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人類文明的進展與全球文化的互動,都必須依靠知識的縱向傳承與橫向交流,而這種知識流傳最主要的載具就是語言。不論是從古至今或者由內向外傳播,只要和我們目前使用的語言有歧異,因而產生理解和表達上的困難,就脫離不了翻譯的中介活動,可見翻譯是引進和輸出知識,進而推動文明發展和文化交流的利器,其重要性不言可喻,但在歷史的悠久長河中卻往往為大眾所忽略。

幸而近幾十年來在全球化趨勢引領下,國際交流日益頻繁,直接帶動各界對專業口筆譯的需求,各國高等教育機構對翻譯的研究推廣也就一日千里,不但促使翻譯研究 (Translation Studies) 成為一獨立學門,更競相設立翻譯系所訓練口筆譯員。台灣很早就體認到這股翻譯學習熱潮,1988年輔仁大學就創立全國第一所翻譯學研究所(2010年更名為跨文化研究所翻譯學碩士班),之後1996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成立翻譯研究所、長榮大學成立翻譯學系,至2004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再設置博士班,我國的翻譯教育從大學部至碩博士班的體系終告完備。截至2013年止,國內大學已有八所研究所提供翻譯碩士學位(台大、台師大、輔仁、長榮、彰師大、高雄第一科大、文藻、暨南),兩個翻譯學系(長榮、文藻),其他開設翻譯學程或課程的外文系所更是難以勝數,足證翻譯課程極受到師生的重視歡迎。

然而在翻譯課程迅速發展的同時,也難免帶來一些隱憂,尤其是翻譯教材往往無法符合學生學習的需求。目前市面上國人編製的翻譯教科書寥寥可數,而且品質參差不齊。在第一線教導中英翻譯的教師迫於選擇有限,只好使用從中國大陸(包括香港)進口或翻印的教材。在台灣可買到的大陸翻譯教科書種類相當多,其中不乏理論與實務兼擅、嚴謹有系統的專著,這些書對於國內翻譯教學發展的確有正面貢獻。但是國內翻譯觀念的建立和譯者的訓練,不能僅只依賴大陸學者的論述和譯法,甚至連譯例用字都成為我們翻譯教學的標準論述。我們的學生也不宜僅參考大陸的譯家著作、譯史譯論,只會使用大陸的譯名和語法來翻譯。雖然筆者不願使用「文化殖民」這種誇大的後現代詞彙來形容這種現象,但是看到愈來愈多學生譯出「……工作取得重大成就」、「……水平達到一定程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發揮巨大的作用」、「……做出偉大的貢獻」、「對社會經濟的發展產生巨大的推動作用」等譯文時,還是不免驚出一身冷汗。為何台灣學子摒棄國內通行已久的簡潔句型,反而採用對岸的冗贅用語而不自覺,我相信課堂內使用的大陸翻譯教科書「一定起到積極的作用」。

教科書不只是一種技術性的內容,用以傳遞領域知識,它還會反映一個文化的意識型態,傳達社會的價值觀和信念,讓學生建構共同觀念和集體記憶。翻譯教科書也不例外,如大陸教科書常援引共產黨政官員的談話或文章作為譯例,即可見一斑。筆者個人的立場是歡迎引進大陸的翻譯教科書,可擴大我們對於大陸翻譯現況的理解,也能促進國內譯學的多元發展。事實上對岸的譯學發展神速,教材的研發在質與量上皆有長足進步,有許多值得效法之處,本書的參考書目中也列有許多大陸學者的專著。不過筆者要強調的是,學生不能只讀大陸的翻譯教科書,我們對於翻譯該教什麼?該如何教?為何要如此教?也應該要有自己的觀點和聲音,才能傳承在地的翻譯書寫傳統與思維型態,產出符合台灣本地閱讀品味的譯文。

那為什麼國內的翻譯教科書如此缺乏呢?這可能跟高等教育的學術生態有關。大學裡從事翻譯教學的教授大多埋首研究和致力發表論文,以求通過升等或評鑑。編寫教科書不僅曠日費神,對升等又無助益,難怪有志於此者幾希。但優質教科書可為翻譯教育奠定堅實基礎,引領學生正確的翻譯觀念與合理的技巧,在塑造並傳承在地翻譯文化上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筆者忝為譯研所教師,理不容辭當對國內翻譯教學略盡棉薄之力。之前我曾針對新聞編譯課寫過《新聞英文閱讀與翻譯技巧》,另與台師大博士班同學合編《翻譯教學實務指引:從15份專業教案開始》為翻譯教師提供教案,許多教師對這兩本書的反應都相當正面。而這本《英中筆譯》則是再次和博士班同學合作,針對大學生學習英進中筆譯的需求,編寫適用的教科書。

這本書發源於台師大翻譯研究所博士班的「翻譯教學實務專題」,筆者身為授課教師,認為翻譯教學的知識若只是在課堂上講授傳輸給這些已身為大專教師或譯者的博士生,效果其實有限。更有效的方式是採用社會建構論 (social constructivism) 的教學理念,讓他們共同完成一項真實、有目的性的任務,而這項任務就是編寫國內大專翻譯課程亟需的教科書。在過程中這些博士生必須自主學習翻譯教學的相關知識技能,經由同儕討論並觀摩彼此編寫的方法和作品,進而學習他人不同的觀點和譯法。透過此種親身經驗所建構的知識,對他們才會產生實質的意義,而執行整個任務的過程和最後產出的作品,也都能提升他們對翻譯教學的認知和技能。

在課堂上撰寫這本教科書,修課的七位博士生加上我,共有八人成為當然作者。人多勢眾的好處是可以分擔章節,按各人的專長興趣來寫作,縮短成書的時程。但副作用也不小,因為該課程只有一學期,在短短四個月內要完成一本教科書,實非易事。加上作者群個個身兼數職,許多人還要教課、做研究、出國發表論文、考博士資格考等,使得整個撰寫過程處在極為緊迫的狀態。而且博士班同學雖受過翻譯學術訓練並具備豐富翻譯實務經驗,但並非每人皆有寫作教科書的經驗,仍必須從大量嘗試錯誤中學習成長。我們的做法是每個人先分配好章節,寫完部分內容就馬上在課堂上接受筆者和其他同學的批評指正,受挫之後埋首再寫,寫完又一再被批評和修訂,像墮入一種無間的修訂循環煉獄,無論在體力和精神上都是種折磨。但筆者身為教師,也只能視之為對博士生的身心訓練,為他們將來只會更加嚴峻的學術生涯作準備。

另外,龐大的作者群中,每人各有不同的寫作風格和翻譯品味,要融冶於一爐產出協調的作品,沒有想像中容易,需要時間和心力溝通磨合。因此我身為教師的角色相當接近一部戲的導演或合唱指揮,八位主角各自登場華麗演出,而我必須把各種唱腔化成和諧的曲調,但又不能完全抹煞個人的音高特長,這其實比自己唱獨角戲還要繁瑣困難。幸而作者群人多但不口雜,有志而能一同,教學相長的經驗也讓我受惠良多。

不論編書過程如何緊迫艱辛,那一場美好的仗我們已經打過,其中第一章〈翻譯概述〉由我和劉宜霖執筆,第二章〈中英語言比較〉由張思婷和吳碩禹撰寫,第三章〈翻譯技巧〉則是由歐冠宇、游懿萱、李亭穎和陳雅齡編著,最後再由我增刪修訂全書內容並統整寫作風格。

此書定位為基礎級英進中筆譯技能的大專教科書,使用對象為翻譯系、英美文學系、應用英文系,以及翻譯學程修習翻譯課的學生。編寫主旨在於提升大學生學習翻譯的興趣,增益其翻譯觀念與策略意識,並熟稔從單詞到多句層次的翻譯方法。我們也決定讓這本書的內容與風格不要太過嚴肅,盡量少用抽象術語,避免與學生的距離太遠;但也不宜太活潑簡白,流於輕浮而不像一本大學用書。總之,希望這本書對學生而言是本易讀易懂,又具堅實學術基礎的大專教科書。

至於全書的架構,每章可包括以下幾個單元:

1.「課前暖身」:藉由翻譯活動或問題來刺激學生思考,準備進入接下來要討論的主題。
2. 「言歸正傳」:深入論述該節的主題,並提供譯例和說明,幫助學生理解學習。

3. 「鮮學現賣」:針對剛學過「言歸正傳」中小節的內容,設計簡單的練習,以保持學生鮮明的學習記憶。

4. 「腦力激盪」:針對「言歸正傳」整節的內容,請學生做回顧性的反思,可歸類為「思考題」。

5. 「學以致用」:也是依據「言歸正傳」整節的內容做回顧性的練習,題數較多,而且要求學生應用所學來實踐翻譯技巧,可歸類為「實作題」。

6. 「翻譯小助教」:以專欄形式整理總結先前章節的學習內容,或提供額外的相關資訊、學習訣竅等,協助學生舉一反三,擴增學習視野。

7. 「翻譯鬧笑話」:集結翻譯相關的笑話、趣聞、軼事等,提振學生學習興趣,在會心一笑中再打起精神學習。

我們衷心希望學生在讀過這本書之後,除了提升自己的翻譯觀念和技巧之外,也會意識到其實翻譯並不只是一項專業技能,而是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文化社會活動,值得進一步去親近學習。而對於自學翻譯的讀者,本書也希望能成為一本入門的指引,就算沒有教師在身旁督促指導,仍可以在使用本書的過程中逐步培養筆譯的知識和能力。

經過一學期的共同努力,現在這本教科書就呈現在讀者面前,可說是國內唯一設有博士學位的台師大譯研所對於翻譯教學界的一個小小貢獻。但因成書時間短促,加上集體創作整合不易,恐仍有疏漏缺失之處,歡迎各界不吝賜教斧正,共同為提升國內翻譯教學品質和本土譯學發展而努力。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
廖柏森