笑地把兩人引領至電梯旁,童語回歸現實,硬著頭皮跟著蘇逸走進電梯,這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她只能祈禱這不平常的一夜儘快翻過,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跡。

「放鬆些,時間不會太長,我會親自送你回家的。」蘇逸望著有些緊張的童語,好心地開解她。

童語垂眸略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似乎並不領情,「既然來了,還是盡量完成你交給我的這項工作吧。」

蘇逸挑眉現出無奈,「哦,聽你的語氣不像是來工作的,倒像是來赴刑場的。」

童語訝然地提醒某人,「怎麼會是刑場?客戶是上帝,這裡只能是天堂。」她沒有忘記方才是誰讓自己把歐文瑾當作客戶,她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客戶」滿意。

蘇逸笑著搖頭,原來這個女人對他的強迫之舉還在耿耿於懷,沒有消氣。

電梯門適時的開啟,兩個人相視而笑,先前的不快似乎也盡數散去。五樓的領班熱情地將他們引領至走廊深處的豪華包廂。蘇逸率先推開厚重的雕花玻璃門,一股醇香的酒氣迎面撲來,包廂裡已是觥籌交錯,一片歡聲笑語,看得出到場的各位都玩得頗為盡興。

面對大家聚焦的目光,蘇逸微笑地解釋,「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店裡臨時來了位急修的客人,處理了一些事情,所以耽擱了些時間。」

蘇逸合情合理的解釋,似乎掩蓋了他們姍姍來遲的失禮,然而卻有人不讓他們輕鬆蒙混過關。

正與歐文瑾喝酒的喬菲放下酒杯熱絡地迎過來,把二人讓到裡面,不著痕跡地把童語安排在歐文瑾的身邊。

喬菲看著有些拘謹的童語笑著調侃,「就知道你們一定是有事情耽擱了,剛才大家還在說怎麼罰你們呢?」

喬菲的提議自是有人回應,喝在興頭上的眾人紛紛起哄,讓他們先自罰三杯,人是遲到了,可是酒不能逃掉,他們得趕趕大家的進度。

歐文瑾慵懶地倚靠在沙發上,笑望著他們並沒有阻止。這時總公司李副總打了圓場,這位臉已泛紅的男人大手一揮,豪爽的解圍,「既然是因公事耽擱,三杯就免了,蘇經理和小童就改罰一杯吧。」

喬菲殷勤地為二人倒上酒水,童語一看這架式自然是不能拒絕了,目及蘇逸已端起杯子,她也只好大方地舉杯仰頭一飲而盡。

凶烈的酒水灌入口中,勁大刺辣,引得童語胃裡陣陣翻滾。她強忍著火辣的灼痛,眸光瞟過桌子上酒瓶的標籤,「Tequila」,童語的眸光一沉,眼風低飛飄過桌子另一端的紅酒。旋即有些自嘲地勾起唇角,這位總公司的喬秘書是沒打算讓她好過,有溫和的紅酒,卻故意讓她硬灌了一杯烈性的龍舌蘭。

一片檸檬送至童語的唇邊,童語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誰的手,她不想引人注目,低聲道謝,並接過含在嘴裡。冰過的檸檬片口感很讚,緩和了辛辣灼熱的味道,舌尖滲出絲絲涼爽的酸甜。

童語環視了一下四周,包廂內的音樂已重新響起,正有同事拿著麥克風開始唱歌,其餘的人也都在各自找著樂子,玩擲骰子的、喝酒聊天的,還有在電腦旁選歌單的,並沒有人注意她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