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穿好了……」落落鼓起嘴,轉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軒轅夜痕從屏風後走出來,見落落穿著一身他最喜歡的紫衣,臉上露出了笑容,「很漂亮!」

  「漂亮有什麼用?自己一個人在房裡待著,也沒有其他人來看!」落落撅了撅嘴,眼裡滿是不爽。

  「妳的美麗,不需要其他人來看。」軒轅夜痕走上前,站在落落身側,執起她縮進衣袖裡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手裡輕輕地揉捏著,「就連我,也要問一問自己,究竟有沒有資格來欣賞妳的美!」

  落落一臉尷尬的想要抽回手,可是軒轅夜痕握住她的手的力道雖然很輕,卻沒有讓她能抽回去的餘地。

  莫名的,她感覺這似乎不是因為他的原因,而是她。她明明用了力氣,卻又好像根本就沒有用過一樣,彷彿她渾身都沒有多餘的力氣來反抗些什麼。

  為了逃出這樣的尷尬,落落只好轉頭看向桌上的香爐,順口道:「那個香爐裡燒得是什麼?好像和我昨天醒來後,聞到的香味不太一樣。」

  軒轅夜痕的臉色微緩,執起落落的手,把玩著她的手指,偏過頭看了香爐一眼,「喜歡那味道嗎?」

  「喜歡,這種淡淡的香味不刺鼻子,可是味道似乎是太好聞了,總是讓人想睡覺!」

  軒轅夜痕淡笑了下,眼裡卻有一道精光一閃而逝。他輕輕拍著落落的手,「能好好休息不是很好嗎?」

  「才不好!」落落又試著將手抽回來,可還是沒有得逞。微微地嘆了口氣,她轉頭看向軒轅夜痕,「我想出去走走,我不喜歡這樣待在這裡,呼吸不到新鮮的空氣,也看不到外邊的景色,這樣我會悶死的!」

  軒轅夜痕擰了擰眉,「在這個房間裡,妳可以呼吸到最新鮮的空氣。」

  「可是這裡沒有景色,也沒有可以讓人心情舒暢的東西,我怕我就這麼悶在這裡,會直接因為缺少運動而死!」落落沒好氣地看著他。

  軒轅夜痕又擰了下眉,顯然有些不太明白落落說的話,但他的臉上立刻又展現出笑容,「好,出去轉轉也好,我陪妳。」

  「不用,你是一教之主,你去忙你的事,我自己出去轉就好!」說著,落落站起身。

  軒轅夜痕卻扶住她,還順勢摟住她的腰,「最近很太平,不需要我出面去處理什麼,對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妳。」

  這真是多麼讓人感動的話……可她蘇落落卻受用不起。她不語,轉頭不再看他。

  軒轅夜痕輕笑了下,摟著她的腰。

  本來落落是想跟著他一起出去,就能知道究竟哪裡才是房門,可是眼前忽然白光一閃,等她回過神時,已經和軒轅夜痕置身於一片花海中。

  「這……」落落驚愕地看著眼前陌生的風景,雖然美得讓人窒息,可她卻是滿心的失望。

  原來軒轅夜痕早就知道她的想法,他竟然知道要防著她的小心計。

  「怎麼?都已經出來了,妳怎麼還是不開心?」軒轅夜痕低下頭,看到落落眼裡的黯然。

  落落忽然抬頭看向軒轅夜痕,「你是不是很瞭解我?」

  軒轅夜痕愣了下,隨後輕笑道:「何謂瞭解?若是瞭解妳,又怎會給妳嫁給明冽寒的機會?」

  「可是你總能猜到我的心思,不是嗎?」落落咬了咬牙,「這裡不是在毒教的古堡裡,對吧?」

  軒轅夜痕擰起眉,看著落落。

  「毒教的古堡裡根本就沒有什麼花園,也沒有什麼其他值得去看的地方,四處都彌漫著陰暗的氣息,所以,你現在帶我來的這裡,絕對不是古堡的花園或是那裡的什麼地方!你為什麼一直不肯讓我從那個房間裡跑出去?為什麼一定要把我困在那裡?」

  軒轅夜痕皺著眉,「我自然是希望妳無事。」他不能讓她再這樣問下去,總不能讓她知道,整座古堡都已經做好了要對付即將到來的明冽寒的準備……

  落落顫了顫唇,吸了吸鼻子,「我不喜歡被人操控的感覺。」

  「我沒有操控妳。」軒轅夜痕將手移到落落的肩上,用力地握住,「妳應該知道,我軒轅夜痕從不怕傷害到誰,惟獨對妳……」

  「那你覺得你這樣對我,就不是在傷我嗎?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要這麼防著我,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怕會被我看見,是因為你怕我知道後,明白你是在傷害我!」

  「妳……」軒轅夜痕不敢置信地看著落落,「妳確實是變了。」

  「我說過,我不是你的碧落公主,我是明冽寒的妻,是蘇落落!而我的全身上下,不管是身心,也不管是思想和身份,都只屬於明冽寒一個人!我不是變了,我只是不屬於你。」

  軒轅夜痕瞇起眼,放下握在落落肩上的手,「妳怎麼就知道,妳一定不屬於我?」

  落落高傲地抬起頭,「因為只有我自己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

  「有些時候,自己也不可能控制得住自己,一如妳此時說,妳不可能會屬於我,也許將來,妳的全副身心都只屬於我。」軒轅夜痕冷笑道。

  「才不會!」落落鼓起嘴,「我不喜歡跟人玩這種遊戲,更討厭用感情做戲碼的這種狗血把戲,你不用激我!」

  軒轅夜痕輕笑出聲:「妳依然是我認識的那個聰明的小野貓。」

  「錯了。」落落沒好氣地回道,「我是只屬於明冽寒的蘇落落,不是你的小野貓!」

  軒轅夜痕擰起眉,「妳就這麼想一直反抗我?」

  「我不歡迎你的自以為是,更討厭和你的言語刺激。我沒有必要向你解釋些什麼,因為你之所以留下我,只是想要讓自己證明些什麼。我無所謂,反正我不是你的碧落,我自然不會淪陷!」

  軒轅夜痕走上前,「也許,恨也是一種淪陷呢。」

  「我可以對你無愛無恨!」她是蘇落落,不是碧落。她不需要忘情丹,而那些和軒轅夜痕之間的記憶,也都不屬於她,絕對不是!

  「碧落……」

  落落轉過身不去看他。

  「落落……」

  落落擰了擰眉,轉頭瞪著他,卻沒想到她看到的,竟是他的冷笑。

  「你……」落落張了張嘴,有些愕然。

  「我說過,我早已不再是曾經的軒轅夜痕,妳無須用這種方式想讓我放棄!」軒轅夜痕冷眼看著她。

  「所、所以呢……」落落伸手摀住心口。難不成她用理智去面對他,試著用冷漠去讓他清醒,這樣也不行嗎?

  「我是惡魔。」軒轅夜痕收起眼裡的冷光,露出淡淡的笑意,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得不到妳的愛,得到恨,也是一樣!」

  「你……」落落突然感覺有些不大對勁,慌忙地上前一步,「你要做什麼?」

  軒轅夜痕沒有回答,淡淡地笑道:「散心夠了嗎?」

  「什麼?」落落有些心慌,以致於根本沒聽清他說的話。

  「散心夠了,就回吧。」軒轅夜痕走上前,抓住落落的手。

  落落一驚,低頭看著兩人交握的手,突然覺得自己騰空,接著白光一閃,她又聞到了,古堡裡那個屬於她的房間裡的香味。

  「你……」落落慌忙地抽回手,驚恐地看著他,「軒轅夜痕,你究竟是人是鬼?」

  「是只屬於妳的魔鬼!」軒轅夜痕清冷一笑,轉身離去,「是專門為了讓妳來恨我的……魔鬼……」

  聽著聲音漸漸遠去,落落渾身都軟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