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到偏遠地區服務的大夢初醒

從空服人員的崗位上面離職後的我,透過這個職場的磨鍊,又進入了校園裡面,取得在公立學校教授英文的資格,的確增加了幾分勇氣和對人生的信念,於是,那個很早之前就開始的、徹徹底底的服務他人的理想,又再次了湧上心頭。

這令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在從事兒童美語、或在外商公司服務那段時間前後,我曾經前往應徵台灣政府所派出的志工團體甄選。考試十分概略地分為英文和自傳審閱等等,而我居然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實在令我大失所望。如果通過,我將前往邦交國進行服務,雖然領取微薄的薪水,對我而言卻是重要的人生經歷。退而求其次的我,認為經過飛行工作,我還是有機會可以探究這個世界,或者,至少把自己的方向篤定下來,於是考慮再三之後,我決定應試空服人員的考試,隨即,也順利的開展了我的飛行生涯。

飛行時我全心全意把這個服務業的工作,當做我的磨練機會,再苦再難的事,我也願意做,在工作場合裡面被欺負,我咬著牙吞下去,在工作場合裡面被讚美,我認為自己的服務還不到家,沒有什麼好接受褒揚的。而曾經在無數個身處外站的深夜裡,我問自己,關於我那服務及遠行的夢,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到底該怎麼做?

在這以後我甚至辭去了空服人員的工作,因為我在五、六萬人報考的第一次台灣初等教育體系正式英文教師的考試裡面,有了極佳的成績,成為第一批的受訓成員。根據統計,該次考試的考生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領有碩士及博士學位,並且有不少考生是從小生長於國外的台灣人;當時我仍未出國進修碩士學位,而如我一般擁有學士學位及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錄取者,倒成了奇葩。訓練結束之後,我如願以償的考入所謂﹁台灣偏遠地區小學﹂服務,而我一直認為,考上這所學校之後,我到偏遠地區服務的夢想,也即將具體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